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68.html


康饶生很兴奋,刚上岗的几个小时,除了阿思比较冷淡以外,看来几个领班和华哥对自己的印象都不错,而且看来收银工作不是很难,只要自己认真去记,应该很快上手,晚上阿欣就要过来啦,工作和爱情,似乎真是双喜临门。

康饶生睡不着,躺在沙发上记着菜单,其实很简单,按照上午发现的规律,分类来记,相关来就记,就八九不离十。

康饶生读书的时候数理化差得要命,但是文科却出奇的好,英语除外,利用两个多小时的时间,把标注了常用符号的菜单都背了下来,把没标记的菜也按价格和类别记了一遍。

康饶生看资料看得忘记了吃晚饭,到中餐的时候,服务员们已经开始在领班的带领下列队等待雨姐开会了。

“睡过头了?”华哥笑了笑,拍了拍康饶生的肩膀。

“肯定是啦,晚饭都没吃!”阿思玩着电脑上的扫雷,头也没回。

“哎呦,你这么注意人家呀,你又没去食堂吃饭你怎么知道呀?”华哥帮着康饶生,回了阿思一句。

“切,雨姐说的!”阿思不屑,继续玩她的扫雷。

“没,看资料看过头了,呵呵!”康饶生这会才插上话,把资料放在台上,翻开,又看了起来。

“好,我看好你的!”华哥递给康饶生一罐王老吉。

“不用,华哥!”康饶生赶紧推辞。

“没事,我请你喝的,哈哈哈!”华哥把王老吉一放,进酒吧间开始准备东西。

“阿思,去吃饭吧!”雨姐开完简单的会,走过来对阿思说。

“好!”阿思把扫雷关掉,把放零钱抽屉的钥匙放在台上,起来对康饶生说,“我去吃生日饭,你看着,能录就录,不能录就让雨姐他们先手工算,忙不过来给我打电话!”

“哦,好的!”康饶生坐到电脑前面,点了点头,“这么好,情人节生日。”

“呵呵,酒店的福利,每个月抽一天给当月过生日的员工聚一次餐,你先看着,忙不过来告诉我,我来帮你手工算,或者打电话给阿思。”雨姐指了指收台上粘着的通讯录,开始检查各岗位准备工作去了。

来吃饭的越来越多,情人节的缘故,大多是一对对的年轻人,不一会大厅就已经没有空桌了。康饶生大概看了一下,分析出大厅吃饭的人一般比在包厢吃饭的人快,决定先把大厅的单录完。

康饶生也不急,一步步地先把所有的主菜单先建完,然后把酒水单分好,开始录酒水单和后加菜的单。

“11号台埋单!”阿静走过来,说了一句,站在那里等着。

“好!”康饶生赶紧保存了一下在录的单,把11号单拿出来,检查了一下,打单。

“少了个菜!”阿静看了下单,还给康饶生,“后加的里面找一下!”

“哦,在这里!”康饶生从17号单里找出那张单,“谢谢啊!”

“不用,小心点,这菜正好是我加的,不然就漏单了!”阿静笑了一下,拿起单走了。看来也不是那么冷嘛,康饶生笑了笑,继续录单。

大厅埋单的人越来越多,康饶生有点手忙脚乱了,还好几个领班姐姐人不错,拿了单都帮忙检查一下,倒也没有什么大的出入。

“喂,阿思啊,过来吧,包厢的客人也要开始埋单了!”雨姐见康饶生还没录完包厢的单,给阿思打了个电话。

“呵呵,我太慢了,谢谢雨姐!”康饶生有点不好意思。

“没事,第一天上班能象你这样从容的,你是第一个,哈哈哈,慢慢来!”雨姐没有走开,站在旁边帮康饶生分单和检查单据。

“客人很多吗?”阿思似乎喝了点酒,脸有点红红的。

“都坐满啦!”雨姐见阿思过来了,笑着放下手中单,“好啦,交回给你!”

“也不多啊,又没搭台的,单流量而已!”阿思看了看格子里的单据,开始坐在那里飞快地敲着键盘,康饶生和她的差距就在于康饶生需要去找菜名,而阿思直接就把编号敲进去,速度就是这么拉开的。

“好啦!搞定!”不一会,阿思就把所有的单都录完了,检查了一遍,又把已经埋完的单拿出来检查了一遍。

“真快啊!”康饶生坐在旁边,衷心地赞叹道。

“呵呵,你抓紧背,也可以的!”阿思笑了笑,两个小酒窝非常可爱,“不错呀,还能结单,没有错的!”

