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女子特谴行动 正文 第一百零二章:满大爷栽倒在黄艳手下

王大三 收藏 0 222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32.html


满财宝不知道其中的因由,只好无奈的下令全体行动中队押上战俘孙雁去码头乘船返回上海。

这是一艘从货运公司租来的小轮船,正好要拖着拖船送海产品。满财宝便租了第一艘拖船跟着回上海。

小轮船上的一间客舱被押船的王黑子和三个特务“借用”了,孙雁也被押在了这里。而满财宝带着其他二十多个特务由于小轮上坐不下,便在轮船后的第一艘拖船上安置了下来。


从崇明安沙码头到上海的十六铺需要走五个小时的水路。


船开出半小时后,王黑子要陪在船舱里的另一个特务也上甲板去协助看守。

那特务明白王黑子是想利用这个天赐的良机强奸孙雁了,便识相的出了船舱上到甲板上去了。


孙雁看到自己以前的同事道具师王黑子眼睛发红的靠着自己坐了下来,知道情况不好。她往船舱的角落里拼命的缩着。

“呵呵,小美人,你躲什么躲啊,我又不吃你。”

王黑子说着一把拽起孙雁就把她按在了床铺上。

孙雁双手被绑的都发麻了,根本无法抵挡王黑子的非礼。只能是高声叫喊着救命。


王黑子制服孙雁简直是不用费很大的力气,他先隔着衣服狠命的揉搓了一番孙雁的乳房,接着很快他就撕开了孙雁的军上衣和里面的衬衫。

孙雁的胸脯露了出来,已经明显的因为刚才的揉搓红了几块地方。

“好白的小奶子啊,真是上品。”

王黑子捏住后玩弄了几下。


“不着急,到上海还得四个小时那,小美人我会让你快乐成仙的。”

“王黑子,你这个臭流氓,无赖!你不得好死的。”

孙雁又疼又羞,愤怒但又无奈的骂道。

船上的床铺都是很下的,船舱也狭窄,孙雁毫无退缩的余地。


“呵呵,你不累的话你就尽管骂好了,我还是得看看你的小美脚和以前有什么不一样了。”

王黑子松开了孙雁的乳房,坐到床边上,拉孙雁的小腿,把她的脚连鞋一起抓在了手上。

孙雁穿的是那种常见的,部队发的黑色平跟一道细带的方口小圆头皮鞋。


“哎呀,这是你们解放军发的军鞋吧,真好看,说明你们的首长都很色,特意发这种性感的皮鞋,将来好奸你们。”

王黑子细细的在孙雁的军鞋上摸来捏去。

“放你的狗屁,我们的军鞋是平跟的,很结实,是用来行军打仗的。我们的首长也和你们国民党部队的狗官不一样,他们都是爱护士兵的,根本不会象你说的那样无耻。”

孙雁不愿意自己脚上的军鞋被王黑子肆意玷污,用力抽着脚,但是却无济于事。

她脚上的鞋子都被王黑子磨蹭的雪亮发光了。


王黑子已经抑制不住自己的性欲了,他放开了孙雁的脚,上床骑在了孙雁的腰上,就解起了她军长裤上的皮带。

孙雁知道自己随后的时刻就要到来了,羞辱的闭上了眼睛。不过她还是使出最后的力气用劲压住臀部,尽量不让王黑子把自己的裤子脱下来。


眼看裤子就要被王黑子从臀部褪下了,忽然甲板上传来一阵枪声,把王黑子吓的一骨碌从孙雁身上滚下了地,就去取他自己已经脱下了的长裤腰带上的手枪。

他抽出枪刚从船舱里探出头,被被“砰砰”的两枪打蹲了下来。

王黑子知道不好了,他看了看外面就是船舷,他也管不了孙雁了,猛的弓起身来一个鱼跃窜出了船舱门,跨过船舷就跳进了滚滚的长江里。


王黑子刚跳江,穿着一身工装的黄艳就手持冲锋枪进了船舱。

“孙雁,你没事吧?”

黄艳看到孙雁已经坐起,长裤也才被扒到臀部下的位置,知道她还没被王黑子得逞。

“黄艳姐,我没事,我相信你会来救我的。”

孙雁勇敢的微笑了一下说。


“那当然,我说了不会丢下你的。”

黄艳抽出匕首割断了捆绑孙雁的绳子,然后扶她起来帮她系上了长裤,扣好军装扣子。

外面的枪声大做,这是和黄艳一起化装上船的盛联山他们在和拖船上的满财宝的特务相互射击着。


黄艳端起冲锋枪,对着外面喊:“盛中队长,割断连拖船的绳子,我们返航。”

外面传来盛联山的声音:“是!火力掩护,砍断缆绳!”

