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陲情缘 正文 第二十章序 一

喀喇魂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52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529.html[/size][/URL] 叛匪头目做梦也没有想到解放军会从天而降,顿时,他六神无主,吓的脸色灰白,双腿颤抖。他向天长叹一声,上天无路,入地无门,已经到了绝望的地步。 1 鲁克尔克村上空从远方飘来一片乌云,遮住了蔚蓝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529.html



叛匪头目做梦也没有想到解放军会从天而降,顿时,他六神无主,吓的脸色灰白,双腿颤抖。他向天长叹一声,上天无路,入地无门,已经到了绝望的地步。


1


鲁克尔克村上空从远方飘来一片乌云,遮住了蔚蓝的天空,遮住了明媚的阳光,黄橙橙的沙海变成了灰朦朦的,沙漠被阴沉、冷酷的气氛笼罩着,给人一种喘不上气来的压制感。

叛匪头目牙生﹒巴拉提夹在人群中间,他熟知解放军纪律严明,为了保护人民群众的生命安全,决不会不顾群众的死活,轻易地开枪射击,发起进攻,伤及到无辜的百姓。这个穷凶极恶的歹徒,到了走投无路的时候,采用“绑票”的卑鄙手段,用人质当作他手中的最后一张王牌,用老百姓的生命当作他求生逃跑的筹码,仿佛在生死关头捞到了一根救命稻草,竟在光天化日之下,大摇大摆地从解放军战士的眼皮子底下经过。此刻,他混在人群中,脸上露出奸诈的笑容,暗自洋洋得意。

走在最前面的是村长玉素匍,他被匪徒用麻绳绑的结结实实,虽然被打的遍体鳞伤,依然是抬头挺胸,威风凛凛。前几天,他被村里的年轻人阿尔根从火坑里救出来后,他和解放军战士哈元杰一起为了救乡亲们,夜里又闯虎穴,结果都被匪徒当成了人质被抓。老人家是一条硬汉子,在他的身上体现出维吾尔族人民那种坚忍不拔、性情刚烈的性格。

在他的身后跟着一位高大的年轻人,他穿着破烂的衣服,戴着一顶旧毡帽,几天没有洗脸刮胡须,脸上脏兮兮的,下巴处长出了黑黑的小胡子,只有一双大眼睛格外透彻明亮,偷偷地注视着周围的动静。他就是侦察班长哈元杰,当他跟随人群从战士们面前经过时,有很多朝夕相处的战友都没能马上认出他。当哈元杰看到站在沙包上姜指导员投来信任和期待的眼光时,他马上领会了连首长的意图,知道一名侦察兵肩上所担负的任务和责任,他点一点头。然后又低下头,躲在玉素匍老人身后,恐怕被匪徒认出他的真实身份,装出一付害怕、可怜、温顺的样子,跟随人群缓慢行进。

民兵队长阿尔根在人群中发现了自己的父亲,他老人家和其他的群众绑在一起,被匪徒推推搡搡地向前走着,不时地回头张望。阿尔根再也忍不住了,紧握着手中的土枪,不顾一切地要冲过去和匪徒拼命,被身边的梅久香拦住了。

梅久香严肃地说:“阿尔根同志,不要乱来。”

阿尔根愤愤地说:“我和敌人拼了,也要救出我爹和乡亲们。”

“这时候,你和敌人硬拼能救出你爹和乡亲们吗?叛匪把乡亲们当成人质,敌人混在人群中,为了人民群众的生命安全,我们很难采取军事行动,先不要莽撞,不要急躁,请相信我们,一定会有办法救出你爹,救出乡亲们,把眼前的叛匪一网打尽。”

阿尔根眼看着父亲和乡亲们祈望的神态,急的直跺脚。

在扣压的人质中有一位年轻的妇女,她没有哭,没有骂,只是双手紧紧地抱着怀中刚满周岁的孩子,生怕被别人抢走。她的眼神充满了恐慌和仇恨,同时也充满了期待,她用惊恐的眼神向四周张望,当她看到站在沙包上的解放军战士时,期待的眼神充满了希望。仿佛在呐喊:“解放军,快救救我们!”

