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在深南大道上 第二卷 涩色的海风 208 我是招聘来的

枪通条 收藏 1 2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68.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68.html[/size][/URL] “怎么喝这么多?”萍姐站在门口看着康饶生,嗔怪道。 “没事,三瓶啤酒而已,我喝酒脸红的!”康饶生掏出钥匙,打开了房门。 “今天我值班,我先去巡一下,等下来找你!”萍姐说完,关上房门下了楼。 康饶生进到屋,头晕得厉害,赶紧到卫生间冲凉,太阳能的供水系统晚上自动转成电力,很方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68.html


“怎么喝这么多?”萍姐站在门口看着康饶生,嗔怪道。

“没事,三瓶啤酒而已,我喝酒脸红的!”康饶生掏出钥匙,打开了房门。

“今天我值班,我先去巡一下,等下来找你!”萍姐说完,关上房门下了楼。

康饶生进到屋,头晕得厉害,赶紧到卫生间冲凉,太阳能的供水系统晚上自动转成电力,很方便也很节省,康饶生冲了半个小时,把酒意全部冲掉,才满足地擦干身子。

工衣只有两套,康饶生不得不把今天穿的衬衣和西裤和已经泡了一天的衣服混在一起,胡乱踩了几脚,拧开水龙头使劲冲了几遍,也不拧干,直接就挂到阳台上。

“在干嘛呢?”门没有关,萍姐直接脱了鞋子走了进来,捏了捏鼻子,“一屋子的烟,少抽点!”

“呵呵,在做今天的记录!”康饶生指了指本子上补记的一些来不及记的细节还有发现的问题。

“哈哈哈,不错,控制力够强,还能思考!”萍姐坐在地板上,拿起本子看了看,又放下。

“要郁闷也要先吃饱,要吃饱就要工作不是?”康饶生笑了笑,给萍姐倒上一杯茶。

“头发不错,哈哈!”萍姐摸了摸康饶生的头。

“哈哈哈,削发明志!”康饶生有点不好意思。

“那帮人没对你怎么样吧?”萍姐小心地问道。

“没有,他们敢动手,我保证最少有一个要在医院住上十天半个月的!”康饶生指了指阳台上的沙袋。

“呵呵,练过?”萍姐这个时候才注意到那个沙袋。

“恩,高一开始练的,家里反对,所以你要帮我保密!”

“好,不过轻易不要动手,知道不?”

“恩,那帮人,和黄叔什么关系?”

“认识而已,暴发户,呵呵,那个人的妹夫是什么局的副局长,呵呵,靠这个关系发的!”萍姐不屑地说道。

“哦,我说呢。”原来没什么料,难怪打听不出来舅舅,康饶生想到。

“不用理他,有事告诉我,我叫叔去处理!”

“没事,我能处理,要不是我低调,他们不知道我的外号,他们今天才敢来找我!”康饶生无所谓地笑了笑。

“你小子不是也出来混吧?你给我说清楚”萍姐严肃起来。

“混个屁呀,你知道我那学校的,不是什么好学校,我们班呢,又汇集了很多出了名的能打架的家伙,我教他们打拳,和我玩得最好的几个人,有两个很有名气的,哈哈哈,就这样,我的外号只是他们出去吹牛的时候提到而已,我不出去混的。”康饶生笑了,一五一十地说道。

“就这么简单?”萍姐有点不相信。

“是啦,都收心啦,有个还考了本科呢,比我牛!”康饶生安慰道,“放心啦,姐,我那帮同学兄弟,虽然打架,但都不坏的,现在基本都不混啦,工作的工作,读书的读书,做生意的做生意。”

“那就好,呵呵!”萍姐总算放下了心,喝了口茶,示意康饶生满上。

“对了,姐,刚我在楼下遇到一个男的,很凶哦!”康饶生给萍姐满上茶,把刚刚给人凶的事说了一遍。

“今天新来的餐饮部经理,呵呵,人家是冲着副总的位置去的,所以呢比较高调。”萍姐淡淡地笑了笑,把茶杯端这手上转着。

“呵呵,我说呢,这么凶。”康饶生撇了撇嘴。

“他今天先来报到,明天他带的人就要过来了。整顿也就要开始了,所有部门的负责人都到齐了。”萍姐把茶杯放下,认真地看着康饶生。

“哦?副总也到齐了?”康饶生又点上一支烟。

“没有,到了一个,也是今天到的,这个餐饮经理就是她带过来的,不过那个副总管我们这一边的。”

“哦,谁招的,怎么都是带人来的?”

