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兄弟叫顺溜是一部泡沫剧

可以这么说,《我的兄弟叫顺溜》完全是一部强硬拼凑的电视剧。剧中人物完全一口表演腔,一看就很做作。对于反映革命时期的电视剧我是比较偏爱的,它给人精神鼓舞,我始终认为信仰与意志、精神与道德永远是人格中最高尚的部分。但看了《我的兄弟叫顺溜》我很失望,情节之荒唐,剧情除了包裹着一种莫名酸味的文艺腔外,似乎总徘徊于虚拟的艺术与政治间难以定夺。

这部完全宣扬着个人英雄主义的电视剧,在人物刻画上非常失败,我仿佛又在看六七十年代的文艺片,坏人与好人都写在脸上,坏人总是弱智的,无能的,草包傻B得不知道揩鼻涕!战争实际上是一种智慧较量,顺溜的“英雄胆义”看起来实则是一种鲁莽,冲锋陷阵也是要讲策略的,不是端着枪向前冲就能一路凯歌。我们的顺溜英雄塑造却是只需面无惧色往前冲,一大帮鬼子就会不战地溃散而逃,鬼子的子弹都是些熟汤圆。从击毙石原的那场伏击战里,我们就可以看到“英雄”是打不着的“神”!

有点军事常识的人都知道,把目标直接裸露给敌人是战术中最大的忌讳,平地作战更不可能在茫茫旷野之间独自一人端着枪毫无忌惮地追一个分队的人马,这样蛮干,倒是可以很快成烈士。且剧情在安排伏击石原那场是一个非常大的败笔。伏击计划时肯定要考虑群众的生命安全问题,这是我们队伍一贯的行动准则,所以不可能出现顺溜姐姐一家的惨死那么大的漏子。伏击石原是一个很高级的行动,怎么可能把一个顺溜丢在那里就不管了,没有任何的联系与监控形式?这种完全的个人英雄主义宣扬,竟把一级组织体现得如此无能,很扯淡。

剧情在最后安排一场顺溜的复仇更为可笑,顺溜就像今天的明星出场,一场貌似惊动四座的事件不过是导演刻意地夸大。前面的所有铺垫仅在最后关键瞬间被一个莫名的并不够充分的理由让顺溜想通,断然地作了痛苦抉择,他选择的“死”要告诉观众什么,似乎令人莫名其妙。一个能袭击对方的制高点,自然也有可被袭击点,但千百支美式先进武器的强烈射击也无用,顺溜岿然不动,只有“英雄”他自己选择死的权利,项羽啊!这种牵强的剧情需要,把一个人物刻画得面目全非。

革命战争时期的英雄很多,一个人能干掉一百多个鬼子也有,但我相信英雄肯定不是像《我的兄弟叫顺溜》这样产生的。《我的兄弟叫顺溜》把革命精神与个人意志混淆了。顺溜身上的执着很大程度上是许三多的翻版或说延续,却远远没许三多塑造得成功。

在《我的兄弟叫顺溜》里,导演试图去着重描墨军人气质却又显得无力,他力图把陈大雷附上李云龙的影子,可惜那个陈大雷远不及李云龙那么给人敬畏,那个陈大雷明显有些假大空。

只要观众稍作留意就能发现,《我的兄弟叫顺溜》其实是《亮剑》、《集结号》、《士兵突击》、《我的团长我的团》的拼凑,刻意跟风模造之作,但显然很仓促、粗糙、空乏,属于革命题材中典型的泡沫剧!这样的电视剧在央视一套播出,除了一点政治意义(需要)外,令人费解。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