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胆奇梦 正文 第三十章 抢人计划[二]剧情需要,别封我号

冷眼望天 收藏 2 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6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61.html[/size][/URL] [望天:心乱如麻!这就是我每天的原本,趁上班时间,偷偷用手机写成,下班后再回家传到电脑里,通过改编、加标点符号,然后再上传。今天就写了这么多,明天还要上白班,刚刚接了朋友一个电话……唉……我不知道我是应该鼓励他?还是该阻止他?心乱如麻!明天下班,补上后半章,再把这前半章改一改、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61.html


打发走了李春生和雷小军之后,我带领着张有友和小强溜进了小镇。

据我估计,此时的时间应在晚上10点钟左右。小镇中静悄悄的,家家关门息灯,整个小镇黑漆漆一片。

街道之上除了我们三个月光下的狭长身影之外,再也看不到有任何一条人影。此时的小镇,在森白月光照射之下如同一座毫无生气的死城一般。这也难怪,在日本鬼子铁蹄的统治之下,镇中百姓整日都在提心吊胆的、过着朝不保夕、如同奴隶般的阴暗生活,谁人还有那闲情雅致逛“夜市”?天色擦黑人们便会赶忙关门闭户蒙被入梦,有谁还想在这动荡不安的深夜出行?

我们三个如同幽灵鬼魅一般在小镇中的大街小巷悄然游离着……

小镇不算太大,我们不大会儿的工夫便把小镇转了个遍。据我估计,镇中大约有近五百名居民,而且都是以种地为生的老百姓。

不过,就在镇中央却有着一个小酒馆。此时,这里却是镇中唯一有亮光的地方。我们就潜伏在了距离小酒馆不足十米远的一条小胡同里。

此时,小酒馆中时时传来好似划拳般的吆喝声,并且夹杂着一阵阵诱人的酒肉香气。

“队长,我们要不要进到酒馆里,找酒馆老板摸摸镇子上鬼子的情况?”胡同里,小强向我问道。

“好!不过……我们一定要小心。镇子里家家不见有灯光,反而这里却灯火通明、热闹异常。说不定在这里喝酒的都是些小日本鬼子……”我向小强二人提醒道。

“要不?我先一个人过去看看。”

“好……”我的一个“好”字刚出口,小强已然迅速溜出了胡同。

虽然小强在新兵之中成绩平平,可要比起普通人来,小强可算得上是一个强悍人物。就见小强轻手蹑足的如同一只轻盈的夜猫子一般,溜着墙跟三窜两纵便来到了酒馆的房檐之下。然后,他用舌尖舔破了酒馆的窗棱纸,单眼从破口处向酒馆中窥望……

少时,小强身形扭转,离了房檐返回了胡同。“队长,真叫你给说着了,酒馆里面有五个鬼子正在喝酒,看他们的样子好象喝的有一会儿了,有两个鬼子都已经喝醉了。”

“恩”我点头道:“我们在这里等一下,等那几个鬼子离来酒馆之后,我们再进去。这里的老板即然能招待日本人,那他一定对这里鬼子的兵力部署十分了解……最起码,他要比其他镇人知道的多一些。”

“队长,我们要不要趁这几个鬼子喝醉的机会,把他们干掉?这可是个好机会啊!”小强说罢,眼中竟还冒着贪婪嗜血的精光。

“啪!”我抬手给小强头上来了个爆栗,小强眼中的精光顿时消匿无踪。

“苯呀你!我们今天杀了他们,我们不就等于打草惊蛇吗?我们明天还要不要抢人?我们还要不要完成试练任务?”

紧接着,我用郑重严肃的目光一扫张有友和小强命令道:“为了明天的抢人行动能够顺利进行,我现在以我队长的身份,命令……”

张有友和小强听到这“命令”二字,二人同时 “啪!”一声,齐刷刷一个立正姿式,等待我的命令。这!就是我们龙尾盘的兵!一群有着严格军纪的年青人!

“为了明天的抢人任务能够顺利进行。从现在开始,无论发生任何事情,我们都不准暴露自己,更不准对鬼子下手!除非危及到我们自身的生命!”

“是!”

张有友和小强异口同声的应声答道。

“无论发生任何事情,我们都不准暴露自己,更不准对鬼子下手……”接下来发生的事,我真不知道我的这条命令,是对?还是错了?

大约又过了一个小时,就见酒馆门前人影晃动。那五个吃饱喝足的鬼子相互搀扶着晃悠悠的从酒馆走了出来。他们一边走,嘴里还一边大吼着比野狗乱吠还难听的日本歌曲。为了不让他们发现我们,我们赶忙躲进了胡同深处。

少时,疯狗乱吠般的野嚎声渐渐远去,我们三个迅速离开小胡同,向酒馆快速奔来……

此时,酒馆里的老板见几个该天杀的鬼子大醉离开之后,长长叹了口气,满脸无奈的把桌子上的残羹剩酒收拾到了后堂。

酒馆老板,今年六十多岁,姓李,镇子上的人都管他叫老李。

老李的祖祖辈辈都生活在这个镇子上。这个小酒馆自他爷爷那一辈便开了起来,等传到他手里时,日本鬼子霸占了东三省。他见世道乱了,就有心关掉小酒馆。可是,那些杀我国人,掠我国土的日本小鬼子们为了营造一个他们所谓的“共荣繁华盛世”,却不让老李关掉酒馆,老李若关掉酒馆便要血屠他们全家!小日本鬼子此举无疑是——当了婊子,还要立贞洁牌坊!!

