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和国不会忘记 纪念成怀珠烈士

在新中国成立60周年前夕,著名传记作家陈廷一、人民日报记者张永恒,前往山西省蒲县古县乡仁义村,探访为人民的解放事业牺牲的优秀党支部书记成怀珠烈士。


仁义村位于蒲县西部,归古县乡管辖,距县城25公里,交通较为便利,属晋西北黄土残垣沟壑区的一小部分,平均海拔1400米。村如其名,仁义村出过很多豪侠仗义为民请命的志士。zhong guo gong chan dang youxiu dangyuan ganbu成怀珠烈士就出生在这里。


成怀珠烈士1914年出生于山西省蒲县古县乡仁义村,1936年12月秘密加入中国gong chan dang,牺牲于1943年8月,为党献出了年仅29岁的生命。当时正是抗日战争时期,山西处于军阀阎锡山的统治之下,阎锡山消极抗日,积极反共,不断制造摩擦,先后发动“晋西事变”等反革命惨案。作为zhonggong蒲县仁义村党支部书记,成怀珠同志为我党在蒲县的发展壮大做了大量工作,并成功掩护了党的多位高级领导干部安全撤离。仁义村党支部多次被评为模范党支部.


今天我们生活在和平年代的中国,改革开放30年来经济发展、社会稳定,以及国际地位的提高,这一切,都是千千万万像成怀珠烈士一样的优秀gong chan dang员抛头颅洒热血换来的。


青少年时代


为躲避中原战乱,成怀珠的祖辈迁徙到山西一带谋生,后来定居在蒲县仁义村,经过几代人的艰苦耕作,并逐渐积累了几亩薄田和几孔窑洞。


在仁义村村口,这几孔窑洞现在还在,虽然早已经没人住了,但在60多年前,这里曾经是zhong gong蒲县指挥机关所在地。仁义村的村民带我参观了这些窑洞,告诉我他们所亲历或听说过的当年事。


成怀珠兄妹5人,作为长兄,他在幼年时期就很懂事,经常带领弟弟妹妹放牛放羊,挖野菜,帮着父母下田干活。小怀珠聪明能干,伶俐活泼,面目清秀,深得父母和邻居的喜爱。


到十几岁的时候,成怀珠的父亲决定送他到蒲县读书。在这里没多久,聪明好学的成怀珠由于成绩优异,被推荐至太原“省立一中”(即现在的太原五中)读书。直到现在,太原五中也是山西省最好的中学之一,中国gong chan dang著名领导人之一的彭真就毕业于这里。这是一所具有光荣革命传统的学校,被阎锡山视为“gong chan dang的巢穴”。


从一个小乡村来到省城太原,成怀珠眼界大开,他不仅学习文化知识,而且如饥似渴阅读各种社会思潮和各种流派的主张学说。经过反复比较,他还是认可共产主义思想,认为这种思想才正是拯救普天下穷苦老百姓的,是引领中国社会走向光明的唯一道路。


成怀珠在太原读书期间,正是军阀混战最激烈时期。在南方,蒋介石背叛了孙中山的三大政策,疯狂屠 杀gong chan dang人,同时与其他新军阀争权夺利。人民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山西军阀阎锡山也不甘偏居一隅,1930年联合冯玉祥等人发动中原大战,与蒋介石的军队打得一塌糊涂。正如毛泽东在诗中所写“风云突变,军阀重开战。洒向人间都是怨,一枕黄粱再现。”最后,东北张学良发布拥蒋通电,挥兵关内,阎锡山败退太原。


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的十二月十八日因参加太原学生三四千人到省党部大门前请愿抗日活动,而被迫辍学。

在仁义村,成怀珠结婚生子。但在时代的大潮中,他在努力思考个人和国家的前途命运。


历史风云际会,中国gong chan dang领导的武装斗争星火燎原,并冲破蒋介石的五次围剿,长征到了陕北,于1936年东渡黄河达到山西。日本占领东北,进犯华北,中华民族处于亡国灭种的危急关头。张学良杨虎城反对蒋介石的“攘外必先安内”政策,发动西安事变,逼迫蒋介石联共抗日。于是第二次国共合作开始,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形成。中国gong chan dang的军队被改编成八路军,总部就在山西。山西一时成为中国gong chan dang抗日救国的大本营。1936年9月18日薄一波领导的“山西牺牲救国同盟会”成立,12月成怀珠在参加“牺盟会”培训班期间秘密加入gong chan dang。


