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力拒绝 正文 第五章:乡情3

北方老驼 收藏 0 2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8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86.html[/size][/URL] 常言道,若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尚小朋与丰九如的关系在北原是人尽皆知。丰九如和尚小朋也有耳闻,说尚小朋之所以能成为北原最富的人,和丰九如有着绝对的关系。丰九如希望尚小朋能多做些善举以维护他和尚小朋自己的形象,而尚小朋也热衷慈善活动,自那年捐资五十万为省里一个患白血病的大学生治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86.html


常言道,若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尚小朋与丰九如的关系在北原是人尽皆知。丰九如和尚小朋也有耳闻,说尚小朋之所以能成为北原最富的人,和丰九如有着绝对的关系。丰九如希望尚小朋能多做些善举以维护他和尚小朋自己的形象,而尚小朋也热衷慈善活动,自那年捐资五十万为省里一个患白血病的大学生治病后,成了有名的慈善家。于是,捐资建立希望小学的事就这么不谋而合了。至于在狼山建希望小学也是丰九如和尚小朋的共同意愿,狼山是丰九如的故乡,是尚小朋插队的地方,何况大漠集团在狼山还有两座铁矿呢。

柳海搓了一夜麻将,一路上不言不语,眼皮儿直往下搭拉。丰九如嫌寂寞,说:“柳海,别睡着了,讲个段子吧。”柳海虽然只是个秘书,但因为尚小朋是他姐夫,所以在丰九如面前也不太拘束。听丰九如如此说,打起精神问:“丰书记,黄段子行吗?”丰九如说:“听方针政策还用你讲吗?”柳海想了想说:“好吧,那我就讲一个。说青黄不接的时候,家里没粮食了,公婆和儿子儿媳吃了顿闷土豆,都吃多了,夜里肚子闹的慌。第二天,公公问儿媳妇说:你和你女婿昨天晚上闹了没?儿媳妇听得羞红了脸,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反问公公说:您和我婆婆闹了?公公说:闹了!哎呀,我和你婆婆闹了一晚上呢。儿媳妇说:我们可没闹。昨天晚上我们各睡各的被窝,一下也没动弹。”丰九如摇摇头说:“柳海,你这段子都老掉牙了,讲个新鲜点的。”柳海又想了想,说:“那就再讲一个吧。说老师给学生讲了被子一个词让学生记,第二天考学生被子两个字,学生一下子记不起来了。老师提醒说:你们家炕上是什么?学生说:是席子。老师又提醒说:席子上面是什么?学生说:是毡子。老师再提醒说:毡子上面是什么?学生说:是褥子。老师气学生笨,再提醒说:褥子上面呢?学生说:是我妈。老师不高兴了,又问:你妈的上面是什么?学生说:是我爸呀!老师气坏了,干脆问道:你们家的被子呢?学生如实回答说:被我爸踢到后炕了。”丰九如听了,闭着眼睛没说话。柳海问:“丰书记,这个段子还不行吗?”丰九如眼睛都不睁地说:“还是老掉牙了。”柳海说:“那我再说一个。说人生四大悲:金榜题名时——同名;洞房花烛夜——隔壁;久旱逢甘露——一滴;他乡遇故人——情敌。还有人生四大倒霉:尿尿茨一鞋;喝汤洒一怀;擦腚抠破纸;放屁嘣出屎。” 丰九如睁开眼问:“没了?”柳海说:“没了。”丰九如说:“除了黄的就是俗的?只是黄的还不够黄,俗的也不够俗呀。” 柳海说:“那也只能讲到这儿了,再黄的也有,只是不能讲给丰书记听。”丰九如问:“为什么?”柳海说:“我毕竟是市委书记的秘书,不是乡党委书记的秘书。”丰九如笑了一下,问:“还有新鲜的没?”柳海说:“新鲜的也有,只是怕丰书记听不惯。”丰九如说:“逗乐嘛!什么听惯听不惯的?”柳海掏出手机说:“我这儿有条短信念给丰书记听听吧:什么叫政治?黑呗!什么叫权利?整呗!什么叫升官?送呗!什么叫学问?抄呗!什么叫本事?吹呗!什么叫沟通?醉呗!什么叫潇洒?不回家呗!”丰九如听了,皱着眉头说:“这是什么人编的?太反动了!”又眉头一展说:“不过,这也是现实。”柳海呵呵一笑说:“有些段子咋一听的确反动,可细细一琢磨,还都是些大实话。丰书记,要不我再给您念一个?”丰九如看一眼司机说:“算了吧!柳海呀,你得加强学习,不然的话,思想就要落后了。思想落后了,政治前途还能好吗?”柳海朝丰九如笑一下说:“谢谢丰书记的提醒。”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