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流 正文 第三十九章 失枪

无真子 收藏 1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2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23.html[/size][/URL] 这一路行来却出奇得平静,就连采办粮草也似乎有人早早闻讯,故意送来一般。 曹姑娘虽然难缠,但也是只要习惯就好!甚至有她在时,倒显得热闹许多!只是赵钰自进入四川境内以来,似乎藏着什么心事,面容越发得憔悴了。李明华只以为是她近乡情怯之故,虽然时常说些安慰地话语,却也是不得要领。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23.html


这一路行得十分的顺堂,就连采办粮草也似有人早早闻讯,故意送来一般。

曹姑娘虽然难缠,但也是只要习惯就好!甚至有她在时,倒显得热闹许多!只是赵钰自进入四川境内以来,似乎藏着什么心事,面容越发得憔悴了。李明华只以为是她近乡情怯之故,虽然时常说些安慰地话语,却也是不得要领。

待众人行到岷江边时,已早早便有人准备好船只。李明华虽然疑惑,但一路行来早已见惯不怪,安排士卒详细检查后,见已日落西山,便下令就地宿营,次日一早乘船出发。

李明华虽然身体壮实,却也经不起这每日脑力和体力的双重劳累,到晚间竟做起恶梦来。梦中赵钰却似换了个人一般,面罩寒霜,用剑抵住自己咽喉,大骂自己喜新厌旧。李明华想要解释,却又不知从何说起,着急之下便醒了过来,睁开眼睛便看见赵钰果然就在身前。

李明华以为自己尚未完全醒来,又揉了揉眼睛,再放眼看去,这却不是赵钰又是谁来!只是神色和梦中大异,脸上惭愧之色溢于言表。李明华方要起身相询,却觉咽喉间被赵钰用剑抵住,起身不得。

赵钰见李明华醒来,神色间有些慌乱,半响后梗咽道:“你不要…怪…怪我好么?我也是没有办法啊!我全家性命都被那人握着,我真的不想啊!……我只要你的枪去救我的家人,你要怪我就怪吧,我是真的没有办法了……”

李明华听赵钰说完,总算想通这些天来对赵钰的种种疑惑。心中只想立时便领兵前去营救赵钰家人,可想到从此地到赵钰家乡的距离,又立马否定了这个想法。想要将枪交给赵钰,又碍于此物干系实在重大,仓促间委实难以决定。

正踌躇间,却听有人发声道:“哦…..原来你是奸细!”话声中有人走入营帐,李明华抬眼看去,正是那每夜与赵钰同室地曹姓姑娘。

赵钰听见自己形迹被外人发现,心中一慌,转头察看时,手中长剑略微往后缩了几分。

李明华瞅准机会,身体就地后倒,翻身滚出一丈开外,反将枪口对准赵钰。

赵钰见李明华用枪指着自己,心中一痛,不由的闭上眼睛,实在不愿看到眼前情景,两行清泪自脸颊流下。心中只想对李明华说:“你就打死我吧,被你打死了我也心甘情愿,谁让我自己苦命呢!”可喉咙生痛,却怎么也说不出一句话来。嘴巴张了几张,却觉手中一重,待睁眼看时,李明华手中的枪不知何时已躺在了自己手上。

李明华见赵钰痛苦得神色,心中实在不忍,便将枪交到赵钰手中。想了想仍是放心不下,又从肋下取出手枪递给赵钰,说道:“这世间可不是处处都似咱们这里,都是些粗豪汉子,为人耿直。耍心眼,玩诡计,我也是外行,没什么好交待你的,这手枪你就带着防身吧!记得多带些手雷,到时万一事有不测,也好多个防备。”说完又将两种枪支用法细细解说了。方才领着她往营外行去。

眼看便要将赵钰送出军营范围,李明华终是放心不下,又嘱咐道:“若和家人团聚后无处可去的话,就回来吧,大家一起也好有个照应。”说完又觉此话实在没什么道理,望着脚下呆呆得出神。

赵钰得到枪后却是即忧又喜,喜得是原来他竟这样在乎自己,肯为自己付出!忧得却是今后义军少了一样制敌利器。眼看分别在即,赵钰心中更加柔肠百结,抬眼望见李明华关切的眼神,再也压抑不住埋藏地情感,不管不顾地扑到李明华了怀中,哭得昏天暗地。

旁边得曹姑娘看见这出,脸上一红,啐道:“你两个好不知羞。”说完掩面转过脸去。只是二人此刻心无旁溢,哪里听得进去!

赵钰哭得够了,只感觉这怀中是如此的温暖安全,虽不愿就此离去,但也知道必有分开之时。当下狠下心肠,在李明华肩头重重的咬上一口后,转身奔去。

李明华目送着赵钰远去,心中却自嘲道:“看来自己是真没出息,这事要让子雨知道不知该如何责怪了。可千万不要被一众手下知道才好,要不然岂不寒了将士之心?”当下转头对曹姑娘央求道:“姑娘……这个……此事可否代为保密?”

这曹姑娘本就是个古灵精怪的人物,如何能不明白李明华意思,当下便和李明华商量好,以后对外只说赵钰拿着枪外出执行任务去了。

次日众人便沿江而下,一路上倒也出奇得顺畅。只是李明华因为赵钰的缘故,成天心事重重,反不似繁忙时看着精神了。好在身畔有个曹姑娘时不时叨扰一下,倒可稍解烦闷。

直到行至叙州府时有张子雨送来书信说:“最近炼铁厂终于炼出了些性能较好得钢材,现在总算可以着手制作些实用得火炮了。”才令李明华难得地露出些许笑意。

却说那刘文秀购得手雷之后听得风声:“官军前番也来购买了五百来‘震天雷’。”心中大急,却无奈于卖家认钱不认人,只得带着买到的两百来枚手雷急急而去。

待回到安庆城下,刘文秀也顾不得连日奔波劳累,急急然闯入张献忠营帐。

张献忠此刻正在休息,被刘文秀吵醒后微微有些不悦,责备道:“你如今也是独当一面的人物了,怎么还这般毛毛躁躁?”

刘文秀此刻也顾不得和张献忠揪扯这些,急忙将事情原委说了出来。

张献忠听罢大怒,骂道:“南阳那些见利忘义的狗崽子,迟早一天我要叫他好看!”骂过之后略一沉吟又自责道:“我糊涂啊,这时节还吝惜什么银子!”

刘文秀听张献忠的自责话语,倒是说出了自己心里话来,只不过这话可不能由自己口中说出!想到事情紧急,刘文秀急忙提醒道:“义父,现下该当想个应对之法才是啊!”

张献忠此刻又岂有不知之理,一番自责也无非是做做样子罢了!要不然这话被别人从背后说出来可就不好了。见刘文秀提醒,便接口道:“文秀啊….还得烦劳你再跑一趟,这次多带些银钱,多少你就自己决定吧!”

刘文秀见张献忠如此信任自己,当下便领来银两,感激而去。

送走刘文秀,张献忠急忙召来李定国等一干领兵将领,一面相商应变之法,一面命人准备撤退事宜。正商议间,却见一亲兵急匆匆奔来,方如帐内,便跪地禀道:“大王,熊文灿领兵出城了!现正奔我大营而来。”说话间神色间隐有喜色,全然不知此时时局已经大变。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