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军最出名的叛徒吴献狗的下场

中校的天空 收藏 33 44954
导读: 1960年1月,台海两岸局势十分紧张,地处大陆东南沿海的福建军民正在紧张备战,随时准备回击台湾当局所叫嚣的"反攻大陆"。然而,就在此时,却发生了叛徒吴献狗等人投敌的恶性事件。于是,一场紧张激烈、扣人心弦的锄奸行动在福建前线展开。      叛徒吴献狗等无耻投敌         吴献狗系福建人,自幼好逸恶劳,贪图享受,初中毕业后抱着升官发财的梦想混入部队,在福州军区下属的某守备师船运大队当兵。此时,正值三年困难时期,台湾当局幸灾乐祸,乘机掀起"反攻大陆"的恶浪,多次派出武装特
近期热点 换一换


1960年1月,台海两岸局势十分紧张,地处大陆东南沿海的福建军民正在紧张备战,随时准备回击台湾当局所叫嚣的"反攻大陆"。然而,就在此时,却发生了叛徒吴献狗等人投敌的恶性事件。于是,一场紧张激烈、扣人心弦的锄奸行动在福建前线展开。


叛徒吴献狗等无耻投敌



吴献狗系福建人,自幼好逸恶劳,贪图享受,初中毕业后抱着升官发财的梦想混入部队,在福州军区下属的某守备师船运大队当兵。此时,正值三年困难时期,台湾当局幸灾乐祸,乘机掀起"反攻大陆"的恶浪,多次派出武装特务袭扰大陆东南沿海地区,破坏人民的和平生活,并且大肆进行反共宣传,以灯红酒绿的腐朽靡烂生活,动摇我方的意志薄弱者。

一心想着升官发财、向往腐朽靡烂生活的吴献狗,不堪生活的艰苦,很快为敌方的宣传所动摇,私下勾结臭味相投的"志同道合"者,暗中寻找机会,准备投敌。

很快,吴献狗一伙等待的时机就到来了。

1月8日,吴献狗所属的登陆艇接到船运大队命令,计划于当日夜晚执行运输任务,将一批战备物资由马尾港运往霞浦。这是一艘小型登陆艇,全长20米左右,排水量仅为50吨,艇上编制人员10人,有艇长、轮机手和水手等艇员,主要用于向沿海岛屿运送人员装备和给养。黄昏时分,执行任务的登陆艇在马尾港装载物资后,拔锚启航,不久便消失在薄暮之中。数小时后,登陆艇进入马祖海域。因临近敌占岛屿,登陆艇按预定方案,实行灯火管制和无线电静默,船在漆黑的夜中航行,唯有引擎发出单调的噪声。突然,吴献狗及其两个同伙乘艇上人员毫无防备,操枪行凶。顿时,艇长及6位战士倒在血泊中......

行凶劫艇成功后,吴献狗等3个叛徒手忙脚乱地调转船头,改变航向,朝着敌军占据的马祖岛驶去。

天色微亮时,叛徒操纵着登陆艇接近了马祖岛。心急火燎的吴献狗迫不及待地钻出狭窄的船舱,窜上前甲板,从怀里掏出一块污秽不堪的白床单,权作投降的标志,大声喊叫着:"别开枪,别开枪,我们是来投诚的!"


福州军区指挥员果断决策


1月9日凌晨,在解放军福州军区前线指挥所的作战值班室内,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响起。守备师报告:"我部船运大队战士吴献狗等人,在执行运输任务途中行凶劫船,逃往敌军占据的马祖岛......"

情况瞬间上报到军区领导。福州军区司令员、政治委员及相应的副职们,齐聚军区作战指挥室。经过短暂研究,迅速作出了三项决定:第一,将此事件迅速上报中央军委,并同时报告福州军区的处置方案;第二,命令军区无线电技术侦察部队迅速调集精锐力量,全力展开电子侦察,务必彻底掌握敌方动态;第三,命令福州军区空军航空兵某师做好战斗准备,做到一声令下,必须痛歼叛徒。