“做这行的都兴这个,带自己的人使着顺手,现在中餐的服务员,也都是跟着领班的,几个领班又是跟着雨姐的。”

“哦,那新来的经理确实要带点自己的人了,不然立不了足!”

“对,这个人我看有点奸诈啊,只和你说你可别傻冒到处去说,平时工作的时候多和雨姐沟通,她人不错的,没坏心眼。”

“明白!”

“明天开始整顿,到三月头要结束,到时酒店管理系统就会上马,自己做好准备!”萍姐站起来,准备走人,“值班去了,不要太晚睡,实在睡不着的话,看看菜单!”

“好!”

康饶生把萍姐送出门,回来继续写着东西,到实在想不出有遗漏的了,才停下了笔,合上了本子。

“砰砰砰……”一顿组合拳,加上“杀杀杀……”的低声吼叫,康饶生彻底地发泄着压制了几个小时的怒火,直到累地躺到了地板上,呆呆地望着夜空。

烟一根接一根地抽,夜空中没有几颗星星……

“他妈的,电视上的尽给自己遇到了!”康饶生骂道,三年大学生活他不是没有谈恋爱,只不过他没有告诉其他人而已,他喜欢淡淡的爱,可人家喜欢轰烈而浪漫的爱情,于是分了,还带个男孩子,象今天一样,告诉康饶生这是她的男朋友,“这个世界真是怪了,是电视演绎了生活,还是生活被电视改变了,他妈的怎么老子的每个女人都学电视上这么无情,这么戏剧,这样子对我?”

康饶生很想大喊,但他不敢,怕影响了别人,他很想去海边,又使劲克制住自己不去。

“天将降大任于我春子也,必要苦我心智,我就这么闷着,克制!我要战胜自己!人前我一定要不能有所表现,不带到工作中去,他妈的,我不信我做不到,他妈的,我不信我真的这么孬!女人,这么对我春子是吧,哈哈哈,没关系,老子以后不会再对谁掏心窝子了!哈哈哈……老子守身如玉二十几年有个屁用,那些自己爱护的女人,尊重的女人,舍不得碰的女人,说不定现在就被哪个男人疯狂地压在床上满足地呻吟着,哈哈哈……这里大把的女人,老子不怕,老子也玩,要玩够本,哈哈哈……以前老子只是嘴上吹吹牛,现在不了,坚决不了,以我春子的魅力,还怕缺少女人吗?哈哈哈……”

康饶生就这样不停地胡思乱想着,不停地低声冷笑着,慢慢地躺在地板上睡了过去,他不知道他朦胧中的这些意识,已经可怕地将他推到了可怕的极端,康饶生已经开始不是那个纯情的小男孩了。

海边的早晨还是很冷的,康饶生给冻醒了,站在栏杆边深吸了一口新鲜的带着点咸味的海风,顿时精神百倍,看了看手机,才六点多一点,昨天晚上没有调闹钟,还好冻醒了,不然就该睡过头了。

康饶生赶紧收拾了一下房间,又洗了把脸,把胡子刮了刮,整理好衣服,见还有时间,煮了包方便面填了下肚子,才下楼去上班。

“雨姐早!”康饶生到收银台的时候,雨姐已经到了,坐在最边上的椅子上发呆。

“哎呀,把头发剪了?这样好看,帅多了,又阳刚!”雨姐看到康饶生,顿时眼睛发亮。

“谢谢,呵呵,不要这么看我,我会害羞的!”康饶生坐了下来,把电脑电源打开。

“吃早餐了没有?”雨姐坐了过来,看着康饶生的头,“恩,不错,还真帅!”

