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次的联合军演和中美之间的碰撞已经事实上说明美国加大了他在南海的介入度。即便中国还没有真正使用庞大的武装力量加强南海冲突力量,周边国家也已经感觉到了日益沉重的压力。美国力量的介入,周边国家的抱团走势也正是基于这种无时无刻不存在的压力下。




只是当前的现状,中国很难满意。力量的优势不仅仅没有带来战略上的胜利,甚至在战术层面上,中国也屡屡吃亏。南海没有调动美国,反而中国被南海所调动。近年来,南海区域内发生了不少中国渔民被捕的情况。从各类报道来看,中国渔民显然因此受到了严重的伤害。当然,这类时间一般发生在所谓的争议水域。可是,这种情况的屡屡出现是有损于主权的。2000年以来,530多艘渔船被南海相关国家扣留,涉及渔民近6000名的事实的背后是多少辛酸泪。既然事发水域是中国所认为的合法渔业区域,何以连正常的渔业权都如此困难呢?要真正证明主权,就得对本国公民的合法权益进行保障。




经略南海,不能只看长远。一个过于长远的战略无法适应当前复杂多变的局势。就比如说,一个简单的韬光养晦战略,站在长远的前景角度似乎并无问题,很有希望。可是就南海局势而言,这个策略仅仅是中国单方面的,在实际推广过程中遭遇了很多明显的问题。事实上,南海各国并不领中国这个情,反而变本加厉地侵蚀中国的利益。如果不能从战术角度解决韬光养晦策略具体实现的手段,那么这一战略自其实施之日也就破产了。




与韬光养晦相比,等待航母来解决南海问题倒是一个更为务实的态度。可是,对于中国而言,很多眼前的现实问题无法等到航母力量成熟才解决。中国力量的高速增长让周边国家更急于将南海现状固态化。相信南海局势在未来几年会进一步激化。美国也不会放过这样的机会。因此,南海局势是没命等航母的。如果抱着等航母或者类似的等中国军事力量更为强大的心态,中国未来几年会在南海吃更大的亏。




倒不是说等航母就是错的。等航母没有错,关键是这个等的过程中采取一个什么样的姿态来处理当前问题。也就是说,等是消极地等还是积极地等?消极地等,会带来问题的进一步复杂化,积极地等,却可以控制问题的复杂程度,有利于问题的最终解决。否则就会出现年初的那种被动局面。周边国家一有需要,觉得经济危机需要转移下注意力,就在南海搞一搞中国,不大不小。中国吃了哑巴亏,失了进退还丢人。这说明中国在南海没有牵制住周边国家,致使它们还有精力对中国主动发难。




譬如说当前美国介入程度加深的问题,就需要得以控制和解决。否则,如果美国到时候已经和东南亚国家完全粘到一块了,中国有航母就能轻松解决问题吗?是不是又得等中国的实力彻底压倒美国?那倒真成了看不到尽头的等待了。因此,一定要认识到远景战略的实现本身就是一个动态化的过程。在远景战略的实现过程中,仍然要把握住整体局势的发展方向。否则,一旦大环境由于量变引发质变,远景战略就失去了实现的客观基础。




今天的南海现状,正是消极地使用韬光养晦方针的结果。提出了宽泛的口号,并不以相应的力量和手段去实现之,最后一种内敛的外交方针被周边各国看作了软弱可欺。更为可笑的,基于一种消极基础上被曲解的韬光养晦,竟然有说要坚持一百年。如此一百年后,怕是南海再无中国立锥之地。




韬光养晦作为一个大方略,并不存在原则性错误。错的只是韬光养晦的具体执行标准。政策总是有时代背景的。随着大环境和力量对比的改变,韬光养晦自然也应该不赋予不同的时代内涵。在一个中国快速崛起的时代,韬光养晦的底线是南海现状不向对我方不利的方向发展。类似今年年初菲律宾等国激化南海领土矛盾的现象,都是给中国带来不利的冲击,对中国的国内环境也有明显的不良影响。韬光养晦的本意绝对是不等着别人来掏我们,对类似的行动,要有坚决的回击和反压制。否则,韬光养晦只会随着时间的推移成为污点。




就目前而言,中国并不想在南海大打。从大方向来说,时间对我有利也是正理。在这种情况下,确保我渔民的南海渔业权也是一个突破口。渔业权的斗争相对于岛屿争端来说,冲突烈度容易受控制,符合远景战略的要求。通过渔业权的斗争将南海各方的视线集中,并且将南海冲突常态化也有利于我国未来彻底解决南海问题。还有一个更为显著的好处就是南海渔业权的斗争是美国力量力不从心的地方。美国再嚣张也不可能跑南海来抓捕中国渔民。将冲突层面进行一定的约束,有利于在斗争中剥离美国的力量。同时呢,周边国家的紧张又必然会消耗美国一定的精力。




现在执法部门武装护渔还不能完全覆盖。人民战争是中国的一条老路子,也是解决问题的一个思路,这套办法是不会过时的。在南海问题上,中国完全可以走武装渔船对抗抓捕的道路。毕竟南海各方现在只是抓中国渔民,还不至于一看见中国渔船就击沉。既然如此,渔船上配备一定的轻武器就能实现对峙。当然啦,如果能有部分火箭筒,那就更具有威慑力了。实现这种形式的武装渔船还有一些法律层面的问题需要解决,相信问题不会太大。至于真正海上对峙的武装人员,当然都应该是军人。中国不能让普通渔民去冒这个生命危险——即便有渔民愿意这样做。对外么,中国也不说是冲着南海各国去的。不是曾经出现过疑似越南的海盗吗?




