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长难以承受 上幼儿园何以贵过大学

叶落知声 收藏 0 85

家长难以承受 上幼儿园何以贵过大学

中央电视台经济半小时栏目7月6日播出《投入不足,南京幼儿园陷入尴尬》,以下是节目实录。


南京60多家公办幼儿园前不久集体向有关部门提出申请,要求把现有的保育教育费提高到每个月600元。上幼儿园贵过上大学,这样的情形确实让南京的不少家长接受不了。从根本上说,只有增加教育资源的供给。将学前教育纳入义务教育,由政府鼓励民间资本进入学前教育,尤其兴办平价幼儿园,双管齐下,才能改变上幼儿园比上大学还贵的怪现象。


今年这个暑假,南京的很多孩子家长过得并不太踏实,因为南京60多家公办幼儿园前不久集体向有关部门提出申请,要求把现有的保育教育费提高到每个月600元。现在公办大学的学费一年才4600多元,如果幼儿园涨价了,今后一个孩子每年的费用却要花6000多元。上幼儿园贵过上大学,这样的情形确实让南京的不少家长接受不了。


家长反对:压力倍增,难以承受


在南京白下区的一家幼儿园,记者看到了幼儿园写给市教育局和物价局关于调整保育教育费的涨价申请,要求将每生每月480元调整到600元。据南京物价局收费管理处的负责人介绍,此次集体要求涨价的南京公办幼儿园有60多家。他们的成本队正在组织力量,对这60家的幼儿园的成本进行论证。


就在南京60家幼儿园集体提出涨价的同时,许多幼儿园的家长,也不约而同地提出了反对的意见。一位龙凤胎的家长就为两个孩子上幼儿园的费用发愁,她舍近求远,每天多花费些时间,将孩子送到了公办幼儿园,因为这里的公办幼儿园每月的收费每人为552元,与私立的幼儿园1000多元相比,价格便宜。但她认为现在已经收费很高了,家里本来只有孩子父亲一人工作,每月为了供孩子家里就无法存钱,再涨家里就承受不了了。为了带孩子,她辞了职,每月只靠丈夫在银行5000元的收入,所以这次幼儿园涨价自然她不赞成。


不光是这样的双胞胎家庭,就是只有一个孩子的普通家庭的家长,对于此次幼儿园保育教育费的涨价,也表示难以接受,这位家长告诉记者,现在供小孩子上幼儿园等于养个大学生。他的孩子每月交给幼儿园的保育费和饭费每月为670元左右,再加上给孩子添置衣服、上兴趣班等费用,一个孩子每月花销要1000多元,给家里带来了很大的经济压力。他个人的工资是1700元,孩子占了一大半。


调查中记者了解到,2008年南京平均每人每月的可支配收入为1900元,一般的工薪家庭往往选择价格较为低廉的公办集体性质的幼儿园,而收入更低的家庭,孩子上幼儿园,更是一种负担。一位老人告诉记者:“我家(儿)媳妇就在超市,拿850元,儿子在南汽,拿一千多点,两个才难两千多块钱,(孩子的费用)不靠我们父母,靠哪一个?”


幼儿园叫苦:投入不足,收支倒挂


前面我们看到,公立幼儿园现在的收费,就已经让南京不少普通家庭感到了压力。实际上2006年以前,南京市公立幼儿园的收费只有100多元,但价格便宜的幼儿园门槛却很高,一个孩子需要缴纳1.5万-2万元的赞助费。为了减轻家长负担,规范幼儿园收费,2006年南京市教育局、物价局和财政局联合制定了南京公立幼儿园的新标准。然而,这场改革很快遭到了幼儿园的反对。


2006年南京市对公办幼儿园执行按类定级收费新标准,砍掉了赞助费、杂费、兴趣班费等,改为按月或学期收取保育教育费,其中省级示范园从156元上升到460元、市级示范园从146元上升到400元,并且规定,各类幼儿园可以根据办园实际成本上下浮动20%。然而,仅仅过去一年,就有幼儿园提出了涨价的要求。


据南京物价局收费管理处的负责人介绍,早在2007年南京市就有二十多家幼儿园提交了申请报告,鉴审的最终结果,总体来说还是没有超过现行的标准,所要当年的没有给予调整。


虽然2007年物价部门没有批准部分幼儿园要求涨价的申请,但到了今年,南京市60多家公立幼儿园为什么又再次提出涨价呢?


