铸犁为剑之抗日新篇 第三章 龙翔潜底 第一节 投石问路

我爱奇奇 收藏 10 74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48.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48.html[/size][/URL] 李琮看着各项工作紧张得进行了一个月,李琮心里寻思:以前的大城市我经常去,可是这个世界的城市和风土人情我还没见过呢。尤其是,身为人民军“最高长官”,到这里之后坚决贯彻“为人民服务”的思想,身处纷繁复杂的各项事务中,抓紧时间剿灭了二龙山的土匪,还人民一个朗朗乾坤,建立起人民军这支保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48.html


李琮看着各项工作紧张得进行了一个月,李琮心里寻思:以前的大城市我经常去,可是这个世界的城市和风土人情我还没见过呢。尤其是,身为人民军“最高长官”,到这里之后坚决贯彻“为人民服务”的思想,身处纷繁复杂的各项事务中,抓紧时间剿灭了二龙山的土匪,还人民一个朗朗乾坤,建立起人民军这支保家卫国的小军队,自己却一直没有时间抽出身来去视察一下这个世界的城市?这可是严重的脱离群众、脱离实际啊,是要不得的,因此,自己还是应该抓紧时间到城里面去走走,看看,见见世面,掌握掌握外面的局势。再说了,这个哈尔滨近在咫尺,去哈尔滨观光一下也不错,顺便看看张子明那小子生意做得怎么样了,上次可是让他带走了5万银元啊,万一这小子卷款逃跑,我可就赔大了。是时候去给这小子念念紧箍咒了。顺便看看有没有什么事情可以让自己捞一把的。

于是,在给自己找好了借口和获得心理安慰之后,李琮招呼来其他四巨头(三个连长、一个特战队长),召开班子会议,以开辟财源的光荣、伟大的借口,要求去一趟哈尔滨,众人一听,纷纷要求随从,谁不想去哈尔滨看看啊,那里可是花花世界,对他们这些年轻人来说,还是很有吸引力的,尤其是成天在这山上看着这些花花草草,都腻歪死了,早就想出去散散心了,今天李琮这么一说,立刻受到大家的一致赞成。

李琮一听,那怎么行,都跑了,部队还不树倒猢狲散了。于是乎,李琮再三向大家解释,是他一个人去哈尔滨,而不是大家都去。众人一听,心里老大不乐意了,说了半天,你不就是想一个人去看看吗?那不行,要去大家都去,要么你也别去。可是大家不敢嘴上说出来,于是纷纷找了个借口:“营长,你可不能一个人去,这里到哈尔滨还远着呢,你要是万一有个闪失,我们可怎么向弟兄们交待啊。”众人纷纷点头称是,以安全为由,不让李琮 “孤身犯险”,最好是带上大家,这样能保证营长大人的安全。

李琮“哼”了一声:什么狗屁安全问题,这一带的土匪都被我们打光了,我还巴不得再多上几股土匪呢,好再次扩充自己的兵源,现在哪里还有什么土匪可以威胁到我的危险啊,说穿了,就是想让我带上他们一块去而已。

于是李琮坚决制止大家的 “好意”,要求大家以“革命工作”为重,不要因为自己一个人的安全问题而耽误了大家的工作,所以一再谢绝大家的请求。

而这些人一听,纷纷摆出一幅乞求的目光,不肯撒手,坚决要求一同去,来保证一号首长的安全,大家都以“革命”需要首长,首长的安全无小事为由,再三恳求。

于是在众人得拉锯战中,李琮不胜其烦,不得不说了自己去去就回来的谎言,而且在李琮振振有词的威胁中,其他班子成员终于屈服在了李琮的“淫威”之下,乖乖的留在山上,但是心中对李琮充满了 “怨恨”,大家一边出门,心中不由得一边“恶咒”李琮:一出门就踩上狗屎。

为了不让大家对于自己的外出所产生的负面东西影响部队的训练,李琮还做出了指示:这段时间必须要加紧训练,一般部队的训练就由黄东、吴德宝负责,按照新编写的《训练大纲》来进行,山地步兵的训练由刘进负责,特战队还是张宏负责。晚上的夜校、军校分别由张宏、刘进负责授课。并且,李琮一再“威胁”到,要是自己回来,部队的水平没有提高,小心自己发飙“整死”你们。