老李无奈之下,只好勉强维持酒馆。但那些鬼子来他这里喝酒吃肉,从来就没给过钱。小酒馆本来就不怎么景气,鬼子来了之后更是入不付出。老李整日总是愁眉苦脸、唉声叹气。

今天,他又再次唉声叹气的收拾了碗筷。他从后堂出来之后,径直向店门走来,双手一边关上店门,嘴里一边叨念着:“这些该遭雷劈的小日本鬼子,全都是些该挨千刀的畜生!唉……今天又不知谁家的姑娘要遭殃了呀……”

“吱呀……”

老李关上了店门,但他还未来得及插上门闩,就听“砰”一声,店门就被人给撞开了。老李被撞的一个趔趄,倒退了数步。

“啊?”

稳住身形的老李大惊失色:“你、你们是什么人?”

“老大爷,您别害怕,我们都是好人……”说话的正是我,我一脸堆笑的向老李说道。

“好、好人?那些日本人也说自己是好人,可他们干过人事儿吗?”老李有些气愤激动的说道。

“呵呵……”听了老头儿这句话,我总算放下心来。之前,我还生怕这酒馆是那些汉奸开的。如果是汉奸开的,那我们可就有些麻烦,我们无疑要费上一番手脚。

“呵呵……老大爷,我们真的是好人,我们就是为了解救咱们镇上的百姓而来的……”

老李听了我这句话,立刻睁大了双眼,眼神中露出无比激动与喜悦的光芒:“你、你们是……”老李慌忙紧走几步来到店门前,赶忙把店门带上。

“你们是,是这个……?”老李带上店门之后,对我们伸出右手。就见他右手的大母指与食指伸直,其它三指握拳,呈“手枪”状。

“八?”

我看着老李的手形,分明就是一个“八”字。张有友和小强看到老李怪异的手形登时就懵了,不知道老李这手形意欲何指?可我与他们不同,别忘了,我可是来自70多年后的当今时代!我是从小看着抗战影片、电视剧长大的!对这个手形再熟悉不过。

我赶忙对老李道:“不错,我们就是这个……”同时,我也伸出了与老李同样的手势——八!

“太好了!”老李喜出望外。一刹那间,老李的声音中竟带着一丝啼泣,激动的道:“我们总算把你们给盼来了!这些小鬼子们可把我们镇上的人给祸害惨了……”老李说罢,混浊的双眼中竟滑落下两行清泪。

看着老李的两行清泪,我的心里就是一紧。这镇上的百姓也不知道遭了这些小鬼子们多少罪!要不然,以老李这么大年纪,早已饱经风霜,又岂能轻易为生活中愁苦之事落泪?

“老大爷,您先别激动,您能不能把您知道的炮楼里面鬼子的情况对我们讲一讲?越详细越好……”

“好、好……”老李擦干眼泪,把他所知道的,全部告诉了我们。

“我们这个镇名叫依山镇,共住有六百多口人。之前我们镇上是没有炮楼的。不过,由于镇人受不了鬼子的威逼蹂躏,经常有人奔逃。后来,为了防止我们镇人奔逃,那些日本鬼子就在镇子的四角,建了四个大炮楼。每个炮楼里驻有二十个鬼子……那炮楼共分三层,还附带着一个地下室。”

“那第一层是这些鬼子吃饭的地方,第二层是鬼子们休息睡觉的地方,第三层中安放着一个发电机,那发电机是为了给最顶端的探照灯供电用的。还有他们的地下室,里面放的全都是枪支弹药……”

“恩……二十个鬼子,炮楼分三层……”

听完了老李简单介绍之后,我对炮楼内部已然有了个大致的了解。

猛然,我想起了一件事:“对了老大爷,刚才我在门口听到您说什么:‘又不知道哪家的姑娘要遭殃了’?您这话什么意思?”

其实,我并不是个傻子,我知道老李这句话意欲何指,但我还是忍不住向他问了一声。

老李见我如此一问,长叹了一口气:“唉……刚才来我这里喝酒的那几个日本鬼子……经常在喝醉酒之后糟蹋镇子上的姑娘、媳妇……我们镇子上的女人都快被他们糟蹋遍了!那些被他们糟蹋过的女人不是悬梁,就是投井,要不然就是被他们活活折磨死……惨呐!惨呐!呜呜……今天,他们……呜呜……这几个该天杀的畜生……呜呜……”

老李说着,竟失声痛哭!

