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军 正文 048

翰峰 收藏 0 1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0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05.html[/size][/URL] 此人正是成上,这还是自三年前刺杀了龟兹前王身毒后第一次途经龟兹。为了替死去的兄弟报仇,那晚成上潜入龟兹王宫,割去了身毒首级,连睡在身毒身旁的美姬都未惊动。成上孤身来回十余日,就为了把身毒的头颅埋在了战死的兄弟墓前。 此后成上一直让在龟兹的眼线打探消息,得知尤利多虚张声势,其实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05.html


此人正是成上,这还是自三年前刺杀了龟兹前王身毒后第一次途经龟兹。为了替死去的兄弟报仇,那晚成上潜入龟兹王宫,割去了身毒首级,连睡在身毒身旁的美姬都未惊动。成上孤身来回十余日,就为了把身毒的头颅埋在了战死的兄弟墓前。

此后成上一直让在龟兹的眼线打探消息,得知尤利多虚张声势,其实对身毒之死并不上心。想到龟兹乃是南道北路必经之处,贸易繁盛,不可不来。杀人之事除了父亲和手下生死兄弟外无人知晓,在派出别人安全走过数次后,成上决定自己也亲自率队前来。


成上闻声向於除鞬望去,看见一个气度不凡的匈奴贵人笑颜相对。也抱拳行礼道:“兄弟过誉了,在下酒泉成上。请问……”。於除鞬说道:“在下匈奴人於除鞬。有意请兄台共饮一杯如何?”。成上心想不知能否从此人这里打听耿恭等人的下落,当即应道:“在下有幸能与兄台共饮,求之不得,请。”。说完回首吩咐从人自行离去,自己一人跟於除鞬三人同行。


原来当日范羌得以逃脱,赶回酒泉报信。得知范风死去,耿恭、怀玉、范琥生死不明,月儿和李氏痛不欲生,还是成上多方宽慰,说匈奴人意在掳掠,不会乱杀。再者周宗与匈奴人有约以己之死换取众人之生,虽然匈奴人不乏残暴嗜杀之人,但向来言而有信,耿恭等人断然还活着。月儿与李氏无奈之下,也只得权且相信。大半年后,利大夫说月儿已经大好了,成上立刻亲自率队将三人安全送到了疏勒。又应耿广之托,找寻耿恭等人。多方打听之下,不久前终于得知掳走耿恭等人的匈奴自次王部已迁到金微山北,本想这次回到酒泉后就贩运一批刀剑铁器等物前去,一来找寻耿恭几人,二来一定要找到凶手,为周宗报仇。没想到却在龟兹意外遇到了於除鞬。

成上抬头看到骑在马上的曼黛,心中暗暗喝彩。虽然蒙着面纱,看不真切。但成上自幼随着父亲成武行走西域,除了玉石珠宝,宝马美姬也是不可或缺的万金之物。对于美女,阅历不可谓不丰,一见曼黛风姿,不必看脸就知道一定是个绝色美姬。心想能拥有此等绝色的人非富即贵,不由暗自猜测这个年轻的匈奴人到底是何身份?

曼黛刚刚看到成上时不由得暗暗心惊,此刻一个照面,看得真切。雕莫皋只见曼黛身形发抖,坐立不住,唯恐她从马上坠落,连忙伸出右手扶住曼黛的腰。刚一扶住立刻觉得不妥,赶紧把手缩了回来。