第二天一早,李琮就起程前往“花花世界”哈尔滨,众人一直将他送到了山下,其实这并非是众人因为战友情份对他依依不舍,而是希望李琮在最后关头能改变主意,带上自己前往,黄东更为夸张,一幅死活不愿意李琮离开得表情,双手紧紧拉着李琮的手,任凭李琮怎么想摆脱黄东“热情挽留”,黄东也不愿意撒手,二人的 “热乎劲儿”,使得李琮和黄东看起来好像有什么特殊关系一般,弄得李琮是极为尴尬。

送了一站又一站,李琮看着大家似乎有直接送自己到达哈尔滨的势头,于是转身对大家说:“各位,俗话说得好,送君千里终有一别,你们就不要再送我了,大家赶紧回去,好好工作。我到哈尔滨去去就回来,有什么好消息会早点通知大家的。”众人一言不发,但是丝毫没有要返回的意思。李琮不得不发起狠来:“你们这些兔崽子,赶紧给老子回去,不然,老子要给你们好看。赶紧滚!”众人一看李琮发怒了,再也不敢跟着李琮,纷纷抱头鼠窜而去。李琮最终没能让这群可怜的人如愿,也让李琮失掉了群众基础,在众人愤恨的目光中,李琮带着那个叫“二狗”的战士走了。二狗的目光倒是充满了欣喜和期待。

傍晚时分,兴隆商社的老板——张子明正在指挥伙计关上商社的大门,准备休息了,忽听门外有人说道:“张老板,多日不见,生意可好啊。”这声音是相当的熟悉,张子明抬头一看,心里不禁大吃一惊,忙迎上前,拱拱手,嘴上却忙说:“李老板,好久不见了,身体可好啊。”

:“托福托福,在下一切都好。”李琮边笑边摘下了帽子。

:“里边情,里边情。”张子明赶忙将李琮迎了进来,吩咐伙计上茶,准备晚饭。

李琮也没有推托,赶了一天的路,肚子也确实饿了,于是毫不客气地坐下来,看着张子明张罗。二狗很警惕的站在李琮身边,这里可是东北军的地盘,对待土匪可从来就不会手下留情。

不一会,饭菜端上了桌,还是很丰盛的,李琮毫不客气地招呼二狗和张子明坐了下来,一边吃一边谈。席间,张子明向李琮详细汇报自己的发展历程,张子明下山先还清了以前债主的债务,重新拉上了各种关系,目前商社主要做的是土特产、牲畜贩运、和货物运输的生意,这两个月还不错,赢利5万银元,尤其是狠狠收拾了那些挤兑自己的商社,张子明业已成为了一个大老板,商社的名字也开始在哈尔滨变的很有名气了。要说张子明的生意做得很是很令李琮满意的。

但是张子明对用人民军的钱还债心里还忐忑不安,而李琮早已通过耳目知道了,安慰他说:“子明,你做得没错,不还清债主的债,谁还敢和你做生意呢?做生意就要诚信为本啊,你这一步走得没错,不用担心什么,要是有人不服气,你就说是我说的。”

张子明听了这话,心里的石头才放下来:自己先斩后奏,还害怕因此犯错误,而且还是用公款来还私人的债务,虽然是为了打开自己的工作局面,可多少也有些不符合公家的要求的,要是落下一个贪污公款的罪名,可就大大的不妙了。可是李琮将这个责任揽了过去,张子明因此很感激李琮。

李琮对张子明的工作很满意,当即决定按照1%的赢利奖励张子明,5万银元的盈利奖金就是500银元,这在过去可是相当于现在“金领”的收入了。李琮深知,对于这种长期在外面工作的地下工作者来说,要想让他长期保持对人民军的忠诚,一方面需要的是思想上的教育,另一方面就是金钱上的奖励了。对于这种情报人员,金钱是必不可少的。而张子明对于李琮这么快兑现诺言,心里更是对李琮死心塌地了,张子明不在乎钱,而是在乎李琮是否能兑现自己的若言,是否真正信任自己,俗话说“士为知己者而死”也就是这个道理。

关于情报,目前,在东北,各种势力——东北军、日本人、苏联人大都相安无事,没什么太值得关注的问题。但是,李琮知道1928年张作霖就被日本人送上了西天,1929年爆发了东北军和苏联人的中东路事件,双方大打出手,人民军要想以后有出息,这些大事所引发的反应都要好好利用。

李琮当然不能对张子明说这些事,只是要求张子明加强对东北局势的情报收集。完了,李琮忽然问道:“子明,哈尔滨附近是不是有个地方叫甲子沟?”

