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拓知道了什么?zt

蓝色征衣 收藏 0 31
导读:力拓知道了什么? 21世力拓知道了什么?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邓瑶 王洁 北京、上海报道 2009-7-10 4:06:54 9日,上海市国家安全局通过一份新闻通稿正式表态:2009年以来,在中外进出口铁矿石谈判期间,澳大利亚力拓公司驻上海办事处首席代表胡士泰及该办事处人员刘才魁等四人,采取不正当手段,通过拉拢收买中国钢铁生产单位内部人员,刺探窃取了中国国家秘密,对中国国家经济安全和利益造成重大损害。 同日,外交部发言人秦刚在例行记者会上就力拓间谍案表态,称窃取国家机密损害了中国的经济安全

力拓知道了什么?

21世力拓知道了什么?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邓瑶 王洁 北京、上海报道 2009-7-10 4:06:54

9日,上海市国家安全局通过一份新闻通稿正式表态:2009年以来,在中外进出口铁矿石谈判期间,澳大利亚力拓公司驻上海办事处首席代表胡士泰及该办事处人员刘才魁等四人,采取不正当手段,通过拉拢收买中国钢铁生产单位内部人员,刺探窃取了中国国家秘密,对中国国家经济安全和利益造成重大损害。


同日,外交部发言人秦刚在例行记者会上就力拓间谍案表态,称窃取国家机密损害了中国的经济安全,但该案不应被政治化,也不应当影响中澳合作,中方将依法处理这一事件。


至此,力拓案性质已明,而链条未清。本报记者通过连续调查,正逐步还原出事件的演进与逻辑。


国内某大型钢厂的高管人士用“地震”二字来形容近日的力拓事件,“这可以说是中国钢铁工业有史以来未有之事。”


9日上午,有消息人士向本报记者透露,力拓雇员胡士泰等人所涉嫌泄密的内容,其中包括“将中方谈判组的内部会议纪要交给了力拓”,因此,“可能后期钢协内部的相关人士也会受到调查”。


力拓北京办事处一位员工则告诉记者,当天力拓就该案件紧急召开会议,“所有公关部的人都开会去了”。


权威知情人士向本报记者证实,涉嫌商业犯罪被拘留的首钢国际贸易工程公司矿业进出口公司总经理谭以新正与该案件有关,“谭可能向力拓提供了一些生产资料和数据,但目前相关部门正在界定这些资料带来的后果,并以此确定是否构成犯罪或罪行轻重。”


而眼下,仍余震不断。


记者从多渠道证实,山东某大型钢铁企业一位负责船运的管理人士也于近日被拘留,原因是涉嫌受贿和提供机密资料;而另一家国内大型贸易商的一位高管也被有关部门带走。


知情人士还向记者透露,负责铁矿石谈判的组织方中国钢铁工业协会(下称中钢协)也有多位人士接受了有关部门的“审查”。


他们究竟泄露了什么?


他们泄露了什么?


各大钢企众多高层管理人员到底是因为什么被带走调查?


透过钢铁业短时间内发生的一连串事件,本报记者力图理清此次间谍案背后的交易链条。众多业内人士告诉记者,上述涉案人士多是将有关所在钢铁企业或业内重要的机密数据泄露给了力拓等铁矿石谈判对手。对方也由此掌握了国内铁矿石谈判团队的底线。


一家参与中方谈判组的钢企负责人向记者坦承:“感觉每一次谈判对方准备都很周密,先机总是掌握在他们手里。”


一位国有钢厂的负责人告诉本报记者,对于钢企来说,原料库存的周转天数、进口矿的平均成本、吨钢单位毛利、生铁的单位消耗等财务数据,属于钢铁企业机密信息,不得随便外传;此外,一个钢铁企业的生产安排、炼钢配比、采购计划等,也属于企业内部资料。


