兄弟之抗日篇 阴谋 第十九章

倒霉的疯子 收藏 0 17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781.html


就在翠云楼的一个房间里,小黑和徐宁、张立三个人还在喝酒。

张立是第一次来到这种地方,所以他还不太习惯这种灯红酒绿迷人眼柔香软玉抱满怀的生活。

徐宁把辛智撵走的原因也就是因为张立。

小黑的心情并不好。

古人云:酒入愁肠愁更愁,酒入悲肠泪双流。

今天小黑就应了这句话。

酒喝得并不多,但是小黑已经有些醉了。

徐宁劝慰着小黑:“兄弟,伤心什么,今天让杨锋姚朗他们跑了,明天咱们继续找!”

小黑苦笑了一声,一口喝干了杯中酒:“找到了他们又有什么用?杀了他们又有什么用?我哥哥呢?我哥哥呢?我哥哥他还能活回来吗?”

听到小黑说起了他哥哥,张立忍不住叹了一口气,“小黑,别说了!你这么一说,大家都不好受!”

小黑摇晃着抬起了头,醉眼朦胧的看了看张立:“你会不好受?瞎说!我知道,我很明白,我也很清楚,我----”小黑说着说着忽然酒劲上涌,赶紧跑了出去。

徐宁看了一眼张立:“兄弟,不要和小黑这小子一般见识!”

张立放下手里的空酒杯,一边斟满酒一边说道:“大师兄,你放心,我知道该怎么办!不管怎么说,小黑他还是站在你这边的吗!”

徐宁笑了笑,轻轻拍了拍张力的肩膀:“兄弟,你明白这个最好!”说着,徐宁站起身喊过了一个伙计,让他把小黑喜欢的那个女人喊过来。

张立看了看外面,回过头小声的问道:“大师兄,你想让小黑留在这里呀?”

徐宁看着张立忍不住笑了起来:“兄弟,你怕什么!又不是让你留下!再说了,三师父今天去热河城了,二师父现在恐怕也喝上酒了,大师父病的那样,谁还有心管咱们?”

张立吃了一惊:“大师兄,你好像什么都知道?”

徐宁得意的点点头:“那当然!现在所有的人都向着咱们弟兄,只要你想知道,老刀把子里面有什么事情你都可以知道,没人敢不告诉你!”

张立看着徐宁:“真是这样吗?”

徐宁大刺刺的坐了下来,一仰脖,把面前的酒喝干了:“以前他们都认为韩正能上位,所以咱们弟兄一直总受他们的气,现在不一样啦,所有的人都看得出来,不管二师父还是三师父,他们都在撑这咱们弟兄。韩正他们不是能耐吗,那就让他们去能耐好了,早晚有出事的时候。杨锋和姚朗他们这一走,剩下韩正一个人还有什么。”

张立的声音很平和:“大师兄,走了两个,韩正身边不是还有三个吗?”

徐宁指着张立笑了起来:“兄弟,你真是--,都说韩正他们六兄弟厉害,其实也就是那么回事!疯子和姚老四一走,剩下的那三个都不是真行。林老三,一个马夫头儿,有什么大出息;张胖子,那也就是个耍大刀的,少了支招的人,他的刀知道该砍谁呀;还有那个猴子也是和张胖子一样,这三个人咱们都可以对付。这样一算计的话,那韩正不就只剩下他自己啦!大师父尽管不喜欢咱们,可是当时把咱们立成少东家那是大师父自己亲口当着所有的人面儿说出来的,现在反悔也来不及啦!”

张立看着面前这个有点得意忘形的徐宁不禁有点害怕:这还是自己当年那个大师兄吗?

徐宁可能也觉得自己今天的话说的比较多,他稍微收敛了一下:“兄弟,师兄今天说的可能有点多,你千万别往心里去,啊!”

张立微微点点头:“大师兄,你真的觉得现在所有的人都向着咱们弟兄?”

徐宁略显迟疑了一下:“那还有假?怎么?张立,你听到什么风声了?”

张立摇摇头:“没有!”

