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战神传 第二卷 风起云涌突变 第六十三章越陷越深

犍为李聚 收藏 0 1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04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041.html[/size][/URL] 尘烟滚滚,火光冲天,弹雨横飞,我的双眼布满了红丝,心里是异常的凝重。看见熊熊的大火,我是把民族叛乱武装份子恨得咬牙切齿。牙齿磨得“格格”的响。我率领新八军的将领、民解特工和新八军的特种部队的队员向上饶司令部的外线和山林中突围。“突破、突破、还是突破”,我们现在的目标就是突破。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041.html


尘烟滚滚,火光冲天,弹雨横飞,我的双眼布满了红丝,心里是异常的凝重。看见熊熊的大火,我是把民族叛乱武装份子恨得咬牙切齿。牙齿磨得“格格”的响。我率领新八军的将领、民解特工和新八军的特种部队的队员向上饶司令部的外线和山林中突围。“突破、突破、还是突破”,我们现在的目标就是突破。

当我们冲到一个山头时,敌人的机关枪、冲锋枪和步枪突然从山头、树林间冒出来,向我们开火。“卧倒”我和周强赶紧喊叫道。并把身边的将士用力推倒在地。顿时在我们身边的子弹犹如狂风暴雨般的密集而来。只听到身边“哒、哒、哒”的机关枪扫射声和“嗖、嗖、嗖”的步枪射击声。

“把敌人的机枪火力点干掉!”周强向民解的特工命令道。只见周强抱起一挺机关枪,冲出人群十多米远,把手上的机关枪架在一块石头上,向敌人的机枪火力点发射出愤怒的子弹,压着敌人的火力,吸引着敌人的火力。

五名民解的特工是鱼跃而起,象一只只猛虎冲向敌阵。突然一颗手榴弹在他们的身边爆炸了,弹火引燃了山体间的杂草树干,而杂草、树枝的火焰又引燃了他们身上的衣服,有的特工在地上打几个滚,把身上的火熄灭。有的干脆把身上的衣服扔掉了,看到敌人的枪林弹雨铺天盖地而来,他们是义无反顾又向敌人的阵地冲去。

看到冲锋突击队员进攻受阻,我也从将士们手中抱过一挺机关枪和周强一起压制敌人的猛烈的机枪火力。

“冲锋突击队,用我们身上的手榴弹和手上的冲锋枪给敌人拼了,教训这些为害民族利益的败类。”一名叫庆科瑞的民解特工队员手上扣着两个手榴弹大声喊道。他的声音没落,敌人的一颗子弹向他射来,弹头击穿了他的脸面,顿时一股粘呼呼的鲜血涌向他脸庞。庆科瑞咬紧牙关,忍着巨痛,跌落在地上的身体又快速站立起来。手中的两颗手榴弹飞向了敌人的机枪火力点。

在庆科瑞的两个手榴弹的爆炸攻击掩护下。四名民解特工队员冲到了敌人的机枪火力点。他们身上的手榴弹扔向了敌人,手中的冲锋枪向敌人发出了复仇的子弹。在民解特工奋不顾身和顽强拼搏的浴血奋战下,敌群是一片混乱,四处逃窜。民解的特工把敌人的机关枪抱在手上,向敌人猛烈的扫射,牢牢站稳这个突破口。

我们迅速冲上去,与民解的特工巩固这个唯一逃生的突破口,也赶紧给英勇善战的庆科瑞包扎伤口,但是鲜血还是从他头上的绷带中不停地渗出来。染红他的脸庞,染红了他的全身。“兄弟,你一定要坚持住,大哥一定能冲开一条血路,给你找最好的医生。”我握着庆科瑞的双手说道。

“大哥,我不能再看到您走出困境,再也看不到您重振天下第一军的军威啦!但我相信大哥一定不会让民族失望……让我们关心和支持您的国人失望……!”还没有说完,庆科瑞的头一偏,他牺牲了……!

我们把庆科瑞的遗体慢慢放在地上,我们都含着眼泪,心里不停涌出对他的思念。我们把悲痛化成对敌人的仇恨,我们向敌人发出了一波波的子弹。持枪阻击后面追击而来的敌人,挥枪进攻身前的敌人,敌群成了一片血色的海洋。

但是,敌人还是源源不断的向我们涌来,由于敌众我寡,敌人仗势人多,火力猛,不停地把我们的生存空间缩小、压制。我们顿时陷入进了敌人的重重包围之中,周围的树林间、山头上全是持枪的国民党的士兵。我们至今还在纳闷,独立旅旅长翁达的势力是这样的雄厚,而国民党三战区的军事势力就是那样的不堪一击吗,不知道现在顾祝同和鲁尼上校他们安全突围了吗!我在心里不停的自问道。其实我希望顾祝同被叛乱武装份子打死,又希望他能活下来。因为顾祝同死了的话,中国又少了一个反共、反民族的顽固份子的头子,活着是希望他带兵剿灭叛乱的武装份子,救出我们……!