“他妈妈的!老大爷,你知道他们今天会去谁家吗?老子现在就去宰了这几个畜生!”我闻听老李之言,心中一团怒火当即冲上了大脑,我立时暴怒。

“他们很有可能是去村东头老刘家,老刘家还有个十三岁的小姑娘……”

“十三岁?”我闻听之后更加怒不可竭:“他妈妈的,这些该死的日本杂种!!十三岁的小孩子都不放过,我今天非弄死他们不可!”

我对张有友和小强把手一挥:“走!立刻赶到村东头,抓住这几个畜生!我要活活弄死他们!”

不等张有友和小强应声,我迅速打开店门,飞身便冲了出去,快速向村东头奔去……

此时,我哪里还顾得上什么隐蔽身形?大敕敕的在镇中的街道之上,以最快的速度狂奔。此时怒火中烧的我,可以说即便前面有鬼子的大部队,我也要横闯过去,找到那几个畜生杀之而后快。谁也别想阻止我满腔的怒火与急奔的脚步。活捉并折磨死那几个小日本鬼子,是我现在唯一要做的!谁也别想阻止我!就算现在大哥胡继文来了也不行!

不到一分钟的时间,满腔怒火燃烧的我已然飞奔到了镇东头。张有友和小强被我抛在了身后。

“放开我!啊……你们这些坏人……”

路旁一座破旧的瓦房之中,传来了一个女孩子的凄利而又愤怒的尖叫声。紧接着,便是一阵刺耳的衣服被撕裂声和几个男子野兽般的大笑声……

破旧的瓦房中,灯光闪烁,在灯光的照射之下,六条人影映在了窗户之上。就见一条娇小的身影,被五条壮硕的人影围困在当中。那五条壮硕身影都在伸展着两条臂膀,在中间那条娇小的身影之上疯狂的撕扯着、蹂躏着……

尖锐刺耳的衣服撕裂声、女孩凄惨屈辱的尖叫声、五个鬼子如狼似虎般的狂笑声,在这悄静的深夜传遍了整个小镇。小镇的每一个角落、每一条街道都在震动着、颤抖着……

第一个赶至瓦房前的我,迅速拔出了腰间的刺刀与匣子枪,一手倒提刺刀,一手推开了匣子枪上的保险。我快速奔至门前,抬腿便向房门踹去,眼看我的脚就要踹上房门……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我却被人从身后一把抱住我了的后腰,一只胳膊还卡住了我的脖子。待我还未来得及做出反应之前,已然把我拖到了离瓦房五、六米远的地方。

瓦房窗户之上那屈辱的身影仍能被我看得清清楚楚,女孩儿那愤怒凄惨的尖呼声,和几个鬼子的大笑声仍在疯狂震荡着我的耳膜……

“你们两个放开我!”我低声怒斥道。抱住我的正是紧随我身后而来的张有友和小强。

“队长……”就听张有友低声道:“队长你可不能冲动呀!杀了他们容易,可我们不能打草惊蛇呀……您先忍一忍,等明天我们的人来了一并收拾他们……”

“忍?忍个屁!”我挣脱了他们两个,对他们二人怒目而视:“你们他妈的两个眼瞎吗?没看到屋子里那女孩正在被鬼子糟蹋吗?他妈妈的……今天说什么我也要弄死这几个小鬼子……”

说着,我又要向门前闯,但又被二人紧紧抱住给拦了下来。

我登时大怒,却不敢大声怒斥,怕惊动了屋子里的鬼子:“你们两个放手!胡阿强!你小子平常最听我的话,今天你是怎么回事?我要你放手!放手!”我一边说着,一边想挣脱他们两个的束缚。但他们两个却死命抱住我,我想要挣脱势比登天!

就听小强带着哭腔的声音说道:“队长,您就忍忍吧……您忘了您刚才下过的命令了吗?其实,我们心里比您还想杀死这几个鬼子。不过,你忘了杀死他们的严重性了吗?”

“命令?”我那被怒火烧得滚烫的大脑登时清醒了许多。

“无论发生任何事情,我们都不准暴露自己,更不准对鬼子下手……”

“不错,杀这几个鬼子容易,但是现在杀死他们,带来的严重后果,可是不能估量的!最低限度,这镇子里的人也要被鬼子全部血屠。我该怎么办?”我的内心此时在“杀”与“不杀”之间剧烈的挣扎着。

“啊!!”

此时,屋子里传来了女孩一声犀利惨叫,我的整个身子登时就为之一震:“鬼子的罪恶兽行开始了……”

女孩的惨呼,变的有了一定的节奏性,急促而又犀利,悲愤且又屈辱,每一下,都是一声痛哭的惨叫,每一声都在歇嘶底里……女孩撕裂般的哭声中夹杂着凄惨的痛楚……我的心,此时在滴血!!

“畜生!!!”

……

女孩有节奏的撕心裂肺的痛哭惨叫声、几个鬼子疯狂发泄发出的野兽般的巨吼、狂笑声,仍在小镇中继续疯狂的激荡着……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我们足球都赢啦,这里岂能服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