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苏里江传奇 下卷 第四十二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000.html


爱英破涕为笑,用拳头捶打着维克多的肩膀说:“维克多哥哥,我昨晚被关在地窖里就做梦梦见你到比曼桥上来救我了,今早我逃出来时,一看到比曼桥,心里就踏实了。刚才情急之下,我大声喊你,就是觉得在冥冥之中,你一定能够来救我,看,我说对了吧?”

维克多感慨的连连点头,对爱英说:“英,我也感觉我们迟早还会在比曼桥上见面的。好,我领你回家见一些人。”

这时听见列夫在身后哼叫了几声,在雪地上挣扎着想要爬起来,维克多快步走过去,从怀里掏出一根绳子,三下两下,就把列夫的手臂困了个结结实实。然后一把将他提了起来。列夫的皮帽子也掉了,一头黄发散乱着,满脸血污,眼眶也青了。只听他嘟囔着说:“维克多大哥,你打你的猎,我干我的事,我们应该是‘井水不犯河水’呀,你如果喜欢这个中国妞,我可以……”

只见维克多满眼冒火,大声呵斥道:“你胡说什么!陈爱英小姐是我的妹妹!我真想把你这个不知死活的莫斯科小混混废了!谁和你是‘我们’?你既然跟着瓦列里这个混蛋到比曼来混,就应该找个正经事干,堂堂正正的做人、赚钱,可是你们这些可恶的‘光头党’净对华人做些伤天害理的事,别说爱英是我的中国妹妹,就是欺负别人被我遇见了,我也要出手相救!今天碰上我,算你倒霉,走!跟我到我家里去!”

列夫还想磨蹭,被维克多用猎枪一指,无奈只得顺从的跟着维克多下了比曼河桥,顺着刚才来路往北向村边那几户散居的农户走去。这时爱英才突然想起,笑着对维克多说:“维克多哥哥,当年你和契年柯在比曼河桥下救起我时,我好想听你们说过,你们也是这附近村里的人,感情你就是比亚伊内村的人啊!”

维克多笑着指了指那几户已经是灯光大亮的散居的院落说:“我和契年柯两家就在这里住邻居,他和娜塔莎结婚后,搬到城里去住了,现在这里只有他的父母和我一家住邻居了。”

爱英感叹的点点头说:“原来是这样!啊,对了,维克多哥哥,你不是做易货生意嘛,什么时候学会打猎啦?”

维克多笑呵呵的接着说:“说起这打猎,我还是通过娜塔莎认识安德烈爷爷后学会的。本来这次易货交易我是准备去的,维佳和冬妮娅两口也准备去;由于这段时间我打到的猎物不多,维佳两口由于本钱不多,也没有准备好货物,所以我们就没有去参加易货交易。只是想通过交易场的负责人见你们一面;后来就听说中方有一位翻译小姐被‘光头党’绑架了;昨天晚上,警察到村里搜查、询问,说明情况后,我就估计有可能是你。于是,我就和警察商量好,今天清晨时,我叫附近几户村民将屋里灯关掉,我和两个警察在附近路口布防;当看见列夫跟踪你一路来时,开始我也以为是瓦列里的妹妹琳娜,看见列夫酒酗酗的,我担心这个色狼对琳娜下手,为了不使目标过大,我就请两个警察待在原地,我一路跟随你俩一直到比曼桥后,再后来就发生了刚才的那一幕。”

爱英长吁了一口气说:“真像你和契年柯哥哥当年说过的,我们这就是有缘啊!到现在我还好像是做梦一样呢!”

这时只听见列夫嘟囔了一句:“确实像做梦一样啊!不过你们做的是好梦,我做的却是恶梦啊!”

维克多照着列夫的后肩膀上猛击一拳,打得列夫“啊”的一声,差点蹲下,维克多恨恨的说:“闭嘴!列夫,像你这种混蛋,到头来只会是恶梦一场!”

说这话时,已经来到维克多的家门口,维克多将列夫移交给了两个布防的警察。这时只见篱笆门大开,屋内灯光大亮,院子里站满了警察,为首两个人向他们迎来。维克多向他们一挥手,笑咪咪的对爱英说:“英,你看都谁来了?”

