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若加入G8 必失领导地位

fengyimin 收藏 2 194
导读:中评社7月10日发表评论文章,题为:若加入G8 中国必失领导地位,作者为评论员余翔,全文如下:   又到新一届G8峰会召开之时,但今年的G8峰会显得尤为尴尬。G8峰会的最大影响力是在经济领域,但是之前两次召开的G20峰会和“金砖四国”峰会早已为全球应对金融危机定调。现在人们问的不再是G8将会推出何种举措应对经济颓势,而是G8还能做什么?无奈乎,苍凉乎。 中国应有“舍我其谁”的大国心态   依然记得在2008年7月7-9日举行的G8峰会上,美、日仍顽固的拒绝将中国、印

中评社7月10日发表评论文章,题为:若加入G8 中国必失领导地位,作者为评论员余翔,全文如下:

又到新一届G8峰会召开之时,但今年的G8峰会显得尤为尴尬。G8峰会的最大影响力是在经济领域,但是之前两次召开的G20峰会和“金砖四国”峰会早已为全球应对金融危机定调。现在人们问的不再是G8将会推出何种举措应对经济颓势,而是G8还能做什么?无奈乎,苍凉乎。

中国应有“舍我其谁”的大国心态

依然记得在2008年7月7-9日举行的G8峰会上,美、日仍顽固的拒绝将中国、印度等新兴国家吸纳进G8。实在无法想像G8这样一个被称为“世界董事局会议”的峰会参会者中,有“没落了”的意大利加拿大,却将“新兴”的中国和印度、巴西等排除在外。在这样一个迅速全球化的世界,国际秩序和体系必须体现国际经济版图的力量对比,旧的秩序和体系必须改革,不相应做出调整及不相应做出及时调整都将因为与时代不合而过气。在应对当前的金融危机方面,新兴经济体显示出良好的“御寒”和“续航”能力。短短一年后,峰回路转。G2、G4、G13、G20等G峰会,“金砖四国”峰会等等让人眼花缭乱,中国、印度、巴西等成了香饽饽。

今天的中国已经今非昔比,未来的世界发展更不可能没有中国。据测算,以2000年购买力平价计算,2030年中国的GDP规模为25.2万亿美元,为美国1.2倍,欧盟1.5倍,印度2.4倍,日本5.4倍。无论是从地理面积,还是从经济总量,还是从政治影响力上,中国都应该有大国的风范。今天的中国人应该有“缺了中国的世界是不完整”的大国心态。英国《经济学家》杂志曾撰文指出:中国已经站到了世界舞台的中央,中国正不断发出更加自信的声音。对于伦敦峰会期间的“胡奥会”,西方媒体甚至称其使G20峰会“黯然失色”,这次峰会不再是“G20”,而是“G2”。

G8已经过时,忘掉G8

G8是1970年代在当时区域间缺乏合作和协调机制的历史条件下,为应付当时的经济困境的时代产物。在21世纪的今天,历史环境已经大为不同,时代呼吁“新多边主义”。连法国总统萨科奇本人都曾说过“G8是20世纪的产物。现在已经是21世纪了!应该根据现状做出改变。”正如世界银行行长佐利克所主张的,应建立一种包容发达国家、新兴经济体和发展中国家,非一种固定或单一的、灵活而又高效的“新多边主义”。因为当前存在的许多问题,诸如金融、经济危机、全球气候变暖、恐怖主义等,并不囿于国界的限制,需要发达国家、新兴经济体和发展中国家等利益攸关方的共同合作才能得以解决。

从G8的组织形式和自身功能上看,八国集团既不是一个机构,也不是一个国际组织。它不具备法人资格,也没有常设秘书处。它不能采取任何强制性的措施。每次峰会后发表的公报并无任何法律和硬性约束,仅是一种政治承诺,表达的是一种决心,展现的是一个愿景。

从G8的实际发展和作用来看,客观的说,G8发挥了一定的协调和磋商功效,但是其作用远低于预期。回顾历届G8峰会的主题,从2000年的“全球信息产业发展、减免贫穷国家债务、防止地区冲突和防治传染病”、2001年的“全球经济发展速度放缓和世界贫困”、2002年的“援助非洲、反对恐怖主义、中东和平以及世界经济形势”,到2003年的“ 经济增长、团结和国际安全”、2004年的“伊拉克重建、中东国家改革以及非洲安全”、2005年的“援助非洲发展和改善全球环境”,再到2006年的“能源安全、预防和控制严重传染性疾病以及教育合作”、2007年的“气候变暖、全球化与自由贸易以及非洲发展”,2008年的“粮食危机、气候变化和实现千年发展目标”,每一个主题都是为世界各种经济组织和机构所重点关注和反复讨论、研究的话题,并无新意可言。很难让人相信,如果世界各国共同携手都不能在短期内解决的问题,仅靠8国首脑短短几天的碰头见面即可解决?

从解决问题的机制和途径上看,在21世纪的今天,我们历史环境已经大为不同,应对发展问题,我们有世界银行;应对国际金融、货币问题,我们有IMF;应对环太平洋区域经济发展问题,我们有APEC;应对与东盟发展与合作问题,我们有ASEAN“10+1”,“10+2”和“10+3”机制;应对人类社会共同面对的全球性问题,我们有联合国;应对世界贸易争端,我们有WTO;除此之外,应对与G8各个成员国的国别间的问题,我们有双边和多边合作机制,如中美战略经济对话、中欧战略伙伴关系、中俄战略合作伙伴关系、中日战略互惠关系、中德全面合作伙伴关系等等。

从加入G8后所必须承担的责任上来看,除俄罗斯地位尴尬外,其他七国均为所谓的发达国家,显见G8当属富国俱乐部。一旦加入八国集团,中国势必失去发展中国家领导者的地位,这与中国外交长期以发展中国家为基本和首要目标相悖。

由此可见,G8的外在意义大于其实际作用,加入G8并不一定就是好事。不入G8,可以让中国不必受富国俱乐部的框架限制,不必为西方发达国家的话语体系所限制,从而更好的以发展中国家的身份展开与发展中国家的交往,以发展中国家的身份参与到国际事务之中,承担起与自身实力相匹配的责任和义务。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