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侵华史 正文 无辜百姓被屠杀的缩影-潘家峪惨案

飞天狗狗 收藏 3 192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1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19.html[/size][/URL] 潘家峪是丰润县(今已改建为唐山市丰润区)腰带山中的一个山村,是冀东抗日根据地的"堡垒村"之一。正因如此,潘家峪在抗日战争初期成为了日军"扫荡"的一个重点地区,从1938年夏季到1940年底,日伪军围攻潘家峪多达130多次。1941年1月25日晚(农历庚辰年腊月廿八),驻唐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19.html


潘家峪是丰润县(今已改建为唐山市丰润区)腰带山中的一个山村,是冀东抗日根据地的"堡垒村"之一。正因如此,潘家峪在抗日战争初期成为了日军"扫荡"的一个重点地区,从1938年夏季到1940年底,日伪军围攻潘家峪多达130多次。1941年1月25日晚(农历庚辰年腊月廿八),驻唐山、丰润、滦县等地的16个据点的3000多名日军、1000多名伪军,在日军指挥官佐佐木的率领下,从四面八方悄悄地开到潘家峪。他们进村后,便逼着全村1500多人先到村边西大坑集中,逼问八路军的去向,群众用愤怒的沉默回答敌人。恼羞成怒的敌人又把群众驱赶到村中的潘家大院(地主潘惠林的住宅),把大院封锁起来,用步枪、机枪向赤手空拳的群众疯狂扫射,并放起了大火。



潘家大院是这庄最大的地主潘惠林家的院子,一宅三院,院里有猪圈、菜窖、厢房、牲口棚、藤萝架。大院正门朝东,人们是从后门被赶进大院的,距西大坑不过50米,日本兵在这50米的距离内站成两排,端着明晃晃的刺刀组成了一道刀的胡同,人们就在两排刺刀的逼视下,鱼贯进入院子。人们一进院子发现事情不好,起了骚动,没进院子的人们就往外涌,不愿进院子,门口的日本兵用刺刀乱捅,后边的人不知道怎么回事,在刺刀的逼迫下又往前涌,当时就有很多老幼被踩死。人们被赶到大院后,一场血腥的屠杀开始了。


大院里早已被日本兵铺上松枝和柴草,洒上煤油,墙上、房山全是密密麻麻的日本鬼子。他们向人群开枪、扔手榴弹。大院里各个角落都挤满了人群,火着起来之后,腾天的火焰,更多的人们则在各个院子了之间奔跑。在烈火浓烟中,人们辨不清方向,找不见亲人,趟着满地烈火奔突号叫。衣服燃烧着,头发燃烧着,人人都像一个火球在各个院落之间滚动。密集的枪弹扫向人群,飞蝗似的手榴弹投向人群,大院外边的两座小山之上,两架掷弹筒也向大院里发射着炮弹,人们惨叫着成片成片地倒下,汩汩的鲜血流成河,在腾着烈焰的土地上吱吱啦啦地淌,很快被烤干,然后又有新的血漫过来。人们的躯体在爆炸声中被撕裂、被击碎,断肢残臂被高高地扬上天空,然后又随着漫天血雨噼噼啪啪地落下来,落进烈火之中。衣服的碎片和飞灰被巨大的烟柱裹挟着旋转着飞上天空,使方圆几十里的村庄都能看见潘家峪上空那浓黑的烟幕,那如纸钱一般飘飘摇摇撒遍青山的飞灰。


在西院厢房前头,日本军官用战刀砍村人们,村人们跪在地上求情,喊着饶命,可是日本军官像是没听见一样,照样挥舞着战刀朝人们砍去,每砍下一颗头颅,就提起来放在窗台上,大约是要计算自已屠杀的业绩吧,中国人的头颅像南瓜一样一直把窗台摆满了。


有一个孕妇,被日本兵用刺刀挑开肚子,胎儿流出来,在肠子旁边蠕动,孕妇还在撕心裂肺地叫喊,不一会儿就没声儿了。


被枪弹打伤的人们,不能动弹,被火烧的哭爹喊妈,悲号声令人心碎。眼瞅着,碰上点火星就着了,突突地冒蓝火儿,惨哪。


厢房前,有二三十名妇女,一齐跪在地上,对着一个手举屠刀的日本军官苦苦哀求,乞求他饶过她们。但是这名军官好像并未经过女人的抚育与爱,他像游戏一样把这些女人的头颅砍下来,有的头颅落地之后,还在啃着冰冻的土地,直到把牙齿深深扎进泥土。


惨案的策划者唯恐跑掉一个潘家峪人,因此把伪军全部放在四外的山上站岗,日军则全部扑进村中,这些全副武装的大和武士们用枪托,用刺刀把人们全部驱赶到位于村中心的西大坑。一些走路缓慢或者不能出门的老人,则被日本兵当场用刺刀挑死;日本兵看见妇女就强奸,然后再杀害,因此许多妇女死在全村各个角落。


潘家峪人民用血肉之躯同敌人展开了殊死的搏斗。50多岁的潘国生老汉脱去着了火的衣服,高喊:"跟我来,和鬼子们拼了!" 带头冲向大门,向一个正在端着机枪扫射的日本兵猛扑过去,夺过机枪,用枪托将这个敌人打死。十多个青年趁机冲出门去,潘国生老汉却牺牲在敌人的刺刀之下。大屠杀一直延续到次日下午7点钟。当时,全村有1230人被杀害,其中妇女儿童共650余人,村民的所有财物被抢夺一空,被烧毁的房屋有1100多间。


日本侵略者在这里制造了惨绝人寰的血案,全村1700口人中有1230名惨死于日本侵略者的屠刀之下。潘家峪人民没有被屠杀吓倒,他们擦干身上的血迹,掩埋好亲人的尸体,拿起武器,继续斗争。


1941年2月5日,抗日民主政府组织四邻村庄的乡亲清理尸首,由丰滦迁联合县政府主持公葬。当时,从潘家大院扒出的尸体无法辨别姓名年龄,只能在辨认出的男尸身上写个"男"字,女尸身上写个"女"字,童尸身上写个"童"字。其中有的男女也无法辨认,只能把那些尸骨集中起来,一堆四肢焦肉、肚肠,一堆骨殖,一堆人头。然后,以炕席为棺木,一领席里包一至两个尸体。

公葬是在初春的寒夜里进行的,送葬的队伍由街里走上山麓,把尸体安葬在松柏常青的南山脚下。没有挽歌,没有鲜花和供果,有的是悲愤的长风,沸腾的热血。

血债须用血来偿。幸存的潘家峪人庄严宣誓:"一定要向敌人讨还血债,为死难亲人报仇。"

潘家峪惨案发生后,日本侵略者把潘家峪周围50里划为"无人区",拆毁房屋,填平水井,驱散居民,多次"清乡"、"扫荡",潘家峪一带笼罩在一片白色恐怖之中。但是潘家峪人民不屈不挠,一手拿枪,一手拿镐,坚持"无人区"的斗争。


1941年3月初,这个村子的20多名青年自动组织起3个"抗日复仇小分队",积极配合八路军打击日本侵略者。


1942年7月18日,"复仇团"与八路军冀东军分区十二团战士在迁安县甘河槽设伏,与敌激战5个小时,全歼150名日本侵略者,俘虏100余名伪军,潘家峪惨案的直接策划者--驻丰润日军指挥官佐佐木二郎也被潘家峪复仇团的战士亲手击毙。




18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