“哈哈哈,吃了,小姑娘都不喜欢我这样的!”康饶生乐了,没客人,就和雨姐开起玩笑。

“你说我很老咯?”雨姐装作不高兴的样子。

“不是老,是成熟,有女人味,哈哈哈!”康饶生笑了笑,见雨姐的脖子上有个“咖喱鸡”,指了指自己的脖子,“给谁咬的呀?”

“我男朋友咯,呵呵。”雨姐打了康饶生一下,不好意思地笑了。

“哦?也在这里上班?”

“不是,周末嘛,过来见我!”

“哈哈哈,折磨你吧?”康饶生脱口而出,心惊了一下,自己怎么了。

“小坏蛋!油嘴滑舌的,读书的时候祸害了不少女孩子吧?”雨姐又打了康饶生一下。

“处男!”康饶生乐了,这倒是实话。

“我不信,怎么可能!”雨姐一脸的鄙视。

“有什么不信的,真的,你要不要试试?”康饶生见雨姐不介意,顺着说下去,

“去,我喜欢猛男!”雨姐乐了,康饶生虽然肌肉很结实,但是坏就坏在那张脸,无论什么时候都是有点肉肉的,看上去很弱的那种。

“要不要我脱了衣服给你看看我的肌肉?”康饶生比了比臂膀。

“啊,还真结实哦!”雨姐捏了捏,咯咯地笑,“不敢试,会给你女朋友打死。”

“没有,放心试,哈哈哈!”康饶生心里小痛了一下。

“不扯了,有人来吃早餐了,呵呵!”雨姐有点妩媚地笑了,走出大厅开始招呼客人。

“哦?女人都这样?男人够坏她才爱?哈哈哈……”康饶生心里笑了一下,开始把服务员送过来的单分好,星期天吃早餐的人比较多,不过酒店没有广东式的早茶,所以吃得都比较快,大都是吃完就往市里赶的客人,康饶生也就放下思绪,开始认真地录单。

早餐虽然菜少简单,但是速度快,所以要的是速度,康饶生知道自己还不熟练,不敢怠慢,一刻不停地敲着键盘。

“很忙吗?”九点的时候,阿思过来了。

“还行,你看一下,我去前台送单!”康饶生把几张住客的单拿出来,跑去前厅。

“剪头发了?呵呵,这样还顺眼一点!”阿思看了看康饶生的头发,淡淡地说了句。

“谢谢夸奖!”康饶生乐了,拿着单飞快地走了。

“帅哥上早班?”前厅的收银有点奇怪,早班一般只是一个收银,康饶生这么快就自己上早班,由不得她不差异,“这么快就当早班了?”

“恩,这些单你签收一下!”康饶生把单递了过去,“靓女怎么称呼呀?”

“呵呵,我哪是靓女,你师傅才是靓女呢,我叫张小怡,叫小小就好!”女孩笑了,虽然真的算不上靓女,但也是清秀清秀的。

“哦,章子怡是你谁哦?”康饶生笑了。

“不是那个章,弓长张,呵呵!”小小笑了,把交接表递给康饶生/

“哦,怎么都姓张的?”康饶生签上名,问了句。

“一个村的,呵呵!”小小指了指康饶生的头发,“你的发型比昨天帅!”

“谢谢!走啦靓女!”康饶生回到中餐的时候,阿思已经把昨天的帐单都放在了台上。

“去休息会吧,这里我搞定,把单交出纳那里去!”阿思指了指单,把开保险柜的钥匙

“这么放心我?”康饶生拿着钥匙对阿思说。

“做师傅还信不过徒弟呀?还怕你偷呀?去!”阿思没好气地把康饶生赶出了收银台,看来她是认这个徒弟了。

“哗,大帅哥!”康饶生走进办公室的时候,几个文员正在整理资料,看到他的头发,象看猩猩一样盯着他看。

“对嘛,男人就要有男人的味道,这样好!”

“我喜欢这个头!”

