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越时空的铁血男儿 第3章:虎走太行 决战第5师团(31)战斗中的问题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037.html


纳粹SS第1伞兵突击队在队友和狙击手的掩护下,快速向吴贵连长防守的高地推进。各战斗小组交替掩护,无一不体现出纳粹SS伞兵的训练有多么残酷,才能培训出这么优秀的士兵。


就在这个要命的时候,吴贵部所属防守的阵地上的两个永备火力点内配备的89式重机枪打响了!两个钢筋水泥混凝土结构,外挂铁皮、枕木、沙包、伪装网的碉堡中,各装备了1挺89式12.7毫米重机枪,射手、副射手各一人,碉堡内备弹3000发。因为此时的整个81团1营机枪连80%的兵力被纳粹SS伞兵狙击手压制在战壕里,根本无法向外射击,只要一抬头,立刻就被爆头。毛瑟98K所以,两个碉堡内的两挺重机枪火力俨然已经成为太行山防御圈第一道防线中心阵地唯一可以有效阻挡敌人的火力点。


铺天盖地、密集、凶猛的弹雨交叉而至,距离吴贵部阵地仅有200余米的纳粹SS伞兵马上就被打死打伤多人。被破坏力极强的12.7毫米子弹击中,轻者断胳膊断腿,重者立刻死亡或者被活活达成肉泥。


人,被12.7重机枪子弹拽过来,拽过去。真不知道是被打死的,还是被拽死的。


“机枪手!掷弹筒手!掩护队友,爆破手给我把敌人的火力点炸了。”杰克逊不紧不慢的说。


紧接着话音,一挺MG-34通用机枪、1具掷弹筒就冒着枪林弹雨在一个坡度交换的地方架起来了。


SS伞兵的机枪手不停地朝5点方向的那个天罚兵团碉堡打点射,但是他不朝碉堡的射击口射击。朝碉堡射击口底下的那堆黄土射击。这样,黄土被子弹击的满天都是。把这个碉堡的射界挡的一干二净。因为射界被挡住了,89式重机枪设计的命中率大幅度下降,现在只能靠感觉猛打盲射。


“碰…….轰!”一发掷弹筒发射的榴弹准确的击中了碉堡的顶部。


碉堡虽然没有被击穿,但是里面的两名刚刚入伍的机枪射手马上就被榴弹发出的气浪和巨响震昏过去了。


“连长,2号碉堡的射手和副射手都昏死过去了”

“叫卫生员!快送野战医院。


“1排长!赶快抽调2名机枪手去2号碉堡,那里出事情了!”


“是!”


两名被震晕的机枪射手很快就在一连串的命令声中被卫生员紧急抢救后,通过4米土层下的地道送往了配属第81装甲步兵团的野战医院。紧接着,两名浑身缠满弹链的候补机枪手进入了2号碉堡继续射击。


1号碉堡的位置最好,足以俯视整个战场。碉堡里主射手趁着敌人匆忙建立起来的火力点正在专心致志的对付2号碉堡,立刻调转枪口,调整射击诸元,瞄准那两名纳粹SS伞兵机枪手和掷弹筒手“哒哒哒哒……哒哒哒哒……”打了一个长点射。点射玩了,这个120发的弹链也打完了。


忽然,2名手抱着95式班用轻机枪的射手通过战前挖好的地道迂回机动到了正在进攻的纳粹SS第1伞兵突击队的背后。悄悄的打开地道盖,探出身子,扶正歪歪斜斜的防弹钢盔,架起机枪就是一顿猛射。这一打,把毫无知觉的第1伞兵突击队打得落花流水,立即就增加了十几个人的伤亡。可是还没有等这两个英勇的战士打光一个弹鼓,躲藏在高出纳粹国防军的山姆中尉毫不留情的两声枪响就结束了他们如玫瑰般短暂的生命。但是!他们的精神和名字将会被历史铭刻。陆远、朱小涛,两名普普通通的民国6年生人,两名普普通通的天罚兵团军人,可这两个人共同铸就了一种中华民族自强不息的精神。


一时间战斗陷入了僵局,双方进入了僵持阶段。纳粹SS伞兵攻不上来,天罚兵团也休想消灭他们。科尼哥上校一看情况不对,马上改变了战术。让强攻的第1伞兵突击队撤回来。跟大部队一起在敌人的炮火射程之外构筑防御阵地,等待援军。


……


而空中的战斗仍在继续,就是日军第6航空队改变了战术,由原来的战术性轰炸,变成了纯粹的“玉碎攻击”日军战斗机、轰炸机开始效仿他们的后辈——神风特工队。3-4架为一个攻击组,不顾密集的防空火力,朝着地空导弹阵地和高炮阵地、永备火力点等重要位置一头扎下去。用血肉之躯来执行自己的任务。


“天皇陛下万岁!”


