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炮演练:6人击败整个导弹营!

爱我中共 收藏 0 120
导读:7月5日一早,第二炮兵某旅千人百车从野外驻训的演兵场班师回营。两个多月的野战化训练,虽然圆满完成了数十个战术技术课目的训练,但张旅长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   驻训之初,张旅长提出组建蓝军小分队的想法,是想将以往“纸上谈兵”的“敌情”变成“实兵袭扰”,让官兵体验一下。没想到,“战争”一开始,蓝军却让红军吃够了苦头。“6个人的蓝军小分队,居然让不少发射营连吃败仗,这让我们看到了与实战的差距。”   “六大金刚”组成蓝军分队   在导弹部队的训练中,蓝军分队并不多见,在该旅组建以来的训练演练中,

7月5日一早,第二炮兵某旅千人百车从野外驻训的演兵场班师回营。两个多月的野战化训练,虽然圆满完成了数十个战术技术课目的训练,但张旅长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


驻训之初,张旅长提出组建蓝军小分队的想法,是想将以往“纸上谈兵”的“敌情”变成“实兵袭扰”,让官兵体验一下。没想到,“战争”一开始,蓝军却让红军吃够了苦头。“6个人的蓝军小分队,居然让不少发射营连吃败仗,这让我们看到了与实战的差距。”


“六大金刚”组成蓝军分队


在导弹部队的训练中,蓝军分队并不多见,在该旅组建以来的训练演练中,这也是开天辟地第一回。


5月9日,在部队经过第一轮发射演练后的阶段总结会上,该旅许参谋长宣布:今后的训练会有蓝军分队参与,其主要任务是扮演小股敌特进行战术袭扰。


半路杀出个蓝军分队,却并没有吓倒那些摸爬滚打多年的发射营长,有的甚至坦言:“我们一个发射营百多号人,而他们才6个人,几十倍的力量对比,这种不对称对抗简直就是以卵击石。”


他们并不知道,这个蓝军分队的成员虽然还不到一个班,但都是张旅长和许参谋长亲自点兵从全旅范围内抽出的精兵强将,堪称“六大金刚”。


队长杨智是发射连指导员破格提拔起来的军务科长,不仅对发射营战术、作战运用等了如指掌,他的果断沉稳更是全旅有名。


副队长滕万龙是解放军国际关系学院侦查情报专业毕业的高材生,有多年保卫工作的经历,多次协助驻地警方侦破重大刑事案件,既是侦查高手,更是反侦查的行家。


三级士官朱广先是个“书迷”,尤其对战争题材和侦探小说情有独钟,他把在士官学校侦查专业所学与读书体会相结合,总结出许多作战训练的“小道道”,这次全都派上了用场。


二级士官李国庆是军事训练标兵,不仅对导弹技术问题非常熟悉,而且军事素质全面过硬,翻越、涉水、潜伏等战术动作都能完成得干净利索。


二级士官刘开莫身手敏捷,擒拿格斗能够一招制敌。


一级士官严金明有些古灵精怪,这个被官兵称作“智多星”的“80后”,早就想将一肚子“坏水”泼向那些自我感觉良好、居高自傲的发射营官兵。


发射营长被“俘”


“举起手来,你们被俘了!”5月11日凌晨,正在营指挥车上忙碌的李营长和燕教导员被一声低沉的断喝和几只黑洞洞的枪点击查看QQ秀口吓了一跳。


此时,该营正在组织夜间发射演练,几个发射单元正等着点火的命令,担负筹划指挥重任的李营长下意识地抓起身边电话,想把这一突发情况通报出去,杨智却淡淡一笑:“晚了,线路已被剪断了。”


这是蓝军分队的第一次亮相,李营长着实蒙了:如此严密的布防,他们咋就摸进了“中军帐”?


李营长确实并非等闲之辈,他经过反复勘察才选定了这块风水宝地:东面有废旧工厂带铁丝网的高墙作屏障,其他三面被村民的鱼塘包围得严严实实,鱼塘不仅水深有3米多,水中还有村民用于防盗的荆棘,别说是人,就算是野鸭黑灯瞎火也难突防。为了以防万一,李营长还专门安排了几个流动哨巡逻。


“你们败在了老观念上。”滕万龙说。


一语道破,李营长连连点头。的确,在他的印象中,蓝军分队不过是这儿打一枪搞点袭扰,那儿挖个坑搞个破坏,所以他派重兵把守陆地通道,万万没有想到蓝军会吃尽苦头从水面突防。


用老眼光看蓝军分队的绝非李营长一人,那些明哨暗哨的官兵都认为蓝军是在“演戏”,所以放松了警惕,有的甚至开起小差,才给了蓝军分队可乘之机。


蓝军首战告捷的消息不胫而走,许多发射营的官兵惊出一身冷汗:动真格儿的了,“敌人”真的来了!