“帅,哈哈哈……”

“明天换什么发型呀?”

几个小女孩七嘴八舌地笑道。

“没见过男人是吧?干活!”萍姐这个时候走了进来,故意把脸一板。

“干活,把人交回给经理!”几个女孩嘴上不饶人,但还是很听话地整理着资料。

“黄经理早!”康饶生克制着笑。

“早!”萍姐指了指康饶生的眼圈,又比了个拇指,意思是睡得还不错,然后坐到办公桌上开始忙起来。

“刘哥,我来交接!”康饶生见出纳室没人而财务室门开着,于是走到财务室,见姑丈和刘哥在里面坐着聊天。

“好!”刘哥和姑丈都站了起来,一起出来开保险柜。

“这么早就上班?”姑丈把自己的钥匙拧好,问康饶生。

“上早班!”康饶生待刘哥把密码输完,把钥匙插进去,一拧,门就开了。

“一个人上?”姑丈又问。

“恩,是的!”康饶生把钱拿出来,递给刘哥,刘哥开始手点。

“没什么问题吧?”姑丈脸上有喜色,但没有特别外露。

“没,基本上可以!”康饶生笑了笑。

“大学生,科班出身的,快啦!”刘哥笑了笑,把手点过的钞票放进点钞机过了一遍,对着帐单算了算,“没错了,过来签名!”

“好!”康饶生把名签上,前一天的事项就算全部完成了,也算第一次完成了一天的工作。

“来办公室!”姑丈见交接完毕,把康饶生叫到办公室。

“没出什么错吧,不会漏单吧?”姑丈示意康饶生把门关上,用山城话问。

“恩,漏过,雨姐她们发现了,改过来了。”康饶生实话实说。

“要注意,小心认真,漏单要自己赔的!”姑丈严肃地说,扔给康饶生一支烟。

“知道了,单不大其实也可以叫雨姐他们做下处理!”康饶生指的是经理有免单和打折的权力,“呵呵,不过这是个漏洞。”

“谁教你的?”姑丈笑咪咪地问。

“自己发现的,呵呵!”康饶生挠了挠头。

“自己知道就好,带其他人的时候不要教这个,虽然聪明的人都会发现,但是不要从你嘴里说出去!”姑丈吐了一口烟,严肃起来。

“好。我知道了,这个也要看经理和收银的关系!不过这个漏洞还是要把把关!”康饶生把烟点上,继续说道,“关系混熟了,难免会一起做单,损失的是酒店。”

“你能这么想就好,把这些都记下来,整理好,最好做个制度出来,到时有用!”姑丈又笑咪咪地了。

“都有记呢,整顿开始了,我们也要整顿,呵呵!”康饶生抽出自己的本子,意思是都记着呢。

“好,不错!上去吗?就开例会了,别上了!喝茶!”姑丈谈完工作,开始泡茶,等着开例会。

例会没什么特别的事,西餐和KTV各有一个漏单,当场进行了赔偿,简单的会议过后,就是吃饭,然后开始中班。

“你们两个收银,给我站起来!”新来的餐饮部经理把开会的地点放到了收银台的空位前,他见阿思和康饶生坐这,吼道。

“我不管你是不是财务部的人,到这里上班就听我的!”经理见两人站了起来,又吼道。

“我姓何,叫何大明,昨天刚加入我们的公司,你们的经理!”何大明一脸严肃地介绍着自己,康饶生大概看了一下,服务员中来了很多新的面孔,而昨天有印象的人,有不少已经不见了,估计是和领班没什么关系的,给清理了。

“从今天开始,严格要求大家,严格遵守制度,我会在半个月的时间里,制订出新的制度,大家一定要认真贯彻执行!”说话怎么和CCTV一个强调,康饶生和阿思对视了一眼,微微笑了一下。

“我不管你是谁介绍来的,谁带的人,违反了制度一律按规章处罚!”