接到命令后,福州军区无线电技术侦察部队立即行动,抽调精兵强将,把装备最好、经验最丰富的力量迅速集中到马祖岛方向,全力以赴搞清敌方的活动情况。

很快,通过无线电技术侦察和其它侦察,来自各方面的情报不断呈报到军区司令部的作战指挥室。情报证实:吴献狗等叛徒登上马祖岛后,岛上敌军指挥部迅速将此事通过无线电报告了台湾军方。台军方得知这一消息后,欣喜若狂,决定立即派飞机前往马祖,将吴献狗等"反共义士"接到台湾,并在台湾机场组织"盛大"的欢迎集会,还准备召开记者招待会,大造舆论,放肆吹嘘这一事件。

经过深思熟虑之后,福州军区提出了一个在台湾海峡上空截击并歼灭叛徒的锄奸方案,上报中央军委。很快,中央军委便批准了这一作战方案。此事引起了中共中央高层的关注,周恩来亲自指示空军:"有把握、有利就打掉他,没有把握也不是非打不可。总之,不要吃亏。"

中央领导的指示和军委的决心传达到福州军区后,福州军区指挥员高度重视,司令员、政委亲自分工抓落实,整个作战行动由主管作战的副司令员指挥战区空军部队实施。

接受命令后,福州军区空军将这项光荣而艰巨的任务交给了以副大队长李纯光、副中队长胡英法驾驶"歼-5型"双机为主,以飞行员沈学礼、杨才兴驾驶"歼-6"双机为辅的歼击航空兵某师的两对双机,力求歼敌一举成功。

担任此次作战任务的4名飞行员,均为全天候飞行员,驾驶技术精湛,胆识过人,射击命中精度高,只要敌机在空中被他们发现,决没有逃跑的可能。受领任务后,李纯光、沈学礼等人,认真研究海上低空作战可能遇到的特殊情况,提出处置方法,并组织长僚机和歼-5、歼-6两种机型之间的协同动作。与此同时,前线指挥所的战斗指挥员们,还组织飞行员与地面指挥所领航员之间的空地协同。一时间,福州前线空军部队的有关人员,个个同仇敌忾,摩拳擦掌,随时准备惩罚叛徒。上午10时左右,整个福州军区部队已经做好了全部战斗准备,担任空中歼敌任务的4名飞行员,全身披挂,进入机舱中待命起飞。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这个"东风"便是无线电技术侦察部队所获取的敌方动态情报。此时此刻,在台湾海峡上空执行空战任务,没有什么比情报和歼击更为重要的了。试想,在百十海里的台湾海峡上空,从马祖飞往台湾,空中飞行时间也就是一二十分钟,最多不过半小时,情报稍有差池,就会贻误战机,放走反贼!

因此,及时准确地掌握敌人动态,便成为这一战的关键。


无线电技术侦察情报准确无误


从凌晨接到命令开始,执行无线电技术侦察任务的部队,便进入到紧张的工作状态之中。这些惯于测听"天外之音"的秘密战线神奇勇士们,聚集了"千里眼"与"顺风耳"的强大功能,侦测着海峡那边传来的蛛丝马迹。

很快,他们便侦知,台湾当局当天上午准备派出一架C-47型运输机从台湾本岛飞往马祖岛,接走吴献狗等叛徒。


上午10时30分,一架美制C-47型运输机飞抵马祖......

顿时,福州军区空军某机场响起刺耳的战斗警报声!执行战斗任务的战斗机飞行员,把手放在启动电钮上,紧紧盯着信号员手中的发令枪。可是信号员迟迟没有下达"开车"的命令。

怎么回事,难道情况有变?

是的,马祖岛上敌方情况发生变化,C-47型运输机在岛上简易机场降落时发生了问题。原来,马祖岛乃弹丸之地,又在解放军前沿部队大口径火炮的射击范围之内,所以岛上的敌军未敢部署飞机,仅保留一个简易机场,以备急用。执行此次特殊任务的台湾空军飞行员,虽然是个技术拔尖的"克难英雄",但由于这次任务的特殊性,加之岛上机场跑道是用钢板铺设的简易跑道,仅有1200米的长度和50米的宽度,导致其在驾驶飞机下滑降落时,操纵失误,造成飞机翼尖擦地。虽未伤人,但C-47已经无法执行任务了。

