咱先来列出中国媒体三大罪状,给你们来个下马威。


1.新闻报道为城里人追骚寻臭服务。许多报纸情感版就大谈小三婚外恋,娱乐版无聊地大谈张三明星的孩子兔嘴,李四整形,王五艳照门。民生没关注多少,就先跑去关注小狗落水小猫叫春,人类本身的“人文关怀”没做好,就开始搞起“动物关怀”来了。当然报纸之所以报道这些,就是为了满足城里人“追骚寻臭”的口味,也体现了城里人无聊空虚的精神状态。


2.新闻评论与城里人胃口臭味相投。以《中国青年报》为代表的一干媒体,在“80后民工万小刀”现象上,将李克杰的无耻评论四处刊载。置民生问题于不顾,满足城里人胃口,替城里人说话,想堵住民工的口。


3.糜烂广告污染流毒甚广。部分城里人生活糜烂,把自己烂掉了,所以就有这样的需求,正因为需求大,所以供应自然多了,广告正好反映这一点。而媒体厚颜无耻地将这些下流广告登上报刊,久而久之,人们的价值观念被耳濡目染后,变得恬不知耻了。于是下流糜烂的生活不仅不可耻,还被合法化了,甚至成为了都市生活的时尚。


如果在下继续列举,怕是能整出十条八条的。俺今天的目的主要是打《中国青年报》之流的“城里人”媒体。接下来就是:




《中国青年报》评论员李克杰,没有调查就“担心”万小刀现象是“记者不负责任的忽悠”和“被网络推手操纵”。请问李克杰,你调查80后民工的生存状况吗?别成天呆在办公室泡着茶还睁着眼睛说瞎话!你有什么资格指手划脚?别把自个当成张良还运筹帷幄决胜千里之外了。你这是不负责任的评论!做为一个评论员怎么能仅因为“担心”就开始对这一现象打压?我还“担心”你脑袋出故障了呢,是不是应该把你送进疯人院啊?你怎么不“担心”这一现象发展下去影响社会和谐?


“笔者并非反对记者和媒体关注网络舆论,但决不能在网络上简单搜寻和拷贝新闻素材。话题可以从网络中来,但应把从网络上得来的话题,放到一定的现实社会中加以验证,最终从真实世界而不是虚幻的网络中获得新闻素材,这样才能真正切中时弊,给世人以有益启示。”你这句话说得是挺好,像个人说的话,但是你们哪一位记者把80后民工的生存状况“放到一定的现实社会中加以验证”?你在那道貌岸然地说三道四,你有责任感对网络话题担忧,那你有责任感去担忧社会么?你们那些城里人所谓的文化人就知道冠冕堂皇地津津乐道,还以为自己在指点江山呢。民工的问题在近十年内如果不得到解决,到时乱摊子更难收拾!别说我在这里危言耸听,很多的愚民Z策愚不了咱80后新一代民工!


本来么,对于李克杰之流的不负责任的评论,会很快扔进垃圾堆的,然而却被很多同样不负责任的媒体转载,堂而皇之地将垃圾评论搬上报纸大肆宣传。想集体和谐掉来自80后民工的声音?那不是我一个人的声音,那是很多80后的声音,全国各地80后在我博客发来贺电,表示支持,这仅仅是“极个别网友的个人看法”吗?睁开你的弱视眼睛,不行的话配个放大镜!看看,你写新闻评论还不如新浪杂谈一个普通网友,因为你们根本就没有体验过当今的民间疾苦。中国一群媒体就是像你这样睁着眼睛说瞎话的,怪不得很多人宁愿来网上看新闻评论也不看报纸。迟早你们报纸像当今文坛那些所谓的纯文学期刊一样,被沦为鸡肋!


荆楚网郭慧的评论,才真正切中要害,表达了我的初衷,而有趣的是,郭慧的评论没有一家报刊和网站转载。《中国青年报》的狗屁评论却被很多家报刊网站转载。人家替民工说话,提出当今80后民工所面临的问题,你们媒体却装聋作哑视而不见?这说明什么?说明你们很多媒体也是城里的,想尽办法封锁80后民工的声音,你们把国家当做城里人的国家,你们想国家Z策专门为城里人服务?你们简单地把这种声音定性为炒作,于是乎就可以高枕无忧了?假如中国媒体是医生,那大多数是庸医,治标治不了本,你们该学学中医之道而不是中庸之道!现在我真想暴一下粗口,真的。


前天有一位民工兄弟,他在城里承包一个工程(相关链接:我该怎么办?又有谁能帮我?),他哥哥也给他干活,结果出现事故,他哥哥从楼上掉下来,现在成植物人。他没办法,在网上发贴(相关链接:有10月龄幼儿托付 )说想把女儿托人抚养,我想他是想用这样的话题来引起媒体关注,然后在舆论压力下,可以向建筑工司讨要赔偿金。但是你们媒体关注了没?别说人家炒作,不炒作根本没人关注,你们媒体有多少到民间来体察民情了?(就算我现在把他的事情写出来了,你们媒体会去关注一下吗?)我跟该民工兄弟说,让他去打官司,他说,当今的律师很多是替钱说话。这个我有所耳闻,别说警察玩无间道,当今律师更爱玩无间道。民工在城市不相信很多东西,为什么不相信?因为很多事例摆在那让人无法再相信了。如果有一定的舆论压力请个律师别人也不敢玩无间道,说不定律师都不用请,事情就解决了。(如果你说律师并不是所有的都那么没良心,是,是有一部分律师有良心,但良心这东西谁摸得着看得见?如果是疯狗,一眼就辨认出来了,但人是高级动物,要是没了良心,不是一眼两眼就能辨认出来的)。别说民工讨要工钱动不动就跳楼,除了跳楼,谁还能给咱指一条明路?


去年年底,新浪杂谈碰到一个民工讨薪的,她(民工姐姐为弟弟讨薪)不会发贴,我帮她发的,贴子发了,杂谈版主也给置顶了,但是没起到作用。我问她找过当地媒体没有,她说找过,人家记者说这样的事太多了,关注不过来。当时我听说了就很气愤,连媒体都是为城里人服务的,偶尔报道农村的事迹是因为没涉及到城里人利益,一旦与城里人利益冲突,大多数媒体就集体装聋作哑。记者一句“这样的事太多了”,就采取“绥靖”政策了?是不是猪流感太多了,也就可以不管不顾了?(哦,这个类比不成立,因为猪流感涉及到城里人的利益,当然不能不管不顾了)。我真想狠狠地“靠”一下。这个世界太多让人想“靠”的事情了!


我比较关注新浪杂谈,几乎隔三岔五就发现有民工在杂谈发贴申诉一些不公正之事,但都没引起关注,原因不是新浪杂谈的,因为大多数民工都没文化,无法把事情说明白,甚至贴子字数都无法达到杂谈置顶要求。这些民工所申诉的,我没调查也不能确保其真实性,但肯定有一些不公正之事,不然人家像城里人吃饱了撑的,像城里人脑子有毛病,跑杂谈来发水贴?当然,就算贴子满足置顶要求,就算新浪杂谈也关注了,但对实际问题有帮助吗?网上社会上这类问题太多了,甚至连网民都见怪不怪了,于是没人关注了,更不谈有媒体关注了。


如果媒体替老百姓说话,这点做好了,才能更好地起到舆论监督作用。“这样的事太多了”,如果你们媒体关注过这样的事情,我相信这样的事情会越来越少,民工在城市的不公正现象也不会越来越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