成上大感惊奇,问道:“姑娘认得我?”。只听曼黛发出一声惊恐的尖叫:“你…你就是…”,身子一抖,从马上摔落下来。

成上身手敏捷,躬身接住,抱个满怀,面纱扬起,露出一张美丽的脸庞,饶是成上多见美姬,也不禁呆住了。

曼黛也吓得呆了,愣了片刻之后就在成上手中死命挣扎。成上反应过来,赶紧将曼黛放在地上。

於除鞬伸手扶住曼黛,疑惑问道:“怎么了?”。曼黛仿佛恢复了正常,低头对於除鞬说道:“我……我认错人了。”。

於除鞬放开手,看了她片刻,也就当什么事也没发生过一样回头招呼成上说道:“实在抱歉,此女失态,望兄台万勿介意。”。吩咐雕莫皋先将曼黛送回。

成上此时也在心中暗责自己失态,连忙摆手说:“不妨,不妨。”。


於除鞬和成上找了一家酒肆入座。成上急于向於除鞬打听耿恭的下落,先行问道:“依在下所看,兄弟显是匈奴贵人,不知可否告知姓名?”。

於除鞬不想瞒他,低声说道:“小弟乃是单于幼子栾提於除鞬。”。

成上没预料於除鞬竟是匈奴王子,微微有些吃惊,於除鞬见他神色,忙说:“你我不必拘泥,称我栾兄弟极好。”。成上也觉甚妥,心知栾提乃是匈奴单于族姓,称为栾兄弟果然稳妥得多。

成上见於除鞬甚是坦诚,也就开门见山问道:“三年前,我有几个朋友在酒泉至敦煌路上被匈奴自次王部所掳,四个兄弟因此而死,不知栾兄弟可否知我那几个朋友的下落?”。於除鞬一听就知道所问之人就是耿恭、怀玉和范琥三人,据实相告成上。

成上得知耿恭就在龟兹,心中激动,恳请於除鞬让其相见。於除鞬一口应承,频频劝酒。成上了却一件大事,十分感激於除鞬,来者不拒,开怀畅饮。但当於除鞬出言相邀同往匈奴时,成上还是一口回绝了。於除鞬初见成上胡人装束,相貌也似胡人模样,有意招揽。此刻既知成上实是汉人,也就不再勉强。


於除鞬对大宛、康居、大月氏往西知之不多,向成上询问有关风土人情。成上详细向他介绍了再往西的奄蔡、安息、以及连自己也未曾到过的大秦诸国。於除鞬听得过瘾,大加感叹天下之大。当听到成上说道此行乃是从安息木鹿城贩运中原铁器而回时,於除鞬心中一动,对成上说道:“小弟也有一批铁器正想采买,不知可否委托成兄。”。见成上微露为难之色,解释说:“成兄放心,并非兵器之物。”。

成上虽然结交各色人等,并无胡汉之分。但内心深处也不愿为匈奴人采买刀剑之物。听於除鞬如此说,有些不好意思,极想报答於除鞬救护怀玉、耿恭之恩。当即毫不犹豫说道:“但有吩咐,即便是刀剑弓弩,无不从命。”。

於除鞬撕下一片衣衫,画了图形。成上见於除鞬所要之物像是一块封闭的马蹄铁。也不多问,只是询问需要多少数量。於除鞬说:“六万个。”。成上吃了一惊:“这么多?”。於除鞬见他答应下来,心情很好,就开玩笑说道:“难道成兄担心我付不起这么多钱吗?”。

成上虽知这批货物所费巨万,但也不必担心於除鞬付不出来。笑了笑说:“栾兄弟开玩笑了,这样,二万个算我所送。”。

於除鞬心知成上豪侠中人,为报向自己所求的耿恭之事不惜一掷万金,也就不再推辞。举杯说道:“好,此事就这么说定了,希望咱们早日在金微山见。”,一饮而尽。成上也举杯饮了。

於除鞬带些酒意拉起成上,说道:“走,到我住处,小弟先将定金付给兄长。”。成上本来就要去见耿恭,但听於除鞬提起定金,忙说道:“好男儿一诺千金,何须多此一举。”。於除鞬摇摇头说:“不行,这份定金你一定要收下。我担保你一定不会拒绝。”,拉起成上便走。


云当见雕莫皋带回一名美姬,大感奇怪。听得雕莫皋说道曼黛极美,心中不快,非让曼黛除下面纱看看。曼黛不敢违拗,只得遵命摘下面纱。众人见到如此动人的容颜,惊艳不已。云当偷偷看了一下耿恭,发现耿恭神色居然也带些许呆滞,心中越发生气,把脸一板,走出房外,骑上马便走。

耿恭和雕莫皋赶紧一前一后上马追了出去,云当见二人追来。停马不前,待二人追到,板着脸对雕莫皋说:“你,回去。”。雕莫皋有些犹豫不定,云当一鞭抽在雕莫皋肩上,怒声斥道:“滚!”。雕莫皋不敢再迟疑,又见耿恭以手示意让他放心,赶紧掉头回去。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