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41.html


自从王辰龙答应和安德烈夫合作后,安德烈夫就开始找人出售自己的珠宝店。两个多月来,没有一个中国商人愿意买下他的店,价值200多万的店子开价150万都没人愿意接手。不是没人接手,而是不敢,为啥?日本人在从中作梗,他们联合吉林城的高官,威胁那些想买科柳莎娃珠宝店的中国商人。

“这些该死的日本矬子,王八羔子的,80万大洋就想买下老子的珠宝店,妈拉个巴子的,当老子安德烈夫是泥捏的?”在自己的办公室里,安德烈夫见女儿送走一个日商后,破口大骂起来

“父亲,何必生这么大的气?王先生不是说过吗,就算我们把珠宝店低价卖给日本人,半年内,他会让我们翻倍的从日本人那里赚回来。”莎娃端起一杯茶,递给安德烈夫,信心十足地说道。

“莎娃,那个姓王的年青人说是这么说过。……毕竟,这间珠宝店,是我和你爷爷亲手建起来的,80万,实在是太低了,太低了……”安德烈夫不甘道。也是,他们这些亡国之人流落异国,没有国家做靠山,日本人当然对他们用不着客气。

“老爷,小姐,有两个中国夫妇听说老爷要出售珠宝店,想和老爷谈谈价钱?”波娃敲门进来,冲着安德烈夫和莎娃微微弯了一下腰,抬起头,高兴地说道。

“快快有请!”有中国人敢和日本人叫板,想买自己的店,安德烈夫先是一愣,然后就激动地说道。

“是,老爷。”波娃弯腰低头说道。

“只要那个中国夫妇愿意出100万大洋,我就卖给他们!”安德烈夫握紧拳头,下定决心道。

“父亲,要是那对中国夫妇不愿意出100万呢。这个时候,他们找上门来想买我们的珠宝店,一定对我们的底细有一定的了解?”莎娃若有所思道。

“大不了,我80万卖给他们就是了。哼,老子宁可80万卖给中国人,也不便宜那帮小矬子。”安德烈夫狠狠道。

“那样的话,我怕日本人会对我们不利。日本黑龙会在东北的势力很大,我们要想安全地离开吉林,怕是不容易?”莎娃担忧道。

“你忘了,那王先生说是和我们一起离开吉林去北京,有他在,怕什么?”安德烈夫想起王辰龙的身手,一点也不担心日本人找他父女两的麻烦。

“老爷,小姐,那对中国夫妇来了?”波娃敲门进来说道。

“快请客人进来!波娃,給客人上最好的茶?”安德烈夫整了整自己的衣服说道。

“是!……两位,里面请!”波娃冲着安德烈夫一低头,然后侧身,右手做了一个请的动作。

哦?那个男的身形怎么……怎么这么像……像那个王辰龙?看着进来的那对中国夫妇,那个男子给莎娃的第一眼就是,他的身形太像一个人了。莎娃细细打量了一下那对中国夫妇:男的大概和王辰龙差不多高,穿着中国传统的长袍马褂,看料子,用的是上好的绸缎,年龄大概四十出头,长相普通,没有留胡须,他的眼睛上带着一个墨镜;他的夫人,与自己比起来,矮了一点,三十多岁,相貌一般般,只是她的眼睛,对男人来说,太媚人了。“要是她的长相好一些,这种成熟的女人,一定能迷倒不少男人。”莎娃心说道。

“两位,快请坐,快请坐。”安德烈夫热情地招呼两人坐下。“敢问二位如何称呼?想出多少钱盘下本店?”

那对夫妻坐下后,安德烈夫和莎娃也陪同坐下。

那个男的没回答安德烈夫的问题,只是伸出一个右手食指。

“100万?”对于对方不愿意自报姓名,安德烈夫也不在意,他在意的是对方能出多少钱买下他的珠宝店。见他伸出一根手指,安德烈夫试着说道。

那男子摇了摇头。

“1……0……万?”安德烈夫沉着脸,说了一个不可能的数字。

还摇头。

“1000万?”莎娃开口道。见自己的父亲报出100万和10万后,对方都摇头了,那更不可能是一万了。所以,她试着往高处说了一个数。

“莎娃,别瞎说?”听自己的女儿报出1000万,安德烈夫吓了一跳,赶紧指责自己的女儿。

还摇头。

“噗嗤”一声,他身边的太太捂着嘴笑了。

可恶,1000万,100万,10万,都不是,敢情是来消遣我的。安德烈夫脸都绿了,一股怒火腾地一下就上来了,就想给那男子一熊拳。可是,对方是客人,怎能对客人动粗呢。安德烈夫强压怒火,站起来,冷冷说道:“那就是1万?”

