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述:年少的我被他们骗上床

盈盈(化名) ,女,21岁,未婚


我通过电台的一个“点歌交友”的节目认识了海。印象很深的是,他当时点的是刘德华的一首《鸽子情缘》,这首歌刚好也是我喜欢的,而且通过电台,我听到海的声音也很亲切,出于好奇,我就给他留了电话,从此就认识了。


通过电话交流,我知道他比我大1岁,在澄海一家玩具厂上班,跟我家离得不是很远。第一次通话之后,我几乎每天晚上都能接到他的电话,而且一聊就是很长时间,感觉有很多话说。


他跟我聊的多半是他家里还有厂里的事,不管他说什么我都听得津津有味。聊天中,他给我的印象是很诚实稳重的那种男孩子,我对他渐渐产生了依恋,一个明显的表现就是,如果哪天他的电话来晚了一点,我就会坐立不安魂不守舍,我也能感觉出来,他也很喜欢我。


第一次见面是在几个月之后的“五一”劳动节。那天,我们约好在潮州的滨江长廊见面,但我因为临时加班足足迟到了3个小时,而他也竟然在那里等了我3个小时。


那时恰好我的手机没电了,我们互相都联系不上,他在等我的过程中一直不停地打我的手机,后来连他的手机也没电了,他就用公用电话继续打,尽管一直都未能接通,但是他丝毫没有气馁,他后来告诉我,凭直觉他相信我一定会出现,他还说,如果那天等不到我的话他一定会很伤心。


我听了真的很感动。说来也怪,那是我们俩第一次见面,但是,仅仅凭感觉,我第一眼就准确无误地认出了他!而且,那种感觉就好像我早就见过他一样,一点也没有生疏之感,我想,这或许就是人们经常说的“缘分”吧?也许,我跟他在前世就已经见过面了。


初夏的韩江之滨绿草如茵鲜花竞放,我们为眼前的美景所陶醉,聊天的话题也更加海阔天空。


后来,他意犹未尽,又带我去了澄海的莱芜海边,我们手牵手走在沙滩上,海风把我的头发飘了起来,我的心情也像海鸥一样轻舞飞扬。


之前,我对异性是很有戒备心理的,从来没有跟哪个男人单独相处过,可是那天,跟他在一起我却特别的放松,我甚至忘记了时间,一直玩到晚上快12点了他才送我回去,我还有点依依不舍呢。


那次见面之后,我们的感情突飞猛进,尽管彼此都没有说过“我爱你”之类的话,但是,我在内心已经把他当成我的男朋友了。


三天之后,当他再次发出见面的邀请时,我迫不及待地就跑过去了。


第二次见面我们照样有聊不完的话,这一次,我们甚至聊到了“未来”。我们再次忘记了时间,当我醒悟过来的时候已经是深夜了,他留我在他宿舍过夜,我没有答应,偏偏“天不作美”,恰在那个时候我才发现,外面正下着雨呢,而且还不小,看来我是回不去了,只好在他那里过夜。


他宿舍有两张床,另一个同事没来,一开始他是睡在他同事的床上的,但是过了没多久,他就跑到我这边来,我能感觉出来他很激动,我何曾不是一样,毕竟那是我第一次跟一个异性“零距离”。


但是,我毕竟是一个从小接受传统教育的女孩子,必须把“第一次”留给自己的丈夫而且留到新婚之夜,这是我头脑中根深蒂固的观念,因此,我拼命地控制自己,并且一次次地拒绝了他的“攻击”。


他也许看出我的顾虑,他附在我的耳边向我保证,他一定会对我“负责到底”,言辞之恳切几乎差一点让我放弃了坚持,但是,最终理智还是占了上风,我守住了最后的一道防线。


那一夜因为没有如愿,他老大不高兴,以至第二天上午送我回厂里上班的路上,他一直都没跟我说过一句话。


后来他通过手机短信问我:“你是不是对我不放心?”我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他。又过了将近半个月后吧,我们再次见面。


记得那天是5月21日,这一次,他把约会地点改在旅社的房间,目的显而易见。他再次提出跟我发生关系,遭到我的拒绝之后他说:“男女之间只有发生了关系之后才能互相信任。”


