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绝色女人的传奇 正文 十八,画眉到鬼门关走了一遭2

北方老驼 收藏 1 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3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32.html[/size][/URL] 岳锦荣原打算过了初五就回北平,可岳林说他回来一趟不容易,要他过了十五再走。岳锦荣说回去太晚了怕日本人那边不好交代,就多住几天,过了初十就走。 这是个无风却寒冷的日子,屋里的火炉虽然烧得通红,外面却是滴水成冰。 岳林备了些礼,让马占奎陪他去据点给日本人和伪警察拜年。画眉一个人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32.html


画眉流产了,她一动没动地在炕上躺了三天,死神被命运悲惨的画眉感动了,终究没有将画眉带走。于是,画眉又顽强地在这人世间挣扎着活下来。

身体虚弱的画眉在虚幻的梦境中游荡着,娘和两个弟弟的影子不停地在她眼前晃动。梦境虽然飘渺,却让画眉回忆起童年的欢乐。眼前的一切是那样的美仑美奂,风儿轻柔,花儿芳香,地里的油菜花又开了,浩浩荡荡如黄色的海。花丛间蜂飞蝶舞,秦文和秦武把黄黄的油菜花摘下来,抢着一朵朵地插满她的发间。娘在远方向她招手,她看到了娘的脸容光焕发,溢着笑容,她还听到了长生哥的爬山调,看到了空中自由飞翔的小鸟……

然而,当画眉从虚幻的梦中醒来时,她的心立刻又沉入黑暗的深渊。秦天喜坐在她身边神情忧郁地望着她,目光里有着掩饰不住的局促不安,有深刻的自责愧疚,也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哀伤悲凉。但画眉无论如何都不会原谅秦天喜了,秦天喜已经不再是她的父亲,他是这个家磨难的种子,所有的家庭悲剧都起因于秦天喜这万恶之源。

画眉轻轻地闭上眼,不愿意多看秦天喜丑恶的嘴脸一眼。

秦天喜附在画眉耳边轻声问道:“画眉,饿了吧?想吃点啥?爹给你做。”

画眉没说话,她觉得浑身软弱无力,遍体疼痛难耐。她没有力气回答秦天喜的话,也不想回答。

秦天喜叹息一声,从锅台上拿起个小纸包,里面包着一小块红糖。他掰下一块红糖放进碗里,又把沾过糖的手指放进嘴里吮吮,然后从锅里舀些温水,用筷子搅搅把糖化开,递到画眉嘴边说:“画眉,你身子虚弱,喝口糖水补补血气吧!”

画眉没有拒绝,她觉得嗓子干裂,像块久旱的田。秦天喜看着画眉把红糖水喝了,吁一口气又问,“画眉,饿了吧?爹这就给你做饭去。”

画眉没说话也没点头,她又闭上了眼,一串泪珠滚落在枕上。

“画眉,你告诉爹那个王八蛋究竟是谁?爹决不放过他。”秦天喜没有立刻去做饭,他恨那个夺走画眉贞操,毁了他发财美梦的男人,如果那个男人落在他的手里,他想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那个男人给阉了。

画眉睁开眼看了秦天喜一眼,冷笑一下,又重新闭上眼睛。每当她想起与长生哥在那片枯黄了的油菜地里交媾的情形,她心中便快活极了。那是个美妙而且沸腾的时刻,画眉永远也不会忘记那一刻,她的灵魂与肉体仿佛升腾到了仙境,升腾到了天堂,升腾到了一个美妙无比的世界。

“画眉,你别瞒爹了,爹琢磨着除了冷长生那个小王八蛋外,再没有别人了。等你身子养好了爹就去找他,爹非把他活劈了不可。”秦天喜把村里的男人梳理了一遍,觉得除了冷长生外,没人会有这个胆子了。他逼着画眉说出来,是想亲耳从画眉嘴里听到“冷长生”这三个字,证实他的判断。

