功勋 第十一卷 喜马拉雅 第四十章节 春节攻势(七)

月亮下的船 收藏 14 72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461.html


印度尼西亚总检察长办公室9月1日宣布,将对涉嫌制造去年东帝汶骚乱的19名印尼人展开调查。在公布的这19人名单中,包括一名少将和两名准将,但没有印尼前政治和安全事务统筹部长维兰托上将。---2000年9月1日

据联合国电台报道:印度尼西亚的一家特别人权法庭星期二判处一名印尼陆军少将三年监禁,罪名是这名军官未能阻止1999年东帝汶独立运动期间的暴力活动,并犯下了践踏人权罪行。被告达米里是迄今为止被该法庭判刑的级别最高的印尼军人。在法庭宣读判决后,达米里对这一裁决表示失望,并声称将进一步上诉。外界认为,印尼人权法庭的这一判决有助于提升其可信度。在此之前,这家特别法庭对一批印尼军人无罪释放或从轻发落的决定引发了强烈抨击。---2003年8月6日

“现在可以确定的是,在岛上的无非是一股特种作战部队而已!”印度尼西亚国民军陆军第1军区司令官-达米里中将端着手里的高脚杯,晃荡着杯中的淡绿色液体,话语里充满着不屑。而他面前的几位客人显然也是对将军的这番话语颇是认同,除了不住的点头之外,将军的客人们也就只是洋溢着自己满脸上那堆积着笑容。

“我们需要反击,用胜利去昭洗我们曾经的耻辱!”流亡海外的菲律宾总统安东尼奥-特里兰尼斯仰头将杯中的酒喝光,“la fée verte'(绿色小精灵)”喘着粗气的落魄总统努力的眨了眨自己的眼皮,含含糊糊的说道。

“哼!”吉姆-默菲几乎是从鼻子里喷出声来。这个家伙居然将苦艾酒当成是普通的酒类了。要知道这种具有着茴芹味的蒸馏酒,由于主要制成原料就是苦艾药草,所有看上去呈现出极为吸引人的绿色,虽然芳香浓郁,口感清淡而略带苦味,但却含有68%的高酒精度。更可怕的是,假如喝苦艾酒真的就仅仅像是吮吸‘金属钮扣’,那它肯定不会让19世纪的那些颓废诗人和先锋画家们趋之若鹜了,苦艾酒的最大的异类是其具有着一定的致幻作用。

苦艾酒的风行,曾经让街头充满着和醉汉,也让苦艾酒遭到上流社会们的咒骂。1893年,画家-德加的名作《苦艾酒》在伦敦参展时,居然引发了英国人的反法浪潮,因为在英国社会看来,苦艾酒就是法国毒药。作为英国人,吉姆-默菲当然会对此表现出不屑了。

“这些堕落的家伙!” 吉姆-默菲忍不住在喉咙深处骂声到。

此时,在吉姆-默菲看来,自己面前的这些家伙,一定是‘绿色寥斯’喝多了,才会这样的叫嚷着胜利,看看电视画面吧,中国人正趾高气昂的在西贡举行着他们的盛大庆祝仪式,而眼前的这些混蛋却躲在这里喝酒,这些没有任何作用的废物。

如果不是阿盖尔公爵-托库希尔-伊安-坎贝尔的那次的登门拜访,吉姆-默菲这位工党领袖,也不会让自己掺和到这件事情中来,更不会在这里看着眼前的这些蠢货,在喝快就了。

这位曾在南非生活6年的苏格兰人29岁就当选了下议院议员;先后在布莱尔、布朗两位工党首相的内阁中中任职,历任内阁办公室政务次官、就业与福利改革事务大臣、欧洲事务大臣,甚至被议会内部杂志评选为‘年度最佳大臣’。

在吉姆-默菲担任欧洲事务大臣期间,他竭力的推动着英国与欧盟的联系,并促使欧盟新宪法草案《里斯本条约》在议会获得通过。

一向颇是具有着务实性的吉姆-默菲,曾经这样发出声音“丘吉尔首相错了!”

那是在回答记者有关“在欧洲一体化过程中,英国向来不是最热衷的成员国,为什么它却成为率先通过《里斯本条约》的国家之一?作为当时的欧洲事务大臣,你是怎么做到的?”提问的时候,吉姆-默菲的惊人之语。

“温斯顿-丘吉尔曾说,他希望组建的是一个强大的欧罗巴合众国,而不是松散的欧盟;此外,英国不应该是其中一员,因为我们太强大了,在军事、经济和文化实力上都强于欧洲大陆;大英帝国没有必要加入这种组织。但显然,丘吉尔错了!”吉姆-默菲的前半句并没有什么让人值得去注意的,但接下来的后半句,却显然让他受到了王室的另眼相待。

