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你不知道的朝鲜(高手来分析啊)

山东大帅哥 收藏 4 1732
导读:潜水铁血很久,一直觉得朝鲜是很烂很流氓的国家,最近看了篇文章,彻底觉得震撼了,请坛子里高手帮忙分析

自从2006年10月朝鲜爆炸原子弹后人们议论很多,由于爆炸当量很小,只有 550吨,引发的地震还不到四级,因此一度人们怀疑爆炸的不是原子弹,而是普通炸药假炸。但不久俄罗斯和南朝鲜都证明了朝鲜爆炸的确实是原子弹,美国也测到了放射性物质,对原子弹的怀疑才平息。可是一些无知之徒居然因此断定朝鲜的原子弹水平很低。稍有一点核常识的人都知道原子弹造大不易,造小更不易,朝鲜的核水平应该是相当高的。最近朝鲜通过“非正式渠道”向美国“有关部门”透露了他的核力量,这才使得美国惊奇地发现朝鲜的核武器之先进是惊人的,某些方面已经超出了美国、俄罗斯和中国,远居世界领先地位。他们透露这一消息当然有他们自己的目的。

朝鲜的核武器走的是一条与任何国家都不一样的路。

现在金正日突然不允许检测他的核设施了。到美国知道了朝鲜核力量真相后才惊呼,以前以为金正日上当了,以为自己答应给他非增殖反应堆和重油,使朝鲜停止了发展核力量,而在朝鲜自宫后,没有按照允诺如数给于却拖延了时间,美国感到非常得意,到此时才认为上当的却是自己。朝鲜正在自己想不到的地方发展了自己独特的核力量。现在目的已经达到,于是驱赶联合国核查,准备大规模地生产铀浓缩和钚等核材料以大量制造氢弹了。

谈朝鲜的原子弹不能不联系到政治和经济以及国际关系真相,不能不花长篇的篇幅,如果谁认为走了题或不配胃口不屑一读,那么他们就失去了一个大开眼界的机会,损失的是他自己,让他们永远当白痴吧!本来不管朝鲜的还是其他国家的原子弹,都是政治问题,也都是经济问题,而绝不仅仅是科技问题。为此必须了解真相,而不能被自以为是的偏见蒙了眼睛。

早在二十世纪七十年代,朝鲜便已经在研制金属氢,并准备用于制造核武器了。

七十年代朝鲜才牛了,那时朝鲜建立了自己相对独立的工业体系,六十年代就建立了重型机器制造工业,能够制造许多先进或比较先进的设备,如发电设备、冶金设备、矿业设备、化工设备、机器制造工业的设备、成套的大型拖拉机厂等等。轻工业,那时还属于高科技的化纤业非常发达,朝鲜的维尼龙衣服风行在苏联和东欧。农业上占据着北方的贫瘠山地,却生产了比南朝鲜还多的粮食。自古以来北方山区贫瘠、因此人口稀少。而南方占据着宽广肥沃的平原,供养了比北方多一倍多的人口。日本统治时期,南朝鲜和中国的台湾,生产的粮食有一半被日本掠走,虽然人民只能勉强糊口,但生活水平还是高于北方。日本不能够从北方掠夺到大量的粮食不是不想掠夺,实在无可掠夺。朝鲜战争以前,北方的农业有较大进步缺粮问题才得解决。

接着是朝鲜战争,北方炸成一批废墟,南方的工农业保存基本完好。

战争结束,经过三年建设和恢复,1956年朝鲜的工农业都达到和超过了战争以前。不能说苏联和中国没有帮忙,主要还是他们依靠自己力量,中国还没有能力给他们提供工厂,自己还几乎一无所有要从苏联引进。