画眉的心忧虑起来,她知道秦天喜说得出也做得出。一个大烟鬼,他的命本来就是一条烂命,就因为他的烂命不值钱,他才敢做任何事,哪怕是掉脑袋的事。

这一夜画眉没睡好,她满脑子都是对冷长生的担忧。


秦天喜终究没敢把画眉怀孕的事张扬出去,也没有像他说的那样拎着菜刀去把冷长生劈了。冷长生人穷,也是烂命一条,比自己的命还贱。劈了冷长生,不但捞不着一个子儿,反而把画眉的名声坏了。画眉的名声一旦坏了,画眉就真的不值钱了。

画眉的身子依然虚弱,面色依然苍白。她蹒跚着走到院里。在炕上躺久了,突然起来便觉得头晕腿软,像刚出生的小马驹一样站立不稳。她望着灿烂的太阳,托着墙在屋檐下坐下。

这是初冬的一个晌午。村后连绵起伏的峰峦被凄凉的灰色笼罩着,呈现出一派阴郁和凝重的气象。垂死的枯枝沉浸在残破和哀思中,风虽然不算冷。但吹过皮肤时,也能让人生出浸骨的寒气。太阳虽然还是那轮太阳,虽然也还发出光和热,但带给人的却是一种多愁善感的情调。画眉的身体虽然复原了,但一颗心仍然支离破碎。她望着死尸般的远山,心和初冬的气息一样苍凉。

“画眉!画眉!”突然,画眉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她顺着声音望去,看见冷长生正站在矮墙后面。

画眉惊得险些跳起来,“长生哥,你咋来了?”

冷长生跑进院子,一把将画眉拥在怀里,“画眉,听说你爹打你了?打的厉害吗?”

“长生哥!”画眉禁不住呜咽起来,她觉得有满肚子的委屈想对冷长生倾诉。

“画眉,让哥看看。”冷长生撩起画眉身上的棉袄,当他看到画眉背上隐约的伤痕时,暴怒地跳起来骂道:“你爹真是个畜生,他的心咋这么狠呀?我得找他评个理,就算你不是他亲生的,也不能往死里打吧?”

画眉满脸都是难言的苦笑,“长生哥!你千万别去找我爹,他也正想去找你呢。”

“找我?他找我干啥?”冷长生怒目圆睁。

画眉伏在冷长生的怀里轻声说道:“长生哥,你忘了?我怀了你的孩子。”

冷长生脸上的怒气立刻变成了愧疚,他替画眉拢拢头发,“画眉,哥记着呢,就是因为这,哥这些天才没敢来找你。”

画眉苦笑着说:“可是我爹知道了,他打我,也打掉了孩子。”

冷长生愣怔了一下,羞愧地说:“画眉,都是哥的错。哥千不该万不该,不该那样对你啊!哥找你爹向他认错吧,就算他把哥千刀万剐,哥也认了。”

“别,长生哥,你千万别找我爹,我没怪过你。”画眉连忙说。

冷长生叹息一声,双手捧着画眉的脸说:“画眉,是哥害了你,哥让你受委屈了。”

画眉感觉出冷长生的手在颤抖着。她忽地记起秦天喜的话,生怕秦天喜在这时候突然回来。“长生哥,你啥都别说了,我不怪你,那都是我自愿的。你快逃吧,我爹已经知道是你了。”

冷长生心中一惊,“是你告诉你爹的?”

“不,是我爹猜出来的。长生哥,你快逃吧,一会儿我爹回来看见你,一定会杀了你的。”

“画眉,你别怕,我是看见你爹往镇上去了才敢来看你的,他一时半会儿回不来。”冷长生安慰着画眉。

画眉还是不敢让冷长生久留,催促他赶快离去,“长生哥,你快走吧,走得远远地,千万别让我爹找到你。长生哥,其实我好想你再给我唱一段爬山调,可是……忘了我吧,长生哥,你给画眉留了一个梦,画眉会永远记着你的。走吧!你走吧!”

冷长生心虚了,不敢久留下去,他望着脸色苍白、身体虚弱的画眉,听着画眉凄楚哀婉的声音,依依不舍地向画眉道别说:“画眉,你记着,长生哥到死也会记着你的。”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