我将信将疑,毕竟我是第一次谈恋爱,我也不知道别的人是不是这样的,不过,不管他怎么说,我还是没有答应他。


他真的生气了,背对我睡觉的时候,他也不跟我说话了,而是用手机给我发过来一条信息:“我受不了你这样,咱们还是各走各的路吧。”


看了这个信息,我的泪就流出来了,我真的舍不得他!而在同时我也在心里问自己,是不是我这样做太过分了?我真的不愿意因为自己的“固执”而失去他。


经过一番强烈的思想斗争之后我终于妥协了,我从背后抱住了他。


我把自己的“第一次”交给他的时候才发现,他在这方面很老练,简直跟他的年龄不相称。


尽管在此之前他告诉过我,他以前交过一个女朋友并且跟她有了这种关系,但是那一次,我还是感觉他的“老练”有点难以置信。


更加令我难以置信的是,我的“第一次”竟然没有见红!事情过后,当两个人同时注视着雪白一片的床单时,我像一个犯了错的孩子一样瞠目结舌!我不敢正视他疑问的目光,我只能一个劲儿地对天发誓,这真的是我的“第一次”!


那次之后,我的情绪很失落,不仅仅因为处女宝贵的“第一次”是在那种情况下失去的,更因为那一次让我蒙受不白之怨有口难辩,尽管他早就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但是,我仍然感觉自己在他面前矮了一截。


此后他对我的态度明显淡了很多,断断续续的几次联系和见面,他除了继续要求跟我发生关系之外,再没有什么话说了,但是,我一直拒绝再次跟他发生关系。我们的关系变得若即若离,直到8月份终于宣告分手,前后仅仅维持了半年时间。

分手之后,我却怎么也无法忘记他,也许因为他是我的“第一个”,也许我对这段感情投入太深。


他却似乎无动于衷,假如不是我主动打电话找他的话,他是不会找我的,偶尔通一次电话,他也显得心不在焉。


但是,我仍然放不下他,并且,我多次在电话中向他表达了我的这种心声,不过,我换来的却是他很冷淡地一句话:“我们还是做朋友比较合适吧。”


2007年初,我辞去在家乡的工作来到汕头,重新找到一份工作。我把这个消息告诉他时,他显得很高兴,此后,我们的联系逐渐频繁起来了,他对我的态度也热情了很多,让我感觉好像回到了从前。


就在3月份,我再次跟他发生了关系,这一次,床单上仍然没有我特别期待的那一抹红色出现,我的心情好失落,但是他没再说什么。


我们的关系渐渐恢复到从前的状态,正当我沉浸在爱情的甜蜜中时,一个意外的发现却让我从幸福的巅峰一下子跌入谷底,我在他的手机里无意间看到一条他发给以前女朋友的信息:“你永远是我的最爱,从来没有一个女孩能取代你在我心中的位置……”我看了一下子懵了!


我暗暗记下了那个电话。出于一种连我自己也莫明其妙的心理,我很想知道这个在他心目中占据至尊位置的女孩子到底是什么样的,我拨通了那个电话。


听到她的声音之后,我谎称自己拨错了电话,就挂机了,没想到第二天,我竟然收到她发来的一条信息,她说她听到我的声音感觉很亲切,很想跟我交朋友,而我竟然也答应了,并且不久之后就接受了她见面的邀请。


说来奇怪,她跟我似乎一见如故,初次见面就跟我推心置腹,当我问及她的感情时,她对我说,是有一个男孩子对他很死心塌地,但是她对他却没有什么感觉。我感觉她说的这个男孩子就是海,我突然间对海十分反感。


和那个女孩子成为朋友之后,有一天,我接到她哥哥打来的电话,他说也想跟我交朋友,但是我一口就回绝了他:“我不想跟男的交朋友。”