我们周围的敌人以“胜利者的面目”发出一阵阵的充满了疯狂的、欣喜若狂的刺耳声,不断撞击我们的耳朵:“犍为李聚你们被包围了,现在你们是弹尽粮绝,已经是无路可逃了,我们优待你们,赶快放下武器投降吧!”

哼!投降!我们新八军的将士会向你们这些叛乱武装份子投降!我***的祖宗十八代,看到敌人嚣张狂妄的熊样,新八军的将士回敬他们道。

“犍为李聚你们才是阴谋叛乱份子,想不到我们给了你们的一个自新的机会,你们都不好好的珍惜。那休怪我们今天不讲往日的情面了!弟兄们给我上,对犍为李聚他们进行格杀勿论,不留下一个活口。”什么人是这样的猖狂。

这怎么回事,我们受到叛乱武装份子的袭击,我们还救了顾祝同和林尉。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袭击我们的叛乱武装份子反咬我们一口,说我们是叛乱武装份子。就连新八军的将士也不知是今天是怎么回事。我们刚要问敌人到底是怎么回事,却遭到敌人机关枪、冲锋枪和步枪的猛烈射击。

“机关枪对准身后,扫射狗日的脑袋!”我们借着微弱的火光看到一百名敌人从我们身后的山坡上持枪进攻而来。景宏伟和邱震海他们扭转机关枪就向敌人扫射,子弹“哒、哒、哒”的扫向敌人。敌人象农民收割麦子一样的惨景,在我们的子弹下倒下一片又一片。打得敌人是鬼哭狼嚎,抱头鼠窜。虽然我们冲垮了这一股的敌人。但是敌人还是蜂拥而来,不知今天是什么动力使敌人前赴后继,一个个的不怕死……!

身后的敌人是越来越多,密密麻麻的一片连一片。

“大哥,我们只有冲开当面的敌人,今天才可能有一条生路,不然我们今天将会全军覆灭。”周强一边持枪还击到,一边对我说道。

“好吧周强,你率领将士们突破当面之敌,我来殿后。”于是我和周强兵分两路。

最好的进攻,是最好的防守,看到追击而来的敌人,我们燃起了熊熊的怒火。我们看到追击而来的敌人是越来越近,七十米……五十米……三十米远时,我们向敌人扔出了一颗颗的手榴弹,炸得敌人是血流成河!魂飞魄散!

我和八名民解的特工和特种队员趁敌人一阵慌乱之际,冲出战壕。我抱着一挺机关枪冲锋在前,两名队员也怀抱一挺机关枪护住我的两翼,其他的队员手持冲锋枪紧跟在我们的身后,我们成为崎角,互相交错,互相配合,以蛇行向敌人展开阻击进攻。

我们每发射出一颗子弹,就有一个敌人倒在我们的面前。现在我们的心中就只有一个目标,“打退敌人,为周强他们赢取时间,也为我们突围赢得时间。”因为今天不是我们亡,就是敌人亡,也不容我们有半点妇人之心。面对疯狂的敌人,只有用我们的子弹作正义的呼喊还击。

突然我身边的一名特工队员倒在血泊中,倒在了敌人的枪口下,看到壮志未酬的特工队员牺牲在敌人的枪口下,我扭转手上的机关枪想扫射身侧的敌人,才发现枪里没有了子弹。我的身体赶紧在山坡上连滚多转,躲在一块石头后面,才躲过五、六个敌人的持枪扫射。

我刚要趁起身来,身体左边的一个敌人又想持枪向我射击。我抓起手上没有子弹的机关枪向敌人的双臂席卷而去。只听到“刹、刹”的两声断骨巨响和一阵惨叫声。敌人的双手臂被机关枪强劲的劲力扎断,他手中的冲锋枪也“钢”一声掉在地上。

我刚要俯身去捡这支冲锋枪,身体前方的一个敌人又端着枪向我射击。我赶紧把手缩回来。子弹击在冲锋枪上是火星四射。害的我这一回是空手而归。我只好把手上的机关枪向敌人扎去,趁敌人发怔之际,我脚下一点,飞身到他的身前,一手抓他手上的枪,一手变掌强劲击向他的胸前。敌人受到我沉重的一击,“哇”一声,一股鲜血从嘴里喷射而出,射的我一身都是血。

我听到身后枪声传来,我赶紧把身体一闪,从身后而来的子弹把我身前的这个敌人打成一个蜂窝眼。偷袭我的敌人又想持枪向我射击,才发现他的枪里面也没有了子弹。但他反应敏捷,挥动手上的枪杆子向我的手腕击来。敌人这一招快得异乎寻常,简直就可以用流星之势来形容,看不出顽固派的军队里,还有这样高强的武林高手。

我也来不及招架还攻,急忙后退两步,手腕险些被敌人的枪杆子拂中。不过敌人的劲力又把我先前的手臂上的伤口拉开,这时我才发觉手臂一阵巨痛,鲜血淌淌的顺着手臂流出。我见他的手法惊奇,不免心头也是一阵颤动。