C-47受损,台湾空军只好派出一架搭载了维修C-47器材和人员的PBY型海上巡逻机飞往马祖。同行的还有几位抢消息的新闻记者。

PBY型海上巡逻机降落马祖后,维修人员对C-47进行检查,认为一时难以修复,便建议吴献狗等人乘PBY型海上巡逻机飞往台湾。可是,此机最大装载量仅为8人,无法将叛徒一伙和新闻记者一次送回。于是,台湾空军几经斟酌,又从驻嘉义的救护机中队派出一架HU-16"信天翁"式水陆两用飞机,前往马祖。

HU-16"信天翁"式水陆两用飞机,低空性能好,安全系数比较高,既可以在陆地跑道上起降,又可以在水面滑行起降,一般只要浪高不超过1.5米,风速不大于每小时24公里,就可以在海上安全起降。该机装有两台活塞式发动机,最大速度379公里/小时,最大装载量22人,活动半径1830公里。派出这样的飞机去接吴献狗等,台湾空军自认为是万无一失。

中午12时11分,"信天翁"降落在马祖岛上。

此时,在小小的马祖岛上,已经降落了3架台湾空军的飞机。这样一来,究竟哪一架飞机运载叛徒,对福州军区来说就是一个比较复杂的问题了。同时,台湾方面有意利用这三架飞机大摆迷魂阵,以假乱真,实施佯动。

在复杂的情况下,福州军区再次下达命令,要求无线电技术侦察部队和其他侦察分队加强侦察,务必彻底搞清敌方的动向,为空军歼灭叛徒提供准确情报。

然而,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马祖岛上的敌方飞机纹丝不动,没有一点起飞返台的迹象。

过了两个多小时后,敌方打破了无线电静默,开始实施无线电佯动,企图试探解放军方面的虚实。

下午15时10分,台湾方面询问马祖方面:"喂,情况怎么样,准备好了吗?"

马祖方面回答:"是的,我们已经准备完毕,随时可以起飞。"

台湾方面下达指令:"按原计划起飞!"

马祖方面应答道:"我们立即起飞!"

可是,20分钟过去了,马祖岛上的飞机仍没有起飞。

又过了一会儿,无线电中再次传来马祖方面的信号:"刚才飞机发生故障,无法按时起飞。现在故障已经排除,要求马上起飞!"

台湾方面回答:"请马上起飞,不得延误!"

就这样,敌方在无线电通信中来回折腾,企图试探大陆方面解放军的虚实,并实施障眼法。

面对台湾方面的伎俩,福州军区空军指挥部的指挥员们心头雪亮,他们通过无线电技术侦察与其它侦察手段所获取的情报,牢牢掌握着敌方的动向,始终没有命令战机起飞。


痛歼叛徒于台海上空


台湾方面在耍了几个回合的诡计后,见大陆解放军方面始终没有动静,以为自己的疑兵计谋得逞,便把悬着的心放了下来,准备起飞。

15时50分,马祖方面安排吴献狗等大陆叛徒和前来抢消息的记者们登上了HU-16"信天翁"飞机。10分钟后,满载着台湾军方情报官员、吴献狗等和记者的"信天翁"起飞了。

眼看着下面渐渐缩小消失的马祖岛,吴献狗等一颗悬着的贼心总算放了下来。他闭上眼睛,脑子里幻想着到达台北机场后的"热烈场面"及即将开始的灯红酒绿的"新生活",感觉飘飘然......

然而,吴献狗等的美梦做得太早了。

敌人的飞机一起飞,便被解放军福州军区空军的雷达所捕获:"马祖东南7公里,敌机一架,高度200~300米,时速200~300公里,航向120°,直飞台湾。"

接到情报后,空军指挥员立即下达命令:"按原作战方案进行!"

