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6•5”公交车是纵火案!!!

武警总队 收藏 1 2328
导读:6月5日,川A49567号9路公交车发生燃烧事故,造成包括张云良在内的27人死亡。7月2日,四川省公安机关通报,成都“6·5”公交车燃烧案是一起特大故意放火刑事案件,犯罪嫌疑人张云良已当场死亡。   张云良还没死时,他的死,是街坊邻居间用来开玩笑的内容之一。   卖水果的女人会当着他面问,“老张,你怎么还没死?”   张云良嬉皮笑脸地应道:“明天就死,明天就死。”   过几天,女人又见着了他,“哎,你还是没死成啊?”   头发稀疏,皮肤水肿,脸色惨白,脚有点跛,62岁的
近期热点 换一换

6月5日,川A49567号9路公交车发生燃烧事故,造成包括张云良在内的27人死亡。7月2日,四川省公安机关通报,成都“6·5”公交车燃烧案是一起特大故意放火刑事案件,犯罪嫌疑人张云良已当场死亡。


张云良还没死时,他的死,是街坊邻居间用来开玩笑的内容之一。


卖水果的女人会当着他面问,“老张,你怎么还没死?”


张云良嬉皮笑脸地应道:“明天就死,明天就死。”


过几天,女人又见着了他,“哎,你还是没死成啊?”


头发稀疏,皮肤水肿,脸色惨白,脚有点跛,62岁的张云良看似弱不禁风。他说自己痛风,街坊们不清楚他具体得了啥病。


不过,茶馆老板娘胡大姐,把张云良的生死当成大事。


她是房东,怕独自一人的张云良死在家里。偶尔,她路过自己的房子,听到他屋里没声音,就隔着窗户大喊:“老张!老张!”


屋里传来一句普通话:“干嘛?”


胡大姐也不回答,知道他还活着就行了。


6月5日,张云良死了。


和他一起在燃烧的成都9路公交车上殒命的,还有26条生命。


周围人开始从记忆中搜寻张云良的点滴信息,他在生前的最后三天里,一些日常生活习惯的重复,让人看不出什么意外的痕迹,而一些不同寻常的举动,又让人记忆深刻。


6月3日先后三次买汽油


警方调查期间,张云良生前的牌友吴胖子回忆,“6·5”之前,张云良曾找她借桶未果。一旁的胡大姐这才想起,6月3日上午,张也曾因此找过她。


当天上午九、十点钟的工夫,张云良向她借一个铁桶,并说半小时后归还。


茶馆里有个装垃圾的铁桶,很脏。于是,胡大姐将冲厕所用的同款铁桶借给他,也没问他用来干嘛,“快点哈,下午要用(它装)水冲厕所”。


那是一个废弃的聚酯漆包装桶,容量20公斤,估计容积为10多升。成都警方随后向胡大姐索要了这个桶。


胡大姐从警方那里知道,案发后,成都军区总医院附近一个加油站的监控录像显示,6月3日上午,张云良先后去了该加油站三次。


头一回,张云良提了个塑料桶,被加油站拒绝售油;第二次,他提了个铁桶,交了100块钱,先加了70块钱的油,桶满了;第三次,又接了30块钱的油。


6月4日请街坊吃红烧肉


对于经常一个人独来独往的张云良,邻居罗大汉回想起来,他6月4日的行为有些怪异。


那天晚上,天色已黑,张云良陆续请住在周围的一些朋友喝酒,吃他亲手做的“江苏风味的红烧肉”。这一天,距张云良的62岁生日还差11个昼夜。


谢胖子事后异常后悔吃了张云良的这一杯酒、一块肉。


查案阶段,谢胖子正巧在昆明出差,被4名警察直接飞过去带回成都,“我怕他们认为我是老张的同伙”。


张云良楼上刚搬来的女租户,也吃过一块红烧肉,“人不熟,意思一下就走了。老张不是四川人,交流起来不顺畅。”她的隔壁老晏夫妇,也各自吃了一块红烧肉离开。


至于张云良说没说过“最后一顿饭”之类的话,席间他是否与女儿打电话表露过激烈情绪等细节,谢胖子未置可否,只是推给警方,说先后8次笔录中有记载。


那晚八九点,张云良照旧去茶馆喝茶斗地主。


在茶馆老板娘看来,一切如常。


6月5日很少早起的他早起进城


如果非要有一些预兆的话,邻居罗大汉回忆,出事头几天,张云良的脾气不太好,把牌友都得罪了。


打麻将时,张云良一把同时点了3个人的,有些恼了。下一把又点了,有人催他拿钱,他一火,从抽屉里拿出一张5元钱的钞票撕个粉碎,“催什么催嘛?早晚给你们!”


另外被称作预兆的,是一份遗书。


成都警方的通报提及,6月9日,张云良的家人收到了他案发前从成都寄出的遗书。


关于遗书,有另外一个版本。


胡大姐说,张云良的遗书并未直接寄往江苏老家,而是由一位江苏老乡,被称作老蒋的人,在其女儿来成都时,转交给她的。


胡大姐不清楚,张云良何时将遗书交与老蒋,警方可能是在询问老蒋和张云良女儿的过程中,得知遗书一事的。


据称,当时张云良的女儿并未立即向警方通报遗书内容。目前,成都警方也尚未公开遗书及其内容,“老蒋”仍受警方控制。


罗大汉记得见到张云良的最后一面。


6月5日早上,罗大汉刚吃了面条,正在刷洗锅碗之际,看见很少早起的张云良,从住处推门而出,手里提了两个商场里装衣物的那种纸质手提袋,并用报纸包住了袋口。


他顺口问,“老张,你去哪儿?”


“我进城。”


7时40分左右,张云良带着装有汽油的塑料桶,上了公交车。

2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