“但是我要说,丘吉尔首相错了。在我看来,英国不再是昔日的强大帝国,我们不再是英联邦的领导者,而是其中平等的一员。世界也变了,今天我们关心的是全球经济、气候变化、恐怖主义。这些问题任何一个国家都无法独自解决。我们应成为世界最大的民主国家联盟-欧盟的一员。很遗憾的是,在欧洲议会势力强大的欧洲怀疑派中,有相当多议员就来自英国。现在欧盟能帮助英国取得成功,能帮我们解决种种困难,我们需要的是一个更成功、更健康的欧盟。英国人到了忘掉优越感的时刻了。”这些话曾经引起了争议,但却也使得吉姆-默菲成为了王室看中的新生代势力。

无论怎样,年轻的威尔士亲王-威廉王储从那个时候起,开始注意到这个年轻的政治新星了,但不管怎样,追根到底, 2008年10月3日,布朗首相对内阁进行部分改组,默菲被任命为苏格兰事务大臣。才他和王室之间的亲密关系的开始。

本身作为苏格兰事务大臣,承担主要职责是作为苏格兰与英国政府、议会之间的联系纽带,贯彻、维护苏格兰的地方自治。几乎熟悉政治的人都知道,1977年11月4日在全英国会下议院辩论《1978年苏格兰法案》和《1978年威尔士法案》两个权利下放的议案时,时任苏格兰西洛锡安选区的工党议员谭姆-戴利埃尔的发言,引出了西洛锡安问题-这一全英国会管辖范围的最大吊诡困局。

“英格兰议员表决英格兰事”、“减少苏格兰国会议席”、“英格兰另设议会”、“这个问题的最佳解答,就是不要再问这个问题。”等等这样的所谓解决方法声不断。

而有人喊出了“废除苏格兰议会,威尔士国民议会和北爱尔兰议会,全英立法权重归威斯敏斯特宫的大不列颠及北爱尔兰联合王国国会!”更可怕的是,随着苏格兰、威尔士的倾向独立的党派的壮大,“解散联合王国,允许苏格兰、威尔士甚至英格兰和北爱尔兰各自成为主权独立的国家”这个方案的支持呼声越来越高。

而也就是这种情况下,吉姆-默菲受命担任苏格兰事务大臣,他曾经认为“他属于苏格兰的光辉历史,他的时代已经过去”这样的发言在遭到地方独立势力的抨击的同时,却也赢得了王室的青睐,也因为这样,他和阿盖尔公爵-托库希尔-伊安-坎贝尔成为了密友。

也许作为工党领袖,他不应该参与到保守党事务中来,但作为影子内阁的首相,吉姆-默菲却承应了王室的邀请,来到了印度尼西亚。如果没有王室的邀请,吉姆-默菲宁愿作为反对党的领袖去大肆抨击戴维-卡梅伦首相领导的保守党政府的错误。

“这种罪恶却是屡屡让人充满着向往,以至于王尔德也对苦艾酒充满着相恋,他曾经描写着自己所产生的幻觉“酒后走在寒夜的大街上,我却感觉大簇大簇的郁金香,在我脚边挨挨擦擦。”穿着一声皇家海军制服的日本流亡政府情报总监-鹰司真希,笑着回应了吉姆-默菲的冷哼声。她丝毫没有理会达米里中将那充满着色情味道的目光,而是不无笑意的继续着自己的话语“墨菲先生只会在棉兰逗留6个小时,我想将军不会让我们在这6个小时里旁顾而观吧。现在是该将军阁下做出选择的时候了。”

对于伦敦之所以将吉姆-默菲派往新加坡,鹰司真希是再清楚不过了,这位曾经多次访问中国的政客,或许是现阶段中,对于中国真正有着了解的政界人士了。现在法国人已经失去了中南半岛,甚至因为这次损失,尼古拉-萨科齐政府不得不收缩自己有限的力量,伦敦不仅仅削弱了法国人,而且利用越南,大大迟缓了北京进军印度洋的脚步。

王储殿下的布局不可谓不密,用心不可谓不险,而这个时候,将一个曾经力促英国在欧盟问题上,表现出积极姿态、并在苏格兰问题上,有着坚定立场的苏格兰人来到东南亚,这其中具有着什么样的含义,几乎不用去猜,鹰司真希也知道。

现在停留在安达曼-尼科巴群岛的日本第1轻骑兵团已经做完了全部准备,正在等待着最后的命令,而这个时候,显然是该彼此开始出牌的时候了。

“放心吧,鹰司小姐,我已经命令第1军区下属的部队向廖内群岛(纳土纳群岛)采取行动了。” 达米里中将粗野的笑道“看看吧,中国人依然在举行着他们的盛大典礼,至少数日之内,他们不会有所行动!而只需要一天,我便足够解决岛上那些该死的山猪了。”

鹰司真希看了看对着将军充满鄙视目光的吉姆-默菲,旋即对着达米里中将点了点头,以示满意之情。“这个当初因为东帝汶杀戮事件,而被判入狱的蠢货,不仅仅能够出狱,而且还能够官升一级,出任第1军区司令,真是一个讽刺!”蒋聆的心底讥讽着笑道。

“将军阁下,抽出主要作战部队,北苏门答腊地区的防务怎么办?”一旁的副官不安的问道。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