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原!血原! 正文 四七、战临江(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94.html


经过五天的休整,部队逐步恢复了元气,各营都对这次战斗进行了总结,战士们也提出了许多合理的建议,比如对于日军的自动步枪许多战士建议每次只压二十发子弹,因为三十发子弹如果以连发的形式打出去枪管就红了;还有人提出现在的服装由于和敌人过于接近,几次发生在混战中我军无法分辨而无法支援的问题,于是后勤部把军装的领章和肩章进行了修改,并增加了臂章。这些东西都是活的,战场上可以临时增减;而对于战士们提出的遭敌化学武器攻击的问题,各营排普遍地展开了针对日军使用化学武器的识别和防化方面的训练,并为部队配备了小炸药包,以炸散日军的毒气。诸如此类的建议很多,大部分都落实在了训练之中。

九月二日,苏联方面通知,日军已经放弃对党育明部的进攻计划,改为围困;另外由于情况好转,苏方将恢复运送物资的行动。从日军方面获得的情报来看,尽管程飞鹏提供了准确的情报,苏军仍然在基辅遭到了合围,只是损失比历史上小的多,只有不到三十万人。由于,程飞鹏的情报比较准确,苏方开始重视这个情报来源。并同意用物资交换战略情报。

九月八日,苏方通报,苏军在斯摩棱斯克击退了德军的进攻并重创了德中央集团军群,对抗联提供的情报表示了感谢,同日夜间,苏军一次出动了十多架飞机为十二军空投物资。

九月十日,关东军突然宣布“关特演”顺利结束,各部队回归原驻地。

九月十一日,情报处接到内线紧急通报,日军向辉南方向和八道江方向增派了七个步兵联队,并调动大量部队到辽西围剿杨靖宇部。

九月十三日,侦察连报告,在陈家堡子方向发现日军侦察分队在活动,平川沟和大东岔方向也有少数日军出现。当晚,有大批日军进入小金川。

九月十四日,日军一个联队进入太平川,并与侦察连发生小规模火力接触。据侦察连汇报,这股敌人的火力很强,大量配备了一式自动步枪。

九月十五日,党育明召集营以上干部部署作战任务。“同志们,这次没有必要讨论了,日军动用了九个联队,加上匡师团的五个旅要致我们于死地。为了使根据地免遭日军破坏,这次我们将进行外线作战。由政委指挥教导队,医院的人员和一营退守龙潭基地,二营、三营、炮兵营、警卫团、独立团于十七日日落前运动到吊挞沟一带,具体位置等一下参谋会告诉各部指挥员。再过三天就是九一八事件十周年了,这一天意味着什么不用我说,这次我们要给鬼子送份大礼,让他们牢牢记住这一天。现在各部回去就出发。俘虏中的顽固分子一律埋在后山的沟里,非作战人员一律隐蔽起来,每个安置点都要安排专人负责,防止自己暴露目标。散会后各部马上出发,这次出发部队把所有用的上的弹药、物资、机动车辆和马匹都带上。我们可能会有相当长一个时期不能回营地了。医院抽调体力好的同志随大部队行动。”

散会后,党育明嘱咐了程飞鹏和王立平几句,就带着警卫营出发了。

十六日凌晨,警卫营来到了花砬子山。并布设了警戒阵地;侦察连对临江实施了化妆侦察,并确认了日军的防御工事的位置和数量。

当晚,二营、三营到达吊挞沟,随后,半夜时分,独立团也到了吊挞沟,党育明立即命令二营和三营炮兵排连夜越过铁路,占领一一一五和七五四高地。十六日天亮时,炮营赶到了花砬子山,独立团也分别赶到了几处预设的伏击点;警卫连也在青沟子镇外面潜伏下来。

十六日上午,日军一个小队护送四十多辆大车的粮食向平川沟方向运动,被独立团打个正着,不到一个小时,只见十多个日军狼狈地逃回了临江。时间不长,一个大队日军在摩托车的引导下气势汹汹地冲向了刚才大车队遭截的地方冲去。到了地方一看,三十匹马倒在路上,三十辆装满粮食的大车丢在大路中间。

日军向四下简单地搜索了一下,见没有什么人就推着大车返回了临江。

中午,日军又派出了一个中队,护送着四十多辆大车向平川沟方向运粮食,但是走了不长时间,就有几辆车冒起了白烟并很快开始并燃烧。护送日军连忙开始扑火,这时不知从什么地方飞来几发迫击炮弹,没有受过训练的骡马受了惊开始在路上到处乱窜,很快车队就乱成了一团。日军顾不上救火连忙向四下警戒,又过来十多分钟却没有任何动静。好不容易把骡马安抚住,日军中队长一看,有二十多辆大车已经无法行动,其中十多辆完全烧毁,于是命令一个分队的日军护送损毁大车返回临江,其余部队继续前进。但是前行不远就触发了埋在路上的手榴弹,一辆马匹受惊的大车把三名日军撞成了重伤,另外还有三名日军在躲避的时候被埋在地上的子弹射穿了脚。枪声和爆炸声引起了后来马车的混乱,这下日军中队长感到挠头了。想了一下又派出了一个分队,腾出两辆大车把六个伤员送回临江。并让一辆卸空的大车在前面开路,没走多远就又触发了地雷,炸坏了一个车轮。

经过一路磨难,这个日军中队在付出了三十九人死伤的代价后,把十三辆大车送到了平川沟的佐佐木联队。佐佐木井义听了报告后,把情况向担任这次围剿总指挥的松岗正夫做了汇报。松岗明确地告诉佐佐木,“佐佐木君,你们应该是离目标最近的,敌人正在设法迫使你们撤回去补充粮食。这种时候一定要格外小心,特别是物资的保障。你们现在使用的自动枪械很多,一定要注意自己的弹药数量,千万不要出现因为没有弹药而被敌人俘虏的情况呀!”