爱英定睛一看,左边是王振华叔叔,右边是斯洛夫警官,两人并肩向爱英走来。爱英一阵狂喜,猛跑过去,只呜咽的说了一声:“王叔叔……”就扑到王振华怀里什么也说不出来了。

王振华的眼眶也湿润了。这个很少在别人面前感情脆弱的硬汉子,这时也是百感交集。这么多年来,他和爱英在乌苏里江两岸,几进几出,几起几落,风风雨雨,坎坷磨难,但不管是风雨多狂,雨散风停后,依然是彩虹高挂,艳阳千里。命运历来是向坚强的人屈服的!爱英这个坚强的姑娘,几次在死亡线上挣扎,又几次在死神面前徘徊,但最终都挺了过来!有这样的坚强女孩协助自己,饶头蔬菜队工作、两岸贸易工作、饶头口岸规划建设工作,何愁不成功?想到这里,王振华刚毅的眼神里露出了欣慰的笑容。他拍了拍爱英的肩膀,爱英抬起头来,王振华看着爱英的眼睛说:“爱英啊,我早就说过,你不止一条命,就是再坎坷凶险,你也会逢凶化吉,遇难成祥!孩子,灾难已经过去,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好了,过来谢谢斯洛夫局长,是他安排警民合作、搜堵布控,才使你尽快得救的!”

爱英这才想起站在一旁微笑已久的斯洛夫。爱英不好意思的擦擦眼睛,大方的走过来,先和斯洛夫紧紧地握了握手,又拥抱着贴了脸颊。爱英真诚的对斯洛夫说:“斯洛夫叔叔,谢谢您救了我,祝贺您荣任局长!”

斯洛夫呵呵笑着说:“陈爱英小姐,你受惊了!救你是我们应该做的事情!看到你平安获救,我心里非常欣慰!你还是像当年一样漂亮!我一想起你当年和王先生在江边会晤厅里相见的动人一幕,就好像昨天发生的事情一样!”

爱英连连点头,笑着调侃说:“那是多亏了您把我遣送到江边,先不哪能有我和王叔叔相见的动人场面呢!”说的大家都哈哈大笑起来。

爱英又担心的问斯洛夫:“斯洛夫叔叔,现在虽然抓到列夫了,可是瓦列里还有他向柳霞索要赎金的同伙怎么办呢?啊,对了,瓦列里的妈妈费娅大婶可是个好人,就是她放我出来,我才能获救。”

斯洛夫笑着对爱英说:“放心吧,陈爱英小姐,这一切都在我们的掌控之中,我们昨晚到瓦列里家去时,费娅就悄悄暗示我们在凌晨时,要注意有人外出。还悄悄暗示我们他儿子瓦列里和同伙们进程的行踪。当晚,我已布控警力,以保证费娅的安全。其实,当你出来时,我们布控的警察早已发现,只不过由于你化妆的好,我们当时搞不清是你还是琳娜,所以就一直暗中跟踪你和列夫。直到维克多在比曼河桥上把你救下。”

这时,维克多插话说:“因为当时就是列夫一人,我一人足以对付,所以没有暴露其他警力;如果后面还有其他同伙来援助的话,隐蔽的警员早就出动了!”

爱英这才恍然大悟,原来,这一切布置的这样有条不紊,这也真应了维克多那句话,这帮恶棍到头来注定是恶梦一场!

爱英逐一和维克多的妻子卓雅以及契年柯的父母见了面。他们久闻爱英的芳名,今天见到了爱英本人,还是被爱英清秀的容貌和优雅的俄语谈吐所倾倒,也深为自己的丈夫、儿子结交了这样一位心地善良、外柔内刚的中国朋友感到由衷的高兴。

天亮了,风也停了,乌云已经散去,东方露出了曙光。王振华、爱英、斯洛夫还有维克多一行人来到篱笆门外,比曼河桥方向传来了汽车喇叭声。两辆警车由远而近驶过比曼河桥,向北转弯,驶上村路,来到众人面前。头一辆警车车门开处,几个荷枪实弹的警察押着瓦列里还有几个同伙走了出来。为首的一个中尉警官来到斯洛夫面前,脚跟一并,“啪”的一个立正,行举手礼,大声报告:“报告斯洛夫局长,‘光头党’分子瓦列里及其三名同伙全部押到,并在瓦列里身上搜出一个坤包,里面有陈小姐的护照、签证等物品,请您指示!”说完,拿过一个坤包递给斯洛夫。

斯洛夫向中尉警官还了礼,接过坤包,脸上现出了威严的神色,他向中尉警官大声命令道:“带回警局,严加审讯!”

