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棍鸡奸花季少年逼他们同性卖淫

圣旨 收藏 0 6595
导读:  [img]http://forum.china.com.cn/attachment.php?aid=488684&k=7c9e46649e48c64f1f9a24fff5898e60&t=1247327306&noupdate=yes[/img]   抓捕现场。   [img]http://forum.china.com.cn/images/default/attachimg.gif[/img]   [img]http://forum.china.com.cn/attachme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抓捕现场。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会所网站“服务项目”截图


今年5月起,南京安德门劳务市场里就出现了一双罪恶的眼睛。一个40来岁的男子用自己挑剔的眼光仔细打量着每一个前来务工的男青年。他以“招工”的幌子先后将10余人骗到自己住处,然后强迫这些花季少年同性卖淫。为了帮助他们尽快进入“角色”,这个女儿已经20岁的男子还和每一个少年强行发生了“关系”。近日,南京秦淮警方一举捣毁了这一特大组织同性恋卖淫团伙。


网吧可疑男引出大案


11月5日,南京秦淮警方对辖区内的网吧进行了一次例行检查。民警发现一名20岁左右的少年冒用他人身份证上网。经查,该少年冒用的身份证件是真的,细心的民警随即询问少年为何自己有身份证却偏偏冒用别人的。少年吞吞吐吐地向民警交代,自己住在秦淮区来凤街某小区中,但是自己的身份证在别人手上。为了上网,他便将一名同住老乡的身份证借来使用。民警觉得蹊跷,便到来凤街的该小区核实情况,不料却就此揭开了一个罪恶团伙的冰山一角。


13名同性恋男群居一室


进屋后,民警发现这个不大的房间里竟然群居着13人!这些男子都是20岁上下的少年,穿着、行为很是怪异。在核实他们身份的过程中,民警竟然发现部分少年随身携带的包内放有大量安全套,同时还发现一把吸食冰毒使用的自制冰壶及一本笔记本,上面密密麻麻地记录着一些“看不懂”的账目。


民警凭工作经验判断,这些少年可能是同性恋群体,而他们包内的大量安全套可能是团伙卖淫所用。13名男子随即被传唤至派出所。经审查,警方一举破获了江琴等人组织同性恋卖淫的团伙大案,抓获涉毒涉娼人员30余人,查处同性恋卖淫嫖娼案件10余起。


主犯江琴等被追究了刑事责任,然而谁都没想到,他竟向民警哭诉,称自己也是一名受害者。


坐台“小弟”有近20名


“我恨不得他早点死掉!”据江琴供述,他根本不是同性恋。现在之所以深陷“同志门”,全系一人所“赐”。江琴口中的“他”姓韩,今年已经四十大几,是南京“同志”圈中的“大哥级”人物。


韩某虽然女儿都20岁了,但他却是个同性恋。今年初,韩某经营的音像店生意越来越差,他的“特别嗜好”却更加强烈,还经常把一些小青年带回家中鬼混。妻子无法忍受,终于带走女儿和他离婚。


今年5月,韩某的音像店濒临破产。一个“朋友”启发他:何不利用自己多年积累的“人脉”做点“皮肉生意”?说干就干,韩某把自己位于南京玉带园小区的家装饰一番,建起了一个名为“南京好男儿”的“私人会所”。场子有了,到哪去找人呢?据办案的陈警官介绍,韩某的“南京好男儿”会所里最多时有近20名“小弟”。这些“小弟”主要通过三个渠道而来:一,通过同性恋网站直接发布广告;二,韩某多年积累下来的“人脉”相互介绍;第三,也是最主要的渠道,就是由韩某以招工为名,亲自到安德门劳务市场去“物色人选”。


