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战国 末世战国 第三十三章 瘦 马(一)

ljianf1982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78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782.html[/size][/URL] 杏花阁不愧为华夏第一妓院,光是占地就已经占整个春阳街的四分之一,从头走到尾竟然还要花上10分钟,里面不光是妓院,各种商铺,赌摊,以及各种娱乐设施应有尽有,与其说是妓院,还不如说又是一个小春阳街。唯一的区别就是里面的胭脂水粉味特别浓重。 “王妈,秀兰她们什么时候才能过来啊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782.html


杏花阁不愧为华夏第一妓院,光是占地就已经占整个春阳街的四分之一,从头走到尾竟然还要花上10分钟,里面不光是妓院,各种商铺,赌摊,以及各种娱乐设施应有尽有,与其说是妓院,还不如说又是一个小春阳街。唯一的区别就是里面的胭脂水粉味特别浓重。

“王妈,秀兰她们什么时候才能过来啊?”又被陪酒小姐灌了一杯的李克抽空问道。

王妈不慌不忙的回答:“李公子心急啦,呵呵。说来还是公子的不是呢!这么突然的回来,女儿们欢喜的立刻把装卸掉,一定要重新化个装才说有脸见你,这不知多费时间,为这啊,公子你该在多罚两杯!”边说着,右手不住的在背后向贴身丫鬟打手势。

李克一闻,哈哈一笑:“该罚该罚!”说完立刻接过递来的清酒,一口喝下去,很豪气的样子。

王妈松了一口气,退出房间,向另一间房望了望,问到另一名贴身丫鬟:“怎么秀兰和小翠还没来,不是要她们找个借口推掉客人么?”

那名丫鬟还没开口,传话的丫鬟跑回来了,轻声说道:“夫人,两位小姐说她们没空……”

还没等丫鬟说完,王妈的火气就冒了起来:“什么,她们还反了不成,我亲自去!”

丫鬟连忙拦着:“夫人请听奴婢说完,小姐们还说了,客人是两湖总督和省府大人的儿子,她们不敢得罪啊!”

王妈听了浑身一抖:“怎么他们也来了?”想想自己还好没有冲动,不然不知道闯下什么大祸,她看重李克,无非也是李克每次出手大方,便宜占的多而已,没必要为了钱而搭上自己的性命是不是。

那名丫鬟接着道:“小姐还说了,总督儿子出手大方,一次就打赏了10个金币,另外省府大人的儿子也不错,也有2个金币。”

“12个金币!”王妈几乎喊了出来,今天自己是不是走了狗屎运,自己带的班竟然挂上了这么大的一个金主,以前可是几年都不见得能有那么大的营业额,按规矩,自己起码可以拿到十分之一的分红,那可是120万钱呀,自己可以退休了,或者是去另立山头都可以啊!那名李公子虽然大方,但每次也不过10几个银币而已,尽管多,但跟这次相比还是差太远。

立时王妈有了决断:“回去告诉小姐她们安心的陪客人,这边我会应付!”说完整整仪态,换上一副职业的笑容,推开门,准备一套说词,正想向李克解说。

吱呀一声,门开了,见到的是一脸怒容的李克。

春阳街上——

谢正阳晃头晃脑的在街上东张西望,身后牵着一匹挺着大肚子,却四肢消瘦,打着摆,一见到异性就不停叫唤的黑马。

恼火的拽了拽缰绳,谢正阳觉得自己太亏了,自己竟然鬼迷心窍的买了匹种马,还一副弱不禁风的样子,就算煮了吃都闲骨头多。一路上,许多路人嘻嘻哈哈指指点点,真是丢脸死了,算了,干脆找个马房把马栓好再说,或者要不要去找李克,把这处男之身破了算了,就当作冲喜。犹豫了一会,掉头向春阳街东边走去。

“哎哟,小哥,你的衰马踩到我了!”

踩到人就得说对不起,这点礼貌谢正阳还是懂的,可转头一看,那家伙根本就不象被踩的样子,一副好整以暇的站在一边。

“老头子!你怎么也来了?”可不是,对面的家伙就是在洛阳市街头摆摊,又十点钟就收摊的奇怪老头,只不过现在已不是一身邋遢,而是衣着得体,散发出一股特殊气质。

“呵,这不是耍帅小子么,没想到也有钱来这地方挥霍啊!”怪老头子一点也没有惊讶的样子。

谢正阳一闻非常不爽:“什么屁话,凭什么我就不能有钱来这里,一个摆摊老头子能有钱来这里才是怪事呢!搞不好这身行头还是从哪里摸来的!”

“嘿,这是老头子的秘密,不告诉你。”怪老头一本正经的道,“不过呢,小哥你眼光也太差了,这全天下最差的马都能被你买到,说你是特例独行呢,还是个大傻冒。”说完,一手摸向马头。

“这关你啥子事,哎,你乱摸什么你,要摸自己买匹回家摸个够去!”

