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绝色女人的传奇 正文 十八,画眉到鬼门关走了一遭1

北方老驼 收藏 1 16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3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32.html[/size][/URL] 吃过午饭,岳家大院的闲杂人等都到伙房包饺子。饺子分羊肉胡萝卜馅和猪肉白菜馅的,包好了放在院里冻着,满院子白花花地全是饺子,看得画眉眼都花了。包完饺子,岳林和刘氏、陈管家开始给各字号的掌柜、伙计、护院、长工发工钱,众人都还满意,拿了工钱后该留的留,该回家过年的过年。 吃晚饭前,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32.html


秦天喜听刘贵说胡广义死在了怀宁城警察局的大牢,想起当年就是胡广义带着日本人破了马蹄沟的,禁不住喜上眉梢,高兴地连声叫道:“好,死的好!狗日的,他这也算是罪有应得了。”

刘贵不知道秦天喜为什么对胡广义恨之入骨,问道:“天喜,你认识胡团长呀?”

秦天喜愣怔一下,忙摇摇头说:“不认识,只是听说那小子土匪出身,好事没干过,坏事做绝了。”

从油坊镇回来时,秦天喜特意买了一斤猪大油,给画眉烙脂油饼吃。画眉吃了两口便觉得恶心,急忙跑到院里吐了。秦天喜奇怪,跟出来问:“画眉,你咋了?肚子不舒服呀?”

“没有,就是觉得恶心,想吐。”画眉听村里的婶子大娘说过,猜想这是怀了孩子的反应。但她没敢说出来。

秦天喜不知道画眉有了身孕,回屋拿起画眉吃剩的脂油饼咬一口尝尝,自言自语地说:“这不是挺好吃的嘛!唉,人这东西呀,就是经不住惯,吃惯了好的,连香喷喷的脂油饼都咽不下去了。”

晚饭依然如此,半碗饭没吃完,画眉又跑到院里吐了。秦天喜觉得蹊跷,一边给画眉捶着背一边问:“画眉,你这没灾没病的,咋吃啥都吐呢?”

画眉的心跳得“咚咚”地,“我也不知道是咋回事,反正看见吃的东西就恶心,吃进去就想吐。”

秦天喜突然感觉到一种不祥之兆,他一把拉过画眉,盯着她的眼睛问:“画眉,你老老实实地告诉爹,你究竟是咋了?爹知道,女人见了东西恶心多半是肚里怀了孩子。你,你不会也是……”秦天喜说着说着,不敢继续往下说了。

画眉见秦天喜怀疑她怀了孩子,吓得脸色骤变,垂下头不敢看秦天喜的眼睛。

“画眉,你真是……”秦天喜惊愕地跳起来,一把揪住画眉的辫子把画眉的头昂起来,颤抖着声音瞪大了眼睛叫道:“你说话,你说话呀!你是不是怀上谁的野种了?”

画眉脸色灰白,双眼紧闭,咬着嘴唇一言不发。

秦天喜见画眉默认了,只觉得血往上涌,险些背过气去。甩开手掌,左右开弓给了画眉两个耳光,气极败坏地咆哮起来,“画眉,你告诉爹,这是哪个王八羔子干的?是哪个呀?”

画眉不点头也不摇头,依旧一言不发。

“你不说?你不说老子今天就打死你。”秦天喜气歪了鼻子,从墙上扯下一根捆柴用的绳子,抖着绳子嘴唇哆嗦着威胁画眉说:“你个贱货,你到底说是不说?你要是再不说,老子就把你捆起来,吊在房梁上打死你。”

画眉嘴角带着冷笑,仍旧哑巴了似的。

秦天喜火冒三丈,果真把画眉捆起来吊在了房梁上,跑出院子抽根柳条,恶狠狠地一边抽着画眉一边骂道:“不要脸的东西,秦家的门分都让你给败坏了。你说话呀!你哑巴了吗?”

柳条抽在画眉身上,疼痛直往骨头里钻。画眉身体颤抖着,满脸痛苦的表情。但她没有求饶。

秦天喜几乎要疯了,心里不住地诅咒着岳林,骂岳林为什么不早早地把画眉娶过去?他知道,岳林要娶的是黄花闺女,可画眉却怀了别人的野种。他收了岳林的聘礼,如果岳林知道画眉怀了别人的野种,还会娶画眉进岳家的门吗?如果岳家不娶画眉了,他拿什么还岳林二十块大洋的高利贷和五十块大洋的聘礼呢?秦天喜心中骇然,他想知道究竟是谁占了画眉的便宜,然后拎着菜刀,去把那个王八蛋大卸八块。

画眉现在值多少钱?秦天喜知道,岳林一旦知道画眉怀了别人的野种,画眉不但不值钱了,还成了他催命的阎王。眼看着一个金元宝在须刻间变成了祸害,秦天喜心里那个痛呀,那个气呀,简直就像割肉剜心一般。他昏了头,一心想着如何才能把画眉肚子里的野种打下来,便扔掉手里的柳条,一拳一拳地打在画眉的肚子上。 画眉忍不住发出一声声尖厉的惨叫,她浑身都被痛苦噬咬着。虽然屋子是那般冷清,但她额上的汗珠却如雨点一般淋漓。渐渐地,画眉的眼睛模糊了,疼痛也开始减缓、消失,她的心开始下沉,她感觉到死神正在向她招手。

经过一阵歇斯底里的发泄,秦天喜终于累了。待到掌灯的时候,画眉还被吊在房梁上,她已经连呻吟的力气都没有了。秦天喜对死人般的画眉视若无睹,他丢了魂儿一般坐在后炕,背靠冰冷的墙壁一袋接一袋地抽着烟。他的目光绝望而凄凉,脑袋浑沌,连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想着什么。

突然,画眉夹着沉重的喘息呻吟起来。秦天喜慌忙扔下烟袋掌灯下地望去。画眉已然是面色苍白,奄奄一息了。两道血迹从裤筒里淌出来,滴嗒滴嗒地落在地上。

秦天喜害怕了,尽管他对画眉又气又恨,但画眉毕竟是他拉扯大的。他只想打掉画眉肚子里的野种,不想取画眉的性命。他慌忙把画眉从房梁上放下来,把软得像团棉花似的画眉抱上炕,拍打着画眉的脸嚎啕起来:“画眉,画眉,你别吓爹,你醒醒,你醒醒呀!”

……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