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在深南大道上 第二卷 涩色的海风 206 什么狗屁大学生

枪通条 收藏 4 38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68.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68.html[/size][/URL] 陌生的环境并不影响康饶生的睡眠,倒是不断的梦和堵在心口的事让他早早就醒了过来。 康饶生双手乱摸,把手机从被窝里摸了出来,才七点多一点。 风吹动着白色的窗帘,能闻到一股海的腥味。 “起床!”康饶生给自己喊了一下,踢开被子,进卫生间洗刷完毕,走到阳台上活动手脚,做足了准备运动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68.html


陌生的环境并不影响康饶生的睡眠,倒是不断的梦和堵在心口的事让他早早就醒了过来。

康饶生双手乱摸,把手机从被窝里摸了出来,才七点多一点。

风吹动着白色的窗帘,能闻到一股海的腥味。

“起床!”康饶生给自己喊了一下,踢开被子,进卫生间洗刷完毕,走到阳台上活动手脚,做足了准备运动方绑上沙袋,套上运动外套,沿着海边旧村的路,跑了半个小时,直跑得热汗淋漓,对着大喊狂喊了几声,发泄了一通,才一边放松着手脚一边回宿舍去。

“早呀,弟弟,睡不习惯还是想事情睡不着呀?”康饶生开房门的时候,萍姐刚好走出宿舍准备下楼去上班。

“呵呵,都有,出去跑了一会步!”康饶生抬起臂膀蹭了蹭额头上的汗。

“精力过剩!既然早起来了,那等下就早点下来!八点半以前饭堂还有早餐供应!”萍姐嗔怪了一句,先下了楼。

“砰……砰……”康饶生回到宿舍,解了绑腿,又对着沙袋来了一组拳,鞭了几十腿,方大呼过瘾。

“生,我现在过深圳,白天有活动,晚上八点才到酒店入住,我知道你在那个酒店,哼,想骗我?花不要太早拿过去哦,晚上见!”康饶生简单地洗了个澡,刚把衣服穿好,就收到了阿欣的信息,所有的烦闷都一扫而空,心想:原来阿欣是想给自己一个惊喜呀,估计这小妮子怕自己第一天上班胡思乱想,所以又发个信息来稳定自己的情绪吧,哈哈哈……

“好,晚上见哦!”康饶生回完信息,哼着小曲儿,照着手册上的示范把笑脸牌和黄色的写着“收银012”的塑料工牌别在了胸前,把昨天晚上萍姐打好的领带套上,固定好。

康饶生的头发有点长,不太符合规定,于是他抹了很多魔丝,弄了个三七分,打得油亮油亮的,戴上眼镜,看着有点别扭,但是没办法,硬着头皮走楼梯下了楼,进到办公室。

“哈哈,看不出来你这么奶油呀?”前台小李见到康饶生,叫了起来,办公室里人被她的叫声吸引过来,看到康饶生,也都纷纷笑了。

“哎呦,看不出来咧,小白脸咧!”

“戴个眼镜挺斯文的嘛!”

康饶生虽然喜欢运动,身上肌肉也结实,不过骨骼比较小,加上皮肤天生的白,所以穿上西装,戴上眼镜,把头发弄成那样,给人感觉就是一个奶油极了的小白脸。

“啊?怎么改变这么大?”萍姐从门外进来,见到站在出纳窗口和刘哥说着笑的康饶生,捂着嘴笑了。

“花不用太早定,晚上八点到!”康饶生手插在裤袋里,靠在萍姐耳朵边说道。

“没事了?”萍姐轻声问了句。

“恩,晚上带你见!”康饶生害羞地笑了笑。

“好,上班呢,不要搞太亲密!”萍姐提醒了一句,康饶生见几个小女孩朝这边吃吃地笑,赶紧立定站好。

“小康,九点收银和出纳的例会,你参加一下!”萍姐收住笑脸,交代了一句,从办公桌上拿了份文件,又出去了。

“早上好!”

“早!”

