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艳照门”里的两个可怜蚂蚱

秋萍 收藏 1 607
导读:7月11日《北京晨报》报道:北京一女大学生在朋友怂恿下,约“当官的”上床,由其朋友强拍艳照向对方敲诈。受害人富某共付给该团伙250万,买来的却是空胶卷。富某最终报警,警方随后逮捕该团伙全部犯罪嫌疑人。   这其实是一个很老套的情色陷阱,但如今的主角却由影视剧上的特工潜伏者换成了乡镇干部、女大学生,然而,怪就怪在这里,接受现代教育先进教育的女大学生,为什么如此甘心情愿的被人当枪使?面对色诱,又怎么会有如此见色眼开的乡镇干部?   女大学生名叫王佳,今年刚刚20岁,在北京某大学读学前教育专业。甘心情
近期热点 换一换

7月11日《北京晨报》报道:北京一女大学生在朋友怂恿下,约“当官的”上床,由其朋友强拍艳照向对方敲诈。受害人富某共付给该团伙250万,买来的却是空胶卷。富某最终报警,警方随后逮捕该团伙全部犯罪嫌疑人。


这其实是一个很老套的情色陷阱,但如今的主角却由影视剧上的特工潜伏者换成了乡镇干部、女大学生,然而,怪就怪在这里,接受现代教育先进教育的女大学生,为什么如此甘心情愿的被人当枪使?面对色诱,又怎么会有如此见色眼开的乡镇干部?


女大学生名叫王佳,今年刚刚20岁,在北京某大学读学前教育专业。甘心情愿当色情陷阱诱饵的理由是“我挺缺钱的”。钱这玩艺儿,谁都缺,超级大富翁也没有餍足的时候,世界首富也没有人说过“足够”了,贪心不足蛇吞象么。对于任何人来讲,君子爱财,应当取之有道,无道无德无法之财,任何人取了,都将受到道义和法律的惩罚。乡镇干部如此,女大学生也如此,“我挺缺钱的”,不是你违法出卖良心当色情诱饵的理由。


这女大学生学的是学前教育专业,不知道将来找到工作为人师表时,是不是也以“我挺缺钱”的为理由再从事类似肮脏的兼职?一边是色情诱饵,一边是为人师表,真的令人感觉奇怪。


而乡镇干部也一样,白天人模人样的当官做公仆,晚上就可以随随便便与一个女人上床,而不管这个女人是不是诱饵,这说明了这些乡镇干部已经是十足的嫖客。白天公仆,晚上色狼,白天为人民币服务,晚上为“小姐”服务,这也真的很令人感到奇怪。犯罪团伙头目二宇说很多“当官的”都很“黑”,“挺有钱的”,这恐怕也道出了一部分贪官污吏的实情。一些干部很“黑”很“色情”,这也是令人感到非常奇怪的。


王佳称,她从二宇手中得到分成6000元,周、张二人分别得到300元和500元的辛苦钱,可见二宇比刘某和富某这样的乡镇干部更“黑”更抠门。可惜,王佳与二宇等幕后黑手相比,其罪过不见得就轻多少。


“艳照门”里的两个蚂蚱,一个没得到多少,一个失去了250万,两个都做了不明不白的冤大头,只有二宇们赚了个盆满钵满,也算一大奇观了。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