1938年gong chan dang达到蒲县,成怀珠成为仁义村村党支部书记 。


为革命工作


在我党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政策下,我党在山西与山西阎锡山当局结成了特殊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在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环境和抗日高潮的形势下.蒲县党的组织在党领导的蒲县抗日斗争、群众运动的开展下创建和发展了。但当时党的组织和党员都是秘密的,都是在公开身份的掩护下进行党的工作的。1938年4、5月,zhong gong洪赵特委委员解学恭派李新鸿(李雁宾)到蒲县开展党的工作,先到克城镇,同李玉波(党员)一起在克城工作。公开职务是牺盟会工作人员,以后是蒲县公安局的指导员,在公安局内发展了公安局长任天镒入党。


1938年7、8月,晋西南区党委派杨兴仁(原名杨述)到蒲县县委工作,任蒲县县委宣传部长。杨兴仁到蒲县后,在县公安局侦察员、宣传员的公开职务掩护下,除在县公安局发展了几个党员外,主要是在蒲县一区所属的薛关、略东、古县、上大夫、仁义、好义等村发展党员,大都是村干部、贫雇农和中农中的积极分子,其中以上大夫、仁义发展的党员较多。成怀珠就是在这个时期由杨兴仁批准成为仁义村党支部书记的。


在成怀珠同志带领下,我党在仁义村的工作开展得非常顺利,成玉英(成怀珠堂妹)、成世凯、成三保、张玉保等先后成为党员,仁义村成为优秀党支部,而且渐渐成为我党在蒲县开展革命的中心地点。成怀珠他们为党做了大量工作,主要有以下几点:


一、发动群众支援抗日战争。1938年,日寇侵占蒲县县城,牺盟会的特派员马辉、县长申佑等被日寇杀死,旧县政府、警察局的人员全逃跑了,旧政权全垮了,刚开展的牺盟会的组织受到了摧残和挫折。日寇侵占蒲县的七十天中,杀人放火,奸淫掳掠,无恶不作,蒲县县城被烧成一片瓦砾,人民的财产遭到破坏,人民的生命遭到残杀,仅城内被日寇杀死的就有七百余人。在日寇进犯侵占临汾至蒲县、大宁、永和一线期间,我八路军一一五师,遵照党中央毛主席的指示,在罗荣桓同志亲自率领指挥下,在午城--井沟战役中,痛歼日军,迫使日寇狼狈逃命,龟缩在临汾城内,蒲县、大宁、永和等县遂即解放。这期间,刚刚成立不久的仁义村党支部在成怀珠同志带领下,广泛发动群众为抗日部队担任向导、运送粮食、抬担架,很多年轻村民还加入了八路军,与日军作战。


二、协助党在全县开展各项工作。1938年10月初,晋西南区党委又派张普松(化名彭华)到蒲县县委工作,任蒲县县委组织部长。彭华(即张普松)到蒲县后(公开职务是县牺盟会的协助员,1939年3月是蒲县人民武装自卫队总队部指导员),县委即由三人组成,集体领导分工负责的制度开始健全了:赵滔负责全面工作,继续在县牺盟会训练班做发展党员的工作,负责与李玉波、杨星五单线联系党的关系。彭华负责县委的组织工作,分管县牺盟会、群众团体和三区(克城区)党的工作。杨兴仁负责县委的宣传工作,主要抓党员的思想教育工作。县委分工后,赵滔到黑龙关区检查布置了区委的工作。在克城区做了培养党员对象和亲自布置了各村发展党员的工作。杨兴仁在一区各村发展党员中,注意了对党员的教育工作。在这一时期,成怀珠和仁义村党支部为发展新党员以及党员的教育培养也做了大量工作,多次受到杨兴仁同志的表扬。


当时县委机关,以县牺盟会民运组的名义,住在北关,主要是为了上下联系、接头、县委开会和存放党的文件。党内交通员在1938年底以前是乔天贵。从1939年初,党内交通员是成三保,炊事员是张玉保,他们都是仁义村党支部的骨干成员。