不到九点的时候,各部门收银陆续走进办公室,大家礼貌地打着招呼,姑丈这个时候也到了,把财务室打开,招呼康饶生和不用交接单据的收银员先进了屋。

“起这么早?”姑丈边泡着茶,边用半生不熟的普通话不经意似地问。

“恩,黄经理让我来开例会!”办公室不大,一张办公桌,两个文件柜子,几把椅子,康饶生没有坐,而是靠墙站着。

“都到齐了?”姑丈坐在转椅上,见刘出纳也进了屋来和康饶生站在一起,问道。

“我来啦!”门外传来一阵银铃般的好听的笑声,康饶生寻声望去,眼睛一下就定住了,进来的女孩儿实在太美了,雪白的肌肤,大而有神的眼睛,双眼皮,薄薄的嘴唇,脸稍微有点婴儿肥,不过配上一副红框的眼镜,就显得非常可爱了。

那女孩儿扫了一圈屋里,见康饶生看着她,冷冷地别过头去,康饶生方意识到自己的失态,摸了摸鼻子,自我解嘲地笑了笑,心里想:我有阿欣了,看美女只不过是欣赏一下而已。

“先介绍个新同事,中餐新来的收银,康饶生!”姑丈见八个收银和一个出纳都到齐了,指了指康饶生介绍道。

“大家好,我叫康饶生,是新来的收银,以后请大家多多指教!”康饶生朝屋里的人点了点头,几个女孩子也就是笑笑,那个叫阿思的还是冷冷地看了一眼康饶生,没什么反应,倒是刘出纳笑着拍了拍康饶生的肩膀。

“汇报一下昨天的工作情况!老顺序!”各部收银按中餐-西餐(KTV)-客房-桑拿的顺序,简单地说了一下,没什么特别的情况。

“单据交接完毕了没有?”康饶生的姑丈转向刘出纳。

“交接完了,还没审核完毕!”刘出纳打开交接本,看了看,说道。

“好,十一点把报表交上来!其他还有什么事没有?”大家摇了摇头。

“好,散会,阿思和小康留一下!”简短的例会后,康饶生的姑丈把中餐的收银留了下来。

“两个搭档互相认识一下!”姑丈示意两人把椅子拖到办公桌边上坐好,又把门关上,给两人各倒上杯茶。

“你好,康饶生!”康饶生有点拘束地坐在那里,转过头礼貌地打个招呼,又把头赶紧转向前方。

“张思!”女孩儿终于笑了笑,简单地答道。

“阿思啊,这段时间辛苦你啦,累不累呀?现在给你配个帮手,尽管使唤!”姑丈笑着看着两人。

“一个月没休息了,当然累啦!”看来阿思是老资格了,也深受姑丈赏识,说话很放松。

“刘出纳要辞职这个你知道的,”姑丈顿了顿,指了指康饶生,“你尽快把他带出来,调你过来做出纳,兼管收银工作。”

“好哦!”阿思终于开心地笑了,“做了两年了,终于可以不做收银了,他一个人顶班?”

“呵呵,到时会来新同事,再安排。“姑丈又对着康饶生,“一个星期上手有没问题?”

“试试!”康饶生没把握的事从不说死。

“估计最少要半个月!”阿思看了看康饶生,又对姑丈说道。

“恩,一般的人要一个月左右才能完全上手,你们尽快!好了,带你徒弟去报到吧!”姑丈挥了挥手,“刘出纳辞职的事暂时先不要说出去,你自己知道就好。”

“知道了,走吧!”阿思站起来,把椅子摆好,招呼了一下康饶生,从员工通道走到中餐厅,一路乐呵呵的和人打着招呼。

“雨姐,新来的同事过来报到,先交给你了!”阿思径直走进了收银台,拍了拍伏在台上写着东西的一个女人说道。

“哦,来了个小帅哥哈,听说了,叫康饶生是吧?”叫雨姐的女人抬起头笑着打了个招呼,“我是领班梁雨,暂时代楼面经理,先进来坐会,我写完东西再和你谈!”

“谢谢经理!”康饶生见她的工牌还是银色的“中餐004”,应该还是个领班级别。

“叫雨姐就好,都这么叫!”雨姐没回头,继续写她的东西,康饶生瞄了一下,估计是在写菜单之类的东西。

“哈,美女喝什么呀,我也来一杯!”康饶生无聊地坐在雨姐旁边,看着收银台上的几十个小格子,这个时候阿思从酒吧间里泡了杯东西端出来,坐在电脑位上喝着,脱口而出。

“要喝自己带,人喝你也喝,以为这是学校啊,花花公子呀?”阿思没好气地站起来,端着杯子又进了酒吧间。

“呵呵,不要介意。”雨姐这个时候停下了笔,转头对康饶生笑了笑,“大学刚毕业?”

