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军 正文 051

翰峰 收藏 0 8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05.html


第十七章 祸从天降 生死不离


数月后耿恭随於除鞬回到左鹿蠡王营地,一想到马上就可以和范琥一起离开了,恨不得马上见到范琥,谁知却得到了一个令他震惊的消息:范琥掳走了珂伦。

耿恭心急如焚赶到雕莫皋父母那里,发现雕莫皋已先他一步回来。在二位老人哭哭啼啼的叙述中,终于得知了事情的原委。


自从殆察尔听说雕莫皋有个花儿一般的妹妹后,赶紧吩咐雕莫皋带来看看。可是还没等到雕莫皋回来,心痒难耐的殆察尔就决定自己先去看看再说。

小坡上,范琥和珂伦并肩坐着。自从上次耿恭和拐子来过以后,两个孩子好像一下亲密了许多,虽然范琥仍是自己单独居住,但已愿意和珂伦一起放羊,也不再拒绝珂伦时常送来的吃食。珂伦不再害怕范琥,总是有很多话跟他说,只是范琥还是听得多、说得少。珂伦悄声对身旁的范琥说:“我作了好多奶豆腐,一会你来吃好不好?”。范琥点点头,并不说话。

珂伦又说:“夜里狼嚎的好凶,你听见了吗?”。范琥“嗯”了一声。珂伦有些气他,恨声说道:“你真是个石头。”。范琥听见有马蹄声响,站起身来往远处眺望。见来人越跑越近,认出是殆察尔,又一屁股坐下。

殆察尔勒住马缰,见到珂伦果然貌美。放肆的大笑起来:“这就是雕莫皋美丽的妹妹珂伦吧,长得真像草原上初开的月亮花啊!哈哈…哈哈…”。珂伦小脸一板,拉着范琥就要离开,范琥站着不动,两眼直盯着殆察尔。殆察尔跳下马,走到二人身前,一鞭向范琥抽去,范琥闪身躲过。

殆察尔心情不错,骂道:“儿马子动作还挺快,去,把我的马牵到那边的河里洗洗,再慢慢遛遛。”。说完见范琥一动不动,殆察尔抬脚就踹,珂伦连忙推推范琥,说道:“去吧。”,范琥接过马缰,卸下马鞍,牵着马儿走了。

珂伦见殆察尔不怀好意的看着自己,有些发窘,又有些害怕。鼓起勇气说道:“有新做的奶豆腐,请殆察尔首领去尝尝?”。殆察尔一脸坏笑,说道:“不急不急,让我先吃了你这新鲜的奶豆腐再说吧。”,上前一把抱住珂伦,伸手就去解珂伦的袍子。可怜的珂伦大惊失色,狂呼乱叫,死命挣扎,可是终究力小,如何能挣脱殆察尔的魔爪。转眼间,已被扒得像初生的羊羔一般被殆察儿压在身下,殆察尔嘿嘿笑着正想解开自己的袍子,却听到一阵马蹄声响,可此时正在紧要关头,殆察尔哪管其它。直到感觉一股劲风向脑后袭来,殆察尔久经战阵,反应奇快,并不起身躲闪,伏下上身滚向一旁,忽然觉得一阵剧痛,被人一刀砍在大腿上。珂伦赶紧跳开裹上了袍子。

袭击殆察尔的人正是范琥,他见殆察尔言语轻佻,担心会对珂伦不轨,没敢走远,只是把马牵到了殆察尔看不见的地方。听到珂伦的呼叫,赶紧快马赶回,也是殆察尔色迷心窍,直到范琥捡起殆察尔的刀砍来才理会。总算身手敏捷,躲过了范琥本来砍向后脑的一刀,只是伤了大腿。殆察尔狂叫如恶狼一般,拔出随身短刀。范琥跳上马,伸手把珂伦拉在身前,骑着这匹还没来得及装上马鞍的光背马狂奔而去。

殆察尔捡起马鞍旁的弓箭,长长“嘘”了一声。范琥坐下的马儿听到嘘声竟然停步不前,殆察尔趁此良机,一箭射出,只是心浮气躁之下,准头有失,没有如他所想射进范琥的后脑,却一箭射在了范琥的左肩上。

范琥闷哼一声,身子伏在珂伦背上,忍着痛楚一刀刺在马臀上,马儿吃痛,往前直跑,终于越跑越远,消失在草际线上。

无耻的殆察尔告诉所有人是范琥掳走了珂伦,还派人沿路追寻,发誓要抓住范琥剥了他的皮。

雕莫皋听完怒不可遏,转身就要去找殆察尔算帐。耿恭连忙拉住,说道:“现在要紧的是先要找回二人,事情已经过了一月,还没任何消息,他们必然是向东边鲜卑部去了。现在正在和鲜卑人打仗,赶紧找回以免发生意外。”。

雕莫皋的爹娘也怕儿子再有闪失,哭着劝止,雕莫皋一跺脚说:“好,咱们马上出发,爹爹明天去向小王子禀报一声。”。耿恭连忙说道:“还请告诉拐子大叔一声。”。二人当即收拾上路。

二人走一路,问一路,终于得到一些零星的消息:有人留下一个少女和一个快死了的少年男子住过几日,不过走的时候那少年看起来已经好了许多。

耿恭听到范琥伤重,顾不得听完此人絮絮叨叨赞叹范琥年轻健壮伤病好得快,快马加鞭继续追寻。走了十几天后,耿恭和雕莫皋已经到达了左伊秩訾王牙比的营地,雕莫皋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不知从何时起,以往没有的游哨也在这里出现了。本来这里是牙比和须卜居留两部的汇合处,不必安排游哨。还好二人此时身份都是於除鞬的侍卫,偶有查问,出示了铜牌后也都顺利通过。询问游哨得知左伊秩訾王和娄渠堂对鲜卑用兵非常顺利,已把鲜卑满部打得落花流水,俘虏就达三五万众。满部头领满尔怯和儿子满勒带着剩余的三千多残兵败将已向东逃窜。除了满部遭到毁灭,鲜卑乞伏部、仇部也受到重创。左伊秩訾王为防止鲜卑人慌不择路窜到左鹿蠡王部,半月前开始加派游骑巡察。现大王子正率得胜之师,攻击北海一带的丁零人。至于雕莫皋所问的两个少年男女,没有见过。

雕莫皋对大王子娄渠堂的英勇善战充满景仰之情,深憾不能追随。眼前找回珂伦要紧,又继续找寻了一个多月后,二人终于得到了一个肯定的消息,一个少年男子袭击并杀死了一个游哨,抢走了马匹弓箭,被发现后逃入了鲜卑人的地盘了。不过,现在鲜卑人的地盘空空荡荡,部众为避匈奴人的兵锋,已经向东跑得不知去向了。

耿恭和雕莫皋找寻亲人的心急切无比,即使是龙潭虎穴也要闯一闯,何况是已逃窜一空的鲜卑地,二人并未停步,继续向东。

鲜卑地并非二人遇到的游哨所说那样空空如也,仍有少量老弱居住游牧。见到耿恭和雕莫皋也不跑掉,同样和匈奴人一样给予二人帮助。耿恭很是奇怪,鲜卑人答道:当奴隶嘛,给谁当都一样,匈奴人来了就当匈奴人呗。留下的都是老弱病残,又能跑到哪里去?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