江琴就是韩某亲自“物色”来的小弟之一,后来因为不满韩某的所作所为,出走另立山头。


接客“小弟”分3种类型


昨天上午,在南京秦淮看守所内,记者见到了韩某最“喜欢”的小弟。这个小伙姓陈,1987年出生,南京六合人。隔着审讯室的铁栅栏,这个21岁的英俊少年泪流满面,向记者诉说了自己的“噩梦”。


小陈告诉记者,自己今年夏天从六合来到南京找工作。一天,韩某来到安德门劳务市场,一眼就“相中”了瘦高身材、容貌清秀的小陈。韩某说,自己在市区开了家音像店,生意很不错。他问小陈有什么技能,小陈说,自己喜欢上网,对电脑还略知一二。“我要你了!”韩某一把拉住小陈,说自己正好不会电脑。小陈跟着韩某来到了其位于秦淮区玉带园小区某幢202室的住处,准备第二天去上班。谁知一进门他就傻了眼,屋内的装修让他隐约觉得哪里不对劲,10来个和他年纪相仿的少年随后从内屋钻出,用异样的眼神将小陈从上到下看了个“透心凉”。


韩某将小陈的身份证扣下,然后告诉他,给你安排的工作就是为同性提供性服务。小陈开始不能接受,韩某便将他扣留下来,每天向他“晓之以理,动之以情”。一天晚上,韩某更是利用小陈洗澡间隙,强行和他发生了“关系”。最终,在金钱的诱惑下,小陈终于屈服了。他利用自己会上网的“优势”,精心为韩某打点“南京好男儿”网站。韩某将自己手下“小弟”的艳照分成三类:“猛男型”、“清纯型”、“阳光型”。通过互联网上的“同志”论坛链接,招揽嫖客。


最多时每天近百嫖客预约


据办案民警介绍,韩某会对每一个新来的“小弟”进行“试活”,曾先后强行和多人发生“关系”。为了满足嫖客的变态心理,韩某还会亲自对“不懂事”的“小弟”进行调教。韩某对“小弟”还十分吝啬。同性恋间的性行为是艾滋病的高发途径,而韩某派“小弟”们出台接客的时候居然不为他们提供安全套,如果“小弟”担心染病,必须以10元一只的价格向他购买。韩某还要求“小弟”每月去疾控中心体检——因为那是免费的。一旦“小弟”染病,韩某就将其踢出。


据了解,韩某和“小弟”之间是“三七”分成,费用生客300元,熟客200元。“业务”多的时候,每天有近百名嫖客打来电话预约,这些熟客中既有南京江北某高校的大学教授,还有省级机关的公务员。而在韩某手下从事同性卖淫服务的“小弟”有80%都不是同性恋,其中最小的出生于1990年,今年刚满18周岁。


卖淫赌博吸毒“一条龙”


此案性质恶劣,被江苏省公安厅列为挂牌案件。通过不懈努力,11月10日上午10时许,南京秦淮警方以便衣侦查试探的方式确定韩某窝点后,集中警力当场抓获以韩某为首的20多名犯罪嫌疑人。并现场查获麻将、冰壶等赌博、吸毒用具,缴获冰毒2克,缴获账本、接客记录、卖淫人员的写真、录像等物证,一举捣毁了这个卖淫、赌博、吸毒的“一条龙”犯罪窝点。


经查,自今年5月以来,犯罪嫌疑人韩某等人以娱乐会所为据点,以网络为媒介,通过QQ、电话等方式联系嫖客,组织人员以同性为服务对象,从事卖淫嫖娼活动,从中获利十余万元。


目前,犯罪嫌疑人韩某等人因涉嫌组织卖淫和协助组织卖淫已被逮捕,部分卖淫人员被收容教育,其他涉案人员均被处以治安处罚。


为什么男性同性之间也属于“卖淫”呢?记者了解到,我国法律明文规定:“不特定的异性之间或者同性之间以金钱、财物为媒介发生不正当性关系的行为,包括口淫、手淫、鸡奸等行为,都属于卖淫嫖娼行为,对行为人应当依法处理”。


9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