“如果力拓掌握大部分钢企的财务数据和生产安排进度,那么,在铁矿石谈判中将很轻易掌握中方的谈判底线。”上述负责人表示。


一位中钢协人士告诉本报记者,中钢协会定期将行业统计数据反馈给会员单位,其中,行业平均毛利是“非常重要也非常机密”的数据,“如果矿商掌握了中国钢铁行业的平均毛利,那么,它会对中国钢铁行业的成本承受能力了如指掌,而谈判时,双方公开的价格要求,往往比实际成本要高。”


“公开的行业信息都是给外人看的,而且统计上存在不同标准,未公开的一般是各个企业的具体生产资料,以及影响交易的行业真实成本数据,比如吨钢铁水成本。”上述钢企负责人表示。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前首钢人士告诉本报记者:“所谓涉密的情报,包括企业的生产成本——这涉及对于矿石等原材料价格的承受能力;企业的技术改造水平、具体经济技术指标——比如内外矿配比比例;生产技术参数——高炉生产系数、焦炉系数,甚至国家政策发展动向等,都是属于涉密因素;而从铁矿石谈判的商业机密上来说,中国出什么招?中方谈判对策几何?都是重点。”


一位资深业内人士表示,国际矿商拉拢收买钢铁业内部人员、刺探窃取情报在行业内“已不是一两年的事情了”。


接触过胡士泰的业内人士表示,胡士泰平时接电话很少用手机,一般会要求对方拨他的座机号码,“现在看来,可能是担心被窃听”。


知情人士透露,有关部门已掌握胡士泰的大量电话录音和个人电脑资料,这将为胡是否从事间谍活动提供有力证据。另外,胡平时出席大量公共活动,亦与业内人士交往频繁,“胡每天的任务几乎都是会见内地业内人士,行程很满,胡在被捕前两天,还与中方铁矿石谈判队伍商讨价格问题。”


情报交易链条揭秘


2009年的国际铁矿石谈判,在亚欧市场都推进得异常缓慢。5月26日,力拓公司宣布,其下属哈默斯利铁矿石公司已与日本新日铁公司就2009年4月1日起、新一财年的铁矿石价格达成一致:在2008年的基础上,粉矿(占中国进口量的80%)、块矿(占中国进口量的20%)将分别降价32.95%和44.47%。


中方是否跟进,顿时成为最大悬念。因为,这远低于中钢协“矿价回到2007年水平”、“不少于40%降幅”的心理预期和谈判底线。


当日下午,主持谈判的中钢协秘书长单尚华在马钢集团内部召集参加谈判的16家钢企召开了紧急会议,主要内容就是商讨如何应对新日铁与力拓达成的“首发价”。同时,其还通过电话,征求了谈判队伍外各家企业的意见。


此次,钢协与宝钢、河钢、武钢、鞍本、沙钢、山钢、马钢、首钢、华菱、包钢、太钢等共16家钢企组成了谈判队伍。定期召开会议,商议谈判进展与对策。


5天后,一份“不予跟进”的强势声明出现在钢协网站,主流钢企也纷纷表态力挺钢协立场。直到6月18日的采访中,单尚华还对本报记者表示:“我们现在并不着急,主动权在我们手里。”


上述消息人士告诉记者,身份如首钢谭以新者,肯定知道内部谈判的很多东西。“因为这不是钢协自己就能定,是把大钢厂的具体业务负责人聚在一起沟通好后才定,他们能不知道吗?”“事实上,只要有长协资质的钢厂,都不可能不知道。”


但自六月上旬以来,对中钢协的抱怨之声突然多了起来。“大钢厂认为谈判至今太过拖延,暗中委托贸易商代理进口低价矿石;中小钢厂则被号召不要购买现货矿以扰乱谈判,但情绪之下该买还是买。”有知情人士告诉记者。


其中,更值得注意的一个背景则在于,随着钢材市场的渐渐回暖和原料资源的推涨,力拓等矿商在彼时的中国市场采取了强势回击的态度。自日韩首发价出后不久,原本通过议标方式出售矿石的矿商们暂停出货了2-3周的时间,而后再次重启。