徐宁紧紧地盯着张立的眼睛:“不对!兄弟,你一定是听到或者看到什么了!”

张立仍然摇头:“没有!真的没有!”

徐宁的脸沉了下来:“张立,我一直把你当成我自己的亲兄弟,你有什么事情千万不能瞒着我!”

张立犹豫了一下:“大师兄,我真的没听到什么,也真的没看到什么,只是有个事情我一直搞不清,总想问问你!”

“什么事?你快说!”徐宁紧张了起来。

“你知道二师父都会些什么功夫吗?”

“这个--?”徐宁狐疑的看了看张立,想了想:“二师父除了飞刀就是短刀的功夫,其他的功夫都不是怎么太好,怎么了?”

张立看了看四周,凑到徐宁身边压低了声音说道:“你见过二师父会六合刀法吗?”

“六合刀?那是大师父的独门绝技!二师父怎么可能会?”徐宁有点惊异的看着张立。

张立看着徐宁:“大师兄,不瞒你说,前些日子我想让大师父看看我的刀法使得对不对,可是被二师父拦住了,我这么一说,二师父就让我练给他看一下,我也没多想,所以就练了一遍,可是二师父竟然指出了我的刀法有好几处毛病,你说怪不怪?这还不算,他还教了我几手刀法,后来我一问大师父才知道,原来二师父交给我的那几招刀法是地地道道的六合刀法,大师兄,你说这是怎么一回事?”

徐宁听到这里,一直悬着的心这才放了下来:“这有什么?备不住是大师父以前教给二师父的呢,你别忘了,大师父二师父他们可都是拜把子的盟兄弟,相互传授点功夫是很正常的!”

张立看着徐宁微微摇摇头:“我看不是这样!大师兄,你好好想想,当年咱们学习六合刀的时候都是拜师之后大师父找没人的地方教给咱们的,从来没有在大庭广众之下露过,而且大师父还说过,咱们不是六合门的入室弟子,教给咱们的刀法都是六合刀里面的普通刀法,那些杀手招数到现在也没有传给咱们,可二师父他竟然会这些六合门的杀手招,这里面肯定有什么问题!”

徐宁笑了笑,摆了摆手:“兄弟啊,不是师兄今天说你,你怎么学得和那个疯子一样疑神疑鬼的,这件事到此为止,咱们谁也别说出去,就当他没有发生过,好不好?就算二师父会那么几招,那又能说明什么问题?你真要是说出去传到二师父耳朵里,二师父那个人的心眼儿可不大,当心没有好果子吃!”

两个人正说着,一个风骚妖艳的女子搀着酒气熏天的小黑走了进来。

“徐哥,二哥,兄弟我先走一步!你们继续喝,缺什么尽管要,今天的帐兄弟我结!”小黑一边说着一边拉过那个女人狠狠亲了一口:“走!咱们去快活快活!你可想死我了!”

看到小黑远远地走开,徐宁转回身看了看张立:“兄弟,要不师兄也给你找一个?”

张立涨红了脸:“大师兄,这,这可不行!”

徐宁不耐烦的一摆手:“有什么不行?你就听我的!”

······

雷远看看了把子。

把子也看了看雷远。

两个人同时想起了江湖上的一句戏谑之言:铁拐李,把眼儿挤,你糊弄我来我糊弄你。

两个人一起笑了起来。

小辣椒看了看着两个人怪怪的笑,没有说话,继续慢慢的吃着面前的菜。

并不是小辣椒不想走开,而是把子不愿意她走开。

虽然把子不知道雷远来的真正目的,但是把子知道,只要雷远找到自己就不会说出什么好的事情来。

雷远终于放下了手里的筷子:“把子老弟,我知道你心里对我这个人有点儿那么一点小的看法,可是我不能不来找你呀!”说着,雷远从自己的怀里取出了一点儿东西,轻轻的放在了桌子上。

东西放在桌子上发出的声音很小,但是把子听得很清楚。

那是大黄鱼的声音。

而且不是一条。

把子的眼睛就像没有看手帕一样,只是他再一次端起来面前的酒杯:“雷兄!咱们再喝一个!”