看来,整顿真的开始了。

“靓仔,你叫什么名字?来多久了?”开完会,康饶生坐在座位上,来渡假的人基本上吃完早餐就走了,中班没什么客人,何经理一脸微笑地走了过来。

“何经理,我叫康饶生,昨天刚到!”康饶生赶紧站起来自我介绍。

“我记得你,以后注意!”何经理先是板了板脸,然后又笑了笑,康饶生怎么看怎么觉得那笑没一个好。

“是,我一定注意!”康饶生点了点头。

“谁介绍来的?”何经理还是带着微笑,貌似很不经意地问。

“招聘来的!”康饶生在心里狠狠地鄙视了一下。

“哦!你呢!”何经理歪了歪嘴笑了下,又问阿思。

“张思,招聘来的,来两年了。”阿思机械而冷淡地回答,原来阿思也不喜欢摆关系。

“好,以后要认真干!不要给我出篓子!在这里就要遵守中餐的规矩,把你们财务那一套高傲给我收起来!”何经理又小小奸笑了一下,转身走了。

“他妈的,烂人,一脸奸笑!”康饶生看不惯他那副嘴脸,低声骂了句。

“呵呵,做好自己的事!”阿思也笑了下,她经历的比康饶生多,当然也能看出何经理谈话的用意。

中午的客人照样不多,全部由康饶生录单,然后阿思检查,基本上没什么差错。

沉浸到工作中的康饶生,似乎把一切都忘记了,中午回去也没睡觉,又拿着菜单在背。

到了晚上,客人又多了起来,先是康饶生录单,然后阿思检查后把追加的单加录,康饶生再反过来检查一次,倒是检查出阿思一个输错编号的单,两人配合开始默契起来,阿思脸上的笑容也越来越多。

九点多的时候,客人就已经全部离开,渡假型酒店就这个特点,平时来吃饭的客人不是住店的,都离开地比较早,晚一点就不会有人过来了。

“雨姐,明天我休息好吗?反正周一,没什么客人的!”全部工作结束后,阿思对雨姐撒娇道。

“小康刚来两天呢!”雨姐有点不放心。

“没事啦,他学很快,明天我也不出去,就在宿舍睡觉看电视,有事我再下来啦,求你啦!”阿思撒娇的样子挺好看,康饶生在一边笑咪咪地欣赏着。

“小康,你怎么看?”雨姐问康饶生。

“OK,师傅不关机就行!”康饶生点了点头。

“那行,你不能离开啊,手机开机!”雨姐敲了敲阿思的头,又给康饶生的姑丈打了个电话沟通一下,开始改考勤安排本。

“谢谢啦,好徒弟!”阿思拍了拍康饶生坐的椅子,看来她是真的接受了这个搭档了。

“张大美女,我的羔蟹粥!”华哥这个时候也整理完了酒水单,锁上了抽屉,插进话来。

“什么?哪有!”阿思开始耍赖,原来单独上班就是判定上手与否的标准,康饶生捂着嘴乐了。

“你不要姓张了,姓赖好了!”华哥取笑道。

“要女孩子请,你好意思啊!”雨姐帮着阿思。

“切,她输了,肯定要请啦!”华哥把打赌的事一说,大家都乐了。

“哈哈,阿思要请的!”雨姐这会也不帮她了。

“不如这样吧,师傅请客,我来埋单!”康饶生见阿思招架不住,出手相助。

“不用,我输了我自己来!”阿思故作生气,抬头看着天花。

“哈哈哈,那就做徒弟的埋单,师傅请客!”雨姐借坡下驴,朝康饶生点了点头。

“好,十一点楼下集合,哈哈哈,回去洗个澡!”华哥大笑,拉着康饶生一起往外走。

“喂,你不用交单呀!”阿思朝康饶生喊道。

“啊,忘记,一乐忘记了!”康饶生拍了拍头,就要往回走。

“好啦,我去啦,你先回去吧!”阿思白了他一眼,拿起单走了。

“十一点见哦!”康饶生朝雨姐笑了笑。

“哈哈,知道啦!见者有份的,不用多说,哈哈!”

康饶生和华哥互相说笑着,消失在员工通道。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