1938年l 1月中旬,赵滔调走后,由彭华(即张普松)代理县委书记,主持县委工作。赵滔走时,把县长李玉波、特派员杨星五的党的关系,交由彭华单线联系。成立了县委的妇委、青委,妇委书记由彭华兼任,副书记由肖英担任,1939年2月,洪赵地委(地委书记是龚子荣同志)派崔光同志到蒲县担任县委书,崔光调走后,同年五月,由胡亦仁同志接替县委书记,直至1939年11月。经过将近一年的工作,蒲县的党组织,有了很大发展,全县共有gong chan dang员一百二、三十人,县区牺盟会、群众团体、县公安局、六专署兵工厂和各编村、大的自然村、党员多的村庄,都建立了党支部、分支部(或临时支部)、党小组(党员少的村庄,几个村庄、合编一个党小组)。农村党员最多,在全县党员中,县区牺盟会、群众团体、县政府、编村的主要负责人,大都是gong chan dang员,如县长李玉波、县公安局长、县公安局指导员席俊、县牺盟会特派员杨星五,杨化光(杨化光是杨星五调走后接任的)、组织部长史恩荣、宣伟部长王以忭、县公道团长张超、县人民武装自卫队副总队长刘清源、县妇救会秘书陈素芳,一区区长秦鹏龄、各编村村长大都是gong chan dang员,有赵万通、王耀先等。党员最多的村庄有上大夫、仁义、古县、好义、略东、薛关、乔家湾、克城、蒲伊、太林等村,尤以上大夫、仁义、古县的党员较多,党的工作基础、群众工作基础也较好,以郭崇仁、曹振邦为先后支书的上大夫村支部、以成怀珠为支书的仁义村的支部,都曾被县委评为模范党支部。


三、学习党的理论并教育支部成员和群众。经过开辟时期(从建党开始到1938年10月)、发展时期(1938年10月到1939年10月以前)、蒲县党的组织建设进入了巩固时期:(1939年夏季到晋西事变前)胡亦仁同志到蒲县县委工作后,特别是1939年秋,根据区党委的指示,强调了巩固中求发展。巩固时期的工作,主要是加强党的教育,除了过党的组织生活,学习党的文件,开展批评自我批评外,采取送区党委训练班、地委训练班分批轮训干部和党员的办法,特别是采取就地办流动训练班的形式,分批训练大量的党员。教育的内容,是根据晋西南区党委的规定和印发的教材进行的。成怀珠组织普通党员学习《党员课本》、《怎样做一个gong chan dang员》、《怎样当小组长》、《怎样开党的小组会》、《怎样当支部书记》,还有党的纪律,党的秘密工作条例、《烈士传》等。成怀珠他们这些干部党员除要学习上述内容外,还着重学习《怎样做一个gong chan dang员》、《论gong chan dang员修养》、《支部工作大纲》、《烈士传》和《解放》周刊上的重要文章。通过学习、训练和过党的组织生活,对于提高党员的觉悟,增强党的观念,加强党的纪律,巩固党的组织起到了很好的作用。


四、在我党最困难的时刻掩护了大量高级干部。1939年秋,日寇扫荡时。县委、政府就住在仁义村,很多人就住在成怀珠家的窑洞。.阎锡山发动“晋西事变”后,县委就是依托仁义等村的党员和群众进行地下活动的。全县党员的基本政治素质是好的,党员的成份,除出身青年学生外,大都是雇工、贫农、中农,大多数党员在各种工作中,在群众运动中,发挥了模范带头作用,在群众中留下了很好的印象,如上大夫的郭崇仁(先任党支部书记,后任二区组织委员)曹振邦(接郭崇仁为支书)。仁义村的成怀珠和一些女党员如成玉英、成玉凤、尚纪秀、尚瑞秀等,都是表现很突出的党员。


1939年10月,晋西南区党委通知召开晋西南地区党代表会议,传达中央关于目前形势和防止突然事变的指示(待开会时传达和具体布置),由县委书记胡亦仁出席,彭华(即张普松)代理县委书记主持县委工作。县委便准备会议布料,由彭华写了蒲县党的建立和发展概况并附有党员统计表格(统计表由梁建章复写的),由杨兴仁写了党员教育情况。(这两份材料胡亦仁同志带去开会,底稿存县委,“晋西事变”后,为保护党的秘书在仁义村销毁),对蒲县党的工作做了个初步总结。


“晋西事变”后,我党在蒲县的机关遭到严重破坏,很多领导人被捕,县长李玉波被杀,蒲县处于白色恐怖中。敌军在逮捕县牺盟会、县政府的干部后,上、下大夫村当然是不能再住下去了,在成怀珠的主动要求和积极推动下,杨兴仁和卫鸣峰把县委机关搬迁到仁义村,把县委存放的党内文件、材料,八路军的护照,延安解放出版社出版的马列主义的书籍,统统转移到仁义村成三保家中窖藏。彭华(即张普松)到仁义村后,认为党内文件和蒲县党组织概况、党员统计、党员教育情况的材料,都是党的机密,为了党的密件不落入敌人手中,党的组织不遭受敌人破坏,便叫把这些秘件和材料全部烧毁,把公开的书籍藏于村外水冲的龙洞中。


