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外武工队 第三卷 斗智斗勇 第八十四章 自作聪明

zjl0503 收藏 1 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2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22.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URL=http://book.tiexue.net/Content_712250.html][size=14][color=#FF0000][本章节内容为VIP内容,VIP会员请点击链接阅读][/color][/size][/URL]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22.html


“不许议论,听大队长讲话。”小队长黄子民态度严肃的对交头接耳的战士训道,队伍马上鸦雀无声了。

“昨天晚上,我们的武工队员在村外蹲了一夜;在下半夜的时候,终于发现了我们当中的那个可恨的奸细,他就在你们当中,他是谁?自己站出来!”刘闯怒气冲天冲着这十几个战士喊道。

十几个战士互相投去寻问的目光,均怒目圆睁、义愤填膺的样子;刘闯和武工队员们看见,特别是那个叫黄子民的家伙,脸都气成猪肝色了,“谁,把他抓出来枪毙!”他怒容满面的吼着。

“对,谁给我们二小队脸上抹黑,黄队长,枪毙了他!”有战士向他们的领导黄子民请示道。

“对,我绝不会饶过他!”黄子民依旧在装腔作势道。刘闯若不是证据在握,真不敢相信他就是特务。


“顽固不化的家伙,死到临头还要装相!这张纸条,是你们当中谁写的,自己站出来?”刘闯拿出了铁的证据,摆在他们面前。

这个小队的所有战士都望向那张纸条,所有人都没出声;有的战士若有所思,偷偷看向小队长黄子民,眼里犹是不相信的目光。

“清白的,后退一步,走!”刘闯冷不防下达了口令。

战士们都挺胸抬头、信心十足退后了一步,除了他们的小队长;看着黄子民低着头萎缩着站在那里,战士们都惊呆了,以至于有个战士一时没反应过来,还好心的小声提醒着他们的领导:“黄队长,后退一步!”

他敢吗?他的腿直在颤抖,已经站不稳了;他已实在是迈不动腿,哪怕是仅仅后退一步;他深深的陷入了绝望之中。


“黄子民,不,你这个日本鬼子狗特务,你还有什么说的?”事实已经清楚,刘闯气愤的问道,并顺手抽出了腰间的二十响。

“大队长,就看在我跟着你舍生忘死的份上,饶了我吧?”日本特务跪在地上,向刘闯哭求了起来。刘闯双眼望天,不为所动。

“大队长,我打死过二十多个鬼子,我也算为你们革命立了功的,你不能过河拆桥,卸磨杀驴啊!”特务抱着最后一棵救命稻草。

事实确实如此,刘闯不由重新审视起他,“为了当特务,取得我的信任,他杀了那么多同类,也真难为他了?”面上不由现出捉摸不定的表情。

受过特殊训练的日本特务当然将刘闯脸上的这些微妙变化看在了眼里;他以为他的表演有作用;一不做,二不休,他继续妄图打动他:“大队长,只要您老人家放过我,我一定将功折罪,上前线去打更多的鬼子!”

“唉,你自己看着办吧?”刘闯叹息一声;言毕,将手中的枪顺手扔给了他。


他这个举动,可将全场的人吓了一跳,包括武工队员们以及党代表林丹,“你不一枪打死他,还给他枪,他若是狗急跳墙,给你一枪怎么办?”就有在场绝大多数人如此想。对此,刘闯胸有成竹,他知道这个特务最擅长的就是表演,最急于的就是表现。

赵威龙先前也是一惊,不明刘闯队长此举何意?难道他和我一样,悄无声息的将子弹卸去了?没发现他动手啊?难道他也是一个深藏不露的武林高手?没有理由,他没必要在鬼子面前装模作样,以至于经常被人家追是满山乱跑。

素来沉着、冷静,足智多谋的赵威龙细细的观察了下刘闯背着的双手,然后若有所悟,很快面带微笑,频频颔首起来:“在这样的老家鸟面前,小鬼子你不上当才怪?呵呵。”


果然,看刘闯将自己的佩枪扔了过来,日本特务松井太男先是惊喜了一下:“没想到老子临死前还能捞一个!”待他将枪战战兢兢拿到手,看着刘闯背着双手,他“反应”过来,自作聪明的心道:“姓刘的你泡谁呀?你弄个空枪扔给我,让我给你一枪,然后你好名正言顺对我下手,哼哼,我大日本帝国的特务都是狡猾的,我偏不上你的当!”

