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征程 正文 立足(2)

裂云 收藏 4 1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18.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18.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URL=http://book.tiexue.net/Content_712258.html][size=14][color=#FF0000][本章节内容为VIP内容,VIP会员请点击链接阅读][/color][/size][/URL]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18.html


经过半个小时的奔波,侦察连这些杀气腾腾的士兵们很快就赶到了穆家镇。此时穆家镇路口处已经站满了许多伪军官兵,那是伪军独立营营长带着手下的三个连长跟自己的警卫排来接‘张云’的。

张林慢慢的走在队伍的前列,而那个营长则快步的走上前来给张林敬礼,“是张团座吗?”

“哦,你是那个马营长?”张林虽不是张云,但是确确实实是张团座,张林应着反问那个营长。那个营长立刻讪笑着应是,接着就把右手向前方一伸,“张团座请。”

“你也请,你也请。”张林虽是这么说,但却是自顾自的向那个马营长指引的方向走去。那个马营长郁闷的刚想跟在张林的后面,但是转念一想,还是回身先让了一下原本跟在张林身后的张国强。更让马营长郁闷的是张国强那个中尉却是当仁不让的跟在张林后面。

前面的军官们走过了,警卫连在刘世东这个重机枪手的暗示下把马营长带来的那些警卫跟军官们裹在了中间。接着就夹着这些人跟在张林的身后来到原来的镇政府,现在的伪军独立营营部驻地。

“团座,里面请,我已经让厨子准备好了。”马营长从张林身后钻了出来说道。

“哦,弟兄们也都饿了,给他们准备了吗?”张林本来就想先在这里蹭上一顿吃喝,所以中午根本就没吃午饭。张林摸了摸饥肠辘辘的肚子,斜着眼看了下马营长。

“都准备好了,众位弟兄们在院子里吃,大鱼大肉,好酒好菜的管够。”马营长之前已经打听过了,那个张云原先是红军的一个连长,对待自己的士兵特别的好,所以上边把这个战力可于日军精锐部队相比的一师一团给派了过来。马营长又看了下之前给自己透露消息的‘联络官’,悄悄地给那个‘联络官’伸出了三个手指头,三百大洋就这么送出去了。

“马营长准备的真充分啊,好,咱哥几个就喝几杯。”张林在马营长惊喜交加中把手搭在马营长的肩膀上。

“团座快请!”马营长兴奋的快步的把正堂的大门推开,把张林跟张国强、联络官并自己手下的三个连长让了进来。七个人以张林坐首席,马营长坐主陪,其余人按照官衔,连队序列的顺序围坐在那张已经堆满山珍海味的大圆桌上。

一个警卫兵给张林几个军官们按照主次的顺序倒满了酒,那个警卫兵又站回了张林身后。马营长连忙端起酒盅,“这是卑职珍藏了二十年的茅台,团座来了就拿出来了,先干为敬!”待马营长喝完,张林他们才端起酒盅一饮而尽。

张林刚刚放下酒盅,马营长就拿起了身前的一副公筷。“团座,您尝尝这个,黄河鱼,这是我这儿的那个山东厨子做的,味道是说不上的鲜啊。”马营长用一副公筷给张林夹了块鲜嫩的鲤鱼肉放在张林面前的小盘里。

“哎~,都是自己人,想吃什么就自己夹。”张林夹起了马营长放上的那片鱼肉送进嘴里慢慢的品尝了起来,“嗯……鲜、嫩、香,大家都尝尝。”张林说完,那些军官们才敢把自己的筷子伸向那盘黄河鲤鱼。鲜嫩香,众位军官们纷纷学着张林的口气感叹起来,大有那种三月不知肉味的样子。

“在来之前,我已经听说上头对马营长的评价,说马营长你为非作歹。”张林停顿了一下看着马营长的脸色,那马营长当场就吓得面无人色,连连说自己冤枉。

“就是,我虽然刚来,但是看见了穆家镇在马营长的管理之下是‘路不拾遗,夜不闭户’嘛。别担心,今晚上我就向上头发电,跟上头说说马营长的业绩,可不能诋毁像马营长这样忠贞爱民的军人啊。”张林一句话说的马营长眼泪汪汪的。

马营长感动的颤颤巍巍的端着酒盅站了起来,“都说士为知己者死,卑职不才,但是卑职有决心为团座抛头颅洒热血。”马营长一仰头,一酒盅昂贵的珍藏茅台就在张林不舍的眼神中倒进了马营长的嘴里。