接着工农业生产在千里马运动中突飞猛进。一九六二年实现了以占领“六个高地”(军事术语,朝鲜战争中不是双方都争夺高地吗?)为基本内容的国民经济计划。在工业方面,重工业和轻工业都有了巨大的发展,工业总产值比前一年增长达百分之二十。农业方面,战胜了严重的自然灾害,夺取了五百万吨粮食的“高地”。朝鲜已经成为具有自主经济基础的社会主义工业—农业国。在我国制造出万吨水压机的时候,朝鲜造出了八米立式车床、三千吨水压机,不久又制造出了六千吨水压机,1960年朝鲜的国内机器设备自给率就从46.5%提高到90.6%。七十年代也有了万吨的水压机以及相应的重型机器制造工业,如咸兴的七十米万能龙门刨床、二十四米大型车床、十八米立式车床、十二万立米压缩机等。已能够制造化工、冶金、电力等部门的成套设备。

著名的“二.八”维尼龙工厂,就是朝鲜依靠自己的技术力量、自己设计、用自己的资源,以世界上罕见的速度建设起来的。这个厂的规模是宏伟的。它的建成,对解决朝鲜人民的穿衣问题,起了巨大的作用。1962年投产时年产量二万吨相当于二十万公顷棉田的产量,可织出一亿五千万米优质布匹,可做六百六十万件大衣或者一千六百八十万套春秋季西装。这在当时是世界第一流的化纤工厂。在五十万平方米的厂区里,耸立着五十多座高大的建筑物,厂房都是朝鲜自己设计建造的,一万五千多台机器和设备,也都是自己设计建造的。咸兴、清津、新义州三大化学纤维厂正在兴建,全部投产后年产七万吨化学纤维。

与此同时南朝鲜的原有工业基础正在解体,大批企业倒闭,农业破产。

解放前中国化学工业几乎等于零,更谈不上有机化工,只是在东北有两个极小的粘胶纤维厂,合成纤维连名字都没听说过。1962年我们中国还根本不能建设维尼龙厂。大跃进中搞过实验,办过实验工厂,产量小小的,探索技术而已——对我们中国来说已经很不容易了,已是很大的成绩了,许多科技人员原来认为我国根本就没有条件搞这个,二、三十年以后吧。文化大革命的1967年,我国建成的北京维尼纶厂年产 1.6万吨,是毛泽东从英国引进的,自己还不能设计和制造设备。不久以后才开始自己设计九大化纤厂,和朝鲜比就规模小了。到1976年毛泽东去世,我国自行设计制造设备的维尼龙厂还只有一万吨。我国的化纤工业一切都得从头开始。毛泽东建设化纤厂的办法是:首先自己探索技术,学会制造设备,即使还小一些,等到外国看到中国已经封锁不住,反正已经掌握技术能够自行设计制造了,再不卖给中国,中国就要独立自主地建设大厂了——这样就有了1972年毛泽东引进的金山、辽阳、长寿和天津四大化纤厂,人民衣着由此得到改善。概言之,以自力更生逼迫外国解除封锁,从而大引进。而朝鲜,不但在六十年代初就完全依靠自己设计制造设备,还大量出口维尼龙。我们这样大的国家,人口是朝鲜北方的五十倍,化纤总产量却相当长时期落在朝鲜的后面。当我国引进的大量化纤企业投产时,二.八维尼龙厂已经达到年产5万吨维尼龙、5万吨聚氯乙烯、1万吨毛维纶和几百种化学制品了,这都是完全依靠自己的力量建设的,一点也不逊色于我们依靠引进的四大化纤厂。同期我们的长寿就是生产维尼龙的,4.5 万吨比他们略小,而且生产技术由日本、法国引进,不是自行设计自己制造设备的。由于邓小平上台后搞大规划,工程还被拖延,1978年已经快要建成了,却拖到1981年12月还不能完全投产。可是反共分子对于以前朝鲜的成功居然说是完全由于苏联和中国的支援,1960年苏联自己还没有那么先进的维尼龙厂,中国到1976年当然也没有能力帮助朝鲜建设这样的厂。

尽管朝鲜的人口增长极其迅速,二十多年里翻了一番多。七十年代朝鲜人口一千八百万的时候生产了九百万吨粮食,人平拥有1000斤(中国的市斤),而同时南朝鲜生产的粮食总量居然还不如北方,按人口平均每人只有300多斤,处于严重的饥饿状态。早在1956年北方经济复苏时期,南方就已经进入了严重的饥荒而且越来越重,一直延续了二十多年。北方在五十年代末和六十年代初多次提出无偿救济南方同胞粮食,可李承晚集团竟然还把要求接受北方援助的不同政见者抓了起来。这正是李承晚倒台的原因之一,但是李承晚倒台后新上台的依然不允许接受北方的无偿援助。