姜良驹看到乡亲们的这种眼神时,心都快碎了。

突然,从村里的方向窜出一条大黑狗,狂叫着冲向押着人质的匪徒,这条狗高大凶猛,毛如黑炭,耳朵翘起,像一颗黑色炸弹飞过去,吓的土匪直往乡亲们的身后躲藏。叛匪头目牙生﹒巴拉提看到身边的匪徒吓的魂儿都没了,骂道:“胆小鬼,看你那熊样。”说着,举起手枪朝黑狗连开三枪,黑狗中弹,倒在沙地上挣扎,四条腿还再乱蹬,两只眼睛凶狠地瞪着牙生﹒巴拉提。

枪声刚落,沙丘上传出一阵枪栓的声音,战壕的战士们个个怒不可遏,人人子弹上堂,瞄准了前方的敌人,做好了还击的准备,恨不得立即消灭眼前的这伙惨无人道的歹徒。

匪徒被眼前的阵势吓坏了,急忙端起枪,躲在老百姓的身后,准备还击。

顿时,嘈杂的沙丘静止了,仿佛空气都被凝固似的,剑拔弩张,拭目以待。

“还我的孙子!”

突然,从黑狗跑来的方向传来声声苍老而凄惨哭喊声,打破了片刻的宁静。

“把我的孙子留下,还我的小孙子!”

这时,从村口的人群中冲出一位白发苍苍的维吾尔族老太婆,她披头散发,衣衫破旧,拄着一根烧火棍,不顾人们的劝阻,跌跌闯闯地冲出人群,直奔过去。

“还我的孙子!”

老妇人声嘶力竭的喊声,战士们都听到了,人人撕肝裂肺;匪徒们也听到了,个个胆战心惊。

抱着婴儿的妇女听到喊叫,拼命挣扎着,不顾一切地冲出人群,刚走出两步,被眼前的一个匪徒用枪托挡住了,恶狠狠地说:“滚回去。”

老太婆一步一个趔趄,嗓子嘶哑地嚎叫着:“我用灵魂赌咒,你们这些丧心病狂的豺狼,挨千刀万刮的恶魔,上帝不会饶恕你们的罪行。”

突然,老人家身体晃荡,脚步不稳,摔倒在沙地里,她挣扎着要站起来,没有成功。于是,她一边爬,一边继续骂。

站在沙包上的姜良驹看到这种场面,拨开身边的警卫战士,快步冲下沙丘,奔了过去,来到老人身边,把她搀扶起来。

“大娘,摔伤了没有?”

老太婆看见身边站着一名解放军,她不客气地把姜良驹推开,说:“你躲开,我这把老骨头摔不断,你们是不是解放军,真正的解放军不会眼看着匪徒抢走我的孙子,让坏人为非作歹,你们为什么不打匪徒,为什么不救我的孙子?”

老人家的一阵数落,姜良驹十分尴尬,一时无言可答,感到心中阵阵绞痛,无地自容。他十分清楚上级交给的任务是消灭眼前这些匪徒,打击匪徒的目的是保护人民群众不受到的残害,如果不择手段地消灭敌人,伤及到无辜的平民百姓,那是对人民的犯罪。他当兵以来,第一次和真正的敌人交火,真不知道这仗怎么打法,如此的棘手,如此的窝囊,他从来没有像此刻这样内疚、不安。真想冲过去和敌人拼个你死我活,同归于尽。

老人推开姜良驹,拄着烧火棍,拼命向叛匪冲去,被姜良驹身边的警卫员给拦住了。

老人坐在沙地上,痛心疾首。

“求求胡达,快救救我的小孙子吧。没有他,我也活不成了。”

姜良驹安慰地说:“大娘,请相信我们,我一定会把你的孙子和乡亲们救回来的。”

这时,匪徒押着人质,缓缓离开村口。当他们路过村口的胡杨树时,那里有一个班的战士看押昨晚战斗时活捉的俘虏。突然,从树林的方向传出一声喊叫:“舅舅,你不能撇下我不管,快救救我吧。”

牙生﹒巴拉提停下脚步,向树林方向望了望,他此刻心中十分矛盾。几年前,是他的外甥从监狱中把他救出来的,多年来,一直在他身边跑前跑后,跟随在左右,惟命是从,是他得意的门生。如今,他自身难保,想救他也是办不到的,还是先逃命要紧。他一狠心连头也不回,督促匪徒向沙漠深处逃窜,他身后的救命声越来越小。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