张子明略略想了想说:“不错,是有个地方叫甲子沟,离哈尔滨有五十公里远,在咱们二龙山的北面,不是太远。”(列位看官,这里借鉴《闯关东》里面的情结,东北煤矿多的是,在那里挖都是一样,大家不必太在意这个地方的真实性。)

李琮点了点头,虽然从后世来。知道有这个地方,也知道有煤矿,但是具体在哪里?自己并不知道,而且现在什么条件都不具备,要想挖煤矿,自己还需要人才、机器、资本,可这些到底需要多少?需要什么专业?这些李琮都一无所知,看来这挖煤也不是个体力活。

李琮期望张子明能知道一些情况,于是很期待的问:“那开一个煤矿,需要多少钱?需要哪些设备?你知道吗?”

张子明心里暗暗吃惊:难不成营长想把人民军解散了,改成挖煤公司,可不能让营长这么干,还是干人民军这比较有前途的职业,这年头有枪就有一切,得好好劝劝营长:“营长,这开煤矿可不是闹着玩的,需要大笔的资金不说,光是这开煤矿的人才都不会太多,更何况,东北军、日本人一旦知道开煤矿,肯定是要来分一杯羹的。这些人哪一个都不好惹。营长,我看咱们还是不要打这个煤矿的主意了。”

李琮夹起一块鸡肉,塞进嘴里,笑笑说:“别担心,我就是问问,没别的意思。你只要告诉我具体情况就可以了。”心里却说:奶奶的,这能源行业到哪个年头都吃香,开矿那简直就是开印钞机厂,金钱那流的是哗哗的。老子既然知道那里有大煤矿,还放在那里不去采,那太对不起打下着江山的列祖列宗了。东北军和日本人有什么可怕的?老子会想办法对付他们的。

张子明依据自己的经验,在心里算了算:“大概需要100万银元左右的资本才能开得起矿,这还不算人力工资。况且,营长,这东北地区,煤矿被发现的,都被人开采着呢,现在也没听说哪里有煤矿还没开采啊?而你说的甲子沟,还没听人说过那里有煤矿?营长可别听人乱说啊,这一旦投资下去,没有煤矿,那可就是血本无归了。”张子明以为是李琮听了谁的瞎话,才动了荒唐的心思,所以才向李琮打预防针,生怕李琮做出什么傻事来。

吃的酒足饭饱,李琮很满意今天的晚饭,好久没有吃到可口的饭菜了。在山上那些个土匪大厨们。做出的饭菜简直难吃死了,要不是自己把伙食改善,增加了肉食,恐怕弟兄们该要造反了,可就是这样,大厨们还是将饭食做到了食之无味、弃之可惜的最高境界,吃的李琮这些后世来得特种兵们一个个见了饭就恶心,刘进和张宏不止一次的抱怨饭菜质量,可是李琮也是无能为力,只好将就将就,凑合着吃上。

李琮轻轻地拍拍张子明的肩头:“好了,子明,别乱想了,你的话我记住了。你放心,我不会做傻事的。这样,我先去出去找家客栈休息了,就不再这里打扰你了,免得被人看见不好,你也不用来找我,有事情我会找你的,你就好好做好你的工作就行了。”说完,接过二狗递过来的帽子,戴在头上,和二狗一起离开了张子明的商社。

张子明连连点头,表示自己记住了李琮的话。张子明也很清楚:自己要做的是地下工作,李琮作为人民军的最高长官,按说应该在这里休息,可是那些抵制自己的老板们,虽然被自己的一系列组合拳打得找不着北,在表面上顺服了自己,可他们暗地里绝不会善罢甘休的,现在早晚都死死盯着自己,自己只要稍有差迟,就会引来大祸,这李琮提出出去住,是为了自己着想。当下,告诉了李琮哪里的客栈比较好,指明了道路,送李琮出去不提。

请大家多多点击!谢谢!

2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