“勇士们,为了大东亚共荣圈!”


“杀!”


“帝国的武士们!靖国神社的第三棵樱花树下,再回!”


一群年纪轻轻的飞行员就这样口喊着虚无飘渺的口号,去为了那个从来未曾真正某秒的天皇陛下、为了那个正在衰落的大日本帝国、为了一个极端的信仰、为了一个根本不肯能实现的愿望献出了自己稚嫩的生命。


“啊!小鬼子的行为不值得我们尊敬,但是他们的勇气却值得我们佩服啊!昌旭,你看看,那个鬼子飞行员还面带微笑的执行自杀式攻击呢。”王子在指挥室感叹道。


“是啊!司令,武士道精神,的确很可怕。能把人变成这样。”张昌旭营长随着王子说。


“司令,纳粹SS伞兵都已经安全的降落在了太行山防御圈第1道防线外围。现在给防守第1道防线中心阵地的81团1营机枪连造成了很大的伤亡。属下不明白,刚才他们伞降的时候,为什么不命令高射机枪向空中的伞兵开火。非要等他们安全落地后在打?”许参谋问。


“知道我们天罚兵团现有总兵力新兵占百分比是多少么?”王子冷酷的说。


“85%”许参谋快速的答道。


“日军和纳粹SS伞兵部队的战斗力相比,那个更强?”王子背着手又问。


“当然是纳粹的SS伞兵部队了!日军的战斗力岂能和纳粹SS伞兵相比?二者不是一个等级。”许参谋自信的回答。


“我的想法是,考验一下81团。如果他们被纳粹的SS伞兵击溃,我们可以从败仗中寻找问题,加以解决。如果打胜,我们也可以寻找实战中的问题。


但是!如果纳粹SS伞兵在天上,那无异于待宰的羔羊,任我们鱼肉。那样还有意义么?

我之所以放他们下来,其本质意义就是——考验队伍。增加部队对抗战斗力和轻武器大致相等军队的实战经验。同样是精锐,看谁更精锐!”王子解释道。


“司令高明!”许参谋赞许说。


“我下命令,一向深思熟虑。许参谋,多动动脑子。凡是不要总问别人”王子教导道。


“司令,现在纳粹SS伞兵部队进攻受挫。正在休整,我建议出动战车部队一举消灭他们!”张昌旭营长提出了自己的想法。


“庞团长!你的第81团,号称装甲步兵团、主力团。但我问你,你的第81步兵团究竟能出动并且可以参加战斗的步兵战车一共有多少辆?”王子突然问。


“报告司令!我实话实说,虽然经过一个月的训练,但是我的炮兵营有炮没有人、坦克营有人没有坦克、3个装甲步兵营真正能投入战斗的只有第2营共27辆步兵战车。团直属各部队没有满建制的。呵呵!第81团妄称主力团啊!”庞诚团长一通诉苦。


“情况这么严重?”张昌旭营长惊讶的说。


“部队人员紧缺啊!尤其是战车兵、坦克兵、炮兵、工兵、导弹兵、高射炮兵、维修兵、汽车兵等高技术兵种。这些兵种培训时间长、作战效益显示的慢、需要资金多......”许参谋也开始夸夸其谈。


“既然情况如此,我也不为难你了!你马上带领能战斗的部队返回你的第1道防线,无论如何——死守! 要是小鬼子突破你的阵地?”王子无奈的说,其实这种情况他也早就预料到了。


“要是鬼子突破我81团的阵地!我提头来见!”庞诚团长保证道。


“张明武!你的部队呢?”王子吧话题转向张明武团长。


“报告司令!我的部队也好不到哪里去,新兵占了将近90%。坦克营、炮兵营和团直属部队先不说。我下辖的3个装甲步兵营,能作战的也就是一个半营,不到35辆步战车。情况比庞团长差多了,他的团直属部队和坦克营、炮兵营总算拉起个框架。我的团直属部队和坦克营、炮兵营啊连个架子都没有,就是一堆装备和空番号。哈哈!真够滑稽的,这样还能成为主力团。”张明武团长自讽刺说。


“部队发展过快!导致了人员紧缺和训练不足啊!我们拥有精良的武器,却没有可以驾驭她们的勇士。 虱子多了不怕痒,王子我也告诉你我们的军费不足了。”田猛总政委添油加醋道。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