讨论:我军是否该配发身份牌?

dm123321 收藏 99 10775
导读: [img]http://pic.itiexue.net/pics/2009_7_12_13244_9613244.jpg[/img] 军人身份牌的由来 军人身份牌最早出现于美国南北战争时期。当时在林肯所领导的北方军队,参战官兵为了能使自己的身份在伤亡时得到尽快确认,纷纷制作了5厘米见方的小牌子,刻上自己所属部队的番号、姓名等内容,用细皮绳穿起来挂在脖子上。看似简单的小牌子,却为救护队及时识别伤亡者的姓名、血型、联系人,快速救护伤员赢得了时间,为准确辨别阵亡者的遗体提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军人身份牌的由来


军人身份牌最早出现于美国南北战争时期。当时在林肯所领导的北方军队,参战官兵为了能使自己的身份在伤亡时得到尽快确认,纷纷制作了5厘米见方的小牌子,刻上自己所属部队的番号、姓名等内容,用细皮绳穿起来挂在脖子上。看似简单的小牌子,却为救护队及时识别伤亡者的姓名、血型、联系人,快速救护伤员赢得了时间,为准确辨别阵亡者的遗体提供了依据。同时,也开创了世界军事史上军人佩戴身份牌的先河。


从1918年开始,美、英军队普遍为参战官兵配备了身份牌,还编制了代码,官兵称之为“军号”。二战时,许多参战军队为官兵配发了金属身份牌,战争末期,美军又把身份牌增加到每人两枚,官兵阵亡后,战友会把阵亡者两枚身份牌中的一枚放入其口中,另一枚随亡者衣物一同包裹,救护队员根据身份牌上的记录妥善处理有关事宜。官兵退役时,一枚身份牌上交所在部队统一保管,另一枚由个人终身留念。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军人身份牌的功用


外军的实践表明,军人身份牌的特殊功用是其它装备无法取代的。随着现代战争突发性、残酷性和险恶性的增强,军人身份牌的作用和功能将更加突出。主要表现在两个方面:


一方面,身份牌是证明军人身份及浓缩多项信息的“黑匣子”。战时,身份牌是战场上识别敌我人员最好的手段,如核查冒充我军人员的特工等非常方便快捷;日常生活中,对那些冒充军人行骗的犯罪分子也是一个有力的制约,尤其是有了磁卡识别后,是一种核查、打击假冒军人犯罪十分有效的载体。战斗中,小小身份牌能为救护重伤员争取到宝贵的时间。未来战场上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应用,使得战斗空前残酷,一些官兵牺牲后遗体无法辨认,此时,坚固的身份牌犹如失事飞机的“黑匣子”,成为有效确认遗骸的证据。近年来,我军参与国际反恐、维和、救援及国内抢险救灾等任务增多,随时面临伤亡的威胁。因此,即使是和平时期,配发军人身份牌也是十分必要的。


另一方面,身份牌是培育战斗精神、强化战斗意志的特殊载体。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对官兵个体的尊重是增强使命感、责任感、荣誉感的基础。封建社会对士兵的生命是不尊重的,“一将功成万骨枯”,那些战死的士兵被遗弃大漠戈壁或荒野之外,无人知晓,没有人关心他们的名字。一个在社会上得不到尊重的人,对这个社会也就不可能有责任感和使命感。让官兵佩戴身份牌,既体现了对官兵的尊重,同时还给人一种时刻准备出征的心理暗示,是增强战斗精神的具体体现。


军人身份牌符合国际公约规定


装备佩戴身份牌,是日内瓦公约缔约国应承诺遵循的国际规则。根据日内瓦议定书的规定,各缔约国应当给自己的军人佩戴明显的标识,以便于识别和救护。红十字国际委员会要求:“对军人应给以身份牌。身份牌最好用双身份牌,以便战俘死亡时,一半系在身体上,一半送达后方造册和登记。”1956年11月,我国全国人大常委会批准的日内瓦第一公约第十六条规定:“冲突各方应尽速登记落于其手中每一敌方伤者、病者,或死者之任何可以证明其身份之事项。可能时,此项记录应包括:所依附之国;军、团、个人番号;姓名及出生日期;身份证或身份牌上所表明之任何其它事项;被俘或死亡之日期及地点;有关伤病之情况或死亡之原因。”第十七条规定:“冲突各方应在情况许可下将死者分别埋葬或焚化之前,详细检查尸体,如有可能应经医生检查,以确定死亡,证明身份并作成报告,双身份牌之一半,或整个身份牌,如其系单身份牌应留于尸体上。”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革命战争时期,我军斗争环境艰苦,财力物力有限,军人身份牌的问题无暇顾及,因此留下了不少遗憾:一些烈士墓里掩埋的英烈不知道姓甚名谁,不少革命前辈英勇献身,却不知忠骨埋在何方。和平时期,军队在抢险救灾等过程中偶有伤亡事故发生,但由于没有身份牌,难以区分遗体而需要做DNA鉴定来确认。我军长期以来沿用的做法,是在官兵的军服、帽子的指定位置填写姓名、单位和血型等项目。这种身份识别法在历史上发挥过积极的作用,但由于这种身份标识物极易被焚毁、腐蚀和损坏,很难适应高技术条件下战争的需要,亟需改进。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目前,世界上只有少数国家的军队没有装备佩戴身份牌,我国作为日内瓦公约的签订缔约国,应该考虑适时装备佩戴军人身份牌。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看过电影《拯救大兵瑞恩》、《伦敦上空的鹰》等影片的观众,也许会注意到这样一个细节,影片中的军人每人脖子上都挂着两枚金属牌子,这就是世界上大多数国家军队普遍装备给军人的“黑匣子”——军人身份牌。