五、坚持地下斗争。“晋西事变”后,彭华(即张普松)和杨兴仁认为,未接到上级党委指示,不能私自离开蒲具,决定仍留在仁义村坚持斗争,为了适应事变后白色恐怖的形势,彭华、杨兴仁向成怀珠及基层党组织布置了工作:不能公开活动;万一被敌人扣捕,绝不能暴露党的组织,泄露党的秘密。在整个“晋西事变”中和事变后的一个时期,蒲县党的组织经历了严重的考验,无论干部党员或是普通党员,无论公开工作的干部或是做党的工作干部,无论是在被捕、追捕中或是在反动势力的威迫下都没有一个gong chan dang员动摇、向敌人自首、悔过、叛变,也没有一个gong chan dang员暴露了党的组织,遗失了党的文件,泄露了党的秘密,从而保卫了党组织,未遭受敌人的破获。


为了缩小目标,同敌人作斗争,成怀珠把彭华(即张普松)、杨兴仁一块隐蔽于仁义,把王以林隐蔽在仁义村东边山里的一个村庄的农民家中。尽管县委、县牺盟会的干部改变了隐蔽方法,并只有杨兴仁与本地党员、干部联系,但还是引起了敌人的注意,蒲县反动势力说,蒲县北角上有gong chan dang、八路军活动等等。反动县政府扬言要“清乡”。最后,蒲县县委决定撤离仁义村,前往延安,在成怀珠带领的仁义村党支部的策划和周密护送下,他们安全抵达延安。


事情经过是这样的,1940年1月30日晚上,成怀珠经过打探得知:县公安局已开会定于明日拂晓前包围仁义村“清乡”、逮捕县委、县牺盟会的干部,县委分析了敌情后,认为仁义村一带,无法隐蔽存在下去了,便决定彭华(即张普松)、杨兴仁、卫鸣峰、陈素凡、盂子聪、单德修、王以林等人于当日晚离开蒲县,经吉县、秋林、宜川到延安(当时黄河各渡口已由旧军封渡)。临行前,派仁义村党员找了王以林, (因王以林上山躲藏,两次都未找见)由仁义村的女党员准备了干粮,由陈素芳(女)把八路军晋西留守处的护照(原山区党委发给县委的)藏于棉衣内,备到陕甘宁边区时使用;由杨兴仁在国民党突击团的路条(孟子聪的舅舅是突击团团副,他通过这层关系弄来的)上写了杨述和五个假名,遂连夜动身离开蒲县,到了吉县境内,一路由杨述、卫鸣峰出面交涉,凭着突击团的路条,一行六人,巧妙的应付敌人,匆匆穿过秋林,经过了“虎口”,于1940年2月7日(阴历除夕)到了宜川县山西省铁路工会——杨兴仁在同蒲铁路时的同事住地,2月8日(正月初一)打听了能绕过国民党的哨卡、躲过国民党检查,而去延安的捷径,于2月9日(正月初二)早起,从小路走了一整天,天黑时到了陕甘宁边区的边境,向武装民兵说明了来由,经查看八路军护照后,沿村转送,于二月十七、八日到了延安,经中央组织部介绍住在中央组织部招待所。由彭华(即张普松)向中央组织部秘书长武竞天汇报了蒲县反革命政变情况和县委撤离蒲县到延安请示工作的打算,并由彭华、杨兴仁分别写了自己和同行者每人的简历和表现。武竞天说,县委撤离蒲县是对的,你们原来的干部在那里已经“红”了,不能再在那里工作了,中央对于晋西南地区的党的工作另有部署,要另外派人才行,你们再不能回那里去了。武竞天又答复说,中央组织部打电报给晋西区党委,证实彭华、杨兴仁是蒲县县委的。于是中央组织部就恢复了彭华等人的党的关系,并分配杨兴仁、卫鸣峰(两个在延安学习过)到晋西北工作,分配彭华、单德修到中央党校学习,分配孟子聪到枣园中央社会部学习和分配工作,分配陈素芳到女大学习。从此,蒲县的区委、基层党组织,与县委失掉了党的联系。