“犍为李聚也不过如此。”老虎不发威,口气大的挺吓人。敌人看到我流血的手臂,狂笑了几声。踏中宫,走偏锋,又挥动他手上的枪杆子又向我身体扎来。对于这种助纣为虐的民族败类,我是愤火中烧,嫉恶如仇。仿佛我遭到生平前所末有的屈辱,我带着愤怒,身体一闪,已窜到敌人的身后。敌人突然发现我的身影不见,就知不妙。赶紧挥动枪杆子向身后横扫。我大吼一声,犹如晴空劈雷,敌人是大惊失色,手上的枪杆子“呛啷啷”的一声掉在地上,我见机不可失,双臂平举挥出,一招“双风贯耳”击在敌人的双耳。在敌人的惨叫声中,我一脚又强劲地踢在他的胸前,敌人马上变成了一具尸体,飞出三丈多远。我在一阵激战中,也是气息将尽,身体一下跌倒在地上。

两名民解的特工赶紧跑过来扶住我的身体,然后我们马上向周强他们追去。我们在这一次的阻击中虽然沉重打击了敌人的嚣张气焰,但是我们又牺牲了四名队员,而其他队员也全部带着伤。

周强他们在进攻当面之敌时,也受到敌人顽强的阻击,敌人架起数十挺轻重机关枪封锁我们的去路,在牺牲八名将士的情况下,还没有突破敌人的火力封锁点,在千钧一发,生死存亡之际,张瑞芬和杨谨洵驾驶两架战斗机,冲破敌人的枪林弹雨的封锁,向敌人投下炸弹,开着机炮向敌人扫射,配合周强他们击溃当面之敌。然后她们又开着飞机向尾追而来的敌人进行飞机阻击,我们才有时间撤离敌人的包围圈,我们带着疲惫、受伤的身体经过一阵激烈的颠簸后,甩开敌人的追踪,我们在一处密林中进行休整……!

一九四一年一月三日凌晨二时,顾祝同在中国三战区司令部里是暴跳如雷:“一群笨蛋……笨蛋,”骂笨蛋不过瘾,又大骂他的部将是一群蠢猪。八十九军军长李守维和保安旅的何克谦和张少华等人的身体是不停的颤抖。

“犍为李聚他们几十百把人却突破你们蜂王岭阵地,一个旅的兵力却困不住犍为李聚他们。你们的能力也太令党国失望了。”蒋介石的钦差大臣林尉也对他们深加失望大骂道。

“顾长官,林待从长,我们正要围攻犍为李聚成攻时,却遭到新八军的飞机袭击,部队被飞机打乱,才让犍为李聚他们逃出生天。”保安旅张少华小声说道。

“两架飞机就击破了你们一个旅的防线,只能说你们无能,犍为李聚他们都能用机关枪击落日军飞机二十多架,你们为什么不能用机关枪打下飞机,一群饭桶,党国的脸面简直让你们丢尽啦!耻辱!耻辱!”顾祝同还没有骂完,掏出身上的手枪,愤怒向张少华的脑袋连开几枪。张注华“咚”一声倒毙在地上。

顾祝同狞狰地吹着枪口上的青烟。厉声说道:“你们再让犍为李聚逃脱,张少华就是你们的下场。”

“现在是党国生死存亡之时,希望大家精诚团结,消灭李聚。如果让犍为李聚逃出上饶地区,我们不仅不能消灭皖南的新四军,到时候我们就成为党国之罪人,我们在坐的只有以死谢天下啦!”林尉又用他的一张烂嘴巴挑起民族的仇恨,鼓动大家继续铲除犍为李聚和消灭新四军部队出力。

“钟钟山的一零二团在什么位置。”顾祝同向第二游击区的副总指挥冷欣问道。

“钟钟山团也把日军的两个师团引到了新八军的外线,明日八时,日军就可以进攻新八军的驻地啦!”冷欣说道。

“自从顾长官发出皓电以来,新八军空军部队的飞机被我们分别扣在成都凤凰山军事机场和西安咸阳军事机场,新八军在滩县军事飞机场的飞机剩下不到八架,新八军的装甲坦克师也被我们扣留百分之九十五的坦克。而新八军各师更是军心涣散,一大半的军人都在想着逃命的事情,在日军两个师团的围攻下,犍为李聚的新八军必遭全军覆灭。这样我们就不费摧毁之力消灭两个心腹大患。”鲁苏战区副总司令兼江苏省主席韩德勤,欣喜若狂说道。

“韩兄,你还没有吸取教训,千万不要轻视犍为李聚,他是一个创造奇迹的人,如果让犍为李聚逃回滩县,他一定也能创造一个令我们异想不到的奇迹。也将成为我们党国的一大祸害。所以我们千万不能让犍为李聚逃出上饶。”

“请顾长官,林待从长放心,我们一定再接再厉,把犍为李聚剿灭于上饶地区。”

顾祝同明目张胆布置对付新八军和皖南新四军的军事进攻阴谋,原来是苏联的崔可夫上校和美国的卡尔逊中校也乘飞机到重庆向他们的大使陈述犍为李聚的阴谋暴乱事件。顾祝同等人才肆无忌惮推行他们的反共、反民族的罪恶阴谋。如果让崔可夫和卡尔逊留在上饶司令部,肯定会看出顾祝同他们的破绽,让他们的丑恶现显于形。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