弃之恋 正文 第八章 麻烦

雅皮球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4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46.html[/size][/URL] “既然没什么事的话我先走了”阀启月看了看还在争执的两父子,孩子,他都还没结婚要去哪里弄个孩子来,真是可笑。 “喂,什么事”不耐烦的拿起手机。 “总裁,法国那边的分公司出现了些问题,董事长让你前去处理一下”林秘书在电话的另一头陈述着,她真搞不懂明明两父子就同在一个屋檐下,为什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46.html


“既然没什么事的话我先走了”阀启月看了看还在争执的两父子,孩子,他都还没结婚要去哪里弄个孩子来,真是可笑。

“喂,什么事”不耐烦的拿起手机。

“总裁,法国那边的分公司出现了些问题,董事长让你前去处理一下”林秘书在电话的另一头陈述着,她真搞不懂明明两父子就同在一个屋檐下,为什么还要她来代为传话,特别是这位总裁的脾气还不是一般的大,要是一个不小心说错了什么,自己就死定了。

“我知道了”这老头有想出什么怪招,刚把他们‘兄弟’二人叫进书房说什么继承人的事,现在又要自己去法国分公司,法国的分公司一直都是阀启圣去处理,可为什么这次要我去处理,不会是什么陷阱吧,不过就算是陷阱,又有谁是他的对手那。

来到客房,看着眼前还在昏迷的女人,不知道为什么看见她让自己好安心,不像在这勾心斗角的大家庭中,让他喘不过气来,他也好像有个平凡的家庭,有爸妈有大哥,可以平凡的家庭中长大,可为什么现实却这么的捉弄他。

满脑子都是事业的父亲就连母亲的最后一面都没有见到,还在母亲死后的一个月又娶了一个女人回来,而且还带着一个比他大3岁的阀启圣,他恨,自己的父亲居然在外面有女人,他原以为父亲只是忙于事业而忽略了家人,可事实却让他不得不相信自己的父亲会是一个这样的一个人,从那天起,原本对继承人毫无兴趣的他发誓他要把那些原本属于他的东西抢回来,只可惜的是那个女人却早在父亲娶回后一个月就死了。

不知道你是个什么样的女人,却让我有心安的感觉,你是母亲派来的天使吗。

“少爷,一切都安排好了,我们可以起程了”下人胆却的说。

“我知道,还有交代下去,在我不在的这段时间里好好照顾她”不舍的望着床上的女子,这让下人感到吃惊,这种表情他从未见过。

法国巴黎

“总裁这是怡和别墅的案子,因为在建设快完期时,其中一栋别墅突然坍塌,还好没有人员伤亡,可因为这件事,很多提前预定购房的屋主要求退房”顺助理简单的叙述了这一次的事。

“查出是什么原因了吗”阀启月有些不耐烦的问,连这种小问题也要他来解决,阀启圣到底是在干吗,一点能力也没有。

“还没有”

“你说什么,没有,再给你3天的时间,我要一份确切的报告,不然就不要再出现在我的面前”就连助理都这么没用,连原因都查不出来,这都在搞什么鬼。

“我知道了”顺助理慌张的说,然后连忙离开了办公室。

用了一周的时间,终于把怡和别墅的案子搞定,原本简简单单的案子却让他花费了怎么长的时间去搞定这件无聊的事,还无辜被西苑家的千金给缠住,等等这不会就是那老头的目的把。

“总裁,西苑小姐说有事找你”麻烦物又来了。

“告诉她我不在”

“月,我好想你”好没等顺助理说完,一个妖媚的的女人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西苑秋,西苑集团千金和阀家是世交,因为在五年前的一场宴会中遇见了还是花样年少的阀启月,之后就无止境的迷恋上了他,这次她好不容易拜托阀叔安排阀启月来法国,表面上是让他来处理公司,而其实真正的目的是让自己好接近月。