“呵呵,雨姐她们帮忙检查了,错了好几个!”康饶生实话实说。

“喝口水休息下吧!”阿思笑了笑,指了指没开的王老吉,“没空喝水呀?”

“呵呵,你喝吧!“康饶生把水递过去。

“热了,不要,梁朝华,我要喝王老吉!”阿思对着酒吧间喊了一句。

“小公主,你的!”华哥乐呵呵地从里面拿了一罐王老吉出来,拍了拍康饶生的肩膀,“哈哈哈,到时我请你吃消夜!”

“切!”阿思白了华哥一眼,康饶生没说话,笑了下。

这个时候,雨姐拿着两张信用卡过来,“5号房刷卡!8号房刷卡!要发票!”

“教你刷卡!”阿思一边操作,一边给康饶生讲解,也很简单,刷完5号房的卡,康饶生照着把八号房的也刷掉,就学会了。

“呵呵,不怕你乱刷啊?”康饶生觉得很奇怪,那客人都没看单怎么就把卡拿过来了。

“熟客,而且要确认签名的!”阿思又给康饶生讲了刷卡的步骤和注意事项,康饶生上学的时候学过,差不了多少,实际操作的时候要注意细节就是,记在本子上。

“把发票登记本拿出来,登记上!”阿思把埋好的单递给康饶生,拿出发票登记本,康饶生照着已经登记的格式,把内容填上。

“好了,差不多了,包厢的客人没那么快,我教你做报表!”阿思见有空,拿出一本报表,开始教康饶生做报表,“分三份做,一份现金,一份刷卡的,一份签单和客房部代收的!”

“哦!”康饶生看着报表,横列是各菜分类,酒水分类,竖类就是各台号。

“试着做一下,反正没编号的,错了重来!”阿思把结完的现金单拿出来给康饶生。

“这个,这样,对,不是那里,对,就这样!”阿思手把手教康饶生做了几张单,康饶生就开始单独做报表了。

“分工,你做报表,我埋单!”两人分工合作,把工作进度一下就提了起来。

“哈哈,小帅哥学得很快啊!”做完一张表,要有个小计,康饶生熟练而飞快地按着计算器,阿黄这个时候已经开始准备下班,站在那里写着考勤安排本,表扬道。

“切,不知道错了多少呢,阿思还要检查呢!”旁边的真姐撇了撇嘴。

“呵呵!”康饶生笑笑,心里想:这样的报表都算错,那我三年会计白读了。

“最后一个包厢签单!”雨姐走过来,一副就要下班的高兴样子。

“这个是XX所的所长,签名你不认识的话,可以找出来对比一下!或者可以问领班他们,他们都认识的!“阿思拿出签单对照表,康饶生对着找到了这个签名。

“好了,报表给我检查一下,你检查一下发票情况,知道怎么检查吗?”阿思把报表拿了过拉,指了指发票抽屉。

“恩,知道!”康饶生按发票本上登记的单号把开了发票的单加了总数,又检查了一下发票编号顺序,对比了一下三项的金额,没有错误,开始在发票登记本上做当天的合计。

“搞完了?”阿思检查完报表,核对过现金和刷卡单,签上名,见康饶生也做完了,笑了笑,“你手点下现金!我检查下发票。”

“好!”康饶生拿出现金,开始伦着手指飞快地点着钱。

也许是情人节的关系,九点的时候客人都已经走了,各岗位已经开始下班,各领班也聚到收银台等着雨姐写考勤安排表,下了班她们要去通知各班的人。

“哇,这么快!”真姐这回不撇嘴了,成了个O字。

“呵呵!”康饶生见几个人都看着他,不好意思,放慢了速度。

“点完了吗?”阿思在一边笑着,似乎很满意康饶生的速度,也对,康饶生学越快,她就越早一天可以离开这个收银岗位。

“好了,现金一共是X万X千X元!”康饶生把数报了过去。

“好,留500零钱在抽屉!交钱去!”阿思满意地朝康饶生笑了笑,关了电脑。

“雨姐,明天我上什么班!”康饶生捆好先进,用报表包住,问雨姐。

“阿思,明天你上早班,小康十点过来!”雨姐拿出考勤本,“刚客房告诉我们晚上入住了不少客人!”