瞬间,福建前线某军用机场上空,三颗绿色信号弹同时升起。紧接着,由两架"歼-5"、两架"歼-6"组成的四机双组编队呼啸升空,直扑目标而去。

按照战斗方案,由"歼-5"双机编队担任主攻任务,而"歼-6"双机编队则负责高空搜索和掩护。

战机升空后,两组飞机分别占据有利高度进行搜寻。按照常理,"歼-6"飞机在战术技术性能指标上均优于"歼-5",可是,又为什么让"歼-5"去打主攻呢?原来,这和需要攻击的目标有关。台湾方面的飞机,是一架担负巡逻、救护等任务的HU-16型机,适合低空飞行,但速度慢,正适合用"歼-5"去对付。如果用速度快、高度高的"歼-6"打主攻,无异于用高射炮打蚊子,有点大材小用,弄得不好,还会误事。所以,在作战方案中,"歼-6"担负高空搜索、掩护,并对台湾方面企图救援的飞机实施威慑。

此时,台湾海峡上空天气恶劣,雾气茫茫,海天一色。解放军战机靠地面导航,正搜索前进。突然,地面指挥所通知:"敌机高度300米,距离25公里,注意搜索。"

"明白!"副大队长李纯光迅速回答。他果断地命令:"压低高度,300米,搜索目标。"

"明白!"副中队长胡英法回答。

瞬间,两架战机一推机头,穿云下降,保持在300米高度上,紧贴云层底部飞行。

超低空飞行,尤其是在海天一色的海上超低空飞行,极其危险。由于飞行员的视觉会产生错误,往往把大海当成蓝天,把俯冲当成升空,酿成惨剧。因此,海上超低空飞行,飞行员唯一可信赖的只能是仪表。

李纯光立即呼叫胡英法:"出现海上错觉,坚持仪表飞行,保持航向!"

"明白!"胡英法回答。

两人很快静下心来,依靠仪表保持飞机正常飞行,搜索目标。

"敌机高度300,距离20公里。航向125°"。

"敌机正前方6公里"。

地面指挥员不断通报敌机位置,引导战机迅速接近敌机。

很快,胡英法报告:"发现敌机!右30°,4公里。"

李纯光见胡英法处于有利位置,便立即命令:"你攻击,我掩护!"

胡英法一推油门,战机像鹰隼般猛地冲向目标。2000米、1500米、1000米、800米......,胡英法按下炮钮,一串炮弹打出去。可惜稍稍偏了一点,炮弹掠过敌机顶部而去,没有命中。

"降低速度,靠近点打!"李纯光及时指示。

胡英法将飞机速度降到400米,操纵战机再次接近敌机。这次,两机距离到了500米以内后,他才按下炮钮。

一排炮弹射向目标,敌机底部中弹,机腹内冒出烟来。敌人飞机内顿时乱作一团。敌飞行员见飞机中弹后,一面向台湾呼救,一面勉强操纵着几乎失控的飞机,作垂死挣扎。

看到敌机还在苟延残喘,李纯光一压机头,再次下滑进入攻击轨道。他把瞄准具光环稳稳套住敌机,在距敌机300米左右时,按下炮钮,倾泄了所有的炮弹。瞬间,三条火龙直扑目标,敌机顿时火光四溅,冒着浓烟,一头扎进了大海。随即,海面上响起剧烈的爆炸声。

顷刻之间,吴献狗等叛徒,连同迎接他们的台湾军方情报官员和记者们,全部随飞机坠入大海,喂了鱼虾。

台湾军方接到HU-16被击落坠海的消息后,如丧考妣。此前,台湾军方在台湾的机场上,组织了盛大的欢迎仪式,准备大出风头。当迎接大陆叛徒的飞机被击落时,不知里就的"群众"们已经在机场苦等了近一整天了。他们又饿又困,不仅没见到"反共义士"们"凯旋",而且连个飞机的影子都没见到,不由纷纷抱怨台湾军方又在说谎!尴尬之中,台湾军方最后被迫以飞机"不幸失事"草草收场,结束了这出丑剧。后来,据台湾方面披露,被击落的HU-16机上共有17人丧命。事后,台湾军方虽然出动了30多架次各型飞机和多艘军舰到事发海域搜寻飞机残骸和打捞尸体,但一无所获。

解放军空军在台湾海峡上空除奸成功的消息传来,福建军民无不拍手称快,连连称赞空军勇士打得好!1月30日,福州军区空军举行隆重的祝捷大会,对执行此次任务的主要飞行员李纯光、胡英法记一等功,对其他作战有功人员分别给予不同的荣誉。随后,英雄们还受到中共中央、中央军委领导人周恩来邓小平、罗瑞卿等的接见。


209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