全营“食物中毒”


“谁抓住蓝军分队成员,全营通报表彰!”某发射营刘营长的话让全营官兵对胜利的渴望空前高涨。


5月22日20点10分,因为发射演练刚刚结束,肚子早已咕咕叫的官兵列队等待开饭。


“报告!”一个如雷的声音。大家抬起头来,只见炊事班长喜滋滋地向刘营长走来:“刚刚在宿营地主副食库门口擒获蓝军分队的头儿杨智,请营长处置!”


“擒获蓝军分队杨智?太好了!”


刘营长没想到自己的荣誉激励还真管用,居然“擒贼先擒王”抓了蓝军队长,他当场表扬了炊事班长,并宣布:“留4名哨兵看俘虏,别让他跑啦,其余人员开饭!”


杨智一言不发,脸上露出一丝诡笑。


21时15分,正哼着小曲在宿营地巡查哨兵的刘营长接到旅指挥所通报:全营官兵均因食入有毒晚餐,全部阵亡!


“有毒晚餐?全部阵亡?”


“蓝军小分队队长已被我营生擒,怎么可能?”刘营长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你们晚餐前,蓝军小分队已投毒成功。且你们一名炊事班战士被俘。”旅指挥所说完就挂了电话。


刘营长听得目瞪口呆,放下电话,他直奔主副食库,只见一张纸条静静地躺在地上:“食品投毒成功,食用者20分钟后毒发身亡。蓝军分队20时整留。”


“调虎离山。”刘营长狠狠地捏了一把自己的大腿。


原来,就在炊事班长押着杨队长“邀功”之时,蓝军分队的刘开莫乘虚而入投毒成功。

老房东被“收买”啦


夜里1点50分,蓝军还在开会研究“整人”的招儿。


“王营长脾气急,是个李云龙式的人,如果连续袭扰他们两次就能打乱他们的阵脚,肯定会露出破绽,我们就有了机会。”三级士官朱广先说。


“不行,王营长虽然急,但李教导员却是个非常沉稳的人,不容易上当,我看他们营一直是双拥共建的先进,如果通过驻地群众渗透倒是个高招。”滕万龙的计谋让大家纷纷称妙。


一天的平安无事并不能让参演官兵情绪放松,明哨、暗哨、流动哨布满防区。


“砰!”5月26日晚上22点55分,雨声中突然一声空爆弹的枪响。


正准备出门查岗的李教导员心里咯噔一下:出啥事了?


“教导员,你已经被击毙了,请退出战斗。”黑暗中,一个沉闷的声音,说话的人正是蓝军分队队长杨智。


闻讯赶来的几名哨兵围过来,用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杨智。但就在此时,从黑暗处又传出几名蓝军缴了红军哨兵的枪械的声音。


连环制敌,这招很高。李教导员心里这样想着,可他不明白:蓝军小分队怎样突破层层警戒直接攻进了营部?


为了防“敌”袭扰,这个营进行了认真勘察,专门选择了一处老百姓的废旧院落作宿营地,这里不仅有4米多高的围墙为障,还有利于隐蔽伪装点击查看QQ秀。为了防患于未然,他们在大门口增加了明岗暗哨,插上所有窗户插销,还把看院的老房东也“请”出大院安排食宿。严密的布防,被不少战士称为驻训场上的“马其诺防线”。


插翅难进为何不攻自破?就在李教导员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杨智的一句话让官兵如梦初醒:“想想老房东!”


原来,老房东吃完晚饭要进屋取一点个人物品,按规定哨兵必须全程陪同,但看到老房东对官兵非常热情,整天一张笑脸忙前忙后为大家服务,进屋又是取个人“ 隐私”物品,最终“人情味”战胜原则。没想到,被蓝军“买通”的老房东,进屋后悄悄拔开了窗户的插销,“马其诺防线”被老房东的“笑脸”击得粉碎。


红军被“逼”得聪明了


蓝军的每一次凯旋,对红军都是一次刻骨铭心的教训。蓝军是红军的“磨刀石”,他们的诡秘“逼”得参演官兵越来越聪明——


发射演练在即,蓝军提前5个小时就在阵地附近潜伏下来,不仅有土坑为掩体,还堆放了大捆的柴火,结果在发射营“拉网式”的排查中现出“原形”。


蓝军千方百计监测到某发射营指挥联络的频率,等他们实施监听后才发现,这个频率已经变成了“诱敌深入”的佯动频率,忙活半夜只得无功而返。


蓝军准备破坏某营武器装备,他们趁夜色刚一摸进该营防区就被潜伏在草垛旁的暗哨发现,却故意让他们“顺利”进入库房,然后来了个“瓮中捉鳖”全部擒获。


蓝军从开初的“大获全胜”渐渐到“败多胜少”的转变,让参演官兵看到了收获。在部队回营的路上,就有官兵向旅领导为蓝军请功:这次驻训,蓝军分队功不可没,应该表彰奖励。


据悉,在筹划下一阶段训练工作的会议上,该旅领导不约而同地表示:蓝军分队要保留下来。


得知这个消息,“六大金刚”有了一个新约定:要当就当最“难缠”的蓝军,下回一定让红军更加刻骨铭心。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