黄艳一个鲤鱼打滚出了船舱对着后面的拖船“哒、哒、哒”的就是一梭子。


缆绳被战士砍断了,后面的一溜拖船象断了线的风筝似的顺水缓慢的向长江口飘去。

满财宝连忙大喊:“稳住舵,赶快向岸边上靠。”

他知道不这样的话,没有动力的拖船几个小时后就得飘出长江口进入大海,那可就真得喂了鲨鱼去了。


周四呆看着江面喊着:“快扔救生圈,江里好象是王队长。”

满财宝爬上船舷一看,真是王黑子在水里边挣扎着游,边挥手求救那。

特务们用绳子拴上救生圈试着扔了几次,王黑子才总算是抓住了,船上人合力把他拉到了船边上。


“这下完了,又赔了几个弟兄的命,还让孙雁给跑了。”

被拉上船的王黑子象落汤鸡似的瘫坐在甲板上有气无力的哼哼道。

满财宝更是跺着脚骂着:“好好的计划,他金大牙说变就变啊,害得我们是措手不及,临时租人家的船,能不出事吗!”

他这次崇明岛之行可谓是典型的赔了夫人又折兵了。


幸好一艘长江客轮发现了在江中飘摇着的拖船船队,扔了缆绳才算是把满财宝他们拽到了十六铺。

一行人疲惫不堪的回到了极斯菲尔路76号。

“迎接”他们的金大牙和胡胖子一脸的嘲笑模样。

“怎么样,孙雁跑了不是?”

金大牙说。


“站长,你,你怎么知道啊?”

满财宝和王黑子是一脸的茫然。

胡胖子左手叠着右手托着他那肥下巴说:“我们会算啊,我们算出你们要是能把孙雁带回来那才怪了那。”

满财宝说:“胡大队长你这是什么意思啊?”

“什么意思?什么意思得问你满科长了,你在崇明岛和欧阳勾结的不错吧,她给你老人家什么新的指示了没有?”

胡胖子故意挤兑着满财宝。


“站座,胡大队长他这是什么意思?难道你们怀疑我不成?”

满财宝愤怒了,他对着金大牙大声说道。

金大牙不紧不慢道:“老满,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嘛。你这趟崇明之行是损兵折将,一无所获,你觉得你该如何向特派员去解释那?”

“站座,我满财宝对党国可是忠心耿耿,天日可鉴。本来我们已经把江南大队拖的够戗了,江南大队由于轻敌和我们打上了阵地战,吃了大亏,我们手上又有孙雁做人质,再给我两天,非拖垮了他们不可。是您非命令我们回上海的,怎么反倒怪罪起来了那?”

满财宝感觉这里一定有人在从中作梗。


金大牙说:“那孙雁那?”

“这都怪我们走的匆忙,临时租的轮船,才中了黄艳的诡计,让她半道上劫了孙雁。”

“好了,老满,你就别演戏了。现在我们怀疑你是双面间谍,现在我宣布对你停职调查。你也算是幸运的,因为你将成为基地临时看押所里的第一个男性嫌疑犯。”

“我真冤枉啊我,站座,我是为党国立过汗马功劳的人啊。”


“什么功劳,抓欧阳你抓不到,抓到孙雁还能让那么一个小姑娘给轻易的跑了。要说功劳你唯一的一件就是在崇明找到了四呆子,他是我们将来对付梁晴的重要武器。其它的那件还算得上是功劳那?”

金大牙对满财宝带回了死里逃生的周四呆还是挺欣赏的。

不过,金大牙怕把满财宝留在76号审查和吴八会发生冲突,所以还是决定把满财宝先拘押在基地看押所去。


王黑子对满财宝在江里救了自己的命很感激,自然的为他叫起屈来。

他说:“金站座,胡大队长,老满绝对不是共军的奸细,我敢担保。孙雁的被劫,完全是没意料到的事,不能怪老满他一个人啊。”

“黑子,不要多嘴,是不是共军的奸细,两天就审出来了。这也是特派员的意思,你们都先休整一下,然后留在76号待命。”

金大牙训斥了王黑子一番。


“那,那我不回基地了?”

王黑子想着基地里那几个女兵那,因为苏青等四人还没被侮辱过,王黑子憋着劲正期待那。

“哦,不用,你在76号配合胡大队长和吴八巡视员工作。”

金大牙交待起来,实际上也是命令。

“那基地那边人手够吗?”