“请学长放心,我会注意的,皇军武士就是没有子弹用刺刀也能消灭这些低劣的支那人!”

“佐佐木,作为联队长,你一定要对自己部下的生命负责。皇军勇士不能无谓的损失在这种没有战略意义的作战中。另外希望你能尊重你这次的对手,请正式称呼他们为中国人。他们的力量超出你的想象。对于你一个联队单独行动我很不放心。四个特遣队的损失,应该引起我们的注意。尤其是你的后勤补给线,你一定要派出足够的兵力保护。”


这个时候,党育明正和孙长发、赵树明看新到的情报。

“两位军座,我们用三营加上侦察连打临江的计划有点玄,现在三营是充实到了五百人,侦察连也有两百来人,可是临江城里有日军一个联队部,两个大队,伪步三旅一个团,共计三千多人。”

“军长,我瞅着这事儿也有点玄。一旦粘住了就麻烦了。”

“谁说我要打临江了?再说了,你们看看独立团缴获的武器。这些鬼子是守备联队的,步枪居然还是三八枪,而且没有什么重武器,敌人唯一倚仗的就是江上的那五条炮艇。这次我的目标有两个,一是当花矿,二是日军的弹药库。从侦察结果来看,佐佐木联队已经全部换装自动火器,这对我们来说是个威胁,但是你们注意到没有,有了自动步枪,弹药消耗地非常厉害,而且我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日军的自动步枪枪管报废的很快,我判断只要进行三四次夜间袭扰,日军的弹药就会消耗很多,需要进行补给。”

“对,从侦察连抓的舌头长看敌人一个兵还是带一百二十发子弹。这些弹药也就够他们打个把小时的。”孙长发说道。

“这次我让侦察连分出两个排,晚上带上电喇叭配上自动放音机(就是那些MP3)和简易火箭炮晚上去叫佐佐木起夜。我就不信他们能坚持多长时间。过一两天他们的弹药耗的差不多了我们就该收拾他了。现在我估计用三营、二营七个排加上炮兵营拿下临江问题不大。而二营炮排加上三个步兵排解决当花矿的一百多日伪军足够了;警卫连解决青沟子日军小队后在那里建立阻击阵地也不会有什么问题;侦察连现在已经弄清了临江日军的分布,而这次我们把火箭炮、山炮和重迫击炮带过来了,晚上我们会首先把日军两个步兵大队和炮兵中队给捂在营房里面,然后用迫击炮逐个摧毁日军的工事,这样我估计五个小时左右解决日军问题不大。而日军作为火力支撑点的五条炮艇由三七炮重点照顾。独立团的四个排当预备队足够了。”

“这样行吗?”孙长发担心地说。“鬼子可是两三千人,咱们投入战斗的加上炮兵才两千人,是不是玄了点?”

“副军长,您就放心吧,咱们带来的两门一五零,六门七五山炮,十二门三七炮,三十多门八二迫击炮足够鬼子喝一壶的了,再说了还有那四组火箭炮呢。这次就给您表演一下炮兵的威力。”韩清凑了过来,“军长,那些特种弹打吗?”

“第一波攻击全部使用特种弹。五分钟后的第二轮再换成常规弹。”

“那我们什么时候动手?”孙长发问道。

“等日军那个中队进城之后我们就动手。另外侦察连和警卫连已经派人潜伏到日军仓库附近了,随时可以夺取仓库。现在日军在仓库的警卫兵力只有不到一个中队。”

“现在其它日军这几天有什么变动吗?”党育明问赵树明。

“没有。现在的情报已经是最新的了。”

“你估计现在匡大师团长在怎么判断我们的位置?”

“他一定认为我们就在佐佐木的附近,让佐佐木加紧搜索。”

“那我们就给他们点惊喜。部队现在开始运动,今晚天黑前必须就位。城里发出信号开始行动。让潜伏部队一定要注意安全。”

“对了,日军似乎警惕性并不高,现在日军晚上还有出营活动的,这个事情恐怕有点麻烦。”赵树明补充到。

“让部队进城的时候小心点就是了,再有我们也不是要占领全城,只要控制几个要点就可以了。注意,矿山那边动作要快,任务完成后把矿工都带到仓库那里,争取天亮前把物资转移走。还有就是在搬运中一定要注意那些特殊物品,不要发生群死群伤事故,矿井一律要破坏,机器设备能带走的带走,带不走的要彻底破坏,这个东西文小力最拿手。”党育明说到这里,韩清和赵树明都捂着嘴直笑。“笑什么笑,这是实话。还有就是如果天亮之前物资转移完成,就不用节约弹药,尽量向日军开火,实在运不走的物资一律烧掉,不能留给敌人。特别是弹药和药品,一点儿都不能留给敌人。好了,参谋,去下达命令,这次行动直接关系到我们后面的作战是否顺利,要求大家一定要打起精神来。如果城里的日军剩的比较多,我们就不进城,但是只要有可能就一定要摧毁城墙。”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