操把菜刀闯天下

qu123 收藏 0 73
导读:这是个需要暴力的时代,二十岁才明白这个道理,应该还不算晚。前日与老黑论剑,我问他什么时候理的寸头,什么时候在脖子上挂根金项圈,又是什么时候开始喜欢穿身花褂子。他说,三十岁时。我端着酒杯,我说,二十岁,我就你那副打扮。老黑直呼后生可畏。 老黑09年大丰收,半年出了两本书《高度戒备》1和2,且销量不错,马上第三本《天地粮心》也即将面世。怎么说,他应该算一文人吧,但怎么看都不像文人。我说他像流氓,他说我像土匪。我说咱俩在酒桌上一较高下,他连忙告饶,他说他这副行头不过是虚张声势,行走江湖,就得拉虎皮作大旗。

这是个需要暴力的时代,二十岁才明白这个道理,应该还不算晚。前日与老黑论剑,我问他什么时候理的寸头,什么时候在脖子上挂根金项圈,又是什么时候开始喜欢穿身花褂子。他说,三十岁时。我端着酒杯,我说,二十岁,我就你那副打扮。老黑直呼后生可畏。


老黑09年大丰收,半年出了两本书《高度戒备》1和2,且销量不错,马上第三本《天地粮心》也即将面世。怎么说,他应该算一文人吧,但怎么看都不像文人。我说他像流氓,他说我像土匪。我说咱俩在酒桌上一较高下,他连忙告饶,他说他这副行头不过是虚张声势,行走江湖,就得拉虎皮作大旗。




二十岁以前,我一副书生模样,布衣长褂,羽扇纶巾,再加上七分才三分帅,迷倒小姑娘无数。十八岁开始出门远行,我执把纸扇闯江湖,碰到许多江湖草莽,牙齿被揍掉许多颗,还好春风两阵,便又齐刷刷长出来了,唯有两颗门牙,至今还残缺着,想来被斩草除根了。


时常在镜子里,看着门户洞开的嘴巴,这就是秀才遇见兵的下场。那时候我二十岁,走在秋风萧瑟的大街上,老徐见异思迁,改傍老王,她说,你看看,你这副模样,真酸,酸掉了这么多这么多的树叶。老王那会儿就一身流氓打扮,我对老徐眉来眼去的,老王大怒,大手一挥,不知道从哪冒出十来小青年,每人手里拿着根木棍,他们将木棍斜斜地拖在地上,给马路划出十来条乱七八糟的印迹。我转身便跑,后来钻进一小饭馆,左手抄起一把菜刀,右手抄起一把锅铲,便胆颤心惊地冲了出来。那十来青年被我追得抱头鼠窜。


从那以后,我仍掉折扇,从头到脚,一身劳改犯打扮,我的人生从此转折。这是个美女爱流氓的年代,这是个暴力至上的时代。那时到现在,即使我身边再怎么缺钞票,也不会缺美女。




二十岁以前,我经常买到假烟,去跟店家讲道理,但人家不跟你讲道理,我一点办法都没有。二十岁以后,再买到假烟,我不去跟店家讲道理,我用拳头在柜台上敲,偶尔会抓起店主的衣领,问题很容易就解决。


二十岁以前,我在一家酒店做保安,辞工后有一个月的工资没付,老板说一月之后再来领,由于家里有事,我得赶紧回去,一月之后再来领,那点工资还不够往来路费,最终把那一月工资留给了老板,给他仙逝的母亲买些纸钱。二十岁以后,在工地上班,我有急事回家时,工头说过年再领工资,我二话不说,操起一把钢管就作势往他头上砸去,于是,工资当场就领了。


十天以前,我住在一朋友住处,我让朋友代我去装网线,钱付了,工作人员也来安装了,可是过了十来天,还是什么“帐户/或密码已过期”,朋友三翻五次打电话询问,未果,于是我说,算了,不装了,去把钱退了吧。朋友去网通总部退钱,去了三五次,工作人员天天往后推,这个说不是她办理的,那个说先跟经理汇报了,再退钱,最后一个说,经理不在,明天再来。我朋友是一中学的教师,自诩文人,擅长跟人讲道理。第四次,我跟他一起去。朋友跟网通工作人员讲道理,我先是冷眼旁观,最后工作人员再一次说明天下午再来的时候,我用拳头敲击着柜台:今天不解决,我把你柜台砸烂。一保安闻讯过来,跟我讲道理,我说:我兄弟跟你们讲道理讲不通,你也休想跟我讲通。这年头,靠讲道理,很多道理都讲不明白,用拳头,很多问题都能迎刃而解。不到五分钟,工作人员打了一个电话,随即退钱了。




这个社会越来越暴力,为什么?人性本善,一个人不是天生就不讲道理的,都是一被逼的。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