“我也上早班吧!”康饶生接道。

“哼,我想睡没得睡,你还挺积极!”阿思无奈地笑了笑。

“呵呵,不是,我想看看早班是怎么上的,迟早都要上的!”康饶生耸了耸肩膀。

“那小康上,阿思你晚一点点过来!”雨姐在本子上改着,“反正小康上手也挺快的,明天我带早班,我帮他就行了,早餐比较简单!”

“好,那我九点过来,搞不定就打电话给我!”阿思笑了,朝康饶生比了比电话的手势。

“小康你七点半上班!”雨姐合上本子。

“每天下班后,要从保安部进到办公室,用你的门禁卡进,把现金放到保险柜!”阿思带着康饶生从安保部进去,用门禁卡打开玻璃门,就进到了办公室,走到出纳窗口,“看到里面的保险柜了没,一个部门的收银一个,要财务经理的钥匙加我们的钥匙,加出纳的密码才能打开。

“哦!”康饶生想了想,觉得两个收银用一把钥匙,还是有点不太对,但是没说什么。

“放进这个翻斗,一翻,就进去了!”阿思把钱翻进了保险柜,检查一下没有卡住,带着康饶生到前厅。

“HI,美女,交单!”阿思把三张房客吃饭的单递了过去,转向康饶生,“住房客人的单一定要及时拿过来,没空拿的话要电话通知到,晚上还好可以迟点,早餐和中午的时候就要特别注意,有一单送一单,或者通知一单!”

“明白了!”康饶生点了点头,打开本子,记上。

“怎么样,徒弟还可以吧?”前厅值班的同样是一个戴眼镜的女孩儿,长得也很可爱,但是对比阿思就差了一个层次。

“还行吧!”阿思笑了笑,接过交接单,签上名。

“去!以前看你带人,都是黑口黑脸的!”女孩儿笑着打了一下阿思,朝康饶生竖了竖大拇指,“能从张大美女嘴里说出还行吧,那就是非常可以了!”

“谢谢!”康饶生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

“哈哈哈,害羞了,见了两次面,还没自我介绍,也姓张,张敏,不过不是演电影的!”女孩儿挺开朗。

“呵呵,你好,张敏,我叫康饶生!”康饶生乐了。

“叫阿敏行不?”阿敏故意把脸一板。

“呵呵,好,阿敏!”康饶生又挠了挠头。

“不要欺负人家啦!走啦!”阿思白了阿敏一眼,转身走了,康饶生朝阿敏摆了摆手,跟在后面。

“没事了,晚安啦!”出了员工通道,阿思笑了笑,准备上楼。

“好,谢谢你,情人节快乐!”康饶生这个时候才想起阿欣应该到了,也很奇怪怎么大美女情人节没人来送花。

“呵呵,情人节快乐!”阿思愣了一下,勉强地笑了笑,头也不回地上了楼。

“花收到了,好漂亮哦,我在广场等你!”康饶生拿出手机,阿欣发了好几条信息,有几个未接电话,上班的时候他把手机调静音了,一直没时间看。

“你们?”康饶生兴冲冲地跑到广场,见阿欣和一帮男女坐在一起,一个男孩搂着她,当下就呆住了。

“阿欣,介绍一下呀?”那个男孩拉起阿欣的手站了起来,旁边的人也都站了起来,康饶生看清楚了,那个官员的儿子、那天和阿欣搭讪的男孩还有两个不认识的男孩子,各带着一个女孩,幸灾乐祸地地看着康饶生。

“这个是我同学康饶生!”阿欣指着康饶生对那男孩小声地说道,康饶生如五雷轰顶,拳头攥地紧紧的,努力克制住自己。

“谢谢你送我女朋友的花!”那男孩得意地指了指踩烂在地上的花。

“没事我先走,不打扰了!” 康饶生转身就要走,四个男的拦住了他的去路。

“呵呵,不想知道发生了什么吗?”搭讪男一副胜利者的姿态,那嘴脸就是:小样,你也有今天。

“与我无关,请你们让开!”康饶生一字一句地从牙缝里挤出九个字。

“怎么,想打架啊?也不看看情况!”官员的儿子笑了,“你不想知道,我偏要告诉你!那天你带着我表弟的女朋友,我还以为是阿洁呢,还好,有通讯录!哈哈哈……”