“月,你不想我吗”不顾办公室还有其他人在,西苑秋大咧咧的坐在了阀启月的身上,手还不安分的抚摸着他的胸口。

阀启月真的快受不了了,要不是看在西苑集团对自己还有点用的话,他早就把这缠人的女人赶走了,不过既然送上来的食物,又怎么好拒绝那。

看到这暧昧的画面,一旁的顺助理本来还想说些什么,可转头一想还是算了,要是把主子给惹恼了对自己可没有好处,然后转身往门外走去,出去时还为他们关上了门。

“月,再快点,再快点”西苑秋欲火焚身的呻吟着。

阀启圣像是在完成任务一样,面无表情的一次又一次的挺进她的私密处,完全不顾身下的女人现在怎么样。

美国纽约

“二少爷,你终于回来了”在法国办完事本想早早回来的他,碍于和西苑家的关系被西苑秋缠住,终于在今天他趁西苑秋不注意乘上了直升机,可刚到家,一个下人就迎了上来。

“怎么了”阀启月有种不好的预感。

“少爷,你带回来的女子醒了,不过。。。。。”还没等他说完阀启月就快步往客房走跑去。

“少爷”下人在后面气喘吁吁的叫着。

“那个少爷”碰一个枕头正打中阀启月的脸,下人一慌。

阀启月皱紧眉头,一脸不悦,看着正在床上发疯的女人。

“我要离开这里,放开我,我要出去”

“小姐,没有少爷的指示我们不能让你走”一个下人好心的解释到。

“滚开,我管你什么少爷不少爷的,都一个星期了,我那知道你们说的少爷是不是真的存在,我就是要离开”拔掉手上的针头,以风的速度往门方向冲去。

‘额,这个是什么’摸上去怎么软软的。

“你摸够了没有”阀启月嘴角上扬的一笑,让在场的下人都吓得说不出话来。

“对不起”发射性的跌坐在地上。

一把把她抱起,缓慢的走向床边轻轻的把她放下。

“你们都出去”一接到主子发令,不一会房间里就只剩下了他们两人。

“你可以不要这么盯着我吗”天哪他在怎么盯下去,真的会让人因为脸红而晕倒。

“哈哈”阀启月肆无忌惮的大笑起来,她真是太可爱了。

“你到底想干吗,我刚刚又不是故意撞你的,我向你道过歉了 ”见他不说话,雪郁有些慌,他不会想做什么把,不是要打她把,好不容易从西家逃出来,她不要再过那种每天被人打的命运。

阀启月不理她,突然想到两周前在书房的事。

“如果你不想我打你,那我们就来做个交易”阀启月好像能看看穿她一样,这让雪郁更加的怕他。

“是什么”雪郁紧张的问。

“我需要一个孩子”

“你需要一个孩子,关我什么事”他是脑袋锈掉了吗,她又不是小孩,真是有病,等等。。。他不会是想什么把。

阀启月看着她那张变化无常的小脸,原本只想逗逗她,可现在他却像让这件事成为事实。

“你想的没错,只要你为我生下一个孩子,不管什么你有什么要求我都可以满足你”

“我不要,我现在就要离开”天哪,这人一定是疯了,她要离开这里,马上就要离开。

“你想我会怎么轻易让你离开吗”低身温润的唇瓣轻刷过她的。

‘啪’一声在房中响起。

“是…是你先吻我的,我….我才…才打你的”被阀启月直盯着雪郁,让雪郁有点后悔刚刚打他,可是是他先对自己无理的啊。

“你自己好好想清楚,明天我在来,希望你的答案让我满意”说完就板着一张脸离开了房间。

刚出房门就有个下人不知死活的冲上来“少爷,徐医生有些事想找你,他…他现在……现在在你的书……书房”下人被他瞪的连话也说不清楚。

“西井,你有事找我”

徐西井,阀启月从小到大的好友,也是阀家的家庭医生。

“我是想跟你说一下你带回来的女人的事”“咦,你的脸怎么了”徐西井好奇的看着他。

“不会是被那只小猫眯给抓了一下吧”“哈哈”徐西井在一边笑开了,而阀启月一脸不悦。

“笑够了没有”

“好好,我不跟你开玩笑,你看看这份报告”不知从什么时候在手里多出了一份报告,举在了阀启月面前。

“这是什么,给我看着干吗”真是莫名其妙,刚刚还嘲笑自己的好友,现在居然给他看什么报告,他连夜赶回来都还没有好好的的休息,刚被一只小猫咪搞得已经筋疲力尽了,现在还要来应付他的好友。

“这是我为她做的全面的检查报告,身体是没什么问题,只是她失去了一部分的记忆”。西井一本正经的说。

“失忆”阀启月皱了下眉头,“帮我去查下她的身份背景,尽快”他想知道,到底是怎么样的事让她会冒失的冲出马路,而后昏迷再之后就是失忆。

“喂喂喂,我可不记得我是你的下人,这种事我可不做”。西井想也不想的就拒绝,惹的原本就憋着一团火的阀启月瞬间爆发了。

“好好好,我去查就是”呼,真是太险了,就差一点他的这张俊美的脸就要毁在好友的手上,还好他跑得快。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