于是新一轮的议标,冲高至粉矿77美元/吨的(CIF)到岸价,为4个月来的最高价格,接近力拓与日韩所敲定的新长协价格。


就在此时,中钢协一位高层提醒本报记者注意:“特别是力拓,小动作特别多。”


目前,官方尚未公布胡士泰等人拉拢收买中国钢铁生产单位内部人员的路径,但是上述消息人士认为:“如果仅仅是提供了本企业的数据情报获利,尚属商业行贿范畴;而安全局出动,肯定是涉及到了行业机密。”


而情报的泄露工作,很可能也不是免费的午餐。上述消息人士告诉记者:“于公,钢厂争取多拿到矿石,首先满足自己的生产,超量部分再抛到现货市场;于私,给予相关情报,个人可能从中收取好处。”


冲击与反思


河北钢铁集团一位管理人士告诉记者,铁矿石市场混乱与中国钢铁业自身畸形发展有关,但正是这种混乱,给外商提供了刺探情报的机会。


一般来说,中小钢企容易为市场利益左右,但主流国有钢企一般不大会私自签订供应合同,在这种情况下,刺探情报成为获取商业利益的途径。


中钢集团一位退休不久的管理人士则认为,铁矿石谈判是相当复杂的过程,外商每年会花大力气掌握中国钢铁业的真实市场信息,他们总说看好中国钢铁业未来发展,这话不是瞎说的,而是在掌握了大量钢企生产情况的基础上放话的。


“力拓这次间谍门事件,给国外矿山敲了警钟,也许会影响到以后的铁矿石谈判秩序。”


山东某国有钢企负责人分析指出,目前中方在谈判中基本处于被动状态,三大矿商减少现货矿供应量的举动,实际上是逼迫中方尽早接受首发价。


这也意味着,铁矿石市场基本被三大矿商垄断。按照行业发展来说,这是不合理的,也是不正常的,中方是最大需求方,理应获得一定话语权,不应完全被矿山操控市场。这次间谍门事件,也暴露了力拓等国际矿商在中国采取了不正当竞争手段,对于规范行业秩序是一个机会,但中国钢铁业要获得话语权,修炼内功是必须的,也是迫在眉睫的。


“三大矿在中国市场渗透太深、了解太多东西了。中国确实应该理清这个市场了。”一位业内资深专家向本报记者表示,“这是在源头上整顿国内铁矿石秩序,从供应商开始、到中间商、再到使用的钢厂,既然已经开始行动,就得好好下定决心,摸清情报被窃取的链条。”



纪经济报道记者 邓瑶 王洁 北京、上海报道 2009-7-10 4:06:54

9日,上海市国家安全局通过一份新闻通稿正式表态:2009年以来,在中外进出口铁矿石谈判期间,澳大利亚力拓公司驻上海办事处首席代表胡士泰及该办事处人员刘才魁等四人,采取不正当手段,通过拉拢收买中国钢铁生产单位内部人员,刺探窃取了中国国家秘密,对中国国家经济安全和利益造成重大损害。


同日,外交部发言人秦刚在例行记者会上就力拓间谍案表态,称窃取国家机密损害了中国的经济安全,但该案不应被政治化,也不应当影响中澳合作,中方将依法处理这一事件。


至此,力拓案性质已明,而链条未清。本报记者通过连续调查,正逐步还原出事件的演进与逻辑。


国内某大型钢厂的高管人士用“地震”二字来形容近日的力拓事件,“这可以说是中国钢铁工业有史以来未有之事。”


9日上午,有消息人士向本报记者透露,力拓雇员胡士泰等人所涉嫌泄密的内容,其中包括“将中方谈判组的内部会议纪要交给了力拓”,因此,“可能后期钢协内部的相关人士也会受到调查”。


力拓北京办事处一位员工则告诉记者,当天力拓就该案件紧急召开会议,“所有公关部的人都开会去了”。


权威知情人士向本报记者证实,涉嫌商业犯罪被拘留的首钢国际贸易工程公司矿业进出口公司总经理谭以新正与该案件有关,“谭可能向力拓提供了一些生产资料和数据,但目前相关部门正在界定这些资料带来的后果,并以此确定是否构成犯罪或罪行轻重。”


而眼下,仍余震不断。


记者从多渠道证实,山东某大型钢铁企业一位负责船运的管理人士也于近日被拘留,原因是涉嫌受贿和提供机密资料;而另一家国内大型贸易商的一位高管也被有关部门带走。


知情人士还向记者透露,负责铁矿石谈判的组织方中国钢铁工业协会(下称中钢协)也有多位人士接受了有关部门的“审查”。


他们究竟泄露了什么?


