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代抗日名将吉鸿昌将军被杀真相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1934年11月9日,曾经担任抗日同盟军北路总指挥,浴血奋战收复多伦的吉鸿昌将军,在天津国民饭店遇刺。这一消息迅速传遍了全市、全国乃至世界各地。但凶手是谁,不得而知。天津解放后,1951年,天津市人民法院才将真凶吕一民绳之以法。


被迫出洋


1930年春,冯、阎、蒋中原大战爆发。吉鸿昌被冯玉祥委任为第三路军总指挥,率部在豫东一带作战,重创蒋军。但在蒋介石收买、分化和瓦解之下,冯、阎反蒋联合战线不久就四分五裂了。西北军全线崩溃,所部分别为蒋收编,吉被任命为二十二路军总指挥兼三十军军长,防区在河南潢川、光山一带,担任“剿共”任务。但吉却向其部下和士兵们宣传“枪口不对内”、“中国人不打中国人”等进步思想,而且在三道河给苏区写信,表示决不与红军打仗,还随时准备弃暗投明。


同年5月,蒋介石电令吉鸿昌向安徽金家寨进剿红军,并派冷欣为特派员驻吉鸿昌总部监视,而吉拿定主意就是不打内战。于是,蒋介石撤销了他的军职,迫使他以考察军事为名出国。




加入中共


1932年2月28日,吉鸿昌回国返抵上海。他通过原西北军中的中共地下党员与上海党组织接头,不久返回天津,与华北政治保卫局取得联系。同年4月,加入中国共产党。由此被蒋介石视为眼中钉、肉中刺,决意暗杀吉鸿昌。


1934年,蒋介石一方面责成国民政府发出通缉吉鸿昌的紧急命令;一方面通过军统特务头子戴笠,派天津站长陈恭澍负责对吉鸿昌等人进行杀害。


陈恭澍受命后,深感此事重大。为了尽快完成这项任务,他与情报组组长王文经过反复磋商后,决定吸收几名“胆大心细”、善于搞特务活动的反革命分子,让他们具体执行刺杀活动。王文先来到北平,在西单商场门前,巧遇了多年未见的表兄吕一民。王文眼前一亮,这不正是最好的人选吗?吕一民将王文引至家中盛情款待。吕一民当即表示自己愿为蒋委员长效力。


到津不久,吕一民找到比他小8岁的本家堂叔伯侄子吕问友。在他的举荐下,陈恭澍吸收他作为情报助手。在英租界马克斯道(今保定道松寿里)弄到一所楼房作为据点,开展特务活动。至此,刺杀吉鸿昌小组成员已全部聚齐。陈恭澍负责指挥,吕一民、吕问友、杨华庭和王文执行侦察和具体刺杀实施。


吉鸿昌潜回天津,最初住在英租界的毗连处中心花园侧面红楼(今和平区花园路4号),并以此为聚会点。吉鸿昌寓所三楼的灯光常常亮至深夜,透过窗帘缝隙,人影隐约可见。吕一民等见到这种情形,即与租界工部局相勾结,准备对吉采取行动。


45号房内,吉鸿昌正与任应岐、刘少南及李干三一边打牌一边谈着工作。陈恭澍获悉后非常高兴,亲自出马来到国民饭店后门,躲在汽车里指挥这次行动。首先由王文、二吕及杨华庭在45号对面也开了一个房间。然后,为弄清第一射击目标吉鸿昌的位置,由杨弄来一个小皮球,在二楼楼道里佯作拍球游戏,当饭店茶役走进45号送水时,将球扔了进去,借找球为名,闯进室内,侦察了吉鸿昌等坐的位置。


一切准备就绪,陈恭澍命二吕执行刺杀任务,王、杨把门接应。陈最后说:“只许成功,不许失败,绝不能让吉鸿昌跑了!”




实施暗杀


正在这时,屋里的牌正好打满四圈,搬庄换门。刘少南换到了吉鸿昌的位置,他也脱掉了棉衣,只穿一件小白褂。突然,房门大开,二吕冲进屋内,对准杨华庭报告的位置开枪便射,刘少南中弹当即死亡。跳弹伤及吉的右肩,暴徒正欲再次开枪,吉急扑上去踢掉其手枪,二吕见势不妙,冲出门外,与李、杨一起由西餐部仓皇逃走。


1951年3月31日,刺杀吉鸿昌烈士的凶手吕一民被处决 。工部局巡捕闻听枪声,冲上楼来问道:“谁是吉鸿昌?”吉答:“我在此等候多时了!”巡捕说:“请你到工部局辛苦一趟吧!”吉说:“我被刺受伤,须到医院治疗。”巡捕打电话请示工部局许可后,将吉送进医院稍加治疗,后连同任应岐、李干三一同拘押于工部局。时为1934年11月9日。




真凶伏法


11月13日,孔祥熙、宋美龄由绥远经北平至津,为引渡吉对法租界施加压力,并以行贿手段买通了法工部局。14日,吉、任被引渡至天津公安局审讯,后又被押往国民党第51军军法处受审,并关押于曹家花园陆军监狱(今河北区月纬路64号)。李干三被释放。


此后,国民党中央军委北平分会头子何应钦唯恐夜长梦多,急电令天津当局把吉押解到北平。22日,吉鸿昌、任应岐及吉的连襟林少文等3人,被武装军警严密押往北平。


解放后,二吕一直匿居天津。在镇压反革命运动中,二吕匪终被我公安人员捕获,解送天津军事管制委员会军法处审理。审讯中,二人对刺杀吉鸿昌将军的事实供认不讳。1951年3月31日,天津市人民法院判处吕一民、吕问友死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