“还没呢,七月!”康饶生尴尬地笑了笑,今天心情特别好,想到刚才确实是自己唐突,确实还以为是自己春风得意的学校,不怪人家没好气,所以也就一下就又恢复了常态。

“客家人?我算半个,广西的!呵呵!”雨姐还是很亲和的。

“是的!”康饶生放松了不少。

“恩,人事那边都介绍得差不多了吧?”雨姐喝了口水,又问。

“昨天已经介绍过了!”康饶生点了点头。

“那好,我和你说一下!”雨姐站了起来,理了理衣角,康饶生也赶紧站起来,面对着她站好。

“早班7点到9点,中班9点到2点,晚班4点半到打烊。吃饭的时候自己安排轮流进行。具体的上下班安排每天下班的时候看考勤登记本上的安排,看自己明天上什么班,上下班要打卡,不能早退迟到,手机24小时开机,明白了吗?”雨姐严肃地介绍道,指了指收银台上挂着的一个本子。

“知道了!”康饶生点了点头。

“考勤、休息和请假,由中餐安排,业务上的事情由财务部指导!其他没什么事了。”雨姐简单地讲完,露出笑脸,“头发弄得不错,哈哈哈,小帅哥好好干!”

“是!”康饶生不好意思地摸了摸鼻子,脸红了。

“阿思呀,把小帅哥交回给你了。”雨姐笑了笑,拿起菜单往厨房走去。

“知道上下班的时间了吧?”阿思端着茶杯走出来,冷冷地说道。

“恩!”康饶生有点拘束。

“资料,先看看!”阿思从抽屉里拿出一本卷了边角的资料递给康饶生。

“哦,昨天看过,咦,怎么不一样?”康饶生接过来,翻了翻,人员架构还是旧的,不由地又脱口而出。

“什么不一样,这是定好的制度!”

“哦,没什么,我是说昨天人事部已经给我看过了!”康饶生扶了扶眼镜,估计那份最新的架构没就个人看过,还没公布嘛。

“看过了是吧,明白了是吧?”阿思的口气康饶生听不出端倪,只好老实答道,“是!”

“那好,这一项就过了,到时不要说我没培训你啊!”原来她是想省一个步骤,看来酒店的管理还是有点乱,这些培训不应该是各部门自己进行的,重新组合管理团队看来是势在必行了。

“好,还有时间,我给你讲下操作流程,带本子了没?”阿思打开电脑屏保。

“带了!”康饶生从屁股上的口袋里抽出笔和本子,打开,准备记录。

“收银就用这个单机系统,点开,用户名001,密码002!”阿思见康饶生准备好了,开始讲解。

“就一个用户名和密码吗?”康饶生很好奇。

“是的,共用!”阿思很肯定地点了点头。

“哦,明白了!”康饶生低头记着什么,不再说话,这是一个天大的漏洞,太低级了。

“有人下单,你就建一个主菜单,有加菜加酒水,就从这里点开,往里面加!”阿思见康饶生记好了,继续说。

“恩,明白!”康饶生仔细地看了看界面,有认真地往本子上记着。

“埋单的时候,点结帐!有打折或者免费项的话,录个虚编号,打印出的单要经理签名!”

“哦!”康饶生边看边记着。

“操作懂了吧?”阿思放下鼠标。

“懂了!”康饶生合上本子,回想了一下,点了点头。

“那你自己对着电脑熟悉一下,我进酒吧间帮酒吧员准备果盘!”阿思站起来,把位置让了出来。

“还要帮酒吧干活的呀?”康饶生很惊奇。

“什么都要会!”阿思甩下一句,头也不回地进了酒吧间。

其实这个收银软件很简单,比财务软件简单N倍,康饶生操作金碟用友惯了,对于这个简单的软件简直就是手到擒来,见显示器边上放着软件说明书,拿过来对着一顿乱点,不出二十分钟就完全摸透了这个软件所有的功能。

康饶生抬头看了看墙壁上的钟,十点半而已,于是想叫阿思出来接着讲其他的东西,走到门边的时候,听到阿思压低了声音在和一个很有磁性的男中音聊着天。

“咳,不是要帮我做果盘吗,站着干什么呀,干活呀?”

“鬼才要帮你!”

“那你刚才骗你徒弟说要来帮我?”

“我才不收他做徒弟呢,哼,我见了他就烦!”

“人家才不肯做你徒弟呢,大学生呀,你是什么呀,中专!”

“什么狗屁大学生,出来工作了还拿学校那一套套近乎!”

“去,不许说粗口,人家刚出来嘛,理解一下,教一下就好了!”

“哼,手高眼低,我看他呀,一个月能上手就不错了!”

“呵呵,以前你带过的那些比较笨的都一个月哦!”

“好,那我抬举一下他,最少要半个月!”

“呵呵,这么肯定?”

“打赌!”

“赌什么?”

“羔蟹粥!”

“好!成交!”