还是摇头。

妈拉个巴子的,看来,这对夫妇一定是那帮小矬子派来消遣我的。“那,您打算出多少钱买下我这珠宝店?”安德烈夫咬着牙,双目怒瞪着那男子,沉声道。

对着安德烈夫那暴熊样,那个中年男人一点也不害怕。只是淡淡地说道:“一个子也不出。”

“哈哈哈……”那男子的夫人终于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好哇,敢情,你们是来消遣老子的!说,是不是小矬子日本人派你们来的?” 安德烈夫终于暴怒了,挥着拳头吼道。

“老爷,茶来了。”波娃端着茶在门外敲门道,准备推门而入。

“不用,拿走!”不等波娃进来,安德烈夫大吼道。

怎么回事,老爷的火气好大呀?站在门外的波娃有些纳闷了。既然老爷发话了,只得遵照老爷的吩咐办事,端着茶离开了。

“安德烈夫先生--”中年男子拿掉墨镜,咂咂嘴说道。

“你……你……你是……”莎娃见那男子摘掉了墨镜,张着大嘴,吃惊道,“你的眼睛……你是……是……王辰龙先生假扮的?不错,一定错不了,我……认得你的眼睛,你就是王辰龙先生!”

“啊-哦?”听自己女儿这么一说,安德烈夫眼珠子瞪得大大的,嘴巴也张得大大的,仔细打量了一下眼前的中年男人,摇了摇头。看着还在吃惊的女儿,皱眉道,“莎娃,这位先生的身高是和王先生差不多,可是,你看,他的年龄,四十好几的人了?”

“不会错啦,您忘了,金紫萱小姐的扮相?”莎娃提醒道。

“哦--?想起来了,想起来了。”听自己的女儿这么一提醒,安德烈夫才想起当时王辰龙带金紫萱来他这练枪时,就是一个中年妇女的打扮。用手点着那中年男子,恍然大悟道。

“龙哥,看来,只要见过你眼睛的女人,无论你怎么化装,都能认出你来?”那夫人笑嘻嘻开口道。

“看来,我以后化装,还是装盲人好了。”那中年人无奈地说道。

不错,那对夫妇的确是化了装的王辰龙和玉美惠两人。

“这个,王……王,王先生,你,为什么要化装来,来我这?”知道是王辰龙化装和自己开了个玩笑,安德烈夫的气顿时消了,坐下来,疑惑地问道。

“父亲,您忘了,王先生可是赢了三木赌坊800万耶,要是不化装就进吉林城,还不让日本人給察觉了?”莎娃解释道。看着化装成中年人的王辰龙,莎娃面对他时,坦然多了。只不过,知道他是王辰龙后,她的心跳莫名地加快了一些。

“哦?瞧我这脑袋?”安德烈夫右掌拍了一下自己的头说道,又看了一下莎娃,“莎娃,快,让波娃赶紧把那茶送进来?”

“哦,不用了,莎娃小姐。”王辰龙叫住了起身的莎娃,“我这次和美惠来,是来和您安德烈夫先生谈谈去北京的事。”

“什么时候走?”安德烈夫现在想知道王辰龙走的时间。

“7月5日动身吧。”王辰龙想了想,开口道。

“7月5日?今天是6月21日,天已经快黑了,不算今天,还有14天,14天,14天……”安德烈夫嘴里算好日子,然后反反复复念叨着14天。

“怎么,14天的时间不能处理好珠宝店吗?”见安德烈夫听了自己所报的日子后,有些犹豫,王辰龙问道。

“不是的,我父亲一个月前就联系买家,到现在,除了日本人,没人敢买下我们的珠宝店。只是日本人出价太低,80万大洋,我父亲舍不得。”莎娃开口道。

“安德烈夫先生,我不是说过吗?就算……”

“王先生,我知道,可是,80万,太低了,太低了。”安德烈夫打断了王辰龙的话,摇头道。

“安德烈夫先生,您应该听说过,中国有句话,叫:舍不得孩子套不到狼。”王辰龙知道东京大地震还不到三个月就要爆发了,他得抓紧时间去北京,好有所准备。所以,他要让安德烈夫尽快做决定,“既然小日本有心压低珠宝店的价格,您要是再拖下去,他们可能会进一步压价。到时候,恐怕就是80万,小日本也是不会出的。80万就80万,不过,要的不是大洋,而是等价的日元。”

