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富翁”现形记

inves_lb 收藏 0 402
导读:2009年3月12日上午10点30分,联邦民事调查部电话急促响起。业务2部章芸拿起电话:“您好,联邦公司,有什么可以帮助您的?”电话那头传来一位年轻女子的声音:“你好,联邦吧?我男友不见了,我现在不知道怎么办?你们可以帮我找到他吗?”章芸耐心的询问了大概情况,通过与对方的沟通了解到:该女子姓刘,30岁、上海人,在惠州经营一家电子公司。去年5月份在朋友一次生日聚会上,认识了一位上市公司董事长的儿子,也就是现任的男友。本来俩人感情很好,在一起也非常快乐。刘小姐也打算再接触一年后,与男友准备结婚。可是因为刘小姐的

2009年3月12日上午10点30分,联邦民事调查部电话急促响起。业务2部章芸拿起电话:“您好,联邦公司,有什么可以帮助您的?”电话那头传来一位年轻女子的声音:“你好,联邦吧?我男友不见了,我现在不知道怎么办?你们可以帮我找到他吗?”章芸耐心的询问了大概情况,通过与对方的沟通了解到:该女子姓刘,30岁、上海人,在惠州经营一家电子公司。去年5月份在朋友一次生日聚会上,认识了一位上市公司董事长的儿子,也就是现任的男友。本来俩人感情很好,在一起也非常快乐。刘小姐也打算再接触一年后,与男友准备结婚。可是因为刘小姐的意外怀孕,打破了所有计划,同时也让刘小姐非常不安。该男友当时坚决要刘小姐把孩子打掉,因为他父亲是一位很有地位的人,决不允许儿子未婚生子,更不会让自己的儿子奉子成婚。刘小姐想想也对,为了男友了面子也决定打掉孩子。男友承诺让刘小姐打掉孩子,并给其赔偿金500万。在刘小姐准备去医院流产时的前一天,男友突然借口有事消失。在等其两周后,一直不能联系上男友。无助的情况下,刘小姐打电话求助联邦公司,希望能帮助她到男友。章芸初步了解情况后,约刘小姐到公司来面谈。


2009年3月12日下午16点,刘小姐如约来到联邦公司。联邦公司章芸详细了解情况后,对案情进行了初步分析。刘小姐的男友自称叫胡昀,是美籍华人,今年36岁,未婚,父亲是香港某上市公司董事长。因在惠州有生意往来,并在惠州与刘小姐相识。刘小姐与男友相处的时间,男友都带刘小姐出入高档酒店及娱乐场所。并在去年10月份带刘小姐去西藏旅游了一趟。刘小姐对男友胡昀的身份深信不疑。刘小姐经常看到男友胡昀换不同的高档轿车接送她。在章芸近一步了解后,发现了可疑点。胡昀从来没有在包里放过任何证件或卡片,包里有的只是现金,每次包内的现金都是2万元左右。再询问刘小姐胡昀是真名吗?刘小姐答不上来,最后道出实情说胡昀这个名字、哪里人、公司在哪、车牌多少,其实她一无所知,因为她从没见过男友任何证件。所说的一切也都是男友自己在说。而且就算到酒店开房,男友都是开好房后,让她直接上去,根本没有机会看到男友的证件。章芸听到这,多少有些底了,便问:“刘小姐,您考虑过胡昀的身份没有?您自己不觉得与一个人接触,对他的一切都一无所知,您不觉得好奇吗?”刘小姐马上说:“是呀!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我也很想了解清楚真相。但我相信他一定是一个有钱人,因为与他在一起时,他的开支很大,气质也非凡,让人一看就知道是那种有涵养的有钱人。”


章芸听到这里,让刘小姐填写了目标人情况登记表。通过刘小姐的填写,发现刘小姐所能提供的信息就是胡昀使用过的手机号,和他一起吃过饭男性朋友何伟的手机号。而且胡昀的手机一直是关机状态,在线索不多的情况下,章芸接受了刘小姐的委托,并签订了委托合同。来帮助刘小姐寻找胡昀并调查胡昀真实家庭背景。刘小姐签订完合同后,忧伤地说:“请尽快帮我找到男友,并调查清楚。我现在怀孕3个多月了,我肚子也不能再拖下去,希望能尽快找到男友后与他共同解决好此事,所以拜托你们了!”章芸说:“刘小姐您放心,相信一定会帮助到您的。”


章芸拿着委托合同直接送到联邦公司派单部,晚上17点左右,调查3部拿到派工单。18点10分由老李和他的三个组员一起在联邦公司会议室,对该案情进行了详细分析并策划出方案。


3月13日,老李通过委托人刘小姐提供的男友胡昀的香港某上市公司情况。直接安排香港关系,对该公司进行了核实。在核实中了解到该公司董事长的确有一子在美国,但不姓胡,而是姓林。并且该子一直久居在美国公司任职,近三年从未回过国。通过香港关系反馈,老李知道这件事不是单纯的消失,可能背后还有隐情。


3月14日,老李又找寻另一条线过,就是刘小姐提供过的2008年8月3日在深圳香格里拉酒店住过两晚,当时是男友胡昀自己开的房间后,再打电话叫她上去的,可房号她不记得了。老李认为这也是一条线索,如果能查到开房时登记的身份证号,那么对于胡昀的身份也可以初步确认。老李安排联邦信息部,对该酒店进行了调查。通过特殊关系了解到,2008年8月3日所入住的客人,根本就没有一个叫胡昀的人。那么可以判断,胡昀入住时是用的另一个名字登记的。章芸再一次与委托人刘小姐沟通后,了解刘小姐是一个很粗心的女人。怎么都想不起是几号房,也不记得是哪一个楼层,这种情况下给办案又增加了更大的难度。


3月15日,老李安排组员阿文和阿力直接面对胡昀朋友何伟。阿文能过特殊方式,锁定目标人何伟所在地,在南山区华侨城洲际酒店里面。阿力和阿文马上驱车赶往洲际酒店,阿文和阿力停好车后,直接由阿文带上密拍设备,用特殊方式见到目标人何伟。在与何伟面对后,直接由阿力监控并进行贴身跟踪调查。在阿文和阿力调查中了解到目标人何伟是吉林辽源人,真名叫聂子豪、已婚、无业、老婆和孩子都在老家。现深圳无正当职业,主要从事赌博类工作。每天出入高档娱乐场所,无固定居所。在监控何伟期间,一直未发现目标人胡昀与他有所接触。


3月20日凌晨1点,刘小姐突然打电话给章芸,告之目标人胡昀手机开机。章芸收到信息后,马上打电话给调查部老王,老王听到消息后。马上叫信息部对目标人胡昀手机进行监控,在确认目标后,了解到目标人现在还在惠州,并离委托人刘小姐住所不远处。老王看到后,马上安排阿文和阿力赶往惠州。阿文接到老王电话后,马上发动车辆准备出发。突然,信息部反馈目标人手机又关机了,那么,这次目标人胡昀开机到关机的时间只用了7分钟。能过图纸发现目标人是在惠州的路上,如果赶去也可能找到不目标人。因为刘小姐对胡昀的车牌也不清楚,从而调查部又一次线索中断。(待续)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