康饶生笑了笑,没有进去,而是坐回座位上,继续拿着说明书,又一次认真地鼓捣着软件。

第二次鼓捣,康饶生又发现了一些技巧上的东西,还有一些刚才遗漏的细节,暗暗在心里责怪着自己:还是这么自满,还好刚才人家不经意的打击,要不然真的又要吃亏了。

刚过完年,虽然是周六,不到午饭时间酒店还是很空,而服务员们开始三三两两聚集到前厅门口,等待例会,康饶生没有理会走来走去的人,还是认真地记着什么。

“看了这么久还没看完吗?”阿思从酒吧间出来,见康饶生还在对着电脑记着什么,有点奇怪,走过来问道。

“哦,不是,我想多看几次,呵呵!”康饶生笑了笑。

“把软件和显示器关了,把椅子摆好,吃饭!”阿思锁上抽屉,自顾自地走了。

康饶生关好电脑,把椅子摆好,转身见一个差不多三十岁的男人从酒吧间走出来,把门锁上。

“新同事?”笑起来眼睛很深邃的感觉,估计吴宗宪见了他会气晕过去,这简直就是梁朝伟和刘德华的结合体,成熟而忧郁。

“你好,我叫康饶生!听您的口音也是客家人?”康饶生礼貌地自我介绍着。

“是,我叫梁朝华!叫我阿华就好!”康饶生要晕过去了,连名字也是结合体。

“华哥!”康饶生见对方比自己大很多岁,不敢造次。

“哈哈,好,叫华哥好!走,吃饭去!”华哥大笑,和康饶生边聊边走去吃饭。

吃过饭,回到中餐的时候,中餐刚结束例会,开始分批吃饭。

华哥又进到酒吧间开始准备东西,康饶生点开软件,调出菜单系统打算先熟悉一下。

“HI!”阿娜站在收银台外,朝康饶生生笑着挥了挥手,“上班啦?”

“是的,领班。”康饶生虽然认识阿娜,还是不敢乱叫。

“叫阿娜就好啦!不用那么客气啦!”阿娜带着浓重的汕头口音,高高瘦瘦的,长得挺清秀,典型的潮汕女孩儿。

“好,阿娜,呵呵,汕头的吗?”康饶生站起来,他从不会在对方大方的情况下显得拘束。

“对,你是客家人吧?”阿娜笑了笑,看到康饶生比自己还矮了一点,淘气地伸手比了比。

“呵呵!”康饶生挠头笑了笑。

“阿黄,这个是新来的收银!”一个同样戴着领班工牌的稍微有点丰满的感觉有点风骚的女人走了过来,阿娜亲切地搂了搂她,介绍起来,“领班,我的宿友,河北人,阿黄!”

“领班你好,我叫康饶生!”康饶生很喜欢那个女人厚厚的性感的嘴唇,这个时候他觉得自己有点邪恶了。

“叫我阿黄!昨天听雨姐说了,大学生,学会计的?”阿黄是那种比较大大咧咧的女人。

“是的,呵呵!”康饶生笑了笑,不再说什么。

“写个阿拉伯数字来看看!”阿黄把脸一板,掏出一个本子,夹上笔递给康饶生。

“切,搞什么搞嘛,不要吓到人家啊!”阿娜嗔怪道。

“哎呦,我的娜娜看上人家啦?”康饶生不理两人,在纸上用标准的倾斜字体把0-9全部写好,递了回去。

“恩,不错,字写得挺好,我也是学会计的,不过是中专,哈哈哈……”阿黄这个时候才调皮地笑了笑。

“你不要介意,她人就这样,每来个新同事她都要弄一次,呵呵!”阿娜解释道。

“呵呵,没关系!”康饶生不介意地笑了笑。

“聊什么呀,这么开心?”这个时候,阿思才慢悠悠地走了过来。

“没什么,哈哈哈……逗小帅哥开心呢!”两人嬉笑着走开了。

“切!”阿思打开抽屉,从里面拿出一大叠资料,“坐这里,看熟!”