“足够,韩有平工作的很出色,还有胡大队长的堂弟胡文生也提为了看守长,就不需要你再去了。”

金大牙知道王黑子和满财宝私交不错,他不想让王黑子回基地罩着他去。


就这样,满财宝被关进了基地临时看押所。

他的牢房紧贴着苏青她们文工团五个女战士的隔壁,相互间是用铁栏杆隔着的。

苏青马上向看押所所长韩有平表示了抗议。

“你让一个老男人睡在我们隔壁,我们怎么方便?”


“没什么不方便的,你们可以用布挡起来嘛。你们看人家于洁参谋,在龙华监狱的时候还和三个大男人住在一起的那。”

韩有平嬉皮笑脸的对苏青道:“今天满大爷是临时在隔壁休息一晚上,明天就要和你们五个关在一起了,房间紧张嘛,这也是无奈之举了。”

他盯着苏青的美脚看着,下身又一次的起了反应。

金大牙已经允诺了他,一旦审出了满财宝双面间谍的真假,他就可以如愿的得到苏青了,所以他正幻想着在苏青这五个女战士里最漂亮的姑娘身上肆虐时的情景了。


原来这又是金大牙的贼计,他依然要试探满财宝对女青年,尤其是女战士的态度,他要看看满财宝是否会主动骚扰和肆虐这些姑娘,并据此判断满财宝是否是有双面间谍的嫌疑。

苏青知道后连忙和姐妹们商议,明天绝不让满财宝进驻到自己的监舍里来。

五个女兵里张晓敏已经遭到了多次的凌虐,一旦被敌人折磨的快不行了,就会被送回到四个战友中来,让她们帮着照看调养,稍微好一点,又会被拖走侮辱去。

用金大牙的话来形容,就是这些女兵都是女人里的珍品,不能轻易的死掉。


虽说手风琴演奏演员苏青很机敏,但是在敌人大后方,又是这样被绝对控制的条件下,的确很难想出更好的应对方法。

本来她们想能求助一下于洁和张莉莉的,但是她们俩如今每天都必须去参加选美大赛的训练,早出晚归,根本无法单独和女战士们沟通。尤其是于洁被监视的更紧。


第二天上午,基地临时看押所的审讯室里,韩有平光着上身,胸脯上露着浓密的胸毛。

他对满财宝说:“满科长,你这段时间辛苦,因此金站座让你来看押所的美女堆里消散消散,一会就送你去共军文工团女演员的监舍去,您老人家随便玩好了。”

满财宝说:“你们这是什么意思啊,想让那些女共军把我打死?我满财宝对党国如此忠心,没想到你们轻信小人谗言,我无话可说了。”


“哈哈,满科长你误会了,是真的让你随意玩的。四个小娘们你不至于对付不了吧,拿出点男人的味道啊。”

韩有平说是这么说,但是他心里明白,就是自己都未必同时对付得了四个姑娘,何况是满财宝这50大几的男人那。

满财宝说:“我看到是五个啊,怎么成四个了?”

“哦,那个叫张晓敏的被基地的干部们轮的连床都起不来了,还能算上一个吗?”

“那我也对付不了四个女人啊,要不你领一个进我的房间,我保证让你看到好戏。”


“那可不行,站座说了,让你娱乐透顶。你尽管拣你看中的上就是了。其他的来帮忙你可以打倒她们嘛。不过站座也说了,进一个人的房间也行,你可以选择。”

“哦,那好啊,你们把那个姓苏的美人留下,其他的带走。”

满财宝听岔了,不过韩有平也没说清楚。


韩有平听到满财宝想上自己看中的人,心里很不舒服。再一想,换任何人也会首先选择苏青便没发火。

他说:“满科长,是这样的,站座的意思啊,你要是不进这五个军妞的房间的话,你可以选择去大美女张莉莉的监舍和她同住啊。”

“哈哈,你真会开玩笑。”

满财宝乐了:“共军女军官张莉莉的谢特派员钦点的保护对象,谁敢碰她啊。”


“怎么了老满,你以为我和你开玩笑吗?我说的是真的,只要你有本事上张莉莉,谢特派员保证不会追究你一丝一毫的责任。”

韩有平知道金大牙之所以这么安排,就是秉承谢长林的旨意,因为谢长林将在把于洁凌辱后转向张莉莉,他要先试试张莉莉的体能,顺便磨掉点她的意志,先拿满财宝这个半老头子探探路。

当然这事儿也不着急,毕竟现在连于洁都还是处女之身那。


满财宝见韩有平并不象玩笑,但还是多少带点狐疑的说:“真不追究我的责任?”

“当然,你还不信我们吗?”

“我信啊,我知道特派员和站座是想考验我是不是那边的奸细,要是真是的话,我不可能去糟践自己的战友对吧?那好,我就选择张莉莉那娘们吧,毕竟一个人比四个好对付。”

满财宝终于下定了决心。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