被捕与牺牲


县委领导安全撤退后,成怀珠带领仁义村党支部成员继续坚持斗争,但此时已经失去了与上级党组织的联系。


由于县委领导在仁义村坚持了两个多月的活动,仁义村党支部事实上已经引起反动当局的注意。县委领导安全撤退到延安后,当地反动武装来仁义村搜捕了好几次,毫无所获。他们恼羞成怒,认定村里一定有zhong gong地下党员和党组织。


1940年以后,阎锡山积极反共,在连续发动了几次摩擦事件后,开始将魔爪伸向zhong gong基层党组织。在蒲县,风声也越来越紧。驻扎在蒲县的阎锡山的政卫营以及晋绥军61军208旅,天天抓捕他们觉得可疑的人。很多人劝成怀珠逃走,他坚决不同意。觉得自己是支部负责人,如果自己离开,会使刚刚创建不久的仁义村党支部无法开展工作。


1943年5月12日阎锡山的又一次反共高潮——“肃伪”(即肃清gong chan dang“伪装份子”)行动开始了,敌人终于要对成怀珠同志下手了!蒲县反动武装包围了仁义村,逮捕了支部书记成怀珠以及其他十几个骨干党员,同时被逮捕的还有其他几个村的地下党员。反动武装把他们押解到蒲县县城,关押在窑上(城中心的一块高地,有几个窑洞)。


阎锡山的反动武装以残酷闻名,他们认定成怀珠就是gong chan dang员,而且是一个负责人,就对他进行了严刑拷打,试图让成怀珠招供。但他们没有想到,成怀珠的共产主义信念如此坚定,无论敌人怎样凶残,成怀珠没有泄露我党一个字的秘密。老虎凳、辣椒水、走鏊子(把烙烙饼用的铁板烧红后让人不穿鞋在上面走),用香火在背上烧,用烙铁在身上烙等,成怀珠受尽了磨难。但他坚贞不屈,与敌人进行了顽强的斗争。就在那间窑洞里,成怀珠的妻子带着年幼的儿子曾三次去探望他,看到他遍体鳞伤的样子,妻子心疼得大哭了起来,年幼的儿子也嚎啕大哭。成怀珠这时候躺在监牢里已经动不了了,他挣扎着坐起来,深情地对妻子说:“无论发生任何情况,你们都要坚强地生活下去,把孩子抚养成人。我为人民大众而死,无怨无悔。”


在生命的最后关头,成怀珠始终保持大无畏革命共产主义精神,他告诉反动派,仁义村只有他一个人是gong chan dang员,与其他任何人都没有关系,与他一起被抓的那些人都是一般群众。最后, 成怀珠同志用他自己的生命,保护了其他仁义村党员的性命。


1943年7月的一天,成怀珠与其他村的党支部负责人,一共5人,被反动派五花大绑,从窑上押了下来。成怀珠知道最后的时刻到了,他从容地整理了自己的衣服,与其他同志昂然走下来。反动派押解他们淌过一条小河,走了大约1500米,来到一个小山坡下,把他们枪杀在这里。


蒲县党史办退休干部吴尚文当时才7岁,他亲眼目睹了反动派杀害成怀珠他们的经过。现在他讲述起这些往事来,还是流泪不已。


得悉了成怀珠被害的消息,仁义村党支部党员和村民都沉浸在巨大的悲痛中,他们派出几个年轻的村民,将成怀珠的遗体从蒲县县城抬了回来,安葬在村头,并置上苍松翠柏以作纪念。


被成怀珠和仁义村党支部保护过的那些县委领导,解放后都成了我党的各级领导干部:彭华(即张普松)后来到了四川,任绵阳地委书记,退居二线后任四川省顾问委员会主任;胡亦仁曾任中宣部理论局局长,临汾地委书记、太原市委书记,山西省文教委主任,陈素芳(后名陈一清),解放后在北京工作,安度晚年。他们都忘不了蒲县仁义村,忘不了成怀珠,解放后曾多次到仁义村探望成怀珠的后人,非常关心仁义村的情况。据村民讲,彭华从四川来蒲县,不住在县委安排的招待所,而是到仁义村当年自己住过的窑洞住,晚上就和村民拉家常。


解放后,我党追认成怀珠同志为烈士,并向他的后人颁发了烈士证书。如今,成怀珠烈士的陵墓静静地矗立在仁义村的一角,长眠在他心爱的这片土地上。


共和国不会忘记那些抛头颅、洒热血的烈士们!



作者:

陈廷一 中国当代十大优秀传记文学作家、国务院津贴专家、中国作家协会会员

张永恒 人民日报记者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