“哦!”康饶生坐了过去,上面是打印出来的菜单表,有笔做了重点标记;一本发票管理本和流程;最下面就是各相关单位的签单人姓名和对应的笔迹。

“把菜单看几遍,等下试着操作一两单看看!”阿思说完,又进到酒吧间去了。

“HI,新来的同事?”康饶生刚找一点记菜单的规律,往本子上记着,听到一声招呼,抬头见是一个小巧的女人,大概三十多岁。

“是的,我叫康饶生!”康饶生礼貌地笑了笑,对方戴着领班的工牌。

“班地里领班!叫我真姐就好!”女人和蔼地笑了笑。

“班地里?”康饶生有点蒙,这个是什么东西。

“就是传菜部!”真姐咧嘴笑了笑,拿出考勤安排本看了看,转身走了。

“好怪的名字!”康饶生挠了挠头,继续埋头记他的菜单。

“好认真哦!加油!”华哥忙完,坐到旁边,玩着笔看着康饶生写东西。

“呵呵,华哥这个难不?”康饶生觉得这个华哥是个可以做朋友的人。

“对我来说,难,我不会电脑,呵呵,对你就不难啦,认真就行了!”华哥笑了笑。

“有几个领班呀?”康饶生记完,停下笔问华哥。

“楼面本来四个加班地里一个,共五个,雨姐现在代经理!”华哥笑着说道,

“哦!张思好象很高傲哦?”康饶生凑过去,低声说道。

“美女嘛,通病,这附近有名的美人啊,多少大老板想包她都拒绝了,理解一下啦!”华哥乐了,那意思是你小子不是也打她主意吧?

“呵呵,我说呢!”康饶生淡淡地笑了下。

“和人事部的黄丽萍,并称两大店花,一个成熟大方干练风情万钟,一个年轻可爱又带着点冷艳,哈哈哈……”华哥将两人的特点说了出来,其实酒店的女孩子,据康饶生的观察,长得都五官端正,不少还算得上是清秀或者是好看,只不过萍姐和张思特别突出罢了。

“精辟啊!”康饶生意味深长地拍了拍华哥的肩膀,两人同时嘿嘿地笑了起来。

“这么漂亮也干收银这么久,找个老公嫁了多好!”康饶生笑过,低声说道。

“有人管着呢!”华哥伸出手指朝天花指了指。

“哦?”康饶生探询地看着华哥。

“她家里人不放心她一个人出去工作,就托老总放这里了,找到好人家肯定嫁了!”华哥解释道。

“哦,明白!”康饶生耸了耸肩膀。

“新来的?”这个时候,一个脸白得有点吓人的领班走到了收银台前,翻开考勤安排本。

“是!”康饶生赶紧自我介绍,知道这里不兴叫职务,所以问,“请问怎么称呼?”

“阿静!”这个领班也有点冷,不过却是这几个领班中最好看的一个。

“冷哦!”康饶生对着华哥挤了挤眉毛。

“呵呵呵呵,少惹她,四川辣不怕!”华哥砸了砸嘴,“厉害着呢,不碰为妙!”

“瞎聊什么,梁朝华,不要捣乱!”阿思这个时候从酒吧间出来,坐到电脑位前面。

“哎呀,这么快就争着徒弟咯,年轻就是好啊,两年同事感情都比不过一天的相处呀!”华哥开着玩笑,打开他自己的抽屉,整理着东西。

开始有定好房的客人到了,服务员也开始频繁地走来走去,下单、拿酒水,康饶生的任务就是没单来的时候看菜单,有单来的时候将那些插在铁签上的单拿下来,分放到那几十个格子里去,阿思再统一录单。

中午的客人不多,大厅只坐了几桌,包厢倒是都坐满了。这点单循环的客流量,对于阿思来说非常轻松,不是边录单边给康饶生讲解,就是利用间隙考康饶生几个菜单编号。

“最后一个单,你来录!”快两点的时候,只剩下一个包厢的客人,阿思故意没录那个单,让康饶生试一下手。

“哦!”康饶生坐了过去,翻开记录本,一步步按上面记的步骤开始录单。

“恩,编号是XXX”有些菜比较偏僻,或者下拉太多的,阿思会提醒一句,加快了康饶生的速度。

“020房埋单!”雨姐跑过来,朝康饶生说道,“免服务费!”

康饶生听到,赶紧录入免服务费的编号,然后对单开始检查有没录错,雨姐也不急,耐心地站在那里等着。

“好了?”阿思见康饶生检查完,问道。

“恩,你看下?”康饶生把位置让了出来,阿思坐过去,迅速地检查一遍,没有错,打单出来交给雨姐。

“不错呀,这么快就会了!”雨姐拿单打了下康饶生的头,转身去埋单了。

“菜单拿回去,尽快记熟,熟了就快了!”阿思似乎对康饶生的看法有一点点改观,不再那么冷,轻轻地说了句,收回埋好的单,找出零钱,锁好抽屉,“下班!”

“好!华哥,先走了!”康饶生和在酒吧间洗着玻璃盘的华哥打过招呼,打过卡,回到了宿舍。

1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