这家地处南京白下区的幼儿园园长告诉记者,现在幼儿园全年的支出为120万元,而每年收取的幼儿保育教育费用只有110万元,入不敷出,给幼儿园的经营带来了巨大的经济压力。到现在,幼儿园还欠着十几万的工程款。


南京市鼓楼幼儿园这次也提出了涨价的申请,园长崔利玲告诉记者,随着物价水平的提高,工资、医疗补贴,水电费、房屋维修、课桌椅、孩子的游戏软硬件,这些支出都在涨,加大了幼儿园的成本,因此,此次南京60家幼儿园集体喊涨,也是不得已而为之。如果不调价,学校没有发展的空间,就无法实现优质教育资源。


建邺区幼儿园的陈素琴告诉记者,成本核算以后是按月收费,一年只能收到9个月的费用,无法保证寒暑假的教师工资。在这种情况之下,她们只有降低平时教师一些福利待遇,来弥补一年中两三个月教师所空缺的工资。而收费作为他们仅有的经济来源,在负担老师的基本工资以后,剩余的就很少了。


陈素琴所负责的这家幼儿园,是一家属集体性质的公办幼儿园,建园时间长,而最让她感到头疼的是,目前幼儿园的设施,与家长要求相差甚远。“家长希望午睡孩子一人一床,床要软质的,要低得,垫被呀要新颖的。”而实际情况呢?“这间教室是我们建园就有了,至今已经有23年了。目前这个教室里面,可能有40个平方里面作为我们幼儿园的一个午睡室。现在睡着两个班的孩子两个班的孩子有50多个孩子,比较拥挤。”这间容纳50多个孩子的午睡室不但拥挤,而且房屋已经开始老化。“这边长期的潮湿渗水,墙面开始起泡了,而且这个房顶经常下雨的时候就会渗水,然后我们老师就会用盆在这上面先接着。所以作为我们幼儿园来讲,目前最急需要的目前要有新的教室给孩子作为午睡室。要改善这个资金还是比较困难,所以是我们目前最大的困难没有来源。”


陈素琴还告诉记者,虽然2006年的收费标准在制定的过程中,考虑了房屋的修缮费用,而且南京市教育局也专项划拨了一些基建资金,但对于她们这样的幼儿园来说,也只是杯水车薪。


调查中记者了解到,目前南京市公办的幼儿园一共有两种,一种是教师的工资由教育部门拨款的纯公办幼儿园,另外一种是业务归教育部门主管,而人员工资,事业经费完全靠幼儿园本身收取每月的保育费,性质属自负盈亏式的集体幼儿园,而陈素琴所属的就是集体幼儿园。南京同属集体性质的另外一家幼儿园的负责人周俐明这样告诉记者。“(集体性质的幼儿园)在收费上属于比较尴尬的境地,我们按照教办(公办)园的等级收费,但是没有任何财政拨款做经济支撑,也不能像社会办学那样按成本核算,所以这个比较尴尬。”


实际上,真正让周俐明感到困惑的还是幼儿园这种体制上的弊端。“既不能多收钱,也没有财政补贴。”周俐明告诉记者,南京现有她们这样的集体幼儿园136所,占全市幼儿园的31%,她所在的这家幼儿园成立于1952年,现有在编教师20人,而目前退休人员却达32人。她们还要支付退休教师23%的差额工资,每年达到十一万七千元。


退休人员的工资成了周俐明的一块心病,但真正让她感到压力越来越大的是幼儿园不断上升的运营成本。按照教育部门的规定,现在一个幼儿班必须配备两名幼儿教师和一名保育院,为此幼儿园除了在编的20名教师以外,还聘用了8名辅助人员,而这些人的工资,每年也都有所增加,这也加重了幼儿园的负担。一位保育员告诉记者刚来的时候她的工资是650元,现在是850元。


在这家幼儿园,记者了解到,教师的工资待遇,由于受到幼儿园收费的限制,近两年却并没有大的改善。一位工作了18年的老教师告诉记者,她每月只能拿到1300元钱,加奖金1600元都不到。而公办园像她这样的情况一个月可以拿到3000多。


人大代表建议将幼儿园纳入义务教育


由于工资待遇偏低,一些有经验的教师经常跳槽去工资较高的私立幼儿园,这也让周俐明在感到尴尬的同时,也十分得无奈。她无奈地告诉记者:“作为管理者,我不能光考虑到精神层面的要求,要求老师奉献,毕竟现在是市场经济,老师的收入待遇也要相应提高,这样才能充分发挥她们的创造性和工作积极性。”


跟其它的集体幼儿园一样,这家1952年建园,成立已经57年的幼儿园同样也面临着园舍需要维护、翻新而缺少资金的难题。幼儿园的教学楼外墙是86年贴的瓷砖开始脱落,很不安全。幼儿园准备今年暑假把外立面全部敲掉后重新贴墙,这笔费用预算要二十万左右。


周俐明这样为记者算了一笔帐:2008年她们幼儿园有260名幼儿入托,每人每月收费400元,按照10个月的收费为104万元,而幼儿园的支出为28名教师的年工资53.7万元,6名临时人员的工资6.2万元,32名员工的退休金和全部教师的各类保险32万元,教具等办公费8.2万元,教室修缮10万元,全年共计支出110.1万元,亏损6.1万元。


