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羡林异国苦恋:德国姑娘为其终身未嫁

德国留学期间,季羡林有过一段苦涩异国恋,但因他有家室而无果


1935年到1945年,季羡林在德国哥廷根大学学习梵文、巴利文和吐火罗文等古代语言。在哥廷根的日子里,季羡林饱受轰炸、饥饿、乡愁的煎熬,但在此期间他与一位德国姑娘的爱情经历,带给他前所未有的幸福与快乐。季羡林曾在06年出版的作品《此情犹思——季羡林回忆文集》中,披露了这段鲜为人知的异国恋情。


工作生情


恋上德国女孩子


在季羡林留德期间所住的街上,有一家叫迈耶的德国人家,夫妇俩有两个女儿,大女儿叫伊姆加德,年龄比季羡林小一些,当时尚未嫁人。年轻英俊的季羡林当时正在攻读博士学位,待人谦和有礼,又说得一口流利的德语,因此迈耶一家人很快就喜欢上了这个年轻人。


季羡林当时正在写博士论文。他必须用德文写成稿子,用打字机打成清样,然后再送给教授看。可是季羡林没有打字机,也不会打字。恰好伊姆加德小姐能打字,又有自己的打字机,而且她很愿意帮助季羡林打字。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季羡林几乎每天与伊姆加德一起工作到深夜,才摸黑回家。


经过一段时间的接触,季羡林和伊姆加德小姐之间渐渐产生感情。此后,季羡林和伊姆加德经常一起去散步、看电影、逛街。两人并肩而行,边走边谈,走遍了哥廷根的大街小巷。


因有家室


苦恋经受折磨


但是,季羡林深知自己是一个有妻子、有儿女的人,尽管那是一桩没有爱情的包办婚姻,但是现在他必须面对这个现实。如果他和伊姆加德由相爱而结合就意味着对妻子、儿女的背叛和抛弃。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幸福与痛苦、欢乐与自责的矛盾心理一直折磨着季羡林。最后,他决定离开德国。


“在这样的情况下,我离开迈耶一家,离开伊姆加德,心里是什么滋味,完全可以想象。”1945年9月24曰,季羡林在日记中写道:“吃过晚饭,7点半到迈耶家去,同伊姆加德打字。她劝我不要离开德国。她今天晚上特别活泼可爱,我真有点舍不得离开她,但又有什么办法?像我这样的人不配爱她这样美丽的女孩子。”


一生遗憾


未见恋人最后一面


季羡林怀着依依不舍的感情离开迈耶一家到了瑞士。之后两人还通过几次信,但他回国以后就断了音讯。1983年,季羡林回到哥廷根时曾打听过伊姆加德,当然是杳如黄鹤。他无可奈何地说:“如果她还留在人间的话,恐怕也将近古稀之年了,而今我已垂垂老矣。世界上还能想到她的人恐怕不会太多。等到我不能想到她的时候,世界上能想到她的人,恐怕就没有了。”


2000年,香港某电视台的一位记者为了拍摄季羡林的传记片,曾专程到哥廷根找到了伊姆加德,并且访问了她。当时的伊姆加德已是满头银发的老人,然而精神矍铄。询问的结果出人意料,伊姆加德终身未婚,而那台老式的打字机依然静静地放在桌子。


其实,在季羡林重返哥廷根的时候,伊姆加德就住在她原来房间的楼上,可惜住在她原来房间的那位新住户不认识她。因此,季羡林与伊姆加德失之交臂,错过一生中最后一次与伊姆加德见面的机会。


不过,后来在朋友的帮助下,季羡林在90岁的时候终于收到了伊姆加德从哥廷根寄来的贺年片和她80岁的照片,多少得到一些慰藉。但是由于伊姆加德年事已高,已经不能乘飞机来北京与季羡林见面了,令人感到十分惋惜。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