“你小子还别不知好歹,老头子我可有一身相马的独门绝技,帮你看看你这匹破马还有什么价值,免得你花钱买回去炖骨头汤。哎呀,你这衰马,咬我袖子干什么,别扯啊,再扯就要破了,这可是我好不容易从老张那借来的耶……”

谢正阳目瞪口呆的看着他的马不停的用嘴扯着怪老头的袖子,怪老头跳脚的叫上劲,一边叽里呱啦的跟马废话,心想,什么有相马独门绝技,根本就是大白痴一个。

“我xxxxx,这死马尿到我衣服上了,你还拉,信不信我把你的xx给切下来!”

怪老头再次跳起来,原因无它,那匹瘦马又是一泡血尿浇到他的裤脚上,看来怪老头的漂亮衣服彻底报销了。糟了,搞不好他会叫我赔钱。谢正阳如是想。

谁知怪老头不怒反喜,还一下蹲在地上,一把用手捞起那滩尿水,凑在鼻子边狠狠嗅了一口。

他这举动可把谢正阳和周围的人吓了一跳,心想这老头是不是老年痴呆发作了。

一个恶心的笑声响起:“哈哈哈,真是得来全不费功夫,竟然让我在这找到这种极品,他奶奶的,这家伙竟然吃到尿血,他妈的真有福气!”笑完,怪老头转向谢正阳,笑嘻嘻的道:“嘿嘿,这位小哥啊,你这匹马多少钱买来的啊?”

谢正阳一阵鸡皮疙瘩直起,连忙答道:“不多不多,就两银币!”

“什么?两银币?”怪老头很是不满,“你小子也太他妈的走运了,这等宝贝竟能让你这么廉价买到,你欺骗我老头子是不是!”

“我闲着没事干骗你干啥,真是。”谢正阳立刻反驳,也一头雾水,虽然这匹马给他很特殊的感觉,但怎么看都还是破马一匹,两银币他都亏了,这老头还好象把它当宝了。

“没搞错,这种……算了,我不管你多少钱买来的,现在老头子看上了,卖给我怎么样?”

“哦,你要买,我偏不卖。”谢正阳边说边想,这匹除了吃喝睡就只会交配的破马竟能让这老头如此感兴趣,搞不好自己的感觉还真么没出错,这马搞不好还真是匹宝马。

怪老头还真急起来:“唉,唉,我说你小子不要这么急拒绝老人家好不好,听我说个价钱啊。我出20贯跟你买怎么样!”怪老头说的很诚恳。

扑通一声,谢正阳一头栽倒,这老头耍他是不是,再怎么破的马也总不能卖这么低的价钱啊,亏你还那么看中,出手却抠到这种地步,存心耍我是不是。随即爬起来,掉头就走。

“你别走啊,算老头子不对,我身上没那么多钱啊,宽限几年,到时我给你补上3个银币怎么样?”怪老头急急赶上来。

谢正阳已无语,虽然出的价钱好象还公道些,但他妈的竟然要宽限几年,到时鬼知道你死到哪去了,既然那么想买,又抠到这种地步,还是不要陪这怪老头发神经的好。自觉的加快了脚步速度。

怪老头也加快的冲了上来,抓住谢正阳的肩膀:“有话好说,要不这样,你想学什么我教你好了!”

谢正阳被缠烦了:“你烦不烦啊,鬼才要你教呢!”说完一甩手,想把抓住他肩膀的手给打掉。

一声闷响,那只枯老的手还在谢正阳的肩膀上,只觉得自己的手一阵发麻,好象自己的手打到一根铁棒上一样。

怪老头的笑声传来:“呵呵,小小年纪要懂得尊老爱幼啊!”语气中递出的是自信和沉稳。

“高手”在土龙木要塞养成的24小时警惕的习惯使他立刻抽出背后包在布囊里的短枪砸下去,没有丝毫留守。立刻消除一切威胁——这是当初杨中校传授给他的信条。

当的一声,砸下的枪身被挡到一边,融合鬼神真气怪力砸下的短枪竟被轻而易举的化解,更另谢正阳吃惊的是,挡开枪身的是一只枯瘦的老手。

吃惊归吃惊,谢正阳还是反应迅速的缩回短枪,暴雨梨花枪蓄势待发。

可还没来得急出招,两道巨大的力量瞬间击中握这枪杆的双手,谢正阳只觉一痛,握着的枪杆的力道立时降低。还没反应过来,两手腕内侧同时受到重重一击,双臂一下子向两边张开,就象做出拥抱姿势一样,总之是中门大开。

接着就是感觉到胸部、肩膀连续挨了十几拳,最后一掌打在了下巴上,再一爪被扣住脖子,向后一推,“嘭”的一声,整个身体撞到墙上,一阵头昏眼花。

“小子,内力不错,可惜速度还是太慢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