深圳现大量房车族 吃喝拉撒睡都在车上(图)

圣旨 收藏 1 1524
导读:  小面包车经过改造,成为可以让一家数口人生活其中的“房车”。前日下午,在深圳市宝安区上川路,马路左右两侧停靠着十多辆打着“房屋防水”招牌的小面包车,车里后座经过改造,支起了木板,铺上了凉席,小孩们挤在“床”上睡午觉,各“房车”的女主人们则在车旁的街边摆几张小凳子,围聚着或聊家常或招揽生意、洗衣做饭。   一条街上十几“户”,都是亲友   这样的一幅街头“家居”生活画面,每天都在深圳上川路重复上演。   一条街上十几“户”,都是亲友   这样的一幅街头“家居”生活画面,每天都在深圳上

小面包车经过改造,成为可以让一家数口人生活其中的“房车”。前日下午,在深圳市宝安区上川路,马路左右两侧停靠着十多辆打着“房屋防水”招牌的小面包车,车里后座经过改造,支起了木板,铺上了凉席,小孩们挤在“床”上睡午觉,各“房车”的女主人们则在车旁的街边摆几张小凳子,围聚着或聊家常或招揽生意、洗衣做饭。


一条街上十几“户”,都是亲友


这样的一幅街头“家居”生活画面,每天都在深圳上川路重复上演。 一条街上十几“户”,都是亲友


这样的一幅街头“家居”生活画面,每天都在深圳上川路重复上演。


羊城晚报记者走访了解到,在上川路的这个“房车”族群,都是来自安徽省某县的外来人员,他们当中,男人都具有两项技能:一是开车,二是房屋防水技术。女人则有两件事:一是照看车子,二是照看儿女。


羊城晚报记者走访了解到,在上川路的这个“房车”族群,都是来自安徽省某县的外来人员,他们当中,男人都具有两项技能:一是开车,二是房屋防水技术。女人则有两件事:一是照看车子,二是照看儿女。


今年30来岁的小戴已带着老婆儿子走南闯北多年,他去年还在贵州,因听老乡说深圳的生意好做,今年就举家来到深圳宝安。“开着车到处走,做房屋防水的都是家乡人,这条街上固定有十多辆车,就是十几户人家了,我们都是亲戚朋友。”他告诉记者,虽然宝安的一些城中村房子租金只要两三百元,他们大部分还都是居住在车上,只有少部分人口多或孩子长大了的家庭才租房子住。 今年30来岁的小戴已带着老婆儿子走南闯北多年,他去年还在贵州,因听老乡说深圳的生意好做,今年就举家来到深圳宝安。“开着车到处走,做房屋防水的都是家乡人,这条街上固定有十多辆车,就是十几户人家了,我们都是亲戚朋友。”他告诉记者,虽然宝安的一些城中村房子租金只要两三百元,他们大部分还都是居住在车上,只有少部分人口多或孩子长大了的家庭才租房子住。


全家吃喝拉撒睡,都在车上


经记者仔细观察,这些小面包车经过改装,后座位和后尾厢已经连接起来,搭了木板,上层当床用,下层就当柜子,锅碗瓢盆,炉子小煤气瓶等生活用品都塞进去,要用的时候就拿出来在街边摆开。其余衣物等东西就悬挂在车厢四周,几乎每个方位都物尽其用。副驾驶的位置是“女主人”专用,镜子梳子化妆盒等一应俱全。最麻烦的就是用水和洗澡,小戴说,他们一般都到公厕或雇主家里去取水,用水很节约。至于洗澡,是去老乡家或去取防水材料的工厂解决。 全家吃喝拉撒睡,都在车上


经记者仔细观察,这些小面包车经过改装,后座位和后尾厢已经连接起来,搭了木板,上层当床用,下层就当柜子,锅碗瓢盆,炉子小煤气瓶等生活用品都塞进去,要用的时候就拿出来在街边摆开。其余衣物等东西就悬挂在车厢四周,几乎每个方位都物尽其用。副驾驶的位置是“女主人”专用,镜子梳子化妆盒等一应俱全。最麻烦的就是用水和洗澡,小戴说,他们一般都到公厕或雇主家里去取水,用水很节约。至于洗澡,是去老乡家或去取防水材料的工厂解决。


记者向多位“房车”主人了解到,有100多辆做“房屋防水”的房车分散在深圳关外的宝安、龙岗,他们一般都是几辆车或十几辆车一起停靠在固定的街道上,招揽到生意就会开车到雇主所在的地方,完工后又会开回到原来的街道上。“我们每个月大概就两三千元的收入,居住在车上,一是可节省不少开支,二是习惯了,做生意方便,去多远和做多晚都可以。” 记者向多位“房车”主人了解到,有100多辆做“房屋防水”的房车分散在深圳关外的宝安、龙岗,他们一般都是几辆车或十几辆车一起停靠在固定的街道上,招揽到生意就会开车到雇主所在的地方,完工后又会开回到原来的街道上。“我们每个月大概就两三千元的收入,居住在车上,一是可节省不少开支,二是习惯了,做生意方便,去多远和做多晚都可以。”


记者走访上川路周边居民了解到,这条街道上的“房车族群”,是近两年才出现的。上川路一家卖锁的店铺门前正对着的路边上,一年来就一直停着一辆固定的“房车”,该锁店老板表示,“一家人吃喝拉撒都在车上,挺狼狈的,我们与他们现在都跟邻居一样了。” 记者走访上川路周边居民了解到,这条街道上的“房车族群”,是近两年才出现的。上川路一家卖锁的店铺门前正对着的路边上,一年来就一直停着一辆固定的“房车”,该锁店老板表示,“一家人吃喝拉撒都在车上,挺狼狈的,我们与他们现在都跟邻居一样了。”


城管部门无法管,有些尴尬


就深圳街头出现“房车族”长期“驻扎”的现象,深圳市城管局主管宣传的有关负责人向羊城晚报记者表示,从城市管理的法律依据来看,确实存在着一定的缺失,因为这些“房车”并无占道经营,有时候也并不停在人行道上,就不属于城管部门的管辖范围了。 城管部门无法管,有些尴尬


就深圳街头出现“房车族”长期“驻扎”的现象,深圳市城管局主管宣传的有关负责人向羊城晚报记者表示,从城市管理的法律依据来看,确实存在着一定的缺失,因为这些“房车”并无占道经营,有时候也并不停在人行道上,就不属于城管部门的管辖范围了。


据这位负责人介绍,对这些吃喝拉撒睡都车上的“房车”,深圳的城管和交警部门都曾出面干涉,但由于车上有人,总是一来管他就开车跑,一不管他就开车回原地,奈他不何。 据这位负责人介绍,对这些吃喝拉撒睡都车上的“房车”,深圳的城管和交警部门都曾出面干涉,但由于车上有人,总是一来管他就开车跑,一不管他就开车回原地,奈他不何。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女白领玩的军事游戏:输了要扒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