虽然从美国进口粮食,由于工业水平低没有多少东西可以出口,进口量也就不能很多。南朝鲜这一困境正是作为美国的殖民地所造成的。虽然有大量的土地,农民却大量破产,土地大量弃耕,美国也正需要南朝鲜处于饥饿状况,才可以“粮食用于和平”,即推销它的剩余粮食,并使得南朝鲜的吃饭大权掌握在自己手里,从而控制南朝鲜的经济命脉。严重的经济破坏和困境,处于饥饿状态的人民一次次地起来斗争,推翻了李承晚的统治。由于由朝籍日军和伪满洲国军官以及日本统治时期的伪警察为骨干的南军一直存在,并且在民主自由的美国纵容下干预政治,政坛上几经轮盘转总改不了亲美独裁政权,改不了对人民的残暴统治。参加过日本对中国的侵略,当过伪满洲国军官的朴正熙,靠军事政变和屠杀上台,南朝鲜的残破依然。但是七十年代他适应美国的需要,把南朝鲜变成了美国的密集劳动力产品的加工厂,农业上进一步依赖美国,大多数人民过着极度饥饿和半饥饿的生活,大批人失业,在职的也被迫成了廉价劳动力,生产衣服、裤子、鞋子、玩具和塑料花,拆拆外国的报废旧船,这就是“经济起飞”,就成了中国“改革开放”向往的“四小龙”。

在七十年代朝鲜原本是许多人出于不同目的和需要大加吹捧的国家,也确实是令南方人民向往的地方。也正如此,别有用心的人就以朝鲜来打压我们中国,用词造句极端夸张,说朝鲜以前不如中国,现在大大超出了中国,并根据自己的需要编出了我们不如朝鲜的原因。其实朝鲜和中国只能说是并驾齐驱。我们确实在生活水平上不如他们,人口平均上不如他们。但朝鲜在解放前还不像我们中国那样饿殍遍野,虽然农业远不如南方,生活水平还是比我们高得多,至于工业,不但人平产量远远超出中国,许多产品的绝对产量也高于我们。1949年朝鲜的科技人员和工程技术人员总数,比我们这个泱泱大国还多。

同样出于需要,尽管铁的事实在那儿,北方远远超过南方,到了中国进入“改革开放”时期,1978年中国突然刮起了一股“南方好于北方”的风。昨天还把北方说成天堂的人们一下子翻脸不认账了。可是铁的事实是不容否定的,这股风在中国才刮起,1979年由于南方政治独裁残暴,经济破产,统治发生了严重的危机,朴正熙毙命,南朝鲜人民掀起了又一次的反抗高潮。直至爆发光州起义。这无疑是对于吹嘘“四小龙”的人们的一记响亮的耳光,但他们只有需要从来是恬不知耻的。——这本是题中应有之事,任何不带偏见的人都明白南朝鲜朴正熙的统治不会长久,为了转移人民目标,朴正熙集团一度叫喊北方的威胁。对此北方提出了和平统一的方案。为此,当中国取消国家主席的时候,金日成当上了国家主席,体制的改变正是为了适应和平统一。换句话说即使不是朝鲜劳动党的人,只要得到全朝鲜大多数人的投票拥护,也可以当国家主席。朴正熙之流对此恨之入骨。可以断定,如果毛泽东还在,1979年南朝鲜的革命风暴真的会推翻亲美独裁的残暴政权,爱国开明人士将上台并且和北方建立起和平统一的政权,统一后的国家主席是谁?只要南方人看到了北方的现状,多半还是金日成。