他们泄露了什么?


各大钢企众多高层管理人员到底是因为什么被带走调查?


透过钢铁业短时间内发生的一连串事件,本报记者力图理清此次间谍案背后的交易链条。众多业内人士告诉记者,上述涉案人士多是将有关所在钢铁企业或业内重要的机密数据泄露给了力拓等铁矿石谈判对手。对方也由此掌握了国内铁矿石谈判团队的底线。


一家参与中方谈判组的钢企负责人向记者坦承:“感觉每一次谈判对方准备都很周密,先机总是掌握在他们手里。”


一位国有钢厂的负责人告诉本报记者,对于钢企来说,原料库存的周转天数、进口矿的平均成本、吨钢单位毛利、生铁的单位消耗等财务数据,属于钢铁企业机密信息,不得随便外传;此外,一个钢铁企业的生产安排、炼钢配比、采购计划等,也属于企业内部资料。


“如果力拓掌握大部分钢企的财务数据和生产安排进度,那么,在铁矿石谈判中将很轻易掌握中方的谈判底线。”上述负责人表示。


一位中钢协人士告诉本报记者,中钢协会定期将行业统计数据反馈给会员单位,其中,行业平均毛利是“非常重要也非常机密”的数据,“如果矿商掌握了中国钢铁行业的平均毛利,那么,它会对中国钢铁行业的成本承受能力了如指掌,而谈判时,双方公开的价格要求,往往比实际成本要高。”


“公开的行业信息都是给外人看的,而且统计上存在不同标准,未公开的一般是各个企业的具体生产资料,以及影响交易的行业真实成本数据,比如吨钢铁水成本。”上述钢企负责人表示。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前首钢人士告诉本报记者:“所谓涉密的情报,包括企业的生产成本——这涉及对于矿石等原材料价格的承受能力;企业的技术改造水平、具体经济技术指标——比如内外矿配比比例;生产技术参数——高炉生产系数、焦炉系数,甚至国家政策发展动向等,都是属于涉密因素;而从铁矿石谈判的商业机密上来说,中国出什么招?中方谈判对策几何?都是重点。”


一位资深业内人士表示,国际矿商拉拢收买钢铁业内部人员、刺探窃取情报在行业内“已不是一两年的事情了”。


接触过胡士泰的业内人士表示,胡士泰平时接电话很少用手机,一般会要求对方拨他的座机号码,“现在看来,可能是担心被窃听”。


知情人士透露,有关部门已掌握胡士泰的大量电话录音和个人电脑资料,这将为胡是否从事间谍活动提供有力证据。另外,胡平时出席大量公共活动,亦与业内人士交往频繁,“胡每天的任务几乎都是会见内地业内人士,行程很满,胡在被捕前两天,还与中方铁矿石谈判队伍商讨价格问题。”


情报交易链条揭秘


2009年的国际铁矿石谈判,在亚欧市场都推进得异常缓慢。5月26日,力拓公司宣布,其下属哈默斯利铁矿石公司已与日本新日铁公司就2009年4月1日起、新一财年的铁矿石价格达成一致:在2008年的基础上,粉矿(占中国进口量的80%)、块矿(占中国进口量的20%)将分别降价32.95%和44.47%。


中方是否跟进,顿时成为最大悬念。因为,这远低于中钢协“矿价回到2007年水平”、“不少于40%降幅”的心理预期和谈判底线。


当日下午,主持谈判的中钢协秘书长单尚华在马钢集团内部召集参加谈判的16家钢企召开了紧急会议,主要内容就是商讨如何应对新日铁与力拓达成的“首发价”。同时,其还通过电话,征求了谈判队伍外各家企业的意见。


