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乘地铁拒补票气哭女站长

凌山 收藏 1 192
导读:  乘地铁弄丢地铁币,遭遇按单程最高价补票,你是选择乖乖缴付,还是据理力争?假如身上钱物不够呢?昨日,一名男子为此与广州地铁运营事业总部车务一部火车站中心站副站长黄金凤僵持了足有两个小时,黄金凤最终被“逗”哭。   事发越秀公园地铁站。昨日上午11时20分许,家住越秀区流花路的陈先生带着女儿从琶洲展馆观展回来。陈先生称,列车将抵达越秀公园地铁站时,他袋中手机响,掏出手机时地铁币掉落地上。   “我和女儿一起找也没有找到。”陈先生下车后,前往售票亭补票。单程仅5元,售票员要他补11元。陈先生出示参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乘地铁弄丢地铁币,遭遇按单程最高价补票,你是选择乖乖缴付,还是据理力争?假如身上钱物不够呢?昨日,一名男子为此与广州地铁运营事业总部车务一部火车站中心站副站长黄金凤僵持了足有两个小时,黄金凤最终被“逗”哭。


事发越秀公园地铁站。昨日上午11时20分许,家住越秀区流花路的陈先生带着女儿从琶洲展馆观展回来。陈先生称,列车将抵达越秀公园地铁站时,他袋中手机响,掏出手机时地铁币掉落地上。


“我和女儿一起找也没有找到。”陈先生下车后,前往售票亭补票。单程仅5元,售票员要他补11元。陈先生出示参观琶洲会展的门票坚称自己是从琶洲站上车,不愿补11元。双方僵执不下,过程长达一个半小时。


而黄金凤由此至终面带微笑跟陈先生解释要补11元的相关规定。不过,陈先生并不买账并表示自己身上只有5元钱,但他拒绝黄金凤帮他垫付6元钱补票的“好意”。陈先生后向记者借了10元,补票后匆匆离开。


陈先生一走,黄副站长拉记者进站务室内就哭开了,断断续续哭了近5分钟。她说:“我从毕业就来到地铁做了7年了,这期间什么样的人都遇过。”


“假如有不完善的地方,只能等条例修改以后才改。”地铁宣传处常小姐表示,买票乘车是最基本的文明素质,有特殊情况车站员工可以帮助,但质疑规定的合理性是没道理的。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