倚天抽剑 正文 第 07 章 旷世奇才(一)

一筐云 收藏 0 8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04.html



直隶保定府。

洪府之中。

洪毅遗志:令其子洪清离文就武,将来于疆场之上报效国家,但其妻博尔济吉特氏因其战死沙场,不愿令儿子再行其路;而洪清天生瘦弱,已六岁多了,但身高、体重只与四岁婴孩相当,实非习武之材,所以洪母决定让儿子从文报国。


洪清的书房中。

洪家颇为富足,所以洪母特意为儿子请了一名老儒。

这老儒姓周,在当地,学问、人品、声望尽皆极高,方圆数十里,人多闻其令名。老家人洪福颇费了些周折,这才将之请到家中,为小主人启蒙。


洪府客厅中。

三日后,周老先生来向洪母请安。

洪母见周先生精神矍铄,面上高兴之情溢于言表,不解,问道:“先生,有何喜事?”

周先生说道:“夫人,老朽从教三十余载,从未见到一人,像公子一样如此聪慧。这三日来,我一直在教他识字,每一字,只要教一遍,公子即完全记住了,从不需要教第二遍。这三日来,公子已学会了上万个汉字。别的孩童需用三年方能学会的东西,公子只用了三日,即彻底学会了。

“昨日,授完课时,公子发现我手胖有一本《龙文鞭影》,于是借了过去。这本是一本极其艰涩难懂的古书,但公子竟然读得津津有味,仿佛其中蕴含无限玄妙。”

洪母听此,十分高兴,但她又不是很相信,说道:“果真如先生所言?”

“确是如此。”周先生说道,“公子真是太聪明了。我想公子定是上界文曲星转世,将来一定可高中状元。”

“承先生吉言。”洪母颇为高兴,赏赐了周先生不少物事。


洪府客厅中。

三日后,周老先生来向洪母请安。

此次,洪母看到周先生面上不仅仅只是高兴激动之情了,还有钦佩诧异之色。

周先生请过安,还未等洪母言语,即说道:“天才!真是难得一见的天才!”

洪母说道:“先生何出此言?”

“我是赞公子奇才。公子读书,仅一遍即可倒背如流,而且读书速度极快。老朽带来的几十本书,公子仅用了一盏茶工夫,即完全背了下来,而且一字不差。”

洪母听此不甚相信,心想:“清儿会有如此本领?”

周先生说道:“夫人,公子今年几岁?”

“六岁。”

“六岁,我想公子十五岁时参加可科考,即可高中状元。”

洪母听周先生愈说愈令人难以置信,命丫鬟将洪清唤到了跟前。洪母取过《中庸》,截取了几章,然后让洪清背诵,从头至尾,一字不错。洪母又取过《左传》,让洪清背诵其中某些章节,又是无一字错误。

洪母彻底信服了周先生的话。


洪府客厅中。

三日后,周先生再度来拜见洪母,但此次,他不是来问安的,而是来告辞的。洪母见周先生面上无一丝高兴之色,代之以无限的沮丧之情。

“夫人,我是来辞馆的,下午我就要离开了。”周先生说道,面上满布忧苦之色。

洪母听此一愣,说道:“先生,是不是犬子不听教诲,惹您生气了?我一定责罚他。”说着,转向丫鬟,说道:

“阿莲,把少爷叫来。”

阿莲应声“是”,转身刚要出去,周先生急忙拦住:“夫人,您误会了,并非公子不听管教。”

“那先生为何要辞馆?莫非我们有慢待先生之处?先生有何要求只管说来。”

周先生说道:“我辞馆并非因为这个,只因公子太聪明了,我留在公子身边,已是累赘,不但对公子起不到促进作用,还会误人子弟。公子不但记忆力极好,而且悟性极高。此时,他已识得足够的汉字,完全可以自学了。先前我说道,公子要待到十五岁时,方能高中状元,那是大错特错了。”


一书铺中。

“去,去。小孩儿,外边玩去!”那书铺老板见一个五六岁的小孩子进来,面带不悦,冷冷道。

那老板心想:“一个五六岁的孩子,你能认识几个字?”

洪清一甩手,扔给老板二两银子,说道:“我要在这看一天书。”

“好,好。”那老板收起银子,大喜道。

他心想:“这是哪户人家的公子,小小年纪竟出手如此阔绰。”

晚清时期,中国白银大量外流,导致银贵钱贱。这二两银子相当于一户五口人的小康之家一个月的花费,那老板见此,怎不高兴?