八十年代朝鲜的人口超过了2000万,而谷物生产也超过了1000多万吨,人平1000斤(不包括薯类等)。而南方六千多万人才800多万吨。人平产量继续下降,对美国的依赖更大了。然而这还是南朝鲜农业产量最最高的年份,后来一直下降。联合国粮农组织在评论世界粮食产量增长速度时,朝鲜被评为世界第二、亚洲第一,南朝鲜农业倒退徘徊排不上号。要排也得排到农业严重破坏的国家和地区里。我们中国虽然大吹大擂说改革开放在农业上取得了伟大的成就,农民都富起来了,在亚洲发展快的国家里却排在倒数第一,而且是看以前的面子排上的。联合国不是傻子,他们知道1980年普遍大包干后中国的农业大减产。

朝鲜的农业所以能够取得如此大的成就,南朝鲜农业如此破败,看看他们的耕地面积就可以知道了。朝鲜北方基本是山地,除了平壤附近以外,很难找到几公里的平地。南方虽然也不是没有山地,但存在着大片的平原。平原比山地更宜于农业,更易于开垦,这是常识。可是南方的耕地总面积居然落到了北方的后面。几百米厚的土层大批荒废弃耕,而北方本来耕地就不足,却大量地开垦一切能够开垦的土地,甚至连十五厘米厚的土层也要开垦为耕地。虽然在朝鲜不叫做“农业学大寨”(著名的青山里大概是在平原吧),但也需要类似的组织和精神,没有集体农业,靠大包干是不可能去开垦十五厘米厚的土层的。另外朝鲜比我们早实现了农业机械化,十二万台大型拖拉机耕作着全部土地。而我们在文革中辛辛苦苦办起了农业机械厂,在沿海一些省已经实现了机械化而其他地方也面临着机械化时,遇到“改革开放”,农机厂大批摧毁。至今大多数农民还在靠手工劳动。

不过由于中国的“改革开放”,不但台湾香港,而且也有南朝鲜,汉江确实涨了大潮了,所以虽然南朝鲜人民生活还很苦,经济也确实不是五十年代到七十年代那样了。全斗焕、卢泰愚得以维持统治。工业生产也高速(在资本主义世界里可以称高速)增长起来,并且不再限于衣服、裤子、鞋子、玩具和塑料花了。现在大家都知道这一些都转移到中国来了。在中国的飞机、航天、军工、机械、电子计算机工业大批摧毁时,南朝鲜的电子工业发展了起来。目前“三星”已经充斥着中国的电脑市场。当然南朝鲜的芯片还是要从美国来的。不过是美国的附属工厂,仍然是美国的殖民地,而我们是殖民地的殖民地。“改革开放”所以要吹捧“四小龙”目的也正在于如此。

中国的动向朝鲜不是不明白,所以“改革开放”后中朝关系明里没有破裂,内部十分不友好,无论如何他们不会赞成中国违背事实,称破败、饥饿和依附于美国的南方,比他的社会主义北方要强。金日成称中国是“修正主义”。

