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流 正文 第三十八章 退敌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23.html

事情紧急,左侧领兵军官也顾不得等李明华传达命令,急命士卒以手雷拒敌。

突袭之人见这边已做好准备,已自怯了,只盼仗着武艺能冲散对方。见前面阵中飞来一片黑乎乎的物事来, 急忙闪身相避。更有自逞武艺高强者伸手接住来物,准备看个究竟,却在一阵猛烈地巨响后被撕成碎片。

待响声过后,剩下些侥幸躲过的,也早已吓破了胆,发一声喊,转身没命的狂奔而去。

此时正面也传来了消息,来犯之敌慑于手雷威力,已被哨兵吓退。

李明华忧心赵钰安危,见此间已暂无危险,对手下略作交待后,便回身往院中跑去。方到院外,便听内里刀剑之声更加劲急了,且似乎相斗之人已不止两个。李明华心下疑惑道:“莫非他主仆二人竟联手攻击赵钰?若是这样,到时可别怪我翻脸!”思虑间急速冲入门内。却见院内不知何时又多出一个,身着夜行黑衣之人,正和起先院中三人斗得劲急。

那黑衣人使刀,劈砍间势大力沉。虽以一敌三,却逼得三人险象环生。曹姑娘有家奴舍命护卫,倒暂无危险。可赵钰功夫和那刀客相差太多,却是屡屡险象环生!

曹姑娘主仆二人虽然功夫不弱,却不懂得配合。明明看见赵钰一刀劈向对方颈项,他二人却还要使剑刺向刀客面门。

黑衣刀客窥出破绽,急忙矮身挫步,让过头颈刀剑,挺刀刺向曹姑娘腰间。那仆人眼见主子危急,急忙挺身相救,却哪里知道对反此着乃是虚招。那刀客刺到中途,身子悠然一转,用腰力带动握刀地手臂,向赵钰拦腰砍来。

赵钰一刀落空,眼见对方横刀砍来,却苦于重心前移,退避不及,眼看便要被拦腰而过。好在李明华及时赶到,使剑自上而下将这一刀带开。

刀客眼看便要得手,却被这突然冒出地一剑架开,只觉手中大刀被一股巨力拖住,控制不得!

曹姑娘瞅准机会,兜头一剑斩下。李明华替赵钰挡开一刀,也反手上撩,斜斜的一剑刺去。

刀客重心被带偏,心下大骇!眼见左右各有一剑攻来,左边一剑虽抢先发招,且凌厉无比,却意图明显,倒不足为虑。可右边的一剑虽速度较慢,却暗藏无数后着,几乎无招可循,端得是名家风范!

电光火石间,刀客也顾不得是否丢人,双腿放软、就地一滚便滚出战团。也顾不得放下狠话,三两步奔到围墙边,只轻轻一纵,便跃上墙头。

赵钰眼见刀客要逃,从身畔拔出手雷,拉出引信,对准刀客去路扔去。此时那刀客刚好跃上围墙,听得脑后风声,随手一抄,便将来物接在手中,也顾不得看清是何暗器,急忙跃下墙头。

曹姑娘眼见刀客走脱,正要叹息,却听轰地一声爆响,院内顷刻间便沙石横飞。那围墙本就不太结实,被手雷一炸,塌下一截来,半颗头颅跌溜溜随着砖石飞入院中,只是因为较之砖石更为圆滑,滚得远些。曹姑娘经过起初震惊,回过神来,却见半颗人头向自己滚来,一路上红红白白之物溅满一地……愣得半响,接着便是一声尖叫,转身奔入房内。

李明华也觉这场面太过血腥,正要唤人前来收拾。却见曹姑娘又急急忙忙跑了出来,大声说道:“我知道你们腰间的东西是何物了!”脸上已全无方才得惊慌,反倒是兴奋无比。

老奴见主子又回到院中,尖声劝道:“小姐快些进屋,这里实在晦气得很!”

李明华乃初次听到此人说话,听来却有些毛骨悚然。再一看对方面目,心想:“莫非此人便是传说中的太监?”

曹姑娘听老奴话语,眉头一皱,不过到底是憋不住要求证心中发现,说道:“你们腰间的东西就是那震天雷吧?我正想到南阳去看看呢,却没想在这儿能见到。”说完得意之状溢于言表。少顷又接着道:“听说这东西可贵的要命,需十两金子才能换到一枚,你们可是有钱得紧啊!”

李明华听一女子道出手雷来历,有些吃惊,心想:“这东西莫非已传得天下皆知?可近日张子雨信中并未提到有远处人马前来求购啊!

曹姑娘把话说完,却实在忍受不了这院中的血腥之气,又转身回到屋中,隔着窗户说道:“我猜到啦,你们是南阳新近招降的土匪,.哦…..不对,你们现在是官兵了!”

李明华听这话却也猜到这曹姑娘必然来历不凡,当下也不否认,哈哈笑道:“姑娘可聪明得紧啊!”

那姑娘常常自诩聪明,听见夸奖,心中高兴,不过口中却一点不饶人,佯装怒道:“谁要你这登徒子拍马屁,这有什么大不了得!”说完却忍不住偷笑出声。

赵钰见二人一唱一和,心中恼怒,愤愤然说道:“不知廉耻!”也不知骂得是李明华拍马屁,还是屋内的曹姑娘,撂下这话后便提着刀进屋去了。

李明华有些莫名其妙,不过一天忙碌下来也实在累了,懒得去细想!安排士卒打扫院落后便回屋睡下。

考虑到叙州府乃三江交汇之地,李明华决定经大洲遂宁至彭州,乘船沿岷江顺流而下。

这一路行来却出奇得平静,就连采办粮草也似乎有人早早闻讯,故意送来一般。

曹姑娘虽然难缠,但也是只要习惯就好!甚至有她在时,倒显得热闹许多!只是赵钰自进入四川境内以来,似乎藏着什么心事,面容越发得憔悴了。李明华只以为是她近乡情怯之故,虽然时常说些安慰地话语,却也是不得要领。

待众人行到泯江边时,已早早便有人准备好船只。李明华虽然疑惑,但一路行来早已见惯不怪,安排士卒详细检查后,见已日落西山,便下令就地宿营,次日一早乘船出发。这泯江虽名为江,源头处其实也只是条不甚大的河流而已,行不得大船。李明华等人数众多,足足坐了三十余条小船,浩浩荡荡顺流而下,沿途好不热闹。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