雷远的脸已经红了,而且眼睛里面也已经有了三分酒意。

他摆了摆手:“老弟,我的酒量不成,咱们就别喝了!说点正事儿吧!”

把子微微的一笑,慢慢的放下了酒杯:“雷兄,那里面大概就是你要说的正事吧?”

雷远点点头,笑道:“老弟,明白!”说着,伸手打开了手帕。

三根黄澄澄的官条*出现在三个人眼前。

小辣椒毕竟是个女人,她从来也没有见到过这么多的钱。

雷远把三条大黄鱼推到了小辣椒的面前:“请弟媳放心,这是把子兄弟应该得到的那一份!”

小辣椒看了看把子。

把子挥挥手:“还愣着干什么?拿走吧!”

小辣椒高兴的抄起金条快步的走了出去。

把子听小辣椒走远了,一边摆弄着面前的酒杯一边低声的说道:“雷兄,这不会是给我的卖命钱吧?”

······

杨锋知道自己和姚朗很疲惫,而且又是在这种情况下,所以他就在睡觉以前手里点上了一支香。

这支香就是一支很普通的香,随便到哪里都可以买得到。

但是杨锋知道,这么一支普通的香最多只能点燃一个时辰左右。

这是老黑教给杨锋的一种办法,因为拿着香睡觉的人是不会睡实的。

可是杨锋这一次竟然睡实了,直到这支香烫到手指的时候杨锋才猛地惊醒。

掐灭了残余的香,杨锋把烫伤的手指轻轻含在了嘴里,可是他再也睡不下去。

杨锋听了听,姚朗还在睡,而且睡得还很实。

杨锋苦笑。

他摸了一下身边的枪,继续躺在床上。

看着黑漆漆的夜空,杨锋忽然想起了老爷子塞到自己和姚朗手里的那两张纸条。

一张不到一寸宽四寸长字条上写着八个字:事情有变速找援手。

另外那张一模一样的字条上写着十二个字:沧州城西门外柴王庄白识荆。

如果真的是事情紧急,那么谁会功夫裁出两张一模一样的纸条。

纸条上的那些字体分明就是老爷子的字体,而且那种蝇头小楷写得非常工整流畅,丝毫没有一点慌张忙乱,根本不像是在有什么紧急事情要发生的时候写出来的。

杨锋轻轻晃了一下脑袋,好让自己躺的舒服一些。

“会有什么事情呢?为什么是有变而不是紧急或者其他的什么词语?老掌柜的这个字条要告诉我什么?”杨锋想着想着,原本微微眯着的眼睛忽然睁大:“字!”

杨锋不止一次的去过老掌柜的房间,老掌柜的笔筒里面根本没有写这种小字的笔。

杨锋坐了起来。

能写这种小字的毛笔一定就是写着老刀把子那些秘密的毛笔。

老掌柜的肯定是找到了写密信的那支笔,而且可能就是用这支笔给自己和姚朗写的字条。

那也就是说黑叔找到了那个隐藏在老刀把子里面的那个内鬼。

而那个内鬼很可能已经控制了老刀把子内部大部分的人,有可能通过某种方式控制了老刀把子的局面,所以老爷子才没有动他,也不敢动他。

瘸叔没了,黑叔也没了,韩正又不在,所以老爷子只能采用这种方式让自己和姚朗知道,然后去通知那个最有可能救老爷子的人。

“一定是这样!”想到这里,杨锋忍不住伸手去摸火柴,但是烫伤的手指碰到火柴的时候一阵刺痛让杨锋有点发热的脑袋清醒了下来。

这个内鬼可能就是那个害死瘸叔的人。

黑叔的死和这个内鬼有没有关系现在还不好说,但是杨锋宁愿相信一定会有关系。

杨锋急切的划燃了火柴:“老四!老四!你醒醒!”

----------

*官条:金条的一种,但是它是由政府机构或者国家的银行发行的,所以称之为官条,那些私人打造的则被称之为私条。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