“日元?”听王辰龙说让日本人用日元购买,父女两不解道。

“听我的,我这次的大买卖,可是需要大量的日元的。到时候,这些日元说不定会翻倍?”王辰龙翻动着自己的右手掌说道。后世,他虽然不是懂得经济学,不会玩股票,可是,他现在有了不少于50亿大洋的财富,嘿嘿,在地震爆发之前,他有把握推高日元兑美元的汇率,到时候,嘿嘿……

“父亲,听王先生的没错,不要再犹豫了,80万就80万吧,让日本人用日元结算吧?我相信王先生,是不会让我们吃大亏的?”莎娃催促道。她也希望她的父亲早下决定,要是把日本人惹急了,真的会连80万都不会出了。

“好,听你的,80万就80万,日元就日元,我明天就去找日本人。”安德烈夫下定决心道。

“最好,让日本人答应,珠宝店7月5日交给他们。”王辰龙又补充道。

“不行吧?要是明天日本人付了钱,最多给我五天的时间,7月5日,日本人是不会答应的?”安德烈夫想都不用想,直接摇头答道。

“这,就要看你安德烈夫先生的本事了?”王辰龙双手一摊开,抖抖肩说道。王辰龙这么做,是想有时间給安德烈夫的珠宝店安装好炸药,毁了这间珠宝店,他王辰龙才不会便宜了小日本。

“没问题,我尽力。”安德烈夫可不想让王辰龙小看了自己。

“王先生,你这次和玉小姐来吉林,不单单是和我们说说去北京的事吧?”莎娃问道。

“莎娃小姐不仅人长得漂亮,而且聪明。……我这次来,确实还有点事请你父亲帮忙?”王辰龙冲着莎娃微微点头一笑,又看着安德烈夫说道。

莎娃见王辰龙称赞自己,还冲着自己微笑。尽管王辰龙化了装,还是让她耳根发烫,心跳又加快了,所以,她就赶紧低下头,让自己的金发遮住她发烫的双耳。这一切,王辰龙没在意,玉美惠却注意到了。

“有什么事可以为你效劳的,我一定尽力。”安德烈夫拍着胸脯说道。

“我想租两辆卡车,自己开,运一些货到吉林来。”王辰龙放下了买车的念头。他们最终是要乘火车去北京的,买两辆卡车,把财宝运来后,难不成还要用火车把卡车拉到北京去。“还有,我需要租一个离火车站最近的码头仓库,火车站也租一个仓库。……嗯,要是能包下一列火车就更好了?”

“这个,王先生,租卡车的事和仓库的事好办,就是,这个包……包,包整列火车的事,有点难办。王先生,难道,包三列车厢不够用吗?”安德烈夫不明白王辰龙为何要包下整列火车,他有这么多东西和下人吗。

“那,货运列车呢?钱,我不在乎,花个十万八万的也行,只要能搞到一列火车就行了。”想想黑龙寨里那些财宝、粮食、罐头、酒、油等等,还有那些火凤卫队的女子以及军火,再加上安德烈夫的人,一些财物,差不多需要一列火车。那时候的火车可是蒸汽机车,动力不大,决定了火车头不会拉太多的车厢。否则的话,那火车就会跑得慢了。

“只要你花的起钱,货运列车我能搞得到。”安德烈夫肯定地说道,然后指着王辰龙惊呼道,“你……你,你不还是让我们……珠宝店的人和你一起,做拉货的火车去北京吧?”

“Why no?大家在一起,安全,保险嘛,再说了,方便省事嘛?”不就是坐坐货运列车嘛,有什么好吃惊的。

“这个,王先生,货运列车,很脏的?我们女人……”莎娃抬头,为难地说道。

“这样呀,可以弄一节客运列车车厢,这个,安德烈夫先生,没问题吧?”王辰龙打了一个响指说道。既然女人怕脏,简单,就弄一节客车车厢了。

“我试试看吧?”安德烈夫站起来说道,“天色不早了,王先生,一起去用膳吧。吃完饭后,二位就住在我这吧?”

“当然,我们还有一些细节需要商量商量。”王辰龙也站起来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