军人身份牌作为证明军人身份、记录军人信息的重要凭据和载体,已经成为一种文化现象。军人身份牌最早出现于美国南北战争时期。当时在林肯所领导的北方军队里,参战官兵为了能使自己的身份在伤亡时得到尽快确认,纷纷私下购买或制作了5厘米见方的牌子,在上面写上或刻上自己所属部队的番号及本人姓名,用绳索或细皮绳串起来挂在脖子上或装在衣袋里。当时的身份牌仅仅属于官兵的自发行为,大多是纸质的,也有木质和皮质的。战斗中如有官兵伤亡,救护队就可根据其身份牌上的记载,很容易识别出伤者血型、亡者姓名,为快速救护伤员赢得时间,为准确辨别阵亡遗体提供依据。虽然这种身份牌质地粗糙,做工简单,但它却开创了世界军事史上军人佩戴身份牌的先河。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最早把身份牌作为正式装备配发官兵的是美国。1916年,美国为驻法国海军陆战队员正式装备了身份牌,要求所有军官和士兵在执行野战任务时必须挂在脖子上。在其它时间,可以佩戴,也可以保存在安全处。从1918年开始,美、英军队还为每位参战官兵编制了一个代码出现在身份牌上,官兵称之为军号。开始时是一人一枚挂在脖子上,战争末期增加到每人两枚。当官兵阵亡后,其战友会把阵亡者两枚身份牌中的一枚放入死者嘴里,另一枚随死者衣物一同包裹,供善后人员根据身份牌上的记录妥善处理。当死者无法及时运回国内安葬时,救护队员也可以带走一枚身份牌作死亡证明。官兵退役时,一枚需要上交所在部队统一保管,另一枚可由个人终身保留。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二战初期,各国军队对身份牌又作了新的改进。形状由圆形、六边形和八边形改为椭圆形或两边为拱形的长方形,材料上也用铝合金取代了铜、铝,链子也由布条、细皮绳改为珠串式的铝合金链条,使身份牌更加坚实耐用。


1939年德国为军人统一发配了身份牌,二战期间,日本也为官兵统一配发了铜制身份牌。


二战时的美军各军身份牌的外形都不一样,这给后勤保障带来了一定的困难。于是,到朝鲜战争爆发时,美军兵种的身份牌改为统一的形状及尺寸。其材质采用不锈钢,即使经受高温和强烈冲击也不致扭曲变形,比铝合金更加坚固耐用。上世纪70年代,美国军方对身份牌又做了进一步改进,在身份牌的四周套上橡胶圈。目前,美国三军身份牌的内容排序稍有不同,但都包括姓名、社会保险号、血型、宗教信仰、服役军种。


外军目前使用的身份牌与二战时的区别不是很大,主要差异是在制作工艺上。以前身份牌上的铭文是用机器冲压,成本高且字体死板,现在外军的身份牌都改为由高科技的激光技术雕刻制作,它能制作出冲压机器不可能冲压的微小字体和精美图案,使身份牌不但成本降低,而且还美观实用。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军人身份牌在今天已经发展了好几代,目前又有了新的发展。据报道,美国军方正在对军人身份牌进行高科技改造,计划在身份牌中加装磁条、条形码或微型芯片,这一芯片除了传统的官兵信息存储内容外,还可以把人体信息如指纹、面像、DNA和医疗史等详细资料存储在军人身份牌上,为识别伤亡军人提供了更加快捷、高效、准确的途径和渠道。如果这一计划能够实现的话,那么历史悠久的军人身份牌又将增加一个新的功能——存储医疗、生物特征等信息功能。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个人认为,我国目前危机四伏,战争呼之欲出,从战士切身利益着想,应该佩发!






68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9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被封杀的中日军事模拟:轰炸东京 为祖国而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