他却似乎锲而不舍,不停地给我打电话,弄得我很烦,就把他的电话告诉了海,没想到海的反应还挺强烈的,他在电话里把那个男的骂了一顿,警告他不 要再来骚扰我,否则要“教训”他!而那个男的也不甘示弱,两个人在电话里对骂了一通之后,竟然相约到外面“决斗”!这下可把我急坏了,不过我终于明白,海是如此在乎我,我心里因此甜滋滋的。


我跟那个女孩子“弄假成真”交上朋友之后,发现我们俩真的很投缘,来往也渐渐频繁起来。


几个月前的一天,她哥哥打电话约我上他们家去,说是她叫我去的,有重要事情跟我说,我也没有多想什么就去了。


到了他家才发现家里只有他一个人,我本来想走,但是他拼命缠住我不放,他说他很爱我。


我发现自己上当之后夺门而出,但是已经晚了,他一把将我抱住,我死劲挣脱但终究不是他的对手,最后,他强硬地占有了我!令人不可思议的是,就在这一次,我竟然“见红”了!


那天,面对床单上那一抹惨烈的殷红,我差点昏过去!我欲哭无泪,但我分明听得见自己内心的哭泣:“老天,为什么要这样来捉弄我?”


我当时很想一头撞死在那里,但是,他死劲抱住我不放,并且一个劲地对天发誓,说他会对我好,会照顾我一辈子。


我在心里恨死他,恨不得把他杀了!从他那里回去之后,我把自己关在屋里三天三夜,不吃不喝,也不跟任何人联系,我觉得自己没脸再去见海,觉得很对不起他。


也许是“心有灵犀”,海在几天后发信息给我,问我是不是有新朋友了,他说他会祝福我。


我后来再给他打电话他就不接了,我又给他发了很多信息,告诉他我真的放不下他,可是他回答我,我们只能做普通朋友了。


到现在,差不多半年过去了,可是,海的影子在我心里却永远也无法抹去,我每时每刻都在想着他。偶尔有联系,只是电话,他问我有没有男朋友,我说没有,他说他也没有女朋友,我就说,我会等他,至少等三年,可是他听了却回答:“有这个必要吗?我并不值得你这样做。”我无言。


想起那一首让我们牵手的情歌《鸽子情缘》,歌词唱道:


“红尘里相爱无奈差一线我用死断绝怀念眼泪将爱恨沉淀


心凌乱……”我在想,我们俩是否一开始就是一歌成谶?


旁观者语 “果然”与“竟然”


又是一个“很傻很天真”的故事。21岁的女孩子,与男孩才见第三次面,在浑浑噩噩、糊糊涂涂之间,便走完了从少女到妇女的历程。


似乎,刻意要把女孩子哄上床的男子,作派如同任何一个邪教成员,都有一套自圆其说的歪理邪说;似乎都会很温柔很体贴,因为,温柔体贴是咒语的一个部分。


而女孩呢,在闪电没有劈到头上之前,大都天真地以为自己是至高无上、独一无二的女主角,花儿为之而开放,山河为之而改变,日月为之而升降。待到一切都不出所料,“果然如此”时,才徨然四顾,无所适从。


她忘了所有的歌都那么雷同,那些霰弹一样射透了少女之心的歌词,不过是另一个人的眼泪和故事。人们都逃不过概率论,奇迹,就是小概率事件,与之对应的大概率事件,就是一件一件的“果然”。


爱情比任何事物都更接近修行,它不是科学,没有公理、定律、公式,刹那的领悟就是一切。生命是一款试用装,开封后就得尽快使用,不能冷藏,每个人都是自己惟一的导师、生产者、质检员及使用者,一切作为都只能自负盈亏。


因此,每每看到晓颦文中的女孩一而再地栽在爱情陷阱里,死不悔改、痛哭涕零时,我都按奈不住想喊:这是一条不归路,请立刻回头。


连自己都觉得自己越来越像一个冷酷的、装在汽车上的定位系统:“前方50米处右转,不得左转。”因为不管左转是鸟语花香或是荆棘满布,那反正是一条单行线,会被罚款扣分。


有人说,不曾经历痛哭长夜者,不足以领悟人生或爱情。盈盈,希望你历经这次“果然”之后,擦亮眼睛,成熟心智,迎来一个春天般美好的“竟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