“是!”中尉警官又是一个立正、敬礼、向后转,带领警员押上瓦列里、列夫等一行人上了警车,回比曼警察局去了。

第二辆警车车门开处,首先下车的是一位俄罗斯女性,虽然人过中年,但是,窈窕的身材、娇媚的容貌还是使众人眼前一亮。

“柳霞阿姨,您什么时候回来的?我真是想死你了!”爱英离开众人,扑向了柳霞,两人紧紧拥抱在一起。

许久,柳霞松开臂膀,双手捧着爱英的脸,笑着说:“英,让我好好看看,啊,还是那样漂亮,那样年轻!”

爱英也笑着说:“您更显得年轻漂亮!啊,对了,柳霞阿姨,您是怎么知道我的事情的?”

柳霞还是像过去一样,天真的笑着,就像一个孩子。她对爱英说:“你被绑架的第二天我就从哈巴回来了。一回到比曼,我就听说了你被绑架、失踪的事,还听医院的同事说,你曾经打电话找过我。正在我着急的时候,一个陌生人拿着你的护照来找我,说是受人之托,于是就谈了索要赎金20万卢布以换取人质的条件。我一听,就立刻明白这一定是你有意向我透漏消息,以便争取获救。于是当场就答应了他们的条件,并谈好了交接地点和接头暗号。把来人打发后,我立刻向警局报案,斯洛夫局长筹措了20万卢布交给我,并布置好了埋伏,就在我和瓦列里在接头地点交接卢布时,埋伏好的警员一拥而上,将这帮恶棍全部抓获,事情的全部经过就是这样,怎么样,满意吗?”

“非常满意,柳霞阿姨!您真是一位有胆有识的俄罗斯女性,谢谢您了!”爱英眼含热泪,握着柳霞的手说。

这时,斯洛夫局长又递过坤包,请爱英检查一下包里的物品是否齐全。爱英打开坤包,护照、签证、表格、坤表、300元卢布一样不少。爱英连忙回答:“物品现金一样不少,谢谢斯洛夫局长了!”

柳霞最后一个走到王振华身边,伸出纤手,一边握着王振华的大手轻轻摇动着,一边深情的看着王振华,微笑着一言不发。王振华任凭柳霞摇着自己的手,也只是深情的看着柳霞,不发一语。爱英在旁边都看得着急了,也把手放在他俩握着的手上面,笑着说:“你俩到是说话呀!真是急死人了!”

柳霞笑着拍了一下爱英,然后大方的拉着王振华走到了篱笆墙的尽头,两人相对立着,柳霞真诚的说:“振华,好长时间没有你的消息了,挺惦记的。怎么样,刘梅还好吧?”

“她还好。”说道这句话的时候,王振华的两条剑眉隐隐有些微锁。但还是被细心的柳霞看见了。

“振华,是不是刘梅的身体有些不适?我是医生,说出来看看,有可能帮你参谋一下。”

“是的,柳霞,从今年年初开始,刘梅明显的比过去消瘦了,胃部还经常疼痛,在区、县医院检查了几次,也没检查出什么问题。”

“应该到大医院检查一下,最好做个胃镜透视检查,看看胃里有没有长出异物,然后再决定下一步。”

“好的,谢谢你了,柳霞,怎样,还是单身一人?”

“是的,这辈子就这样了,这不也挺好吗,你说呢,振华?”

王振华苦笑着点点头,接着又摇了摇头。

这时传来了爱英喊声:“王叔叔、柳霞阿姨,已经7点了,吃完早餐,斯洛夫局长安排车送我们过江回饶头!”

大家分头在维克多,契年柯父母家用了早餐,王振华、斯洛夫、爱英、柳霞和维克多等人挥手告别,上了警车,通过了比曼河桥,沿着通江公路,来到乌苏里江畔会晤厅,这里有一辆俄方中型面包车在江边等候送人,爱英放眼望去,两边瞭望塔上的小红旗猎猎飘扬。

爱英再一次和柳霞紧紧拥抱。

“再见了,柳霞阿姨!再见了,斯洛夫叔叔!再见了,我亲爱的俄罗斯朋友们!”爱英一边挥舞着红围巾,一边大声告别。

王振华和斯洛夫握手拥抱。

柳霞紧紧握着王振华的手,轻轻地说:“振华,刘梅病情有消息一定要告诉我!”

王振华默默地、深情的点点头,然后向送行的人们挥帽致意。

面包车向西开动了,很快驶过了冰封的主航道,慢慢消失在雾气濛濛的中方江岸边了。

柳霞就一直这样看着,看着,直到看不见面包车了,还是不忍离去……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