不过在以前朝鲜虽然一再地发表文章反对修正主义,对前苏联却从来没有明确批判过。当然他也不是保加利亚等国家,政治上从来就不依附苏联。赫鲁晓夫在向中国逼债时,也企图要朝鲜还债。金日成回答得很巧妙:“我们欠你们的债是还得起的,欠中国的债是还不起的。”赫鲁晓夫只得作罢。但是金日成也始终在中国和苏联之间搞平衡,尤其中国爆发文化大革命,金日成不赞成,一度跟中国的关系很僵。中国也有一些人不通过中央同意就冒然称朝鲜为“修正主义”,和现在的反共分子一样咒骂金日成,人身攻击为“金胖子”,一样说朝鲜“千里马是假的”、“经济上依靠中国援助,是白眼狼”等等。其实首先倒是朝鲜支援了中国,抗日战争时大批的朝鲜爱国志士和中国的八路军、抗日联军鲜血流在一起,解放战争时这些朝鲜爱国人士由于受到苏联的阻碍没能回国,就参加了中国的解放战争,这就是中国解放初回国的三个师。解放战争中,朝鲜给了我们二千多车皮的物资,包括大量的武器弹药,其中一千多车皮是完全无偿的赠送。反共分子因为打不过共产党而“亡国”,总说中国的解放战争是依靠苏联支持的,其实一直到解放军进入蒋介石的“总统府”,苏联的驻华大使还跟着孙科去了广州,美国大使司徒雷登倒留在南京等着我们去求他。解放战争苏联从来没有支援过我们一支枪、一颗子弹,还一直要求我们缴枪搞议会斗争,甚至蒋家王朝败局已定还要我们划江而治。只有朝鲜才是唯一支持我们的国家,不过这对反共分子来说没有关系,他们可以说朝鲜的金日成都是听命于斯大林的,于是朝鲜的支持就是苏联的支持。——就好像朝鲜战争一样,说是斯大林指使金日成发动的。如果斯大林魄力大一些,那么在日本崩溃,朝鲜成了真空地带而美国鞭长莫及时,完全可以兵不血刃地占领整个朝鲜。美国害怕出现这个情况,匆匆忙忙地让一个上校在不到三十分钟里画出一条线,斯大林连讨价还价都没有就接受了,尽管苏军已经向汉城进发,也奉令北回。从此造成了朝鲜的长期分裂,不然既不会有朝鲜的分裂也不会有朝鲜战争。但是反共分子仍然可以把美国和李承晚挑起的朝鲜战争,说成是“斯大林指使金日成挑起战争”。——有人统计,朝鲜先后支援过的国家有六十多个。

金日成的这一做法是完全违背斯大林意愿的。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斯大林怕跟美国打仗,要全世界的共产党反法西斯武装缴枪,搞所谓的议会斗争,菲律宾、马来亚、印尼、缅甸、法国、意大利全都交了枪,不久就受到排挤和屠杀。最最冤枉的是希腊了,共产党已经占领了全国,只差举行一个开国大典了,却让一无所有的资产阶级流亡政府回来,把军队交出去。要求人民非暴力主义的西方资产阶级国家从来就不放弃暴力屠杀,希腊共产党缴枪后,他们迅速地武装起资产阶级的军队,立即把屠刀挥向了共产党,强大的希腊共产党被屠杀下去,后来希腊还参加了入侵朝鲜的战争。没有听命的只有毛泽东、金日成和胡志明。在朝鲜,斯大林原本扶植的也不是金日成,而是企图建立一个资产阶级的政府,可是被金日成和各路共产党排挤掉了。斯大林所以不允许中国的抗日爱国的朝鲜志士回国,就是怕他们回去后“滋事”,更怕他们到南方打破了美国制定的三八线。对于美国在南方扶植李承晚,屠杀朝鲜共产党和其他爱国人士听之任之。

其实金日成具有极强的独立性和自主性,从来不听命于谁,包括苏联也包括中国。现在说金日成在斯大林指使下发动了朝鲜战争,其实朝鲜战争以前不久,金日成就打击了要求一切听命于苏联的亲苏派。那也是应该的,为首者后来还被枪毙了(毛泽东大概不会这样做)。这些人根本不懂朝鲜情况,认为朝鲜是个农业国,无产阶级力量弱,无法建立社会主义,在发展党员上关门主义不让农民入党,又把60万党员清洗了45万,从而得到了许多朝鲜党员和人民的反对,所以金日成在朝鲜的成功也不是偶然的,更不是什么苏联扶植的。朝鲜战争结束后,有一些从中国回去的党员,和金日成发生了冲突,金日成丝毫不看中国的面子也把他们清洗了或者迫使他们逃到中国。没有矛盾就没有世界,中朝亲密无间时内部也不是没有疙瘩。到了文化大革命关系更是紧张,金日成作为追求独立的朝鲜国家元首,什么时候听命于外国了?不过毛泽东也从来不主张要人家听命于自己,并认为这是大国沙文主义。

1970年中国文化革命大局已定,于是朝鲜又和中国修好。表面上又开始了以前的亲密无间的关系,内里的疙瘩还存在,大家都知道谁也不能和对方搞僵,每次来往,中国庆祝朝鲜人民的社会主义伟大建设成就,朝鲜祝福中国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伟大胜利。不能说全是假的,但也确实有一部分是外交辞令。“改革开放”以后就轮到他们称我们为“修正主义”了。