“别这么说,现在你已经是我的兄弟了,往后大家就精诚团结,齐心协力为我们满蒙的事业奋战。”张林端起酒盅一口气把酒盅里的酒喝干。

“好好好,还是我们团座痛快。”大家从此时开始像是不分彼此了,团座可是说过独立营的弟兄就是一团的弟兄了。众位军官在张林、张国强和‘联络官’的有意忽悠下喝的酩酊大醉。张林给张国强打了个眼色,张国强把那个一直站在张林身后的警卫员拉了出去。不一会儿,张国强佯装琅琅跄跄的走了进来,然后趴在张林的耳边小声的说,“外面已经被弟兄们控制住了。”

“哦,那就不用跟他们废话了。”张林猛的站了起来,然后从腰间摸出了盒子枪,大声的对着面前的四个伪军军官喊道,“别他妈的装醉了,你们已经被俘了。”张林猛然间做出来的举动把马营长并三个连长吓得楞了一下子,待到幡然醒悟,马营长他们只好解下自己腰间的王八盒子。

张林从外面叫来几个侦察兵,押着几个醉醺醺的军官走了出来。外面的伪军士兵都已经双手抱头的跪在地上,伪军营部警卫排并一连的官兵全部的被侦察连的官兵擒拿在地。

“给团里发电报,今晚十二点之前赶到穆家镇接手俘虏。”张林命令电台兵给团部发电报。接着张林就让张国强把伪军二连长、三连长押了过来,张林没好气的怒视着被摁在地上的两个伪军连长。

“给你们一个保命的机会要不要?”张林蹲在地上拿着盒子枪支着地面。

“敢问上官能不能说一下您的真实身份?”二连长使劲儿挣脱着侦察兵的摁压,想要从侦察兵的擒拿里挣脱出来。

“认命吧,你是挣不出来的。”张林拿着盒子枪的枪管磕着二连长的光头。张林想了一下便说,“我实际上是中央军驻平安县独立团的,刚刚赶来的,你不认识很正常。”

“哼!中央军?中央军里净出杂种,有种你他妈的跟老子光明正大的拉着队伍打一场。”二连长感觉张林加大了用枪戳他的力度。

“你是不要活命的机会了?”张林转眼看了下三连长,那三连长呆呆的被侦察兵押在地上一点反抗都没有。张林转身俯在三连长身前,“你想不想活命啊?”

三连长听到张林的话后使劲儿转过被士兵踩住的头,眼睛里忽然闪出一阵红光,“你真的能不杀我?我想活下去,我想活下去……”三连长变态的用唱京剧的唱腔哭了起来。

“真他妈够变态的,让你的警卫员回去把你的连队叫来,就说团里准备给众位弟兄们慰问一下。”张林说完就拿手握着自己的耳朵。而那三连长的警卫员则被批准带枪不带弹的放回三连,在跑出院子之前就忍不住把耳朵捂了起来。

“刘世东呢?”张林很久没看见刘世东,连忙问边上的张国强。张国强走上前来,但却是唯唯诺诺的不知道该说什么。

“问你话呢,刘世东在哪儿?”张林以为刘世东受了伤或是已经什么了,于是紧张的抓住张国强的衣领。

“连长在正堂呢。”张国强连忙对张林说道。

“在正堂干什么?”

“我说我们喝了茅台,连长是去清底子了。”张国强郁闷的说道。

“妈的,这小子是不想要命了。”张林气冲冲的走进正堂。嘿,这小子干好事儿还锁门?张林一个大脚就把正堂的房门给踹了开来,却是看见刘世东正抱了两瓶还未开封的茅台往外走。

“还有没开封的?”张林口气有点缓和的问道。

“有,就是这两瓶。”刘世东知道张林不会不眼馋自己手中的酒,于是连忙把酒藏到自己的身后。

“警卫连连长在全连执行战斗任务的时候搜集烟酒,你知道你是什么罪过吗?”张林严肃的看着刘世东。刘世东很少见张林对他这个样子,不禁有点小小的害怕。

“我看你这个连长是不想当了,回去写一份深刻的检讨,然后连同你这赃物给叫到团部去。”张林说道。

“检讨我写,不过这赃物能不能在路上打碎了一瓶?”刘世东小心翼翼的问道。

“我不知道,你自己看着办。”张林也不说话,接着自己就走出了正堂。外面的伪军们大都已经认命,罢了罢了,大不了再换身军装再换换番号就是了。以前自己就是国民党军出身,虽不是中央军,但是中央军也应该向那些晋绥军八路军一样,怎么他们也都想增强自己的实力吧。

夜晚十一点半,在张林他们焦急地等待中,独立团一营终于在杨建的带领下先独立团大部队一步来到了穆家镇。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