杨林国,南京市教育局初教处负责人,教育学博士,他认为目前,南京集体性质的幼儿园在各类幼儿园当中,处于一个非常弱势的地位。他说:“它同样是按照等级来收费,而教育办园它有财政上的资金的注入,它没有,执行同一个标准,所以它就会更困难一些。”


南京鼓楼幼儿园的崔丽玲认为,现在随着物价指数的上涨,经济环境等已经和3年前的2006年相比,发生了很大的变化。2006年的收费标准当时是合理的,但现在已经没有发展的空间。


崔丽玲告诉记者,如果幼儿园每年收支倒挂,一直处于一个低价格的运作,幼儿园的很多教育理念,幼教思想就无法实现,孩子的教育质量也很难提高。那么究竟是什么原因造成了南京幼儿园办学经费的困难呢?她认为,是政府的经费不能满足幼儿园正常的运营和进一步的优质发展的需求。


幼儿教育投入不足,是造成目前幼儿园办学经费困难的主要原因,据了解,我国的幼儿教育目前没有实行义务教育,所实行的政策是2003年颁布的一个指导意见,即形成以公办幼儿园为骨干和示范,以社会力量兴办幼儿园为主体,公办与民办正规与非正规教育相结合的发展格局。杨林国认为,这个指导思想在当时有其合理性,但现在已经滞后于幼儿教育的发展。他说:“特别是这个提法本身有很多模糊的不确定性,公办的主体是谁?骨干和示范在多大的程度上骨干和示范?”这种模糊的不确定性,都留给了地方政府一中解读的空间,所以幼儿园每年投入的多少,都取决于当地政府的一种觉悟。如果地方政府还有其它经费需求的话,那么幼儿教育可能就放在了可有可无、可多可少的地位,所以必然导致今天的这种矛盾和尴尬。


陈静怡,全国人大代表,江苏太仓实验幼教中心主任,2008年,她提出了将幼儿教育,纳入全国义务教育的范畴。为此她也做了大量的调研。她说:“在很多地方很多地区,没有确定它(幼儿园)的性质,它到底是盈利性的,还是公益性的。在这个问题上模糊以后,政府对它的投入,它的责任就不明晰了,完全靠市场来运作,幼儿园的发展肯定是不会健康的。”陈静怡认为,如果幼儿园没有政府的稳定投入来源,幼儿园所采用的办法一是向家长收费,二是降低教育质量。这样一来,要么损害孩子的发展,要么损害教师的利益,没有第三条路可走。


陈静怡告诉记者,对于幼儿园现状,当地政府应该强调其公益性,给予补贴,使所有的孩子能够上得起幼儿园,而长期要解决经费短缺的矛盾,必须将我国的义务教育向下进行延伸,覆盖幼儿教育。她认为,教育是一个金字塔,越往下它受众的面越广,从教育公平上来说,底下是一个起点。


据了解,法国英国目前基本上实现了幼儿的义务教育,美国、北欧等国家的义务教育延伸到学龄前一到两年,而各国非义务教育的收费为:


法国:一般费用不超过家庭全年收入的14%到16%。(个人月平均工资为2000多欧元)


美国:幼儿园一岁以下幼儿每周收费在200到250美元,(家庭月平均收入在7000美元左右)


德国:多语种幼儿园每月收费500至550欧元(个人月平均工资为3000欧元)


半小时观察:增加教育资源供给,实现教育公平


自从2006年,南京市取消幼儿园收取赞助费之后,幼儿园喊涨与家长们的忧心忡忡就一直形成鲜明的对比。无独有偶,同样在江苏省的无锡市,取消了赞助费后,当地幼儿园也陷入成本上涨与收费不变的矛盾。当地物价局所做的一份调研报告,一针见血指出,幼儿园收费过高根源还是出在投入不足上。


和中小学相比,幼儿园并不属于义务教育的覆盖范围,和公立大学相比,对公办幼儿园也没有统一的财政保障机制,只有很少一部分能得到一点财政补贴,没有补贴的日子更艰难得多。而另一方面,对民间资本兴办的私立幼儿园,主管部门目前设置的门槛又很高,再加上税费上却没有多少优惠,完全靠商业资本市场化操作,只能把私立幼儿园导向高收费这一条路。就在南京的不少家长为公立幼儿园申请涨价而犯愁的时候,南京浦口就刚刚出现了一家天价私立幼儿园,一年学费高达12万元,创下了历史记录。看来,仅仅取消赞助费一个办法并不能解决孩子上幼儿园的难题。


怎么样才能抑制幼儿园的涨价冲动?从根本上说,只有增加教育资源的供给。这几年“两会”上,不少代表、委员就多次提出,将学前教育纳入义务教育,明确经费标准,建立成本分担机制,由各级政府帮助家长和幼儿园减轻负担。此外,政府也应该鼓励民间资本进入学前教育,尤其兴办平价幼儿园。只有双管齐下,才能改变上幼儿园比上大学还贵的怪现象。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