金日成当然不是傻瓜。决不至于相信毛泽东时代工农业一片破败的谎言。“改革开放”,全世界都在说邓小平在贬低他的前任。——贬低前任,在国家领导人中是极不好听被认为极无耻的词汇。不过一般来说大多数国家的新任领导人多少都要贬低他们的前任。1979年邓小平请比利时共产党到中国来,比共——毛泽东时代称之为“比修”并因此两党断绝往来二十年。然后“比修”来后却说,“我们和我们的中国同志(当然不是指毛)的观点不一样,他们说二十年来中国的经济不但没有发展还受到了极大的破坏。但是我们和二十年以前看到的比,无论工业还是农业以及人民生活中国都大变样。”这就是被毛泽东称为“比修”的评介,很不容易啊!“比修”确实要比“改革开放”的勇士们正派。且不说金日成了。

金日成当然知道,1949年以前中国一片破败根本没法和他们朝鲜比。后来两国的发展速度都极其迅速。朝鲜国家小,中国人口多国土广大,工农业生产按人口平均,中国仍然远在朝鲜之下,但中国的绝对值大大超过了朝鲜。朝鲜的工业发达,总量不大,所以在航天、核武器、飞机、电子计算机、尖端机械等方面比不上中国。但中国绝大多数是中小工业,技术上普遍比朝鲜落后。像化肥,中国已能设计制造七十年代世界先进水平的三十万吨合成氨工业,这是一个巨大的成就,他们朝鲜要造也决不是造不出来。而化纤工业和设备制造,中国还落在朝鲜的后面。中国的重工业由以前的一无所有,到有了比朝鲜更先进的重型机器和尖端技术的工业是一个巨大的成就,但是是靠人口多总量大才堆出来的。朝鲜作为一个小国暂时既不可能也不必要过分先进。至少朝鲜没有中国大量的落后小企业。中国从一个饿殍遍野的国度到人民有吃有穿,正在建设的大型化纤工业使得中国不久以后可以丰衣这是一个巨大的成就,但是朝鲜人平粮食一千斤,丰衣足食是中国不可能一下子就赶上的。而且中国建设的特大型化纤厂是毛泽东引进的,他却是自己设计制造的。

然而在朝鲜一个特权阶级也发生了,或者说“走资派”、“党内资产阶级”。在社会主义国家里朝鲜的特权阶级从来就比中国严重,以前在社会主义国家里,中国的特权阶级命运最最悲惨了,他们只能在极窄小的空隙里生存,虽然一次次地扩张起来,却一次次地受到运动的冲击。然而“改革开放”以后,中国特权阶级大大超过了朝鲜,以至于金日成要反对中国的修正主义了。但是中国特权阶级的咸鱼翻身也令朝鲜的特权阶级羡慕,他们推出了自己的代表人物作接班人,那就是金正日。金日成并不赞成,但儿子得到特权阶级支持,势力日益膨胀,他也无可奈何。八十年代初,一度他答应金正日接班,两三年后就把他的支持者搞了下来。然后最终还是不得不在九十年代初全面交出权力。

此时正好轮到前苏联解体,东欧剧变。朝鲜的经济也陷入了困境。不过八十年代后期朝鲜的农业已经停滞不前了。虽然还没倒退,其内部原因中国当局不会说,反共右派当然会说是社会主义搞坏的,但他们无法解释在以前朝鲜的农业为什么搞得那么好?唯一的办法就是矢口否定,说成一贯地狱,不过那个时候他们还仅仅吹捧南朝鲜,对朝鲜北方还没法发表这种高见,因为那时朝鲜人民的生活还是很富足的。

到了九十年代初情况就不一样了,尤其苏东剧变,朝鲜经济陷入了巨大的困境。他们自己从来都只归罪于美帝国主义的封锁,这也是事实。美国在苏东剧变后,施加压力,要他们停止和朝鲜的贸易往来,尤其在石油、焦煤和化肥上,卡死朝鲜。一直到现在金正日在说到朝鲜困难时还只是追求美帝国主义的罪责,从来不作自我批评。其实朝鲜自己也是有责任的,这也不能完全怪金正日,金日成虽然是个爱国主义者,是个伟大的民族英雄,但在经济上不是光有伟大的成绩,没有缺点错误的。成绩和错误相依存而存在。