“好。少爷,你随便看。”那老板的称呼立时改变了。说着,给洪清搬了把椅子让他坐下。

“小孩子,毕竟是小孩子。拿着书翻来覆去,看新鲜而已。他能识几个字?”那老板只见洪清接过一本书,一两分钟即换成了下一本,心想。

下午三点时分,洪清伸一伸腰,举步向书铺外而去。

“少爷,你喜欢哪本书?我可以送给你。”

“不用了。这里的书对于我,都已是废物了。书上的东西我都已知道了。”

那老板上下大量了洪清几眼,笑了几下,不再理会他。

“你不信?好,”洪清说着取出五两银子,说道:“这里的书,你随便选,然后我给你背诵,若错一字,这银子就归你了。”

那老板听此大喜,说道:“好。我选几本书,你若能背诵出其中的内容,我这书铺就不开了。”

“好,那你选吧。”

书铺老板首先将《战国策》取了过来。

只听洪清背来,不但原文无误,而且注疏也是一字不差。

那老板吃惊非小,心道:“必须找一些难以背诵的,否则,不但银子搞不到手,这书铺还得关门。”想到此,他将《史记》取了过来,让洪清背诵其中的“八书”,这“八书”前后基本无什么联系,而且内容毫无趣味可言,对于常人,不要说背诵了,即便阅读都会觉得厌烦。

但,洪清背来,一字无误。

因为,他是洪清,旷世奇才。

那书铺老板傻在了当场:“你……你……你是文……文曲星转世?”

洪清将银子甩给他,说道:“书铺关门吧。”


周先生续道:“公子之才学,如今已远胜于老朽了。即便是明日,公子去应试,也会高中状元的。昨日,公子仅用了一天时光,就读了数千册书。想不到老朽寒窗苦读数十载,方自获得的学问,公子仅用了一日即全部学会了。奇才,亘古未有的奇才……”

“先生,您的束脩还没有取。”洪母说道。

“罢了!老朽能得见公子这等奇才,此生死而无憾了。”

洪母说道:“先生欲走,我们也不便强留,但,周先生能否为我们举荐一名先生?”

周先生说道:“保定府城,有一名叫陈鸿然的大儒,人称‘陈八斗’,极言其才学之高。不过,嘿……嘿……我想他也无能力教公子。”

言罢,周先生失魂落魄地向门外而去,出门时,几乎被门槛绊倒。


保定城陈公馆中。

洪母听周先生举荐陈鸿然,默默记于心上。

“请问陈老先生在家吗?”老家人洪福向陈府的家人问道。

那仆人盛气凌人地说道:“我们老先生被府城第一富户张百万请去了,你有什么事?”

洪福说道:“陈先生令名扬播遐迩,我家夫人想聘请先生,教导我家公子。”

那仆人冷冷道:“你改日再来吧。”


保定城陈公馆中。

次日洪福来时,陈八斗正巧在家。

陈八斗坐在太师椅上,品着茶,一副悠然自得,目空万物的神情,冷冷道:“你,有何贵干?”

洪福将礼单递上,陈八斗惊呆了,礼品单上写道:百年人参两株、苏州绫锦二十匹、白银两千两。

“陈安,快献茶。”陈八斗说道,“这位兄台,贵姓?”

“仆随主姓,敝人姓洪。”洪福说道,“我是洪府的家人,我家夫人久仰先生大名,欲聘先生为我家公子之师。”

“好,非常好。明日我就去。”


保定城陈公馆。

门上挂着一块牌子,上写四个字:永不教书。


洪府之中。

“夫人,陈府家人又将礼物全部退了回来。”洪福向洪母禀告说道。


保定城陈公馆中。

陈八斗将家中读书子弟召集在一起,说道:“从今以后,都不许读书了,都给我安心回家耕田。”

众人不解,其中一年轻人问道:“爷爷,何出此言?”

陈八斗说道:“走读书这条路,尔等永无出头之日了。我终于明白了一句俗语‘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想不到世间竟有如此奇才。”

“爷爷因何发此感慨?”

“洪家公子,仅六岁,但其才识,比我数十年苦读所学还要多许多。古人将天地间才学分为十斗,我绰号‘陈八斗’,而我却要将天地才学分为四十斗,这样我才可称‘八斗’,而洪清却是那另外的三十二斗。”

“怎么会有这种事?”

“此人天生奇才,有苏秦走马观碑之能,记忆力极好,读书一遍,可永记不忘;另外,此人资质极佳,悟性之高,无人可以企及。

“有如此奇才在世,其他人想要通过读书出人头地,那完全是痴人说梦,痴心妄想。你们生在当世,只能怪自己时运不济了,这正如《三国演义》中的一句话:既生瑜,何生亮?

“世间既有洪清,你们就安心在家种地吧。”陈八斗说这些话时,神情中透出无限沮丧。


洪府之中。

“夫人,老朽告辞了。敝人实在无能力教导公子。”一老儒说道。


洪府之中。

“夫人,老朽告辞了。敝人实在无能力教导公子。”一老儒说道。


洪府之中。

“夫人,老朽告辞了。敝人实在无能力教导公子。”一老儒说道。


…………


一个月来,洪母为洪清聘请了二十多名老儒,但无论是耆宿鸿儒,还是什么博学大师,都未过两日,即主动辞馆了。


洪清看着那些老头如走马灯一般,今天来了,明天又走了,实在心烦,说道:“妈妈,不要再为我请先生了。如今,以我的才学,当世之间,已无人可及。”

这并非洪清说大话,此时他胸中学识,实可称包罗万象四字。洪清博览群书,即便是婚丧嫁娶、卜筮问卦方面的书,他也读了不下数百册,而他所读书中,他最喜欢兵法类的著作,什么《孙子兵法》、《孙膑兵法》、《六韬》、《鬼谷子》、《尉缭子》等等早已熟读千遍,倒背可就,并且已深谙其精髓。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