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汉女子雇佣军 第四章 佣兵起航 第三十四节 杀出重围(1)

马踏倭寇 收藏 2 34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85.html


湘妃和江斌在一盏闪动着微弱光亮的蜡烛前,无言的相对。而猴子和晴天等人也都被结结实实的绑在一起,早就睡了过去。

湘妃略转动了下被绳索捆得不过血的手腕,却被粗糙的麻绳磨得有些疼痛。看着大家都因为自己而被捆绑得如粽子一般,湘妃低着头小声道:“都是我不好,自己遭罪也没什么,却还连累了大家跟我一起受罪。”

江斌哈哈一笑,丝毫也不在乎的调侃道:“长这么大,还头一次跟一名美女一起挨绑过夜,小生真是荣幸之至啊!”

湘妃轻轻一叹道:“都这时候了,你还有心调笑,还不知道公孙瓒如何处置我们呢?”

江斌狡黠的轻笑道:“依我看他的表现,一定会要你做他的将军夫人。而我们自然就成了你的娘家人,所以他一定会好酒好菜的每日供奉着呗!”

湘妃有些急了,声音也有点高:“你就不能说点正用的啊?都这个时候,你还拿我开心。”说完晶莹的泪珠含在眼圈内,盈盈欲滴。

江斌见状忙收起嬉皮笑脸道:“公孙瓒毕竟是一方太守,先前不过是借酒意发飙而已,断不会因此而害了我等性命。即使他有心想加害我等,恐怕也要看他有没有那个本事,毕竟我们也不会束手待毙,让他随意加害!”

湘妃看着江斌满是自信的面孔,不解的道:“我们都被人捆成粽子了,想杀我们还不是随手拈来吗?”

江斌对湘妃笑了笑没有说话,侧耳听了听帐外的动静,便紧闭双目,不一会全身关节竟爆发出一阵噼啪的轻响声,而原本紧紧束缚在他身上的绳索竟然松散下来,江斌扭了几下身子便从绳索中解脱出来。

看着惊讶不已的湘妃不能相信的望向自己,江斌微微一笑,轻声道:“我自幼练过一门奇功,能缩骨分筋,一直没有施展的机会,没想到今天却是用上了!”说罢走到湘妃面前,将绳子解开。

湘妃一边捏揉着被捆得发麻的手腕,一边上下打量着江斌缩小了身材的躯体,十分的好奇。

江斌轻声道:“先别顾着看我啊,赶紧把他们都解开啊!”

猴子轻笑着嘀咕声传来:“就是啊,打情骂俏也得分时候和地点啊!”原来他根本就没睡着,而是在闭目假寐。

湘妃脸一红,轻唾一下,赶紧也轻手轻脚的,将睡着的人轻轻推醒,示意他们不要发出响声,不一刻帐内的人便都恢复了自由。

摸着黑一行人悄悄的摸出帐去,寻找其他人的下落。但是寻探许久,却没有发现其他的兄弟和姐妹,难道公孙瓒对他们下了毒手不成?湘妃满是疑虑的目光望向江斌。

江斌也是脸色严肃,却微微摇头,他用手势跟猴子比划了一番,猴子点点头便与另外两个人隐入黑暗之中。

不一会,猴子他们背负着一人回来,看那人打扮,明显是一个辽东小校。

江斌将那小校拍醒,在他要脱口大喊时,一手捂住他的嘴巴,另一只手却是一把尖刀架在那小校脖子上。

江斌冷眼看着那小校由最初的惊疑转为恐惧,由恐惧变为沮丧时,方才小声警告道:“问你什么说什么,如果多说一个字或说了半句假话,那你的小命就要丢在此处喂野狗了,明白吗?”

在得到那小校肯定的点头后,江斌松开捂着小校嘴巴上的手,问道:“你告诉我,我们的人都关在哪里?”

那小校在江斌凌厉的眼神和手中锋利的尖刀胁迫下,颤声道:“你们的人都跑了!不知道是谁走漏了消息,等赵将军领兵赶到的时候,他们早已遁走,不知所踪了。”

见江斌满是疑问的表情,那小校赶紧表白道:“我说的都是真的,若是有半句假言,让我不得好死!小的家中还有八旬老母和年幼子女,求求你们放了小的吧。”说到最后,满面流泪的求饶不止。

江斌看了看湘妃樱唇翕动,满面怜悯的神情,轻叹一口气。原本有心将小校灭口的他,却用手掌在那小校后颈一斩,将那小校击晕过去。

湘妃看了看倒在地上的小校,用感激而期待的语气道:“这小校说的,能是真的吗?”

江斌略一思考道:“这个时候他应该没有胆量欺骗我们,我们还是先脱离此险地为宜。”

趁着夜色深深,大家一路摸到了营门口附近。辽东的士卒看来是连日征战十分的乏累,所以防守和巡视有些疏懒,营门这样如此重要之处,竟然连个放哨的都没有。

一众兄弟大喜过望,只要出了营门,那就如鱼入大海,无处可寻了。但是湘妃和江斌的脸上,同时露出凝重的神色。要知道公孙瓒虽然为人比较不堪,可是毕竟是戎马多年,经验丰富的沙场老将!如此重要的防御地带竟然会不派人防御,未免有些说不过去了。

正要提醒众人小心时,一个兄弟已经先一步摸到营门边。看着他全身隐入黑暗之中,小心的潜行,很明显他拥有经过无数次生死考验,才磨练出时刻的机警和过人的胆量。

然而在他即将摸到营门之时,只听一声梆子响,接着无数支羽箭由四面八方向他射来。根本就没有防备的他,在一瞬之间便被带着死神召唤的羽箭,射成了刺猬一般,根本就没有发出半分惨叫的权利。

四周火把照耀着整个夜空,伴随着“休走了逆贼”的呼喊,密密麻麻的辽东士兵,由四面八方围拢过来。

看到此时已经陷入危境,江斌连忙高呼道:“湘妃、猴子带领大家全力攻击向营门方向,杀出一条路,突围出去,我跟晴天断后!”

看着情况危急,湘妃也没有婆妈,只是跟二人互道了一声保重,挥动临时夺来的一柄长剑,舞出朵朵剑花,当先杀入敌群。

由于此时乃是搏命之战,所以各人也没有藏私的打算。各使出拿手的绝技施展开来,一时间挡者披靡、锐气十足。辽东军士纷纷退后,以避湘妃等人的锋芒。

辽东军带队的一名将领见状,挺起一条大枪,仗着胯下一匹黑马的快速奔腾,便奔湘妃后背冲去。

此刻,置身于乱军中,犹如在波涛中起伏的湘妃,丝毫没有留意到一匹马正向她奔来。因为周围不断杀至的的敌人,和刺耳的呐喊,呼嚎声早已掩盖了马蹄奔腾的清脆踢踏声。

看着湘妃即将倒在自己的枪下,那将领不由脸上浮现出狰狞的冷笑。他用力握住手中长枪,大喝一声,使出全身力气,快若闪电的枪影,便奔着湘妃后腰刺了过去......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