“大队长,你的请看我悔过的决心,我的表现!”日本特务松井太男一厢情愿的表白完,冲自己脑袋就开了一枪,“呯”的一声,枪声远远的传了开去,他随后倒在了自己的枪口下。

特务终于铲除了,游击队和武工队又可以放开手脚打鬼子了,不由放松了警惕;没想到,他们很快便又接二连三的出事,才知道原来还有更大更深的日本特务隐藏在革命队伍当中。

凌源县城内,本踌躇满志的等待阿南回中尉胜利消息的尾野狐信中佐,没想到等回来的却是又一次失败,让他始料不及。

那天晚上,在阿南回中尉向他报告一切都在暗他的计划进行,请他等待胜利的消息后,他满意的进入了梦乡;等二天早上,他左等右等,阿南回中尉也不给他来报喜电话,使他突然有种不祥的预感;此时他丝毫没有想到,他的计划会满盘皆输;他只认为,至多在重围之下让武工队跑了,但在皇军猛烈炮火之下,他们怎么也得带伤狼狈逃窜吧?剩下要知道的只是伤的轻重问题。

无可奈何之下,他只好亲自给身在松岭子的阿南回打电话;电话通了,传来预料中的支吾声;阿南回在电话的另一头嗫嚅着,不时的顾左右而言他;尾野狐信中佐看不到,阿南回此时满头大汗、手足无措。

“八嘎,武工队的到底消没消灭?消灭几个?”尾野狐信中佐第三次问道。

“这个,这个,”阿南回中尉终于下定决心,纸终是包不住火的,他唯有坦白交待了,不过他灵机一动,说道,“报告长官阁下,我们在去的路上,遭到武工队和游击队大部队的伏击;对方足有两百多人,使我们伤亡惨重,连下官也受伤了,所以让武工队又侥幸跑掉了。”

“遇到伏击?我不是告诉你要秘密的进行,连伪军都不要告诉,你的怎么泄密了?混蛋!”尾野狐信中佐气急败坏质问道。

阿南回一听,倒抽一口冷气,直觉后脖颈发紧,他赶紧表态道:“报告长官,下官一颗心尽忠天皇,绝不会坏了的干活,不过……”他喘了一口气,强词夺理道,“大日本军队中有人通敌也说不定?”

“八嘎,闻所未闻。”尾野狐信中佐气得将电话摔在地上,怒容满面,暴跳如雷,“你还不如说特高科有人通敌,你更不如直接说我有通敌嫌疑?”

尾野狐信中佐想了想,不能就此善罢甘休,他气得又抄起电话想骂对方一通祖宗;等他哇啦哇啦半天才发现,电话已被他摔坏了,里面了无声息;他气得像疯狗一样将电话扔在地上,跳起来用双脚跺得粉碎。

另一面,罗圈腿又斗鸡眼的阿南回中尉直觉得自己此时应当做些什么?他脑中一激灵,“对了,我现在受伤了!”

他赶紧喊来救护兵,让他把自己的上臂包扎起来。

救护兵一时不明所以,不禁呐呐问道:“中尉阁下,您没有受伤。”

“混蛋,让你干什么,你就干什么!”阿南回急得拔出指挥刀,冲着救护兵比比划划。

“是,是,我马上给你包扎。”救护兵不知长官犯什么毛病了,吓得忙不迭的说道。

“要快,快快的。”阿南回催促道;他很怕上司知道真相,甚至于好像尾野狐信中佐已来到门外了。

救护兵将他的右上肢层层包扎了起来,并且打上了夹板,给人的印象是断了的样子,而这正是阿南回想要的效果。未了,在阿南回满意的目光里,救护兵疑惑不解的走了。


“武工队太厉害了!”凌源县城鬼子兵营内,望着地下被他踩成碎片的电话机,尾野狐信中佐摇着头感叹着,“不能用常规方法了,我得再想些阴谋诡计?”言毕,拿起桌子上的《三十六计》陷入了沉思:空城计、反间计、苦肉计、连环计、美人计……

尾野狐信中佐突然灵机一动,“有了”他喜上眉梢道,“这个计策好,保准会让武工队上当,保证会让他们统统的魂飞天外,哈哈哈!”他得意忘形的狂笑起来。

尾野狐信中佐习惯性的将手又伸向放电话的位置,以便向前方也就是松岭子鬼子兵营下达命令;可手在桌子上摸了半天都摸空,才想起电话已被他踩成碎片了。他只好悻悻然将手缩了回来。

“哼哼,这次我亲自去,我谁也不告诉,免得情报泄露;哼哼,如此一来,我看游击队还能怎么得到情报?除非他们是我肚子里的蛔虫。”尾野狐信中佐咬牙切齿道。他喊来两个特高科就要出发;坐上小汽车后,他想了想,奸诈狡猾的他又从车上下来了;他决定晚上神不知鬼不觉的去。

夜阑人静的时候,尾野狐信中佐坐上小汽车踌躇满志的出发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