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锦涛的退出给G8峰会留下凹痕

fengyimin 收藏 2 497
导读:洛杉矶时报7月9日发表题为Chinese leader's withdrawal knocks G-8 meeting down a notch(中国领导人的退出给G8峰会留下凹痕)的文章,作者为Henry Chu和Christi Parsons,摘译如下:   当世界上最重要的领导人光临意大利乡间,相机快门响个不停,拉奎拉这个被地震破坏的城镇被照亮了。   但周三(7月8日)最大的讨论点不是谁出席本周的八国集团(G8)峰会,而是谁没有出席。   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国家的领导人,中国国家主席

洛杉矶时报7月9日发表题为Chinese leader's withdrawal knocks G-8 meeting down a notch(中国领导人的退出给G8峰会留下凹痕)的文章,作者为Henry Chu和Christi Parsons,摘译如下:


当世界上最重要的领导人光临意大利乡间,相机快门响个不停,拉奎拉这个被地震破坏的城镇被照亮了。


但周三(7月8日)最大的讨论点不是谁出席本周的八国集团(G8)峰会,而是谁没有出席。


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国家的领导人,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决定退出会议,回国处理新疆事务。


胡锦涛在最后一刻退出,此举立即给峰会留下一个大大的凹痕。在技术上,中国不是G8工业国成员,只是获邀参加第二天的讨论,但这不是关键。


人们突然感到对拉奎拉峰会期望值降低了,这再一次凸显北京已经成为世界舞台上一个多么关键的参与者。


而且它再次质疑,一个不包括中国在内的精英国家俱乐部有什么实用性。


分析家认为胡锦涛给会议桌留下的空位特别惹眼,因为本周峰会打算讨论的很多话题,无论是问题本身还是问题的解决方案,都跟中国有重大关系,例如气候变化、全球经济复苏等。


没错,中国代表团的其他人还会留在拉奎拉并代表北京。没错,峰会的公报基本上已经敲定,外交官们事前就在幕后达成共识,这意味着公报的内容基本上已经定了。


但从物理上和心理上讲,哪怕有人代表北京签名,这些声明将不会承载着中国最高领导人的认可。


伦敦智库英国皇家国际事务研究所(Chatham House)的国际经济专家苏巴齐(Paola Subacchi)认为代表团参与不同于国家元首参与,国家元首参与更具象征意义。


在4月的伦敦G20峰会上,胡锦涛的到场就很引人注目。北京的参与被视为摆脱经济衰退讨论会的关键。


观察家气喘吁吁地追踪胡锦涛和奥巴马之间关系,很多人认为这两个国家掌握着塑造21世纪世界的钥匙。中美关系如此重要,一些分析家甚至称之为G2——最重要的、真正的精英俱乐部。


在伦敦,有一个广受讨论的时刻,奥巴马把胡锦涛拉到一边进行私底下的交谈,试图解决避税地联合声明中的结症。


拉奎拉不可能出现这样的奇妙时刻了。


胡锦涛的缺席引出了这个问题:G8这个不包括世界第二重要经济体中国在内的组织是不是已经变得不相干了? (译者:星岛环球网/驴家的带鱼)

G8峰会结束了,这是它有史以来最短的一次会议,只开了一天,其余两天是所谓“G8+G5”的会议,这就很简单地可以说明该集团已是可有可无的了。


《中时电子报》分析报道,说G8可有,实在是其成员的一种自我安慰,针对传说这次将是最后一次集会,意大利总理贝卢斯科尼的回应是:“成员国在日本开会时就讨论过这问题,我们的答复是:我们这些拥有共同价值观和奉行民主、自由、市场开放原则的国家,应当有机会会晤,应当并肩作战。”


这就是说他们已放弃解决全球经济与金融问题,而只是“以一种高文明自居的富人俱乐部”,不管以后还有否作用,这招牌还是要维持下去。


但以外的国家的看法呢?就在贝卢斯科尼讲话的前几天,巴西外交部长非常坦白地说:“八国集团已经死亡,它什么也代表不了。”事实是:G8还不肯死,所以最近的将来还死不了,但却真的是什么也代表不了。


所以这次峰会,国际间、尤其是媒体,根本不重视那缩短为一天的会议,而是将目光聚于“G8+G5”的会谈,因只有这些国家参与合作,方能解决问题。而关注中尤其重视中国,当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处理新疆问题而退席返国,顿时引来一阵震惊。


《洛杉矶时报》的报道是这样的:“胡锦涛在最后一刻退出,立即使峰会的重要性降了一个等级,人们对峰会的期望值骤然降低,这再一次突显北京已成为世界舞台上一个多么重要的参与者,而这也给一个不包括中国在内的菁英国家俱乐部的意义打了问号。”日本《朝日新闻》则说:“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的缺席引发了人们对G8峰会究竟有多少实效的议论,不能不让已被指为空洞化的G8威信进一步降低。”


就因为一个本不属G8的国家缺席就使会失色,那确可见这个东西没有什么存在的价值,至少在解决国际经济问题上是如此。成员国想怎样自我安慰,那就自己玩自己的就是了。


G8原本是G6,是一九七五年由法国总统季斯卡与德国总理施密特发起的,英、法、德、义四个欧洲国家占了多数,相较之下美、日便孤单,于是美国将加拿大拉进来,成为G7,后来为了想“感化”俄罗斯而将俄国拉入,变成了G8。


2005年,法国总统萨科齐主张新兴经济体应参与G8的活动,其始,南非、巴西、中国、印度、墨西哥根本不被尊重,G8集会时只邀其进工作午餐而已。但短短数年,G8国家经济江河日下,而新兴国家却欣欣向荣,目前喧宾夺主,这就是形势比人强的奈何。

5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