“继续!”康饶生这个时候倒想听听他后面的话,掏出一支烟点上。

“哈哈哈,山城小,我人缘好,一下就打听出来你上班的情况,我就想着啊,如果在你第一天上班的时候打击你,会是什么样子呢?哈哈哈……”几个男的大笑。

“好了,你们不要太过分了!”几个女的似乎看不过去,劝着。

“你,也有份?”康饶生转身对阿欣,眼中已经没有了怒火。

“我又他妈的被耍了!”康饶生在心里嘲笑自己。

“她找你,只是想找点心理安慰罢了,不然我说来这个酒店的时候,她也不会不知道你在这里上班,哈哈哈,她连你去哪上班都不问,哈哈哈……她只是寂寞的时候想找个人聊天而已,傻冒!哈哈哈……”阿欣的男朋友接上话,狠狠地抓住阿欣的手,拖到跟前,对她说,“我对你不好吗?啊?你身上穿的,用的,吃的,哪样不是我供你的,你妈的厂子,你家住的房子,要不是我家,早没了!他妈的,老子出去玩女人逢场作戏而已,你他妈的我去香港过年就给老子戴绿帽子!”

“表弟,不要这样对女人!放开!你的事我回去再好好找你算帐.”看来官员的儿子虽然坏,但是还是比较尊重女性的,数落完阿欣的男朋友,又对康饶生说,“就这么简单,信息都是我们发的,没办法,给阿欣听到了我们的计划!怎么样,是不是想打我们呀,五个打一个哦?”

“呵呵,不敢,山城是小哈,这样都给你们打听到了,但我很奇怪,你是问的乌鸦还是颠鸡?”康饶生笑了,心虽然在疼,但是疼的不是失去女人,而是阿欣的做法。

“小子,现在是在外面,明白吗?”官员的儿子脸抽搐了几下,他还真把这个信息给漏了,但还是强撑着面子说道。

“人总是要回家的!”康饶生又点上一支烟,翘起二郎腿,这回轮到他看小丑了。

“他妈的,老子现在就干掉你!”搭讪男就要冲上来,给官员的儿子使劲地拉住。

“山城小,你们怎么没问问颠鸡和乌鸦那两下子是谁教的,怎么没问问,六合的春子叫什么名字。”康饶生轻蔑地说道,搭讪男不敢动了。

“哈哈哈,好好好,后生可畏!”身后传来一阵鼓掌的声音,一个中年男子走了过来,“我为我儿子和外甥的行为向你道歉!”

“没关系!”康饶生站了起来,礼貌地回了一句。

“道什么歉,我告诉你,你以后别缠着我女儿!”阿欣的妈妈从身后也走到了康饶生面前。

“你放心,从现在开始,就是她脱了衣服送到我床上,我也不会碰!”康饶生弹了弹烟灰。

“后生仔,说话要留点德,哈哈哈,收银员?你们黄总我很熟嘛,要不要我打个招呼关照一下?”中年男子走到康饶生面前,用手撩起工牌,借着灯光看了看。

“不用!”康饶生边回应着边把他的手拨开。

“要不是阿欣求我,你明天就得滚蛋,明白不?今天来是给你个警告,以前的事我就不追究了,以后再和阿欣有来往,哪天缺胳膊少腿的,我可不敢保证!”中年男子突然发狠道,有其子必有其父。

“那谢谢你没在我上班的时候就来打击我!“康饶生笑,见到官员的儿子在暗暗地拉了拉中年男子的衣角。

“张叔叔,怎么吃完饭到海边来吹风呀!”这个时候萍姐走了过来,见众人的架式,大概明白了怎么回事,“来也不通知一下我们,好招待你呀!”

“小萍呀!我是来处理点私事的,不过夜,回市里!”中年男子笑着和萍姐打了声招呼。

“黄经理好!”康饶生没有表露身份,工作化地打了招呼。

“哦,小康也认识张叔叔?”萍姐故作什么都不知道。

“算是吧!”康饶生笑了笑。

“好,你去吧!”萍姐拍了拍康饶生的肩膀,暗暗地抓了下。

“好!”康饶生借坡下驴,转身头也不回就走了,留下萍姐在那里和他们周旋。

“靠,原来我的对手这么垃圾!哈哈哈……情人节的阴谋,哈哈哈……”

康饶生对着夜空长呼了一口气,摸了摸头发,穿出小路,打算把头发给剪掉。

“先生,这是我们店里头牌的发型师,很多帅哥都抢着要她剪的哦!”老板带过来一个看上去二十七八岁的女发型师。

“好!”康饶生没有什么表情。

“剪什么样的发型?”发型师长不是漂亮的那种女的,但非常有女人味,特别是那双眼睛简直就是发电厂。

“短的,早上起来不用弄的,不要太死板!其他的你自己看着办!”康饶生指了指胸前的工牌,从镜子里看了一眼发型师,似乎放电的眼睛此时对于康饶生一点用处都没有。

“好,明白了,帅哥,你好酷哦,呵呵!”发型师不介意,每天人来人往,什么人没见过?