对于赫鲁晓夫的“国际分工”,毛泽东断然拒绝。可金日成还是接受了“国际分工”。那是因为朝鲜和中国的情况不一样。可以说毛泽东的主张在中国会占上风并取得成就决不是偶然的,朝鲜的金日成接受“国际分工”并且取得巨大成就也不是偶然的。也正如此,朝鲜一方面反对修正主义,另一方面也不要指望他和前苏联彻底翻脸。中国原是个绝对贫困一无所有的大国,按赫鲁晓夫的“国际分工”,我们只能当农业国,工业上不允许建设。而朝鲜原本有一些工业基础,尤其六十年代初在维尼龙上一度走在世界前列。“国际分工”就是他出口工业品,换进石油、焦煤、化肥等,是非常划得着的。而我们如果接受“国际分工”,只能出口农产品,我国虽然是农业国,农产品却历来不够自己吃,就算赫鲁晓夫和勃烈日涅夫大量地出口化肥给我们又如何呢?我国由此增产的粮食不能不大量出口去换化肥,这不等于零?仅仅便宜了新沙皇,使得我们成了他的附属国,而且长期得依附于他们,一旦他们翻脸,不给我们化肥了,我们的农业就呜呼,工业也没有搞起来,一切归于零。所以中国要工业化绝对不能走“国际分工”的路。而朝鲜出口化纤、也出口机器设备、出口其他工业品来换取自己没有的石油,用工业品来换取资源和工业品,以己之长换取对方的长处,谈不上谁使谁吃亏。用现在的时髦话说“双赢”。“双赢”要依靠实力,弱国无外交包括经济上的交往,朝鲜就是靠自己的实力在“国际分工”中“双赢”的。当然谈不上朝鲜依靠苏联的和中国的支援才活下来的。除此以外,朝鲜缺乏焦煤,对于钢铁生产也是一大制约,可是焦煤来得容易,他们也就不研究少用或不用焦煤的方法炼铁。

中国接受“国际分工”就是殖民地,而朝鲜接受“国际分工”谁也不能说谁当了谁的殖民地。一般来说历来殖民地出口初级产品,如依此来衡量,出口石油和焦煤的前苏联到更像是朝鲜的殖民地,当然实际也不是。那时石油非常便宜,于是朝鲜就毫不可惜地大烧特烧起来。朝鲜有很丰富的无烟煤,发电厂本来该烧煤的,可是烧的是石油,化肥厂可以用煤也可以用石油和天然气来生产。照说自己没有该节约才是,可是他也有他的道理,发电厂烧油出力大,使用廉价石油成本低,化肥厂也一样,除此以外化肥还大量进口。——照理说化纤厂的技术比化肥厂高级得多,朝鲜既然在用煤和石灰石生产维尼龙上可以走在世界前列,为什么不可以大量兴办用煤炭作原料的化肥厂,也自给呢?可那赚钱少,既然前苏联和东欧需要大量进口他的维尼龙,为什么不可以用赚来的钱进口化肥呢?前苏联的化肥主要是石油和天然气生产的,价格也很便宜。——由于这个原因,朝鲜的工业虽然成了体系,却并不是非常完整,恰恰在能源上依赖了别人,也不愿自拔。毛泽东曾经说过国家要独立,无论什么都不能卡在别人手里,所以我国在第一个五年计划办了第一汽车厂。有外国人说:“你们生产一辆汽车的成本,在国外可以买几辆了,为什么要办汽车厂呢?”周恩来回答他们,如果不自己造将自己永远不能造。石油也是这样,毛泽东决定,如果找不到石油就合成石油。有人会说:为什么不依靠苏联进口呢?对此的回答是不能卡在别国手里。但是朝鲜就没有准备自己合成石油以应付万一。——这太划不着了。合成石油的成本比进口高得多。


4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