很自然地,渔船与南海周边国家舰艇的武装对峙局面会出现。这个时候,难题就不再是我们的。周边国家必然在面对类似情况下得选择抓或者不抓。如果不抓了,我们的目的也就实现了。如果是抓,有武器的渔船会举起双手让对方抓走吗?流血冲突的发生也就很有可能了。只要碰上周边国家武备不是太强大的舰艇,在近距离上,火箭筒完全能够支持打赢冲突。甚至真正的大舰,近距离上碰到火箭筒的攻击,也是无可奈何。当然,一些邻近的中国海空力量迅速控制事发水域,不让周边国家掌握任何有利证据也是必要的。有心算无心,整套计划应该能够有序进行。类似情况只要发生一次,中国表示下愤怒,南海局势就会实现可控升级,则周边国家随意逮捕我渔民的压力大大上升,最终投鼠忌器。




还有一种情况,就是对峙时间比较长,我方海空力量赶到。这种情况下,周边国家选择抓或者不抓都完全在掌控中,更不用有什么担心。然后周边国家以后面对的还会是前述武装对峙局面。而中国所要实现的,就是让周边国家在抓捕我渔船过程中风险和代价大大上升,实现事态的可控升级。像现在这样,想抓就抓,中国还得求着对方放人,周边国家不傻就会干。中国不也这样抓别国渔民吗?




至于说复制中国的做法,周边国家一来在海空力量的对比上处于不利地位。二来激化局势升级冲突对中国有利,是中国所乐意看到的结果。区别只在于中国赚多赚少的问题。激化局势,就会让军事力量的地位和威慑力上升,由法理冲突向周边国家所不愿意的实力对抗方向发展。久而久之,武装渔船的存在必然让周边各国抓捕中国渔船彰显主权的策略彻底破产。随着时间的推移,武装渔船还可以“误出”传统渔场一点,以蚕食的态度在武装保护下扩大活动区域。什么时候,周边国家怀念南海稳定的现状,自然会找上中国谈。那个时候,则中国的地位就能从被动地追求和平变为主动地施舍和平,从而实现以冲突促和平转变,相信能为将来解决南海问题打下一个良好的基础。一个武装渔船的问题足可搞得周边国家焦头烂额,他们自然没有精力再像年初那样对中国“采取运动”。




通过武装渔船对峙来实现压力测试,一步步逼迫周边国家在冲突中表现出最大的决心。则可以根据相应的结果来制订更为准确的南海斗争方略。作为实力上无可争议的优势方,中国应该习惯于在外交中给予周边国家两个选项,并随之利用各种形势逼迫对手做出选择,以避免政策模糊给自身取舍带来困难。从国际政治角逐的角度而言,实力的优势方需要的也不可能是模糊。一旦测试出南海周边国家的临界态度,中国则可以利用临界点压力实现在较小风险前提下的较大利益。即南海局势稳定在中国所乐于看到的和平状态,又或者说是非战争状态。




从一个更为广阔的范围内看,中国也应当主动制造一些“事端”来吸引注意力,而不至于让我们的对手总有精力从容地策划各种阴谋,并导致原计划好的某些重大战略举措最终被半途打断。毕竟,国家崛起从来都不是埋头搞阴谋。必要的牵制和佯动,才能给中国带来更为广阔的战略空间。这一点,在朝鲜半岛局势有失控态势的今天显得尤其重要,无论中国最终的想法如何,或进攻或防守,都是现实而必要的选择。不然,美国的空余精力一多,就想着给中国添堵。




包括美元问题上,中国的发难是对的,也是强势的。可是,中国太直接了,或者说中国搞的事太少,没有策应。美国就会很容易搞清楚中国的具体计划和过程,在关键时刻对中国搞事,打断中国的预定计划。只有多搞事,搞到超越美国的把握能力,才能更为准确地命中七寸。或者那同样会超越中国的把握能力。可乱中取胜,好歹中国机会要大很多。相信奥运会之前的情况已经说明中国在搞事方面的欠缺。奥运会之前,由于中国的战略目标无比明晰,西方就冲着这个点上下功夫。如果中国能够在奥运会之前搞一搞佯动,相信奥运会之前的压力会小得多。今天南海,明天东海,后天朝鲜,美国也只能疲于奔命。当然,搞事之前要有合理的计划让事态尽量可控。否则搞出来的事,就未必是按照我们的意图走了。




综上,武装渔船只是众多方法的一种。具备力量优势的前提下,中国有足够的主动权来选择较为合适的战略战术。需要认识到的是,既然总是会有碰撞和事端,中国就应该让它发生在合适的时间和地点。必须通过各种有效的行动来吸引反华势力的眼球,而不至于总是把战略主动权交到对手手中。即便美国这样的超级大国,由于全球性的消耗,其精力分配到中国身上也是有限的。通过一两个热点的接触战略来吸引美国的注意力是效费比较高的选择。说白了,就是中国必须搞事,而不是等着别人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