“恩!剪吧,快点的!”康饶生还是没有表情,闭上了眼睛,脑子里一片混乱。

“好了!”发型师在康饶生头上龙飞凤舞了十几二十分钟,康饶生睁开眼睛,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简直不敢相信,原来自己剪短了头发比留长头发帅多了。

“好看吗?自然地凌乱美,小小的,成熟带点忧郁,但却有显得精神十足,不颓废!”发型师似乎很满意自己的作品,拿着个小镜子放在康饶生脑后,给康饶生照着。

“很好!”康饶生终于笑了笑,短头发的自己笑起来,好象真的有点忧郁,心情似乎变好了些。

“满意就好,呵呵,开始是不是觉得我不会剪呀?”发型师给康饶生扫着发屑,边开玩笑道。

“说实话,是的!”康饶生觉得开始确实有点过火,于是改了下口气,“我以为美女都是什么都不会的。”

“哈哈,嘴巴真甜,谢谢你哦!”发型师领康饶生冲了下水,吹干头。

“三十块,谢谢”康饶生吸了口冷气,没洗头呢,真贵,不过技术不错,也值了。

“我叫小八,以后可以预先约我,今天晚了人少,不然平时要排队的!”发型师给康饶生递过一张写着两组电话号码的卡片。

“哦,好的!”康饶生接过卡片,放在口袋里,出了门,肚子突然“咕嘟咕嘟”响了几下,才记得自己没吃饭。

“老板,湿炒牛河中牌,卤拼不要头脖例牌,一支老金威!”康饶生在食街找了家广东口味的排挡,点了菜坐了下来。

“弟,没事吧?”这个时候萍姐打电话过来,关切地问道。

“呵呵,没事呢,在外面吃饭!”康饶生笑了下,表示自己没事。

“还有心情吃消夜,那姐就放心了!”萍姐乐了。

“没吃晚饭呢,失恋也要吃饭不是?”康饶生也乐了,难道失恋就不吃饭?

“刚送走那帮人,呵呵。”萍姐似乎对那帮人感觉也不好。

“姐,我吃完回去找你!”康饶生见卤水拼盘和啤酒都端上来了,赶紧挂了电话,开始化愤怒为食量。

“生,对不起!”阿欣发来一条信息,康饶生冷笑了一下,删除拉黑名单。

康饶生干完三瓶啤酒,终于满足地叫老板结帐走人,忙了一天,心情又不好,他有点儿晕了。

“兄弟,你踢到我了!”康饶生走过一张桌子的时候,不小心踢到一个人的脚,他自己没发觉。

“哦,对不起!”康饶生转过身去,点了点头,就想离开。

“他妈的,一句对不起就行了?”另一个人拍了下桌子,站了起来。

“你他妈的坐下!”被康饶生踢到的人喝道,站起来拍了拍康饶生的肩膀,“一个人少喝点。”

“谢谢!呵呵!”康饶生才看清楚,原来是给酒店送海鲜的小老板,下午到收银台找雨姐签收的时候见过一面。

估计也有点儿势力,一桌子坐满了混混一样的人,还有好几个打扮妖艳的年轻女孩子。

“再喝两杯?”小老板指了指桌上的酒。

“不了,醉了,谢谢啊,哈哈,改天我请你!”康饶生摆了摆手。

“没事,有空咱再喝,路上小心!在这一带,有事报我阿杰的名!”小老板很豪爽。

“谢谢啊兄弟,哈哈哈!”康饶生拍了拍他的肩膀,晃悠着往酒店走去。

“你,哪个部门的,怎么喝成这个样子,啊?衣冠不整象什么样子?”一个三十多岁,高高大大的有点儿肥,头发有点卷的男子在宿舍楼下叫住了康饶生。

“哦!”康饶生也没搞清楚他是谁,赶紧把搭在肩膀上的外套穿好。

“收银012,注意形象,第一次警告,第二次给我见到,就处罚你!”男子很凶地吼道,然后转身走了。

“切,下班了还管这么严!”康饶生嘀咕了一句,不屑地进了宿舍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