此次,钢协与宝钢、河钢、武钢、鞍本、沙钢、山钢、马钢、首钢、华菱、包钢、太钢等共16家钢企组成了谈判队伍。定期召开会议,商议谈判进展与对策。


5天后,一份“不予跟进”的强势声明出现在钢协网站,主流钢企也纷纷表态力挺钢协立场。直到6月18日的采访中,单尚华还对本报记者表示:“我们现在并不着急,主动权在我们手里。”


上述消息人士告诉记者,身份如首钢谭以新者,肯定知道内部谈判的很多东西。“因为这不是钢协自己就能定,是把大钢厂的具体业务负责人聚在一起沟通好后才定,他们能不知道吗?”“事实上,只要有长协资质的钢厂,都不可能不知道。”


但自六月上旬以来,对中钢协的抱怨之声突然多了起来。“大钢厂认为谈判至今太过拖延,暗中委托贸易商代理进口低价矿石;中小钢厂则被号召不要购买现货矿以扰乱谈判,但情绪之下该买还是买。”有知情人士告诉记者。


其中,更值得注意的一个背景则在于,随着钢材市场的渐渐回暖和原料资源的推涨,力拓等矿商在彼时的中国市场采取了强势回击的态度。自日韩首发价出后不久,原本通过议标方式出售矿石的矿商们暂停出货了2-3周的时间,而后再次重启。


于是新一轮的议标,冲高至粉矿77美元/吨的(CIF)到岸价,为4个月来的最高价格,接近力拓与日韩所敲定的新长协价格。


就在此时,中钢协一位高层提醒本报记者注意:“特别是力拓,小动作特别多。”


目前,官方尚未公布胡士泰等人拉拢收买中国钢铁生产单位内部人员的路径,但是上述消息人士认为:“如果仅仅是提供了本企业的数据情报获利,尚属商业行贿范畴;而安全局出动,肯定是涉及到了行业机密。”


而情报的泄露工作,很可能也不是免费的午餐。上述消息人士告诉记者:“于公,钢厂争取多拿到矿石,首先满足自己的生产,超量部分再抛到现货市场;于私,给予相关情报,个人可能从中收取好处。”


冲击与反思


河北钢铁集团一位管理人士告诉记者,铁矿石市场混乱与中国钢铁业自身畸形发展有关,但正是这种混乱,给外商提供了刺探情报的机会。


一般来说,中小钢企容易为市场利益左右,但主流国有钢企一般不大会私自签订供应合同,在这种情况下,刺探情报成为获取商业利益的途径。


中钢集团一位退休不久的管理人士则认为,铁矿石谈判是相当复杂的过程,外商每年会花大力气掌握中国钢铁业的真实市场信息,他们总说看好中国钢铁业未来发展,这话不是瞎说的,而是在掌握了大量钢企生产情况的基础上放话的。


“力拓这次间谍门事件,给国外矿山敲了警钟,也许会影响到以后的铁矿石谈判秩序。”


山东某国有钢企负责人分析指出,目前中方在谈判中基本处于被动状态,三大矿商减少现货矿供应量的举动,实际上是逼迫中方尽早接受首发价。


这也意味着,铁矿石市场基本被三大矿商垄断。按照行业发展来说,这是不合理的,也是不正常的,中方是最大需求方,理应获得一定话语权,不应完全被矿山操控市场。这次间谍门事件,也暴露了力拓等国际矿商在中国采取了不正当竞争手段,对于规范行业秩序是一个机会,但中国钢铁业要获得话语权,修炼内功是必须的,也是迫在眉睫的。


“三大矿在中国市场渗透太深、了解太多东西了。中国确实应该理清这个市场了。”一位业内资深专家向本报记者表示,“这是在源头上整顿国内铁矿石秩序,从供应商开始、到中间商、再到使用的钢厂,既然已经开始行动,就得好好下定决心,摸清情报被窃取的链条。”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